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七章 正邪交替

第七章 正邪交替

时间:2016/5/9 18:49:39  点击:456 次
  牧野静风的瞳孔慢慢地收缩了。

  夕苦决不会平白无故地对范书发如此多的议论,看夕苦神色,提及范书时恨意极深,可见夕苦所言似乎并非空穴来风。

  何况夕苦会在青城山重伤后不久再次在地下山庄出现,这本就于情于理不符,按理夕苦应该想到牧野静风对地下山庄颇为熟悉,很可能会与十大门派的人来此地。

  而范书的出现似乎又有些牵强,回想起以前的事,范书似乎就是会莫名其妙地在一些按常理见不到他的地方出现,先前牧野静风对这一切都不甚留意,经夕苦这么一说,他才醒悟过来!

  他不由想起了范书夺取霸天城城主之位的过程,想到了曾见过范书用的刀法与“平天六术”中的刀法颇为相同。

  而范书是最可能得到“平天刀法”武学经典的人,因为这本武学经典本是在城伯手中!

  往事一幕幕地在他脑中闪过,牧野静风心中的疑点越来越多。

  他的神情没有逃过夕苦的眼睛,夕苦相信这时候牧野静风此时的心情一定极为复杂!

  忽听得敏儿道:“穆大哥,无论范书事实上是一个……一个什么样的人,目前都已无关紧要,即便他会是你的对手,那将是你的下一个对手!”

  言下之意,夕苦才是你目前唯一的对手。

  敏儿听了夕苦的一番话后,已并非完全不相信夕苦的话,但同时她也知道夕苦老奸巨滑,目前牧野静风已不再是平时的牧野静风,也许不留意间,便被夕苦施以阴谋,与其如此,倒不如先对付夕苦,至于范书之事,既然事已成定局,不如以静待变!

  何况夕苦是她的大仇人,也是牧野静风的师门逆徒,更是武林中人皆欲除之而后快的邪恶之人,铲除此人,自是当务之急!

  同时她还想到以夕苦的性情,假若他有能力杀了牧野静风,那么他决不会有意与牧野静风说这么多话,由此可见牧野静风与他决战,至少不至于处于不利之境。

  这也是敏儿决定鼓励牧野静风不要放过夕苦的原因。

  牧野静风经敏儿一提醒,顿时醒悟过来,心道:无论如何,我与夕苦都有如水火,根本不能并存,既然如此,我自是应该暂且放下范书之事,先将夕苦杀了!

  当下他冷声道:“无论如何,我终是要杀你的,此事与范书有没有关,我毫不关心!”

  顿了顿,又道:“事实上,无论范书有没有害我,我却会在杀了你之后再去杀他,因为我不希望这世上能有人与我相提并论!”

  他的神情语气却是那般的傲然绝世,仿佛他便是手操生杀予否大权的死神。

  敏儿大吃一惊。

  但很快她便明白过来了,她总是把他看作正义心存的穆大哥,而事实上此时他的灵魂中大约是权力欲与杀戮之心。

  夕苦也是一惊,随后大笑道:“也好,无论你我二人谁活下来,都应去杀了范书那小子,倘若是你,便代我砍他三刀!”

  敏儿忽然淡淡地插了一句,道:“你不是说,无论如何我们再也无法离开这地下山庄了么?”

  夕苦神色立变!

  但很快又恢复过来,他的目光落在了敏儿身上,再一次强烈地意识到敏儿的武功虽然不高,但对他的威胁却忽视不了。

  他在心中道:这小丫头太过精明,我先前没有取她性命,实在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同时又想到了敏儿的“碎月刀”,心道:倘若将这一对全杀了,得到日剑月刀,倒是不小的收获。

  他心知因为敏儿之故,牧野静风心中杀意已重新燃起,那么除了生死一战之外,他已别无选择!

  这是一种很无奈的选择!

  如果不是有敏儿,夕苦相信自己会有更好的脱身之计—一个连范书也不会想到的脱身之计,但现在一切已因为敏儿的精明过人而难以实施了。

  想到这一点,对敏儿更添恨意!

  牧野静风借着说话之际已凭借“逆天大法”化去自身的大半伤势,内息则更是汹涌澎湃如海!

  他顿时信心大增!

  内力急贯于臂!

  手未动!

  剑未动!

  但却有剑鸣声响起,其声清新高亢、俨然有傲风之气度!

  这无疑是对夕苦的一种挑战!

  夕苦在牧野静风的挑战面前又怎会退却?

  目光一定,体内真力立即奔走流窜,他的身躯顿时似乎也因此而高大了不少,眼中光芒锐利如刀!

  无形之劲气顿时在“真吾厅”内急旋而起!

  本就昏谈的灯光此时更显昏黄!

  牧野静风缓缓地向前迈了一步。

  尽管只迈了一步,但“真吾厅”内的肃杀之气顿时增添无数!

  五尺之距,绝杀之距!

  对于他们这般绝世高手来说,相距五尺而立,便等于是站在生与死之间。

  夕苦竟随之亦迈进一步。

  “真吾厅”顿时显得似乎格外地拥挤不堪,此时,任何外人踏足“真吾厅”,都会感觉到极其的不适。

  牧野静风已感觉到夕苦强悍无匹的霸然之气笼罩过来,似乎可以摧毁一切!

  牧野静风狂野傲气被大大激起,他的嘴角微微向上略翘,露出一丝傲然万物般的淡淡笑意。

  他可以迎接一切挑战!

  他竟然又向前迈出了一步!

  迈得那般从容自信!

  此时,两人之间已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精气元神的劲势!

  任何一个极其微小的动作,带来的都可能是死亡与血腥!

  对他们来说,此时较量的不仅仅是武功,还有他们的气势,他们的心灵承受能力!

  三尺之距,绝世高手!

  敏儿已感觉到一种可怕的压力压迫着她的心灵,她的呼吸似乎已完全停止了,而她的心跳越来越剧烈,似乎她的心脏随时都会跳出胸膛!

  牧野静风与夕苦如同两尊战意凛然的雕像般默默地对峙着,他们已经从对方的眼神中明白一点,他们都是一样只进不退,永不服输的人!

  这样的两个人,绝对不应该共存于一个空间!

  而他们不仅共存于一个空问,而且相距如此之近!

  不动的是他们的身躯,瞬间万变的是他们心绪、灵魂!

  敏儿再也经受不住,“哇”地喷出一大口热血。

  牧野静风目光一跳!

  就在那极短的一瞬间,夕苦的双掌已倏然急出,其速之快已远逾人类思维所能反应的速度!

  何况他们如此近的距离,夕苦知道敏儿这般变故必定会牵动牧野静风的心绪!

  这便是夕苦的机会,哪怕牧野静风所受的影响极小极小,也可能带来难以挽回的后果!

  牧野静风随夕苦之动而动,仿佛他便是夕苦的影子一般,凭肉眼难以分清他与夕苦之间究竟是谁先出手!

  但对他们这样的武功已臻化境的绝世高手来说,纵使只有细微的区别,其结果便是天壤之别!

  剑身横封!

  剑掌相接!

  剑气纵横!

  在一瞬间,牧野静风以“逆天大法”这邪异之极的武学将“平天剑术”中的四招绝世剑法借一触之机,以自己无上内力悉数逼入对方心中。

  快捷辛辣的“生死由剑”,诡异多变的“魔消道长”,古朴纯真的“大智若愚”,飘逸洒脱的“逍遥容与”,一样的惊世烁今,却又是截然不同的风格,四招剑法同时迈入了夕苦的体内!

  纵使只有一招,天下已无多少能抵挡,何况是在同一时间“感觉”到四招同时向自己攻袭而来?

  其实牧野静风此举是冒了极大的险,因为他并不知自己内力与对方相比之下孰高孰低,倘若夕苦的内力在他之上,那么这等手法使出只能是反伤自身!

  夕苦心中之惊骇非同小可,在他的感觉中,牧野静风同时向他攻出四剑,满洞剑气,纵横交错,毫无空间,这四式连击,其声势之可怕,是他所从未体验!

  但他如临大敌,双掌在间不容发的一瞬间,已疾拍十数掌!

  掌掌所拍击的皆是虚空,因为所有的剑招只是他的想象而已。

  “逆天大法”能在江湖中称雄数十年,让他人望尘莫及,自然有其独特之处。

  牧野静风虽末真正地出招,但以“逆天大法”将剑招逼入对方体内,亦同样大耗真力,一招使出之后,已不可能再迅速出招!

  夕苦拼尽毕生修为,终于将四招虚拟之剑法一一化解。

  但因为体内真力牵动,运行太过剧烈,而且所需应付的招式招招惊绝且特别迥异,仓促之下,他体内的真

  气不由一岔,只觉一口逆血上涌,狂喷一口热血,“蹬蹬蹬”连退数步!

  牧野静风凭借“逆天大法”逼入对方体内的虚幻之招,竟把夕苦击伤,这使牧野静风自己也是吃惊不小!

  牧野静风见对方情景,心中一喜,待体内真力续上,立即暴起而上,欲扩大战果!

  夕苦已吃了亏,自然不会再重蹈覆辙,冷哼一声,身形暴旋而起,而两股凌厉掌风已遥遥击向牧野静风!

  他绝不要再与牧野静风相接实,以免给牧野静风可乘之机。

  牧野静风得势不饶人,利用其绝世轻功抢攻猛打,森森剑气刹那间似乎已笼罩了整个空间。

  而夕苦则在万点寒芒及纵横交错的剑气中,腾走挪掠,双方身手之快,瞬间万变,令人膛目结舌!

  敏儿反倒暗暗松了一口气,比之方才那种沉默无言的对峙,她觉得此时反倒不那么紧张了,何况她已看出此时牧野静风已略占上风。

  但久战之下,夕苦对“平天剑法”已颇为熟悉,所以封挡防守要从容了不少,此时牧野静风的攻势已越来越难以奏效!

  倏地,“铮”地一声响,牧野静风的“破日神剑”

  已归鞘,与此同时,左掌疾出!招未至已掌气逼体,忽而击出的掌劲回归,他已收掌变拳攻出了惊世一击—“拳定乾坤!”

  但此时这一招威力已非以往可比!

  一拳之下,已有气吞万里之势!

  原来牧野静风见自己的剑法已渐渐被对方熟知,久战之下,恐怕只能成僵持之局了,这决非他所愿的。

  于是,他便改用“平天拳术”出击,堪堪击出一拳,牧野静风猛地醒悟过来,夕苦早在二个月前便应该已得到了本为阴苍据有的“平天拳术”的武学经典,如此一来,改剑为拳,未必就有效!

  果然他的拳风乍出,夕苦已闪电般挫身拧身,左掌如刀般削向牧野静风后腰。

  在放困于地下山庄的日子里,牧野静风与夕苦已相战多次,所以对对方的武功招式都颇为熟悉,在功力旗鼓相当时,两人之间的攻守进退便如同事先演练过无数遍—般。

  所以局面反倒是有惊而无险!

  渐渐地,双方都显得有些急躁了,招式更趋凌厉快捷,但如此一来,却少了精绝玄奥:

  斗转星移之间,双方已拼斗数百招,犹自难分难解!

  但牧野静风因为身怀“混沌无元”之内功心法,所以能将体内真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逆天大法”可化天地间浑浊之气为已用,无形中又增进了少许功力,夕苦对他的招式虽然颇为熟悉,但久战之下,牧野静风的功力已渐浙地逾越了他。

  蓦地,牧野静风的拳挟万钧之力,“呼”地一声击中夕苦的肋部,与此同时,夕苦横掌扫中牧野静风左手,惊心刺耳的骨铬断裂声响起!

  牧野静风左手臂立断!

  与此同时,夕苦已倒跌而出,身在空中便喷出一大口热血,飞出一丈之外,夕苦强凝去势,落地时竟踉跄数步,好不容易才站稳。

  敏儿见牧野静风左臂低垂,立时失色。

  但牧野静风此时杀机大炽,根本未去顾及左手的伤口,立即弹身掠起,挥拳暴击!

  虽是只有右手可以攻击,但一招之下,仍是拳影万千,铺天盖地,挟呼啸风声,直取夕苦!

  夕苦的脸色已煞白如纸,见牧野静舍命一击,不敢怠慢,当即将体内真力提运至极点,直面迎上!

  漫天拳影倏然凝形,化为至罡至猛的必杀之拳:有拳无心!。“轰”地一声,本已受了内伤的夕苦又喷射出一道血箭!

  不待夕苦身形飘开,牧野静风已如有形无质的鬼魅般贴身而进,拳影再闪。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夕苦身上已连中十一拳。

  夕苦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向后飘去,待他身躯砰然落地,身子已佝偻成一团,脸上五官扭曲变形,极为可怖!

  牧野静风仰天长笑,声震“真吾厅”,笑声中充满了得意与疯狂!

  良久,牧野静风笑声方止,冷冷地看着夕苦,而且有些狰狞地冷笑道:“没有人可以胜我,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在你死后,我会代你杀了范书,这样一来,你是否已死可瞑目。”

  夕苦体内五脏六腑大半已受伤,他半躺在地上,背靠石墙,眼神竟仍是那么的疯狂与不屈!

  他道:“不……老夫绝不……绝不……绝不会就此……就此死去!我要让你付出……付出与我相同的代价!”

  几乎每说一个字,他便要吐一口鲜血,其状惨不忍睹!

  牧野静风哑然失笑,笑毕方道:“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我真不知是不是该佩服你!我真不知你还能用什么让我付出代价!”

  说到这儿,突然“铮”地一声抽出了“有情剑”

  来,抢上一步,“嗖”地一声,剑已深深地扎进了夕苦的左臂,血花四溅!

  他冷冷地道:“用这只手么?”

  夕苦咬紧牙关,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却不肯痛哼一声!

  牧野静风没想到他如此倔强,畸形的好胜心顿时被激起!

  他沉肘拔剑,又一扬,剑身再次没入夕苦的右臂中,与此同时,他以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道:“用这只手让我付出代价么?”

  夕苦仍是一言不发,只是用他那极度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看着牧野静风,刻骨铭心的剧痛让他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而身躯一颤抖,牧野静风的剑便在他的肌肤里闪动,这无疑又增添了更多的痛苦!

  牧野静风狂性大发,他的剑抽出刺下,又有血箭标射而出,同时伴随着他的声音道:“用过这只腿么……用过这只脚么?“剑一次次地拔起,落下,夕苦的身躯顿时剑伤遍布,血肉模糊!

  敏儿虽对夕苦有刻骨之恨,但看此情景,仍是被牧野静风的残酷无比的手法所深深震撼了!

  此时,她才明白假若牧野静风永远保留邪恶之心,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她忍不住道:“穆大哥,此人虽然作恶多端,但也不必如此待他,只需取他性命,便一了百了……”

  牧野静风根本不听她的劝阻,他的胜上有着邪异可怖的笑意,道:“我要让他成了鬼也怕我!”

  “嗖”地一剑,夕苦右手五指齐飞。

  牧野静风声冷如铁地道:“我知道你曾以邪恶手法使我变得忽正忽邪,嘿嘿,正又如何,邪又如何?若无邪心,我又怎么能有如此神功?只要我成为天下武功最高的人,那么我的一切言行世人都必须确认他是对的,是代表正义,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以如此手法对付我!”

  他的剑轻轻地在夕苦的脸上划动着,一字一字地道:“现在,你对你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很后悔?你是不是很后悔当初没有直接取了我的性命?老匹夫,你假扮悬壶老人骗我,使我几乎陷于绝境,这一切我都要用你的血来补偿!”

  敏儿失声道:“他——他曾假扮悬壶老人?”

  牧野静风道:“不错!”

  平时他的心中坦坦荡荡,没有阴毒之诡计,所以不会怀疑到悬壶老人的身上,一直并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成为今日模样,但当他变得极度邪恶时,便有诸般邪恶心境,以已之心度他人之腹,顿时明白了自已一直不明白的事!

  正当此时,夕苦本是躺于地上的身躯突然不可思议地站起。

  不!不是站起,而是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将他整个人凭空提起一般。

  血肉模糊的他背靠着石壁,让人无法想象双腿也被刺成重伤的他是如何站起的。

  连牧野静风也不由骇了一跳,不由自主地退出一步。

  夕苦的脸上竟赫然有一抹笑意。

  这是一种连魔鬼也会害怕的笑意,因为它是在一张最不该有笑意的脸上出现的!

  夕苦一字一字地道:“你敢—杀——我—牧野静风的瞳孔顿时收缩了!

  夕苦的声音冷得就像是假的,这已根本不再类似于有血有肉的人的声音。

  他的目光充满了挑衅之意味,竟又重复了一句道:“你—敢—杀——我—吗?”

  牧野静风的手紧紧地握住了有情剑,手上青筋直暴!

  而他的瞳孔已收缩如一枚尖锐的钉子,他的脸上的肌肉在不由自主地抽动着!

  甚至,他的背上已有冷汗而出。

  夕苦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夕苦忽然如鬼泣般的笑出声来,道:“无能鼠辈,连杀一个人也可以让你的心与剑一起颤抖么?”

  受了如此的伤,他竟仍能说出这般多的话!

  话音刚落,牧野静风暴吼一声道:“杀!!!”

  剑芒倏出,直取夕苦的心脏!

  夕苦长笑不止!

  “噗”地一声,牧野静风的剑深深地插入了夕苦的心脏中!

  剑出!

  就在这时,惊人之事发生了!——

 
 

 
分享到:
三、王朝云
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一个女人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5
14 拾葚异器    蔡顺,    汉代汝南(今属河南)人,少年丧父,事母甚孝。当时正值王莽之乱,又遇饥荒,柴米昂贵,只得拾桑葚母子充饥。一天,巧遇赤眉军,义军士兵厉声问道:“为什么把红色的桑葚和黑色的桑葚分开装在两个篓子里?”蔡顺回答说:“黑色的桑葚供老母食用,红色的桑葚留给自己吃。” 赤眉军怜悯他的孝心,送给他三斗白米,一头牛,带回去供奉他的母亲,以示敬意
猫和老鼠合伙9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九幅
朱元璋画像
木兰辞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