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退五国(2)

第三百三十三章 退五国(2)

时间:2016/4/19 11:57:46  点击:1000 次
    靳尚顿时欢喜击掌,笑道:“如此甚好,两件亲事一起办,这正是亲上加亲啊!只是……”他犹豫着看了看芈月。

    芈月瞪大了眼睛,不悦道:“怎么,先王之女,嫁不得楚国太子吗?”

    “非也,非也,”靳尚慌忙解释,“太后的设想,原本极是的……”说着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臣这么说,是为太后着想啊。太后离国日久,不知如今楚国之事。太子多年来已不得大王喜欢,郑袖夫人正有心让公子兰成为储君。若是太后将公主嫁与太子,岂不是太冒险了?”

    “哦,”芈月一脸犹豫,“这倒也是。”

    靳尚便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道:“如今郑袖夫人得宠,公子兰多半就是将来的太子。太后若能将秦国公主许配公子兰,于公子兰来说,正是雪中送炭的最好时机。郑袖夫人是最懂得投桃报李的人,必当对太后有所回报。”

    芈月脸上现出一副六神无主、任凭摆布的神情,闻言忙点头道:“多谢靳大夫指点,如此,一切都拜托靳大夫了。”

    靳尚心中大喜,脸上却露出犹豫之色,这些私底下的交易谈成了,明面上的政绩他自然也是要捞一把的,此时便到关键时刻了。

    芈月见状问道:“怎么,靳大夫有为难之处吗?”

    靳尚赔笑道:“太后,楚国劳师远征,虽然两国结为姻亲,但是对将士们也要有个交代啊。临来之前,老令尹曾有言在先,不得上庸之地,不许班师。太后,您看这是不是……”

    芈月一脸茫然:“上庸之地,上庸之地在何处?”

    靳尚心中不屑,这边忙铺开地图,指给芈月看。

    芈月想了想,抚着头:“我似乎听说过呢……”

    一旁侍立的内侍南箕忙赔笑道:“这好像是庸芮大夫的旧地。”

    芈月立刻道:“那可不成,庸芮大夫乃我倚重之臣。”

    靳尚来时就已经打听得明白,知道庸芮是她宠信之人,当下赔笑比画道:“上庸之地甚大,庸芮大夫占地并不甚多,令尹也只是要个名目而已。这名义上还了上庸之地,但实际操作,还可商榷。”

    芈月不耐烦地挥挥手:“那你便与庸芮大夫商榷去吧,只要他同意便是了。这上庸之地剩下来的,我便作为公主的嫁妆,陪送与楚国,如何?”

    靳尚大喜,连忙拱手:“太后当真是体谅臣下,太后英明,太后但请放心,您交代的事,下官一定办到。”

    看着靳尚走出殿外,芈月脸上那种六神无主懵懂无知的神情立刻消失,只冷笑一声。

    魏冉从她身后的屏风后走出来,不耐烦道:“阿姊何必应付这种小人,处处迁就,甚至还听由他指手画脚?”

    芈月看着魏冉,笑着摇摇头:“你还记不记得《老子》上的话,‘将欲夺之,必固予之。将欲灭之,必先学之’?”

    魏冉有所悟,问道:“阿姊的意思是……”

    芈月叹道:“如今群狼环伺,只能把篮子里的肉扔给他们。等到他们散去了,我们再一个个地收拾。”

    魏冉扬了扬眉毛,按剑道:“阿姊放心,有我在,一定为阿姊把今日舍出去的肉一块块叫他们连本带利割回来!”

    芈月欣慰地点头,道:“此人虽蠢,却于我们有用。我之所以与这个蠢货耐着性子说话,不过是为着能够早日接了子戎和舅舅归来。”

    听她提到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兄长,魏冉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问道:“阿兄他……可知道我的事?”

    芈月看着魏冉,笑道:“不管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你们都是同胞兄弟,一见面,就晓得什么是骨肉至亲。你放心,你阿兄必是与我一般疼爱于你的。”

    魏冉虽然已经是沙场百战之将,闻此言仍然是脸微一红,道:“阿姊,这我自然是明白的。”

    南箕见姊弟两人说话已毕,才上前问道:“太后,下一个召哪国使臣?”

    芈月笑道:“魏国,信陵君无忌!”

    魏国使臣魏无忌走进来,行过礼之后,抬起头来,见了芈月,竟是有些微微发怔。

    芈月已知其意。当年在楚国时,芈茵曾冒充自己前去馆舍找魏无忌,欲诱使他去勾引芈姝,却险些被当时的齐太子、如今的齐王田地射杀,幸得黄歇出手相救,魏无忌出言相助,才得脱身。魏无忌所养门客甚多,消息灵通,当知自己是楚国公主。芈月见他此时神情,想来定以为自己便是当日的芈茵,所以才会如此失态。

    芈月笑问:“信陵君见过朕?”

    魏无忌回过神来,忙拱手道:“不敢,外臣只是……只是为太后威仪所慑。”

    芈月笑了笑,知他欲借此含糊过去,索性说破:“信陵君当日在馆舍所见之人,乃是七公主茵,她后来嫁去燕国,如今已经不在人世了。”

    魏无忌脸一红:“外臣无状,倒教太后见笑了。”

    芈月颔首:“哪里的话,朕知信陵君乃君子也。”

    魏无忌听了这话,也有些不好意思,当下便表白立场道:“秦魏两国,世代联姻。魏国陈兵函谷关,原也是为了帮助秦国平定内乱,同时也帮助秦国克制其他国家蠢蠢欲动的野心。臣想,太后应该不会误会我魏国吧!”

    芈月点头道:“我怎不知信陵君高风亮节,一向是列国中有名的君子。若是别人领兵,我还要担心。但魏国派出信陵君前来,足见魏国的诚意。未亡人在此多谢魏王了,请信陵君在魏王面前,代我致意。”说着,便于席上一礼。

    魏无忌连忙侧身让过,松了一口气:“太后能明白就再好不过。”

    芈月点头道:“魏国如此诚意,秦国深表感激,愿将蒲坂城还给魏国。而且当年公子卬仙逝于咸阳时留下遗愿,想归骨大梁。此番信陵君也可奉还他的遗骸。”列强环伺,重兵既动,没有利益便不可能轻易撤回。秦国此时内忧外患,只能先退强敌,再徐徐图之。上庸、蒲坂等城,皆是当年秦国所夺之地,既然坐下来谈判,要回这些城池,便一定是他们的首要目标。所以,她衡量一二,索性先给出筹码,再争取先机和有利情势。

    魏无忌不想芈月答应得如此爽快,这头一个目标是对方主动提出,想到自己后面的条件,顿时也觉苛刻,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太后仁德,无忌实感惭愧。”

    芈月知道信陵君是重义气之人,不待他继续开口,当下便笑道:“有一桩事,信陵君勿要失望。”

    魏无忌一怔:“什么事?”

    芈月道:“宫中本传,武王后身怀六甲,不想前日武王后亲口承认,此乃误传。”

    魏无忌一惊,长身立起:“这……我妹妹怎样了,怎么会是误传?”魏颐乃是他的亲妹妹,兄妹感情甚好,他先想到的自然便是芈月可能猜忌魏颐怀着武王荡的孩子,硬将魏颐落胎。

    芈月却意味深长道:“其中之事,我亦不明。据说武王荡伤重不治之事传到咸阳,惠文王夫人魏氏便让太医诊出了王后有孕之事。但其后,武王后却亲口对我言说,她未曾怀孕。”

    魏无忌细想之下,已明白其中情由,吓出了一身冷汗,忙伏地道:“我妹妹她、她年幼无知……还请太后容她一命。”

    芈月叹息:“信陵君兄妹情深,实令人感动。只是……武王荡终究已经不在人世,王后年纪轻轻,无有子嗣,若是就此郁郁一生,实为不仁。”

    魏无忌听得芈月话风,眼睛
 

 
分享到:
羊年大吉4
揭秘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梁山108将有多少人是土匪出身的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猫和老鼠合伙8
清人记述曹操墓被盗经过:发现众多殉葬女尸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八幅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