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六章 不择手段

第六章 不择手段

时间:2016/5/9 18:01:48  点击:429 次
  听到这儿,其他人倒还没有什么感觉,青城山弟子却已暗自思忖:千杏村据说有九千九百九颗杏树,而住户却只有十几家,你们又能隐在何处?他见青城派的人对这一带地理人物熟悉,故有此疑问。

  只听得闻侏人继续道:“说来惭愧,最后我们寻了一个干涸了的粪池,大伙一齐藏入池里,上边盖了一张苇席,再让老乡在苇席上泼上……咳……泼上几勺子污秽物,我们便在下面顶着,借着这个法子,在里面藏了一天一夜,才有老乡来告诉我们对方的人已撤退了。”

  他口中说“惭愧”,脸上却并无多少惭愧之色,皆因他们本是为旦乐效命的杀手,杀手的宗旨便是只求目的,不计手段,所以只要能逃生,什么方法都是可行的,这在十大门派的人听来,自然是大丢颜面的事。

  敏儿这时已明白了个大概,心知他们用了一天一夜,却到了方才才来山上,自然是因为试探着上山时受到了黑衣人的阻拦了,虽然这未免有不够英勇之嫌,但敏儿很了解闻侏人这一群人,知道他们未作鸟兽散,已是相当不容易了,他们为了她,的确吃了不少的苦头,同时她也已猜到他们之所以被包围,定是由牛戒引来的,牛戒能够死里逃生,是对方故意放他一马,否则一个伤得如此重的人,又岂能够活着离开青城山,回到千杏村?

  对方放牛戒一条生路,目的就是为了找到牛戒的同伴,但敏儿见牛戒己伤成这模样,又怎会再指明这一点,让牛戒内疚?

  当下,她便道:“是我错怪了你们,闻侏人,你可知道当时攻击你的人是什么人?”

  闻侏人脸色微微一红,道:“这却不知,对方势力太强,我们被死死地压在林子里!”

  敏儿立即明白他们一定是心慌意乱,以致于连对方是什么来头也未分辨清楚了,否则以杀手的敏锐,又怎会连自已对手是谁也分不清?

  她也无意再指责闻侏人什么,只是挥了挥手,对闻侏人道:“你要好生照料牛兄弟!”

  闻侏人恭声应“是”,然后道:“姑娘是否与我们同行?”

  敏儿摇了摇头,见闻侏人有些失望之色,便道:“日后我会去找你们的。”

  间侏人道:“我们虽不是大英雄大豪杰,但为死难兄弟报仇这一点,我们还是能做到的。”他的话很平常,简明却自有一股慨然之气,让本还对他们颇有些不屑的十大门派中人不由有些刮目相看。

  敏儿点了点头,闻侏人这才带着二十多人告辞而去。

  却听得牧野静风喃喃地道:“奇怪……”

  司如水见他神色有异,便道:“何事奇怪?”

  牧野静风道:“在下曾被困于黑衣人一个神秘的地下山庄中,而且期间数次欲逃离山庄,故与他们有过不少冲突,我记得地下山庄的人至多不过一百多人,为何这一次围住青城山的约有二百多,而围攻千杏村的又有二百人呢?”

  古乱坐在一副用革藤树枝制成的担架上,插了一句道:“谁说这些人非得是同一批人马?”

  他只是信口插一句,并未深思熟虑,却一下子提醒了走入了“死胡同”中的人,牧野静风轻轻地“啊”了一声,道:“不错,我倒糊涂了,他们为何一定也是地下山庄的人呢?真有可能是另一拨力量!”

  问题在于围攻千杏树的人与杀了等在山崖上接应敏儿弟兄的人,应该是同一股势力,这两件事之间之间恰好以“牛戒”可以将他们串起来。

  那么,这些人的目的何在?

  这时,青城派的一名堂主马永安道:“是了,我等本就在奇怪以黑衣人的力量,为何竟能加害于武帝前辈!”

  但立即有另外一人道:“谁说武帝前辈他老人家被害了?只是迟迟不见他的出现而已。”

  马永安给问得一愣,迟疑了一下方道:“武帝前辈这数十年来,极少离开青城山,又怎会凑巧在这时候离开,即便离开了,知道青城山有变,他老人家又怎会不返回?所以在下便猜测多半武帝前辈他……己有了不测!”

  其实这样猜测的人为数不少,只是没有人说出而已,如今马永安先说了出来,立即引来一阵议论纷纷。

  牧野静风一听,吃惊不小,心忖:原来武帝他已不知所终了,这倒真是有些蹊跷!

  想到自己曾伤及武帝,不禁又是一阵自责。

  这时又有人道:“武帝前辈武功盖世,又怎会出什么差错?”

  话虽不错,但经历这一场变故之后,众人皆想连苦心大师、古治、古乱、蒙悦、月刀这些绝世高手同盟都可能同时身处危在旦夕之间,又何况武帝一人。

  牧野静风因为内伤太重,所以一直是默默地沉思着,暗自调息,不经意间一抬头,发现天色已渐渐变暗,不由心中一沉。

  众人都为武帝之事在猜议着,谁也没有留意到牧野静风的神情,唯有水红袖暗自留意到了。

  这时,忽听得有一个华山派的弟子道:“我看不如干脆直捣什么黑衣人老窝,一来让他再无藏身之地;二来可以出出恶气;三来么,还可能由此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十大门派这一次伤亡了不少人,对“黑衣人”自是恨之入骨,听华山派弟子这么一说,都齐声应和,众人的目光又都一齐集中在牧野静风身上,因为只有牧野静风知道所谓的地下山庄在什么地方,如果他没有欺骗世人的话。

  却见牧野静风神色古怪,呆呆地望着天边那一抹即将消失的晚霞。

  敏儿、司如水顿时明白过来,心情也都齐齐一沉。

  黑夜,对于常人来说,不过是区别于白天的一段时间而已,但对于牧野静风而言,却是一段灵魂的煎熬!

  牧野静风受内伤后,脸色本就不好,此时更是苍白得可怕!

  青城派掌门人遭了毒手,所以青城派的人对“黑衣人”仇恨最深,一听华山派弟子所言,正极合他们心意,当下马永安上前几步,对牧野静风道:“还要劳烦兄弟为我等指引路径!”

  牧野静风像是大梦初醒一般“啊”了一声,回过头来,看了看马永安一眼,有些虚弱地道:“马大哥,要我指引什么?”

  马永安心中微有愠意,却也不便发作,于是道:“指引众兄弟去你所说的地下山庄之路。”

  在他看来,牧野静风没有理由拒绝。

  而牧野静风也的确没有拒绝,他只略略愣了一下,便点头道:“自当效劳!”

  敏儿忙道:“穆大哥,你……”

  牧野静风强自一笑,接下道:“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放心了,一旦有什么事发生,我相信你知道该如何处置的。”

  敏儿见他心意已决,只好应允。

  在敏儿与水红袖的扶持下,牧野静风才下得山来,马永安见牧野静风已伤成这模样,倒有些愧疚了,于是找人去替牧野静风找来一辆马车,牧野静风倒也没推辞,坐上了马车,只是要让敏儿也一同上车。

  他相信敏儿在他发生变化的时候,能够知道如何应付。

  少林寺终是佛门净地,为了武林正义,他们可以破例出来,但这样直捣老穴的事他们却是不会去的,当下苦心大师、痴愚禅师及门下弟子与众人辞别,向嵩山少林而去。

  悲天神尼也告辞而去,而古乱因为双脚伤势大重,不便同行,古治便与他在附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临分手时司如水又对古乱的脚伤细细察看了一番,还开了一张方子,让古治去药店里照方抓药。

  众人心道:司先生不愧是悬壶老人的高徒,非但学得了悬壶老人的医术,还学得了悬壶老人的医德,想到悬壶老人在死谷一战前为了武林正义而不吝惜自己性命,却有些感慨。

  众人与古乱、古治分手中,水红袖拉着古乱的衣角,有些羞涩地道:“前辈,可莫忘了我与你的约定。”

  古乱哈哈一笑,摸了摸稀稀朗朗的山羊胡,道:“忘不了,忘不了,什么时候我吃到了叽哩咕噜肉便立即给你办。”

  众人见他们一老一少神神鬼鬼的,都大为好奇,却又无从考问究竟是什么事。

  与牧野静风一同去地下山庄的有司如水、水红袖、敏儿、及清风楼七名弟子,青城派四十几名弟子,以及其他门派中的十几名弟子,为了不太招人注目,众人便分作几拔,牧野静风与敏儿、水红袖、司如水走在最前面,跟随他们同行的尚有青城派的几名弟子,其作用便是在沿途留下一些帮中所用的暗记,指明他们所走的路线,这样一来,后面其他青城派弟子就可以依照这样暗记,远远地跟在牧野静风诸人后面,而在第二拨人当中,虽以青城派弟子为主,但其中也杂了三个清风楼的人,而清风楼的人又如法炮制,把讯息及时传到第三拨人马中。

  三拨人马之间相距约三四里路,因为牧野静风说地下山庄在湘鄂交界一带,与青城山相去颇有一些距离,所以七十多人都买来马匹代步,银两自是清风楼的人出的,清风楼虽名日“清风”,却是十大门派中最有财富的,据说遍布各地的钱庄便有十余家之多。

  “清风楼”这一次来青城山的人总计不过十几个,如今这十几个只剩九人,七人跟随牧野静风前往“地下山庄”,另外两人则飞速赶往“青风楼”报丧,自庞予前往青城山后,“清风楼”的局面便由少楼主庞纪主持,江湖中人皆知庞纪少年老成,稳妥持重,“清风楼”

  在庞纪的支撑下,想必日后的局面也不会太难看。

  可青城派却是不同,藏习在世之时,青城派的局面已是风雨飘摇,岌岌可危,帮内又是纷争不息,如今藏习一去,谁也不知道青城派会何去何从,这四十几名弟子之所以涌跃前往地下山庄,有不少是为了回避帮内的纷争!

  牧野静风与众人辞别风尘双子上了马车后,立即神色紧张地与他同坐于一辆马车上的敏儿道:“敏儿,我该如何是好?不如……不如你便废了我的武功吧!免得我再作恶事!”

  敏儿静静地看着他,像是要看穿他的五脏六腑,等牧野静风感到有些不自在时,她才幽幽地道:“我如何不知你此时心情?不知你有没有留意到此时天色己一片黑暗了,你却仍能如此对我说话,这岂不是说明你已恢复了不少?”

  牧野静风迟疑道:“是……么?”他本想探出头去看看车厢外的夜色,但终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对黑暗已形成了难以泯灭的惧意。

  其实,此时天色并未完全黑下,敏儿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让牧野静风更加自然些,让他误以为自己在黑夜来临的时间,已不再如以前般立即改变。

  牧野静风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显得有些兴奋地道:“也许,又是百字剑诀起了作用。”

  敏儿见他此言颇为突兀,不由奇怪地道:“何为百字剑诀?”

  牧野静风将自己如何得到大侠谷风的有情剑,如何遭遇大蟒蛇,如何死里逃生,如何无意发现剑身上的百字剑诀细细说与敏儿听。

  说了一半,他忽然停了下来,目光盯在自己的手上,神情颇有些诡异。

  敏儿心中“咯噔”一下,暗忖:也许牧野静风的心灵已开始有所变化了,她强自说服自己平静下来,以柔和如水的目光看着牧野静风,道:“为何不接着说?”

  “我……”牧野静风的眼中有一丝光芒在闪动,仿佛是一团隐藏在他心灵深处的妖火,他显得有些干涩般舔了舔嘴唇,在敏儿澄明清朗的目光渐渐地恢复了平常,又继续往下讲述。

  敏儿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牧野静风的伤势极重,换了一般人,只怕早已倒下了,所以她一直不愿以封住穴道来防备牧野静风可能发生的变化,人体穴道一旦被封,气血淤塞,对于体内有伤的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听罢牧野静风的讲述,敏儿“啊呀”地一声,急切道:“既然,这百字剑决有这般奇效,何不再加以利用?说不定能破解你身上所中之邪门手法呢!”

  牧野静风喃喃地重复了一句;“邪门手法?”表情显得有些呆滞了!

  敏儿心中一痛,心知此时牧野静风的良知已在作苦苦挣扎,而处于即将被邪恶之心泯灭,却尚未混灭的时刻。

  她赶紧偏过身子,要去拔牧野静风腰上的“有情剑”

  不料牧野静风突然一把扣住了她的手,目光有些阴冷地嘶声道:“你想做什么?”

  敏儿那双如春水般的眸子紧紧地望着牧野静风,柔声道:“我是敏儿呀!”

  牧野静风道:“敏儿……”顿了顿,又道:“敏儿又如何?”

  敏儿心焦如焚,却不甘就此放弃,她的声音益发温柔道:“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把剑给我。”

  她知道一旦牧野静风的心完全被邪恶占据,那么她这些话都毫无用处的,那时的牧野静风的一切思想言行都是敏锐的,只不过变得邪恶了,甚至那时自己是否会被他欺骗尚未可知!

  唯有在这正邪交替之机,才有可能凭借牧野静风对敏儿的长期积累的信赖,延缓灵魂的蜕变,毕竟身具邪恶之心的牧野静风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会平白无故地杀了与他最亲近的敏儿。

  正所谓毒蛇也有温柔的时候。

  但这仅是“有可能”而已。

  敏儿的目光再一次地“逼回”了牧野静风的邪恶之心,他松开了他的手。

  敏儿赶紧抽出他腰间的“有情剑”一看,上面果然刻了小如虫蚁的字,“野有蔓草,清扬婉兮,城之北矣,云谁思之?习习谷风,流水潺潺……”

  一边看,一边忍不住诵念出声,深深地为这百字剑诀所描绘的清朗明丽之景所打动。

  牧野静风静静地听着,眼中那团邪异的光芒渐渐消退而去。

  敏儿一遍念毕,惊讶地发现了牧野静风的变化,不由又惊又喜。

  同时也颇为迷惑,不明白仅仅不过百字的剑诀,会有如此神奇的力量。

  她初见成效,当下便又将‘有情剑”举起回,重新调念一遍,这一次比上一次更为流畅,加上她神态清雅,让人听着不禁心摇神驰,如痴如醉!

  牧野静风的双肩也轻轻地颤着,显是被敏儿的诵念声所吸引,不知不觉中,也默默跟随诵念了。

  他对此百字剑决已是滚瓜烂熟,所以已能将整体融汇,敏儿只念一句,他便已想到这一句的前前后后,如此一来,更易渗入百字剑诀之中。

  忽听得敏儿“咦”了一声,显得颇为惊奇——


 

 
分享到:
金缕衣 杜秋娘1
诸葛亮临死前选的十个接班人都是谁
盘古开天辟地
所谓的皇宫佳丽。在现代人看来,皇帝有点委屈了!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5
揭秘斯大林为何怒斥女儿为妓女
南京明故宫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