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三百二十章 穷尽处(3)

第三百二十章 穷尽处(3)

时间:2016/4/16 11:51:47  点击:353 次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秘道仍然朝前延伸,那玄鸟卫首领却道:“且慢。”他在壁上摸了一会儿,扒开土堆,一推开却是另一扇门,道:“夫人,请走这边。”

    魏冉诧异:“前面不是还有路吗?”

    那首领道:“前面的路是通到咸阳城中的,这条路,才是离开咸阳的。”遂引了芈月进入这条岔道,又留下两人,让他们将诸人行踪掩盖了,然后继续沿着这条路前行,一路上留下痕迹,引开追兵。

    一行人又走了一段路,这路越行越窄。不久之后,那首领便推开顶上的木门,一跃而上,先观察了一番周围情况,方道:“夫人,外面没有人,可以出来了。”

    于是前面几个玄鸟卫也跟着一跃而上,依次拉庸芮、芈月、魏冉上来,最后拉殿后的其他玄鸟卫出来。

    芈月举目看去,这秘道出口却是一间农舍的杂物间,一块破草席胡乱铺在泥地上,此时已经掀开,露出洞口来,旁边却扔着几件旧锄破犁之类的农具,还有大堆乱柴。

    最后一名卫士出来之后,便用木板合上洞口,盖上泥土,又掩上破草席,再将那些农具乱柴堆上,掩了众人痕迹。

    芈月走到窗口,向外望去。农舍外面是一个小农庄,散落着三三两两的草棚泥屋。远处几个老农在晒太阳,有一些孩子跑来跑去。

    更远的地方,黑烟升腾,火光熊熊。

    一夜过去,天色已亮,那玄鸟卫派出几人,悄悄打探回来,说是王宫禁军在这边来回搜查,只怕要多加小心。

    正说着,那派出去的几人俱都回来了,说村口来了禁军,众人便躲在柴堆后面观察。却见一队秦兵驰入农庄,惊得几名老农伏倒在地,小孩才哭了一声,就被老农紧紧地掩住了口。

    秦兵在整个村子驰骋来回,将村子中的老老少少都从屋子里赶了出来,细细盘问,可有陌生人出入村庄,又到各屋子里去草草搜查了一番。

    村人自然不知道所为何事,答得也是茫然一片。那秦将又细细地将村口出入痕迹看了,也无发现。咸阳城外这样的村庄甚多,自然也不多问,便走了。

    玄鸟卫首领伏在窗口,紧张地看着外面秦兵远去,才站起身来道:“夫人,他们已经走了。”

    魏冉道:“他们必然还在附近搜索,我们等到晚上再出去。”

    芈月点了点头道:“子稷怎么样了?”

    魏冉道:“已经依阿姊吩咐送到安全的地方了。”

    芈月又道:“你的兵马何在?”

    魏冉道:“孟芈和魏氏防我甚紧,我的营帐只能驻在大散关一带,这次只随身带了一些亲卫过来。唉,不晓得他们有几人能够脱身。”

    芈月转头向玄鸟卫首领问道:“我们如何离开?”

    玄鸟卫首领躬身道:“等天黑以后,我们会护送夫人和将军前往大散关。”

    芈月转向庸芮道:“庸大夫,你呢?”

    庸芮道:“等你们走后,我先回咸阳,再带人去西郊行宫,为我阿姊……收殓。”

    芈月默默地向庸芮行了一礼。

    夜晚,整个农庄寂静一片,只偶尔有几声狗叫。芈月等人悄悄潜出农庄,分头没入黑暗之中。

    荒原上,芈月和魏冉等人骑马飞奔,数日之后,到了魏冉预定的接应地点。有一队校尉早已在此等候,其中一人见了魏冉便急忙道:“魏将军,不好了……”

    魏冉勒住马,惊问:“怎么了?”

    那人禀道:“惠文后派人,将我们前往大散关的必经之道给封了。”

    魏冉跳下马来,连声咒骂。

    芈月问魏冉:“现在还有何办法?”

    魏冉踌躇道:“若是只有我一个人,无非杀出一条血路来罢了。只是我们这么多人,只怕无法通过……”

    芈月叹道:“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再作商议。”

    众人也都跳下马来,拉着马避到小树林处。

    芈月坐在地上,抬头仰望月亮,玄鸟卫首领取出水壶来准备递给芈月,却犹豫了一下,才道:“夫人,天寒地冻,此处又不敢生火,这水恐怕寒得很,您要不要……”

    芈月苦笑一声道:“这时候哪里讲究得这么多?”

    芈月正欲接过水壶,却被魏冉挡住,魏冉从怀中取出一只水壶递给芈月,道:“阿姊,你喝这个。”

    芈月一怔,看了看魏冉半敞开的胸口,倒吸一口凉气。她不接水壶,反而先替魏冉理好衣襟,责备道:“你这孩子,你当阿姊是什么人,喝冰水又能怎么样?你若受了寒,可怎么得了?”

    魏冉笑了笑,在黑暗中露出一口大白牙道:“阿姊,我在军中,若遇上埋伏,伏在雪地里几天也没事。倒是阿姊你……”

    芈月一瞪道:“我怎么了?”

    魏冉不敢再说,只是憨笑着又把水壶递给芈月,道:“阿姊喝一口吧,要不然又要冰冷了。”

    芈月接过壶,却先递到魏冉嘴边,道:“你先喝吧。”

    魏冉只得喝了几口,又递给芈月。芈月喝了两口,将水壶放入自己怀中。

    魏冉急了:“阿姊你……”

    芈月看着他:“下次若再这样,阿姊也会同样做,听到了没有?”

    魏冉垂头丧气地道:“是,阿姊,我再也不敢了。”

    芈月坐了下来,拍拍地上道:“你也坐吧。”

    魏冉坐下,却又说:“阿姊,我还想再喝两口。”

    芈月看出他的心思,将水壶又还给了魏冉。

    魏冉喝了两口,又递给芈月说:“阿姊再喝两口吧。”

    芈月拍了拍魏冉的脑袋,抬手又喝了两口,才把水壶扔给魏冉:“喝完了,你的小心思也收了,是不是?”

    魏冉憨笑两声,转了话题:“阿姊,你可有办法了?”

    芈月看了看远处,道:“当务之急,就是要让你回到军营中,要不然,只怕芈姝会派人接管你的军营。”

    魏冉冷笑一声:“我的军队,除了我,谁能接管?”

    芈月沉吟:“看来,她要堵的是我。干脆你我分头行事,你一个人可能冲破重围回你的军营?”

    魏冉自信地道:“哼,就凭妖后的手下,还无人能挡得住我!”

    芈月道:“好,剩下的人护送我继续走。”

    魏冉道:“阿姊要去哪儿?”

    芈月怔了一怔:“去哪儿?”她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临行前黄歇的话,若是你万一不利,还可以回楚……

    她咬了咬牙,将这句话用力抛开。不,她不回楚,她绝对不可能这样回楚。

    此时就听得魏冉道:“阿姊,你是要去见义渠君吗?”

    芈月一怔,忽然问他:“义渠君的军队,是否已经逼近萧关了?”

    魏冉见她如此问,眼睛一亮,喜道:“阿姊,你是不是……”

    芈月点了点头,忽然自嘲地一笑。

    自秦惠文王死后,义渠王便有些不甘臣服的样子,嬴荡却一心东进,无意西征,所以甘茂息事宁人,赠以厚礼,才安抚住了义渠王。只是扰边掠民之举,在所难免,也只能当看不见了。

    到秦王荡一死,义渠二十五县俱都拒绝再称臣,义渠王甚至还率领雄兵,一路东行,大有趁火打劫之势。

    此时赵燕两*队在函谷关外,只凭魏冉手中兵马,芈月难有必胜之把握,但若是加上义渠王的人马,那就可以改变格局了。

    当下两人分头行事,魏冉先去大散关军营调集人马,芈月则去萧关外见义渠王。

    一路上,历经艰险,遭遇伏击无数,终于遥遥见到义渠营寨。不想就在此时,芈姝派来的兵马也已经追至。

    一行人且战且退,直往西边而行。此时芈月身边除玄鸟卫外,还有魏冉分出的小股兵马,但终究人数悬殊,护卫越战越少。

    眼见义渠军营将至,后面追随的秦将乐池勒马,将手一挥道:“放箭!”

    副将一惊,阻止道:“将军,若是活捉,功劳更大!”

    乐池斜看他一眼,冷笑道:“若是逃脱,就什么也没有了。放箭!”

    顿时箭如雨下,芈月身边的护卫纷纷倒地。

    芈月惊呼道:“玄九、玄十七……”

    玄九中箭,一口血喷出,却用尽全力嘶叫着道:“夫人,快走!”

    眼看着身边一个又一个的护卫落马,芈月心胆俱摧,却咬紧了牙关,继续催马。

    箭继续飞射着,她身边的护卫一个个落马倒下,最终所有的护卫都伤亡殆尽。

    芈月的马中了一箭,长嘶着加快了奔驰,连她的手臂也中了一箭,只能伏在马上随马而驰,已经无力驾驭马匹。

    忽然一阵箭雨自反方向射来,追击的秦兵纷纷落地。

    芈月的马长嘶一声倒下,芈月被这一摔,才有些清醒,勉强抬起头来。她蒙眬的视线中,只见前面一片营帐,没有旗帜,旗杆上面挂着成串旄尾。

    几个义渠士兵在她眼前晃动。

    芈月提起最后的力气,勉强说了一声:“带我……见……义渠君……”就陷入一片黑暗中。

 

 
分享到:
十跪父母恩2
萧观音是辽钦哀皇后
欧洲发现的人祭古庙遗址
唯一被老婆挤兑得离家出走的开国皇帝
被一个偷情女人毁掉的契丹王朝
唐末尼姑为痴情皇帝李煜殉情始末
朝鲜前领导人为何禁止女性穿裤子
花千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