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三章 武林福星

第三章 武林福星

时间:2016/5/10 12:32:29  点击:451 次
  戴无谓与阎冲有些交情,这一次阎尉出事,自告奋勇地要助阎家查情此事,惩戒凶手,阎府自然感激不尽。

  齐子仪、关东三义,被幽求所杀的白岳扬皆是受邀而来.另有一位前辈高人也在受邀之列,但此前辈高人行踪飘渺,这些年已极少在江湖中露面,徐达等人相信此前辈多半是不会来了,故心中早已把齐子仪当作挑大梁的角色,至于戴无谓,不过在其中穿针引线而已。

  没想到今日幽求对戴无谓颇为客气,而对齐子仪却是甚为不屑!饶是齐子仪心胸并不狭隘,也是难以忍受!

  他相信这一定是幽求故弄玄虚。想对他们四人各个击破!

  长笑声落,他脸色一沉,道:“你先打发了我齐某,再与戴老先生决战也不迟!”

  幽求目光一闪,道:“这可是你自我的!”

  齐子仪冷笑一声,更不答话!

  戴无谓的脸上闪过一丝异常的神情,但谁也没有捕捉到!

  只见他恳切地道:“齐大侠,既然他指明要与老朽一战,就……就让老朽打头阵吧。”

  齐子仪略显愤怒地道:“戴老先生是要暗示齐某不应强自出头,自甘苦吃?”

  戴无谓呆了呆,苦笑道:“齐大侠何出此言?”

  这时,幽求侧首对小木道:“聚剑庐主的武功;比怒蛟旗的那帮废物要高明许多,你可莫浪费这个大好机会,要好生看清我是如何击败他的,你若是能从我的剑法中找出破绽;将来才有可能胜过我!”

  听他言语,似乎决战未开始,胜负已然确定!饶是齐子仪涵养再好,也是无法忍受的!

  右手在腰间一拍,剑已脱鞘而出,带起一团森寒剑气——果然是一柄旷世利剑!

  齐子仪五岁习剑,五年后剑法已在其师之上。其父齐中天乃家资逾万的巨豪,见齐子仪天份上佳,大为欣喜,在齐子仪十岁那年就专门为其修建剑庐,并收集了百柄好剑,一并赐进爱子,又为齐子仪另择良师。

  但三年后,齐子仪的剑法再一次超越他的师父。

  如此再三反复,至齐子仪二十岁时,已先后追随了七位师父,他的剑庐中所收上等好剑也达数百柄,一等一的旷世好剑也有近十柄!

  自二十岁起,齐子仪子承父业,从此再未拜师.他自觉所学剑法过于杂乱,于是闭关五年,集七种剑法之精华,日夜苦思,竟从中自悟出一套剑法,名日“大成剑法”!

  大成剑法共分七式,每一式皆脱胎于当年他曾学过的某一套剑法,故七式剑法各有所长,风格不一,被引为剑坛奇谈。

  身怀“大成划法”,齐子仪便不再仅仅凭借以他的祖传家业购来的数百柄好剑扬名立万!

  因齐子仪出手阔绰,许多江湖朋友都曾获他恩惠,故在中原武林中极具侠名!

  此时,齐子仪出手便是“大成剑法”中的第二式:大器晚成!

  此剑式乃从他第二位授业恩师所传剑法演化而来,剑招初出,尚是平淡无奇,行至半途,剑身颤鸣如龙吟.到芒顿炽!

  齐子仪一声沉喝;剑式亦发挥至颠峰之境,剑影暴闪,剑气交错纵横如网,桌上碗碟亦被带起,纷纷落地,摔个粉碎!

  势如澎湃浪潮的剑意涌向幽求!

  幽求从容不迫地飘然闪掠,身形似已遁入虚空,化作有形无质之物,在密不透风的剑网中飘逸如仙!

  潇洒从容间,口中不紧不慢地道:“小木,剑道与人道互有相通,人当少年得志,剑亦应先声夺人,否则纵有小成,已是垂垂老朽,又有何用?”

  他未发一招,但在齐子仪悍然一击之下,竟能对小木娓娓而谈,其修为足以让齐子仪心惊不已!

  一声怒喝,齐子仪全力施出第五式剑式:众望所归!

  一时整个空间皆为齐子仪的剑势所笼罩,无数光芒挟破空之声,从四面八方如风云汇聚;全力攻袭幽求!

  幽求顿成千万杀机齐聚的目标!

  “好!”

  是幽求的声音!

  能得幽求赞一声“好”,已是殊不简单!

  一声轻鸣,一道剑芒由幽求身侧闪出!剑芒在空中划出一道近乎完美无缺的弧线,从漫天剑网中穿刺而出!

  “铮”地一声金铁交鸣声暴响如雷,便见齐子仪沉哼一声,斜斜倒跌!

  眼看就要撞在侧墙上时,齐子仪沉喝一声,将自身功力提至极限,剑身在墙上倏然一压!

  “锵”地一声,剑身已被生生压断!

  而齐子仪便借着这一压之力悍然反扑,其剑法突然变得辛辣凶险无比!每一个细小的变化,都蕴藏了无限杀机!

  这正是“大成划法”中最后一式:断剑成仁!

  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剑,断剑非但没有减弱剑的威力,反而平添了无数神鬼莫测的玄机!

  齐子仪对手中之剑极为珍爱,故在使出“断剑成仁”一式不得不折断此剑时.他心中就有无比怒意!这种怒意,又恰好与“断剑成仁”所需的一往无前、不死不休的战意相符,更是让此剑式如虎添翼!

  幽求长啸一声,双足一点,倏然掠起,双掌准确地自左右两侧同时拍中自己的剑!

  他的剑本就是十分寻常之剑,如何受得了如此浩然之内劲?立时被震成大大小小的碎剑!

  双掌一圈疾送,内力狂吐,十数截碎剑电射而出,从几个方向同时直取齐子仪手中断剑!

  幽求竟“以断对断”!

  他之所以没有用碎剑直接攻击齐子仪的身躯,是因为他看出齐子仪最后这一式剑法是以死求胜,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所以,攻击他的身躯,并不能改变齐子仪最后一式剑法的出击!

  一连串的脆响声后,齐子仪手中断剑“一断再断”!

  剑己不再成剑!

  剑法亦不再成剑法!

  齐子仪有了极为短暂的片刻犹豫!

  尽管这种犹豫是稍纵即逝,一闪而没,但他最后的、颇为辉煌的、刚愎无悔的“断剑成仁”之精髓,却因为这极为短暂的犹豫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幽求出掌如电,转瞬间已连击十几掌!

  齐子仪当即如断线风筝般飘然飞出!

  戴无谓目光一闪,蓦然平滑一步,伸手圈带,已将齐子仪的去势化于无形,并将之扶住!

  齐子仪脸色苍白如纸,张口欲言,却已鲜血狂喷,鲜血化作血雾,样子颇为骇人!

  幽求道:“我虽能击败你,却已无剑杀你,你能逼我出剑,我要杀你,也应该用剑!”

  听到这儿,小木忽然惊讶地发现齐子仪苍白痛苦的脸上竟有了难以察觉的感激之色!

  难道,他是感激幽求不杀之恩?

  绝非如此,他与幽求一样,生平爱剑如命,生为剑客,死时也应死在剑下!若是幽求以掌力取他性命,他必死不瞑目!

  关东二义徐达、韩贞见齐子仪三招之内,就受重创,不由又惊又怒!他们心知齐子仪的武功在他们之上.却也毫不畏怯!

  正待抽出兵刃合击幽求时,却见戴无谓信手一挥,淡淡地道:“且让老朽先行向他领教!

  请二位代为照顾齐大侠!”

  徐达、韩贞顿觉一股奇猛的劲道分别撞在各自的右手,右臂立时一阵酸麻,再也无力拔剑,一时惊骇欲绝!

  难达,一向武功平平的戴无谓真的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心中转念,当即依其所言,为齐子仪治伤救护。

  戴无谓望着幽求,缓缓地道:“你身上伤势未曾痊愈。老朽木不该出手,奈何你杀气太重,不除你不足以抑邪扶正!”

  小木心中一动,暗道:“这位老人家目力非凡,竟看出幽求曾经受过伤,不知他能否胜得了幽求?”

  幽求亦是目光一闪。

  戴无谓枯瘦的右手缓缓扬起,竖于胸前。

  幽求眼中精芒大炽,他忽然感觉到竖立于戴无谓胸前的并非他的手掌,而是一柄古朴的剑!

  幽求的眼中掠过兴奋之色!

  他知道眼前这位谦和老者是一个与牧野静民同等级数的对手!只是他不明白为何此老者在江湖中默默无闻?

  幽求目视对方,却对小木道:“小子,今日之战,乃可遇不可求也,你若是不能好好揣摩,必定会抱憾终身!唯有这等级数的决战,方能助你铸就剑心!”

  小木神情如旧,也不知他有没有把幽求的话放在心上!

  关东二义的目光却齐齐投向了小木,心中忖道:“看来这小子多半是白发幽求的弟子!

  幽求用这种方式传授剑法,也真是煞费苦心了!却不知有多少剑客会因此而命丧九泉!照此看来,这小子可谓是个不小的祸源!”

  幽求的瞳孔渐渐收缩,收缩如可穿破一切的剑刃!

  一股无形的凌厉剑势顿时由他的身躯弥漫开来!一时之间,楼上空间的空气似乎变得格外稀薄了,关东二义但觉胸闷气短,颇不好受!

  而戴无谓的神色如旧,从容平静。

  纵使牧野静风这般绝世高手,面对幽求强悍无匹的威压,也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反抗气劲,与之相对峙,而眼前的戴无谓却仍是气定神闲,这让幽求亦是惊疑不已!

  他轻哼一声,缓缓向前踏出一步!

  仅仅是踏进一步,身在旁侧的徐达、韩贞二人却觉压力大增,他们隐隐感到幽求全身上下,无处不是暗藏可怕的杀机!

  未完全显露出来的杀机才是最可怕的!正如蛰伏于阴暗中的毒蛇是最可怕的一样!

  戴无谓的神色渐显凝重!

  但在幽求似若可摧毁一切的气势面前,他的姿势丝毫未变!

  幽求的万丈豪情被对方水波不兴的神情全然激发!他只觉心中有一股热血在激荡,不由一声长啸!

  长啸声中,韩贞与徐达身不由己地倒退一步!小木双手全力扣着桌椽,脸色变得极为苍白!他用力地咬着下唇,直至把下唇咬出血来!

  暗含幽求浩然内力的长啸对小木来说,已远远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界限!

  一直站在楼梯口的人这时皆察觉出危险的气息,立即转身直向楼下逃遁!

  幽求就在这时候出手了!

  他的身躯挺直如同一柄傲世之剑,挟骇人之势,直取戴无谓!

  戴无谓出手了。

  与幽求的咄咄逼人相反,他的招式朴素到近乎笨拙!他的右手并指如剑,向幽求疾迎过去,连封带扫,竟将幽求的攻势—一化去!

  幽求心中微惊!他感觉到对方的招式看似笨拙;其实却是大巧之“拙”!出击的动作方位无不是拿捏得恰到好处,丝丝入扣!

  幽求战意更炽!

  他沉喝一声:“剑流天地”!

  身形飘然掠起,如同全无分量的风中柳絮,盘旋疾飞!刹那间,戴无谓的身侧全是幽求的身影!

  幽求以身化剑,攻出必杀一招!

  戴无谓的身躯突然似陀螺般疾旋!他以掌代剑,随身疾走,招式始终稳重内敛!

  幽求越战越狂,暴喝一声:“看你能守到几时!”

  双掌一圈一送.无形的吸扯力顿时牵动四周碗碟,如暴雨般向戴无谓直卷过去!

  戴无谓双掌翻飞如蝶!

  只听得一阵密如骤雨般的瓷器撞击声后,在戴无谓的身前已堆积起半人高的碗碟!

  戴无谓沉喝一声:“你也接我一招!”

  脚尖一批,半人高的磁碟已被挑得飞起,却仍是联作一体,并未分开。显然,戴无谓凭借自身洁瀚如海的内力以极为巧妙的手法,将它们吸附于一处!

  右掌疾拍!

  整堆碗碟顿时如同一支巨剑,向幽求当胸袭去!

  幽求脚下一错,堪堪闪开,戴无谓右掌一带,“巨剑”立时弯曲,“剑尾”闪电般向幽求撞去!

  因为碗碟之间似连实分,所以才能有如此妙用!

  但也只有戴无谓这等高手才能化腐朽为神奇!

  幽求不再闪避,无指之掌径直拍出!

  一声暴响,碗碟齐碎,无数碎片如乱箭般向四周迸射!

  被两大旷世高手之真力生生激射而出的碎片,其威力绝不在任何暗器高手射出的暗器之下!

  幽求突然意识到可能会误伤小木,心中一沉,冷眼望去,赫然发现小木右手捂着腹部,状极痛苦!

  他果然被伤!

  看样子站在小木身旁不远处的徐达、韩贞二人并没有出手援救小木!

  幽求自寻到小木后,认定他是自己寻觅多年的旷世剑才,一心要将他培养成冠绝天下的剑客;不忍他有一丝一毫的闪失!他对小木的珍惜,就如同对绝世好剑的珍惜一样!

  没想到此刻小木却意外受伤!幽求惊怒之下,立即将怒火迁至徐达等三人身上!

  冷哼一声,道:“自诩为侠,却不肯对小儿施以援手,分明是沽名钓誉之辈!”

  幽求口中说着,攻势更猛!

  徐达与韩贞暗自不解,因为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小木根本没有被迸射出的碎片射中!

  但他为何又痛苦万状地手捂腹部?

  幽求担心小木伤势过重,无法久撑,当下将自己的功力提至最高境界,全力出击!

  面对义无反顾的凌厉一式,戴无谓已无法回避,只有全力一拼!

  戴无谓双掌合什,一股浩然气动登时弥漫开来.周遭物什立即如同受到飓风席卷,纷纷被劲风挟裹得飞扬而起!

  幽求的全力一击与这股气劲相接,立时感到招式受到来自四面八方多股力道的吸扯,欲将这一招的威力消融!

  幽求发现戴无谓的武功独树一帜,更具有让人心惊的武功修为,但处处谦和,从无咄咄逼人之招式!如此拚战下去,只怕永远也只能成僵持之局!

  这对幽求来说,显然是不能容忍的结局!

  他心念一动,左掌突然贴着自己的右臂暴削!

  无形掌力如刀,他的右臂顿时被划出一道血槽!鲜血标射!

  幽求左掌疾扫,鲜血立时被真力激化成血雾,弥漫于两人之间!

  徐达、韩贞登时被幽求这一奇怪的举止惊呆了。惊骇欲绝地望着这一幕,不明白幽求为何要自伤身躯!

  连小木也怔怔地望着这一情景,本是痛苦至极的神情,也因为过度惊愕,而“暂时”消失!

  戴无谓却在心中暗叹一声!

  唯有他,才明白幽求此举的用意!

  幽求察觉出戴无谓的武功中正淳和,如同谦谦君子,明哲保身,全无肃杀之气。他的攻势虽不如幽求凌厉,但守势却近乎天衣无缝,无隙可乘!

  要想打破这种局面,唯有以血腥之气破坏戴无谓如和风细雨般的战术!

  没有人能够在血腥弥漫的氛围中,还能完全不为之牵动心神!

  果不出幽求所料,数招之后,戴无谓的攻势渐多!

  这正是幽求所欲达到的效果。他要将对方的杀机与战意完全逼出!他相信世间不会有比他更强的战意!

  戴无谓与幽求的内家真力汹涌如潮,那团血露在两段真力的牵引激荡下,竟始终无法落定,而是弥漫于两人身形的四周,为这惊世一战平添了肃杀诡异之气氛!

  戴无谓的神情出现了少有的强霸威武!一时间,他恍然已成了另外一个人!

  是否因为以他的武功,已极难遇见对手,还是为了某种不可知的原因,使他一直甘于寂寞与默默无闻,以至于连性格也变得谦和?而今他遇到了需得全力以赴,方能应付的幽求,潜伏多年的雄心终于被激发,使他平添无数悍然之色?

  但世间没有几个人能比十七岁即扫平洛阳剑会的幽求战意更强!

  一声清啸,瞬息间,幽求已狂攻十余招,没有一招不是暗含无限玄机!

  小木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快不可言的两个身影。

  倏地,拚斗的双方突然由极动化为极静,仿佛彼此间有着惊人的默契!——



 

 
分享到: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2
玉蝴蝶 柳永 望处雨收1
中国春宫图不为人知的发展史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5
最早被称为倾国倾城的一个美女
武当教派开山祖 太极拳法第一人
揭秘古代哪些妓女无需陪客人上床
八仙过海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