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重相逢(2)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重相逢(2)

时间:2016/3/20 9:05:50  点击:773 次
    芈姝索性坐到秦王驷的身边道:“大王,她如今坐褥期未满,身体还病着,大王连她向妾身的请安都免了。这个时候她硬撑着病体出宫,难道不是心中有鬼吗?”

    秦王驷道:“你想说什么?”

    芈姝压低了声音道:“妾身刚刚接到消息,说是黄歇未死,季芈今日出宫,就是与他私会,甚至是私奔……”

    秦王驷将竹简重重掷在几案上道:“大胆。”

    芈姝吓得不敢作声,好一会儿才不服气地道:“大王若是不信,可去黄歇住的逆旅相候,她和黄歇约在日昳时分相见。”

    却听得秦王驷冷笑一声:“黄歇已经于昨日黄昏,离开咸阳。”

    芈姝闻言大惊,脱口而出:“不可能,我叫人看着呢。”话一出口,便觉失言,忙掩住了口。

    秦王驷看着芈姝,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站了起来,走了出去。芈姝觉得被这一眼看得遍体生寒,见他走出去,忍不住问:“大王,您要去何处?”

    秦王驷转身,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寡人与季芈约了去四方馆听策士之辨,王后也要去吗?”

    芈姝目瞪口呆,看着秦王驷出去,细品着他话中含意,知道不但是自己心中计谋已经被他识破,甚至连芈月心中存着私意,他也要包庇下来。心中嫉恨交加,却又自伤自弃,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此时芈月和女萝走入四方馆,喧闹依旧,人流依旧。

    芈月看了一眼辨论中的众人,走向后堂,她才进入后堂,抬头一眼就看到了黄歇。

    隔着后堂的天井,阳光明暗交界之处,黄歇一身青衣站在那儿,神情强抑着激动和深情。

    芈月惊呆了,泪水不觉流下,身边所有的人和事都虚化幻灭,天地间只剩两人隔着天井,痴痴对望。

    然而,她却不知道,此刻秦王驷站在四方馆后堂阴影处,表情冰冷,如同刀刻。

    空气中有一种奇怪的氛围,让人看不到,却让人有所感觉。

    只除了深情凝望的两人之外,陪着黄歇到来的庸芮和陪着芈月到来的女萝,却都似感受到了这种诡异的气氛。

    女萝忙推了推芈月,芈月如梦初醒,看着四方馆的喧闹噪杂,忽然转身而走。

    黄歇也忽然回醒,看了周围一眼,发现人们正在起劲的喧闹,无人发现。他转身想向反方向而去,走了两步,却终于再度转身,向着芈月离开的方面跟着过去。

    四方馆内,本就设有单独论辨的厢房,芈月在前走着,转入走廊,走进一间厢房。黄歇跟到这里,驻足,左右看了看,犹豫了一下,终于跟着走了进去。

    女萝留在房外,与追随而至的庸芮对望,两人都感觉到了不安,但最终,还是没有进去阻止芈月与黄歇的相见。此刻便是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还不如让这一对小情人,能够享受一下最后的时光。

    四方馆厢房内,芈月一动不动地坐着。黄歇走进来,轻叹一声,坐到芈月的对面。

    两人无语。

    芈月想要张口,口未张,泪已如雨下。

    黄歇轻叹一声,递上绢帕,道:“别哭了,伤眼睛。”

    芈月将绢帕捂在眼上,好一会儿才放下来,凄婉一笑:“心都伤透了,伤眼睛怕什么?”

    黄歇沉默。

    过了一会儿,两人同时张口。

    黄歇道:“你——”

    芈月道:“你——”

    两人同时住口,想先听对方说话,一时沉默。

    芈月道:“你……”

    黄歇轻叹道:“是我来迟了。”

    芈月道:“你去了哪儿?”

    黄歇道:“我那日和义渠人交手,受伤落马。后来被东胡公主所救,养了好几个月的伤,才能起身……”

    芈月道:“你、你伤得很重?”

    黄歇道:“险死还生。”

    芈月道:“怪不得……”

    黄歇道:“我托东胡人打听你的下落,他们说,你被义渠王抓走了。我养好了伤,去了义渠大营,又打听了很久,见到了义渠王,才知道你又被秦王赎回去了。于是我到了咸阳,遇上了医挚,才知道、才知道你已经有喜了……”

    芈月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忽然提高了声音道:“为什么那时候不告诉我?”

    黄歇道:“是我让医挚不要告诉你的。你、若是过得好,不见也罢,就这么过下去,也是一辈子!”

    芈月眼泪流下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黄歇道:“告诉你,你会怎么做?”

    芈月语塞:“我……”

    她会怎么做呢?她是随着黄歇不顾一切地离开,还是与黄歇抱头痛哭,难割难舍。

    她是会走,还是会留?

    她与黄歇总角之交,多年来相伴相依,少司命祭的共舞,废宫中的两心相知,这桩桩件件,刻入骨髓。

    可是秦王驷呢?芈月想到了两人骑马飞奔,两人在清晨持剑对练,两人在商鞅墓前相交,两人在四方馆的天井下听新着策士辨论,在蕙院,秦王驷将她和初生婴儿搂在怀中。

    何去,何从,何进,何退?

    芈月不能选择,她伏案痛哭。

    黄歇伸手轻抚,颤声道:“皎皎……”

    芈月扑入他的怀中,捶打着他:“你何不早来,何不早来……”

    黄歇轻轻地说:“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芈月却下不了手了,她抚摸着黄歇的胸口、手臂,夏日衣薄,虽然隔着衣服,依旧可以摸到他身上未愈的伤口。

    黄歇忽然道:“皎皎,你跟我走吧!”

    芈月惊愕道:“你说什么?”

    黄歇道:“我原以为你已经过上新的生活,所以不敢再来打扰你。可是没想到,医挚被人绑架,你被人暗算差点母子俱伤,我才知道我错了……皎皎,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心如被凌迟,寸寸碎裂。恨不得拨三尺剑闯宫去见你,恨不得驰骏马将你带到天边去。我恨我自己为何来迟一步错失机会,恨我自己当日为何听到你已经怀孕就以为与你已经今世缘断,恨我自己为何会以为你已经开始新生就犹豫不决……早知道你在秦宫过得不好,我早就应该将你带走。皎皎,跟我走吧!”

    芈月听到他前面说时不禁泪下,直至他说到最后,惊呆了道:“可是、可是我已经生了子稷……”

    黄歇道:“把孩子也带走,我带你们母子一起走。”

    芈月道:“我……”

    她抬起头,看着黄歇目光炯炯地看着芈月,充满深情和期盼,而她的内心,却是充满了纠结和无奈。

    而此刻,厢房外,秦王驷负手而立,面沉似水。

    其他的人均已经跪伏在地,一声也不敢吭。

    厢房内外,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提在半空,等着芈月说出她的决定,这一决定,甚至可能改变许多人的生死。

    沉默良久,久到厢房内外的这两个男人都已经无法再忍下去了,芈月才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道:“子歇,逝者如斯夫。或许真是天意弄人,你我阴差阳错,终究不得在一起。我如今已经有夫有子,我再不是以前的九公主了。人事已非,无法回头。”

    黄歇道:“我不在乎。”

    芈月道:“可我在乎。”

    黄歇沉默良久,问:“你在乎的是我,还是他?”

    芈月抚住自己的心口,叹道:“我在乎的是我自己,是我的心。子歇,对不起,我的心已经无法回到过去的纯净,有太多太多的人和事,混杂在了我们中间。”

    黄歇苦涩地问:“他,对你如何?可能继续周全你,护住你?”

    芈月微微点头:“他对我很好,比我能想象的还更好。他能周全我,护住我。”

    黄歇喉头似被堵住一般艰涩:“你、爱他吗?”

    厢房外,秦王驷站立如枪,表情如刀刻。

    厢房内,芈月道:“是。”

    黄歇忽然大笑,狂笑。

    芈月看着黄歇的狂笑之态,泪如泉下。

    黄歇忽然提高了声音道:“秦王,你看够了吗?”

    芈月大惊,霍然站起,颤声问:“你说什么?”

    两边的门忽然大开,秦王驷站在门外,负手而立。

    芈月怔住

    秦王驷负手慢慢进入厢房,芈月回醒过来,向着秦王驷盈盈下拜道:“妾身参见大王。”

    黄歇亦是负手,看着秦王驷。

    两人眼光如刀锋交错。

    秦王驷语调温和,却有风雷欲来之势道:“子歇,郢都一别数年,今日咸阳再会,实是令人欣喜。”

    黄歇挑眉正准备顶撞,看了芈月一眼又把气压下去,终于长揖道:“参见大王。”

    秦王驷道:“季芈,寡人与子歇也是旧识,你去叫他们备酒来,我与他煮酒相谈。”

    芈月揖礼道:“是。”

 

 
分享到:
三字经62
月下独酌-书法作品
老干妈辣椒酱的成功创业故事2
拇指姑娘
小红帽8
三字经65
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失去生育能力的隐情
烛龙,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又名烛阴,也写作逴龙。人面龙身,口中衔烛,在西北无日之处照明于幽阴。传说他威力极大,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今文化史家认为,烛龙为北方龙图腾族的神话,其本来面目应是男根,由男性生殖器蜕变而来。其产生晚于女阴崇拜时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