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去复归(1)

第二百二十九章 去复归(1)

时间:2016/4/2 10:48:51  点击:251 次
    芈月见缪监去了,便站起来,拿了伤药,去侍女房中看望女萝和薜荔。

    她走进去的时候,两人伏在席上正说话,两个小宫女在一边,替她们打扇擦汗。

    看到芈月进来,两人挣扎欲起,芈月忙叫小宫女按住了,问道:“你们伤得怎么样?”

    女萝笑道:“奴婢没事,只是皮肉之伤而已。”只是她说得快了,似乎牵动伤口,却是额头一层冷汗,眉间不由得皱成一团。

    芈月轻叹:“是我连累了你们。”

    女萝强笑:“季芈说哪里话来?奴婢们跟随季芈这么多年,早已经生死与共,岂会因这小人手段而背叛主人?”

    芈月轻叹:“是啊,这么多年,我们一起走过,情同手足。可是,我却庇护不了你们。这种眼睁睁看着别人欺辱到头上,却无能为力的滋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医挚的死、你们两个受的苦,我会记在心里……”

    一滴眼泪落在席上。

    芈月转头,轻拭去泪水。

    女萝见此,心中一痛,道:“季芈,奴婢们身份下贱,命如浮萍,随时随地都会死于非命,能够得您的一滴眼泪,死也值得了。”

    芈月转头看着室外,轻叹一声道:“这宫廷,只有欺诈和阴谋,我从来不曾期望过进来,如今更是不愿意再待下去了。我虽然不曾如常人一般,希望得到君王的痴情和真爱,可我也一直敬他、信他,视他为夫君,甚至对他心存感恩。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地让我……”她咽下后面两字,那是“失望”,却转了话头,“女萝、薜荔,我想问你们,我若要带着子稷离开,你们可愿意跟着我?”

    女萝诧异:“季芈,大王答应您离开了?”

    芈月摇头:“还没有。不过他答不答应,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冷冷地道:“无欲则刚,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求,除非他杀了我,否则的话是阻止不了我离开的。”

    女萝抬头道:“季芈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

    薜荔道:“我也是。”

    芈月道:“好,那你们好好养伤,等你们伤好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就离开。”

    芈月说完,留下伤药,便站起来走了。

    女萝见芈月走了,也令小宫女出去,道:“如今我们好些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小宫女退出,房中只剩两人,薜荔忍不住开口问道:“阿姊,我们真的要跟季芈走吗?”

    女萝却反问道:“那妹妹是想留下来吗?”

    薜荔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些年来,我一直是跟着季芈,跟着阿姊,你们都走了,我留下来又有何用呢?”

    女萝叹了一口气,道:“妹妹,君子事人以才,小人事人以忠。我们身份下贱,不像那些士人有无可取代的才能,就只能剩下无可取代的忠诚。我们侍奉了季芈十几年,难道还不明白她的性情吗?无论如何,跟一个聪明人和强者,好过跟一个愚主和弱主。”

    薜荔听了不由得点头,道:“阿姊,自小我就知道,阿姊比我聪明,见事比我明白。我都听你的。”

    芈八子要求出宫,此事秦王驷自然是不肯的,两人就此僵持,已经冷战多日。

    这件事,宫中除了秦王驷身边的缪监,和芈月身边的女萝与薜荔外,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然而这一日,西郊行宫庸夫人处,却派了宫女白露,向秦王驷送了一封信来。

    缪监不敢怠慢,忙接了过来,呈与秦王驷。

    这是一份尺牍,却是将信写在两片尺余长的木牍上,再用细绳在封泥槽上捆好,填上封泥,再加盖印章,以便起到传递时的保密作用。若是再置入青色布囊,封上漆印,就是两重的保密了。

    缪监将它呈到秦王驷面前,方用小刀拆开漆印,从青囊中取出尺牍,再拆开泥印,恭敬地将两片木牍呈与秦王驷。

    秦王驷打开尺牍,看完信轻叹一声,对白露道:“你回去告诉庸夫人,就说寡人允了。”

    白露应声,退了出去。

    缪监偷眼看着白露退去,心中却在猜测着庸夫人这封书信的来意。却听得秦王驷道:“缪监。”

    缪监忙应道:“老奴在。”

    秦王驷意兴阑珊地挥挥手,道:“你去常宁殿,就说寡人允她出宫了。”

    缪监这才会意,吃了一惊:“是庸夫人为芈八子求情?”见秦王驷没有回答,当下又小心翼翼地问:“大王,芈八子出宫,照什么例?”

    庸夫人当日出宫,便是赐以西郊行宫,一应份例,亦是参照王后。如今这芈八子要出宫,在何处安置,依何份例,却是要秦王驷示下。

    秦王驷伸手,打开那个木匣,看了看他拟好的封嬴稷为蜀侯的诏书,手已经触到诏书,忽然怒气一生,将匣子合上,冷笑一声道:“她若愿意,可以去庸夫人处。份例,依旧为八子。”

    缪监犹豫着问:“若她不愿去庸夫人处……”

    秦王驷道:“那也由着她。反正,她总是有办法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冷意。

    缪监只得应下,退了出去。

    当下便去常宁殿传了旨。芈月静静听完,拉着嬴稷走出殿外,在院中朝着秦王驷所在的承明殿方向,大礼三拜。然后站起,对缪监道:“请大监回禀大王,妾自知不驯,有忤王命。不敢殿前相辞,便在此处遥拜,愿大王福寿绵延,万世安康。”

    她这一番话,说得心平气和,恭敬万分。缪监原本想劝的话,到了嘴边,竟是无从劝起,只得长揖而退。

    见缪监出去,薜荔上前问道:“季芈,我们什么时候走?要准备些什么?”

    她的伤势较轻,这几日已经能够挣扎着起来服侍芈月。毕竟她二人跟随芈月多年,许多事也唯有她二人才是心腹,若缺了她二人,不但芈月不适应,连她们自己也无法安然养伤。

    芈月叹道:“只需几辆马车,装些日常器用便可,其他的物件,便不用带走,都留在宫里吧。我那个匣子中,装着张子还给我的地契和金银,带上那个便是。你派人同张子说一声,请他派几个人接应我吧。”

    薜荔一惊:“您要离秦,不去西郊行宫?”

    芈月摇头:“我很敬重庸夫人,可是,我毕竟不是她。”她要逃离的,不只是这个宫廷,她更要逃离秦王驷。她不是庸夫人,虽然离开了钩心斗角的宫廷,却毕竟还舍不得那个男人,宁可留在那行宫中,等着他偶尔的到来。她要走,就要走得彻彻底底,今生今世,再不相见。

    薜荔问:“您要去哪儿?”

    芈月却早已经想好,道:“先去韩国,再去东周。”

    薜荔见她主意早定,便再无他话,依言行事。

    张仪在府内接到了芈月之信,大为诧异。

    此时庸芮亦在他府中下棋,见状问道:“张子,出了何事?”

    张仪脸色一变,道:“不好了,芈八子要出宫。”

    他以为庸芮也必会大吃一惊,不想庸芮只“哦”了一声,神情却无异样。

    张仪诧异地问他:“你怎么不吃惊?”

    庸芮却摇着扇子道:“我不但早就知道,而且还为此去西郊行宫,劝我阿姊为芈八子求情。”

    张仪气得顿足:“你……你好糊涂。”

    庸芮却轻叹一声,不胜惆怅地摇头:“宫中岁月杀人,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芈八子,又走上我阿姊的道路。”

    张仪将扇子往下一摔,气急败坏道:“她才不会走上你阿姊的道路呢!来人,取我冠服剑履,我要进宫见大王。”

    庸芮诧异道:“张仪,你这是何意?”

    张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似你这等安守庸常的人,是不会明白她这样的女人的。”说罢,便换了冠服,匆匆入宫。

    张仪直入宣室殿,见了秦王驷,却什么也不提起,只说要与秦王驷作六博之戏。秦王驷最爱此道,当下便令侍人展开棋盘,与张仪连弈了三盘,张仪便连输了三盘。

    张仪将棋一推道:“又输了。唉,臣连输三局,大王棋艺,令臣甘拜下风。”

    秦王驷道:“不是寡人的棋艺好,而是你不懂得弃子。”

    张仪拱手道:“臣实不及大王。”

    秦王驷道:“壮士断腕,取舍之道也。张仪,人生如棋,起手无悔,不能重来。”

    张仪笑道:“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大王更懂得博弈之道。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豪赌,臣不如大王,若不能把自己逼到绝处,有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选择更安全的道路,甚至不愿意迈出冒险的一步。却不知道当今这大争之世,我不争,看似原地踏步,但别人变强就等于我在变弱,等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候,再来后悔不曾发狠心下赌注,已经为时太晚。”

    秦王驷脸色一变,缓缓道:“张仪,你今日来,是为谁游说?”

    张仪道:“张仪为大秦游说。”

 

 
分享到:
韩愈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3
影视剧中的少林武僧
少女和狮子
穷女人和她的小金丝鸟
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
开国皇帝赵匡胤如何不杀一人杯酒释兵权
7.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