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人独行(2)

第四百一十一章 人独行(2)

时间:2016/5/3 8:44:58  点击:824 次
    以她精于权谋的头脑,自然一下子就能够想到原委,可是她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面对。所以,她看着黄歇,希望黄歇能够给她一个安心的回答。

    黄歇面对她探询的眼神,平静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芈月听出了他语中之意,忽然心底莫名一阵惶恐,她抓紧了黄歇的手,凝视黄歇:“我可以让太子完回去,可是,子歇,你答应过不会再离开我的。”

    黄歇叹息一声,看着芈月轻轻摇头:“皎皎,不要任性,到这个时候,我留下又有什么意趣呢!”

    芈月固执道:“我不管。如今我既拥有这山河乾坤,难道还不能得个遂心如意吗?有没有意趣,是我的事。”她抱住黄歇,将头轻轻埋入他的怀中,“只要你在我眼前,我就心安了。”

    黄歇伸出手去,欲去轻抚她的背部,但手还是在触到她衣服之前,停了下来。他长叹一声,轻轻地扶起芈月,两人面对面坐着,这才道:“可我不愿意,楚国才是我的归处。”

    芈月脸色十分难看,道:“你是黄国后裔,楚国与你何干?”

    黄歇道:“人的归处不在他出生于何处,而在于这个地方是否有他的志向所系,有他的至爱亲朋所在。就如太后也并非秦国人,却最终为了秦国挥戈向楚一样。”

    芈月看着黄歇,有些恼怒:“我若执意要留你呢?”自生病以后,黄歇搬来甘泉宫照顾她,她的脾气就开始变得有些任性和喜怒无常,似乎前半生的压抑统统要在这时候爆发似的。

    黄歇知她的情绪为何变化,知道她心伤义渠王之死,而将情绪移于此刻在她身边最亲近的人身上,所以一直尽量怜惜与包容她。

    只是此刻,他却不得不伤害于她,这个错,只能他来扛。她恨他,好过她和嬴稷再面临分歧和矛盾。所有的错,让他来扛吧。

    黄歇看着芈月,缓缓道:“既如此,那就请太后杀了我吧。”

    芈月终于忍不住,拔剑指向黄歇,喝道:“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黄歇看着芈月,咬了咬牙,忽然道:“你可以杀了我,为义渠君报仇。”

    芈月手一颤:“你说什么?”

    黄歇道:“挑拨义渠君与大秦不和,虽然起于赵主父,但我知情不报,甚至还推上了一把,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义渠君。你若要杀了我为义渠君报仇,我无怨无悔!”

    芈月怒极,扬手一剑向黄歇挥去,黄歇面对剑锋,站立不动。

    芈月的剑一斜,砍去了黄歇头上的高冠。

    芈月掷剑于地,扭头道:“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黄歇看着芈月,那一刻剑光挥处,他的嘴角甚至有一丝不自觉的微笑。困于这种选择之中,一次又一次牺牲忍让,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了。可是他背负着家国责任,背负着承诺,无法自己解脱。那一刻他甚至想,就这样吧,就这样死在她的手中,也未尝不是一种快乐。

    然而,世间事又岂能尽如人意?这人生最痛苦最艰巨的责任,终究还得由他来继续背着。

    他看着芈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长揖到底,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芈月看着黄歇的背影,浑身颤抖,一脚踢飞了几案。

    文狸闻声进来,却见芈月正瞪着她,吓得连忙跪下:“太后有何吩咐?”

    芈月喃喃地说:“有何吩咐?有何吩咐?”

    文狸自然是看到黄歇出去,忙问道:“要不要奴婢去追回春申君?”

    芈月愤然道:“不必了——”

    文狸犹豫一下,心中已经后悔自己刚才进来,只得又问道:“那,太后要宣何人?”

    芈月浑身颤抖,此时此刻,所有的人一一离她远去,她迫切需要抓住一个人,她的手不能空空如也,她坐在席上喃喃自语:“宣何人?宣何人?”忽然想起那寒冷彻骨的一夜,那个温暖的怀抱,那个温文隐忍的男子,她颤声道:“宣——宣庸芮!”

    庸芮接诏,匆匆地跟随内侍走过章台宫曲折的回廊,走进寝殿的时候,大部分的灯已经熄了,只剩下几枝摆在榻前。

    芈月只着一身白衣,坐在席上,自酌自饮。

    灯光摇曳,人影朦胧,令庸芮有片刻的失神。

    芈月自灯影中转过身来,冲着他笑道:“庸芮,过来。”

    庸芮从来不曾见过芈月这样的笑容,这笑容神秘而充满了吸引力,他竟是不能自控,走到芈月身边,还未行礼,已经被芈月拉住。

    庸芮颤声道:“太后——”

    芈月却用手指虚按住他的唇,道:“嘘,别叫我太后,叫我的名字——我记得你知道我的名字的,你以前叫过我的名字的!”

    庸芮颤声,叫出来的,竟是在梦里叫了千百回的初见面时的称呼:“季芈——”

    芈月歪了歪头:“好久没听人这么叫我了。好,这么叫也好,听着亲切。”她举了举杯,笑道:“来,我们喝酒——”

    庸芮喃喃道:“好,我们喝酒——”

    芈月又倒了一杯酒,递给庸芮道:“来,你喝——”

    两人沉默地喝着酒,倒了一杯又一杯。

    芈月又倒了一杯酒的时候,手一抖,大半的酒倒在酒爵外。

    庸芮见状,心头一颤,忙按住她道:“你别再喝了。”

    芈月抬起醉眼看着他:“你要阻挡我吗?”

    庸芮僵了一下,缓缓放开手。

    芈月呵呵笑着,斜看着他,神情有些娇嗔又有些自得:“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违拗我的。”她举杯将酒倒入口中,却大半流下,沿着颈项流入领口。

    庸芮拿起绢帕,为芈月拭着唇边颈中的酒渍。

    芈月一把抓住庸芮的手,目光炯炯,问他道:“庸芮,你喜欢我吗?”

    看着芈月的目光,庸芮无法抵御地点点头,颤声道:“喜欢,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

    芈月咯咯地笑着,此刻她似乎已经醉意上头,有些无法控制了,又问道:“你会离开我吗?”

    庸芮凝视着她,缓缓摇头:“不,我会一直守候着你,就算死也不会离开你。”

    芈月的神情有些游移,又问:“你会违拗我吗?”

    庸芮肃然道:“庸芮此生,只会忠诚于你一人。”

    芈月轻笑:“忠诚于我一人?我、我是谁呢?”

 

 
分享到:
19 恣蚊饱血    吴猛,  晋朝濮阳人,八岁时就懂得孝敬父母。家里贫穷,没有蚊帐,蚊虫叮咬使父亲不能安睡。每到夏夜,吴猛总是赤身坐在父亲床前,任蚊虫叮咬而不驱赶,担心蚊虫离开自己去叮咬父亲
韩信助刘邦打天下何时埋下杀身之祸
越南人为何放弃用汉字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九幅
13 扇枕温衾    黄香,  东汉江夏安陆人,九岁丧母,事父极孝。酷夏时为父亲扇凉枕席;寒冬时用身体为父亲温暖被褥。少年时即博通经典,文采飞扬,京师广泛流传“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安帝(107-125年)时任魏郡(今属河北)太守,魏郡遭受水灾,黄香尽其所有赈济灾民。著有《九宫赋》、《天子冠颂》等
森林中的圣约瑟
贾宝玉深爱的女人竟然是大清皇后
熊乃瑾版阎婆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