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八章 西漠双残

第八章 西漠双残

时间:2016/2/27 12:27:16  点击:733 次
  牧野静风感激地握住她的手,道:“你只需杀了我,我便感激不尽了,你又何必为我而死呢?”

  敏儿轻轻一笑,她的神情告诉牧野静风她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

  牧野静风不由鼻子一酸,心道:“她如此待我,我又岂能再轻言自尽?”

  此时,若是有人听见他们的对话,定会将他们当作疯子——世上岂有正常人会因为别人要杀自己而感激不尽的?

  两人默默地牵着手。

  执子之手,与子同享;

  执子之手,与子同悲—一

  时间仿佛已凝固不前,在这永恒的时空里,两颗年轻的心第一次走得那么近!

  “沙沙沙。”

  是脚步踏于落叶上的声音。

  牧野静风与敏儿对望一眼,心知是有人向洞口接近了。

  只听得一个粗哑的声音道:“马兄,那儿可是一个洞口?”

  洞内两人暗暗心焦。

  另一个声音“咦”了一声,少顷,方迟疑着道:“待我们走近去看个明白。”说话时像是口中含了什么东西,吐字模糊不清。

  然后“沙沙”之声向洞口这边慢慢接近。

  牧野静风的心提了起来,虽然他知道外面的两个人武功不会高明到哪儿去,但他同时又不想伤及无辜。

  脚步声在离洞口尚有十几丈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只听得“马兄”道:“若是—一若是那个叫牧马惊弓的人真在洞中,又该如何是好?”

  牧野静风听他将自己称作“牧马惊弓”,几乎失声笑出,再看敏儿,亦是俏脸涨得通红。

  另一个人大声道:“那可是天赐良机,我们只需擒住他,还愁不名震天下?到时我们‘黑水双雄’也不用在他人面前低声下气了。”

  “好是好,只是—一只是牧马惊弓能将武帝伤了,又岂是等闲之辈?我们兄弟俩虽然英武过人,豪气冲天,但也犯不着为一个与我们不相干的人而大动干戈,对不对?万一有什么闪失,岂不是有损一世英名?”

  “不错,不错,我考虑事情总是不太顾及大局,常常忽视了小节。依马兄之见,又当如何处之?若是这儿真是有一个山洞,山洞中亦有牧马惊弓,那我们却失之交臂,岂不可惜?”

  “我们又岂能独占这份功劳?黑水双雄乃人中豪杰,以后扬名立万的机会多如牛毛,今天这个机会,我们便让其他江湖同道与我们一起分享了。”

  牧野静风与敏儿相依相偎,感到她的娇躯乱颤,想必是因为被外面自称黑水双雄大言不惭的话给逗乐了。

  这时,脚步声又开始慢慢离开山洞洞口处。

  他们显然是想去找几个人,一同到洞中探寻。

  敏儿向牧野静风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竟向洞外走去。

  牧野静风呆了呆,敏儿俏皮的模样使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已渐渐淡忘的人:屈小雨,俏皮可爱、伶牙俐齿的屈小雨!

  敏儿说屈小雨只是她的一个化身,那么屈小雨的真正面目又是谁?她如今会在何方?

  怔神之际,敏儿已出了洞口。

  黑水双雄一听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皆大惊失色!有心要撤腿就跑,无奈双腿已不听使唤,只能站在原处,微微地哆哼着,脸色已变得极为苍白!

  似他们这样的人物,一向把武帝祖诰视若天神一般,而牧野静风居然能伤了武帝祖诰,那该是多么骇人的武功!

  他们如何不心胆俱裂?心道:“完了,完了,方才所说的话一定全被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牧马惊弓听去了,他的名字都如此古怪,性情自然更为古怪了!”

  一时如同被施了定身法般一动也不动,只是身侧的树叶在簌簌而抖,那是被他们的身体带动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

  粗哑的声音颤栗地低语道:“马-一名兄,我们不一不必—一轻—一轻易出手,那岂—

  一岂不是跌了身份?他—一他已受—一受了伤,再与—一与他相战,岂不是有趁—一趁人之危之嫌?不一-不如先放—一放过他。”

  “马兄”比他也好不了多少:“言—一言之有—一有理,你一-你先走一-一步。”

  可谁也迈不动步子!

  “卟哧”一声,敏儿在离他们尚有数尺之距时,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只笑得花枝乱颤。

  黑水双雄本已飞走的魂魄一下子回到了他们的身上,身上的关节肌肉也一下子复活了,身旁的树枝自然也不再抖动。他们一齐转过身来,只觉眼前一亮,嘴巴不由全张成一个“口”

  字,就像两条干渴的鱼!

  莫非自己一不小心遇上了下凡的仙女?敏儿倾国倾城的绝色一下子震撼了黑水双雄!

  敏儿止住了笑容,施了一礼,道:“小女子没想到能在这儿遇上二位英雄。”

  如莺如燕般的声音让黑水双雄刚刚附体的灵魂又飘飘然飞走了。被称作“马尼”的人还算有点清醒,他道:“姑娘识得我们黑水双雄?”

  敏儿的声音甜得像是掺入了蜜糖:“小女子久仰二位英名已久,只是一直无缘见面。”

  “马兄”的嘴一下子乐歪了,三角眼也拉成了一线天,他一拍像搓衣板一般的胸膛,道:

  “江湖朋友要见上我们俩倒真的是不容易,为了武林大计,我们几乎是没日没夜地不停奔波—一”

  另外那人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怎知人家是江湖女子?依我入木三分的眼光来看,这位姑娘一定是贵家千金,方会有如此花容月貌。”

  敏儿心道:“贵家千金又怎会在这荒山野岭中出现?”

  口中却道:“这位大哥好眼光,小女子本是官宦人家的女儿,三年前家遭变故,迫于生计,便常与我妹妹上山采些药材换点银两。”

  “马兄”道:“定是有一恶少见姑娘你国色天香,心生歹念,不料姑娘坚贞不屈,恶少逼婚不成,便让他的在朝中为重臣的父亲诬陷姑娘之父,从此姑娘便家道中落--”

  敏儿惊讶地道:“大哥真是神人,竟与你所说的一般无二!”

  “马兄”哈哈大笑,好不得意!

  另一人长着一只又塌又大的酒糟鼻,见此情景,心中不服,于是手按腰中大刀,慨然道:

  “若是我见了恶少之恶父,定是一刀将他人头斩下,为姑娘出出这一口恶气!”

  敏儿心想不能与这两个浑人纠缠不清,于是她道:“小女子有事烦请二位大哥帮忙。”二人一迭声地道:“但说无妨。”

  敏儿道:“我与舍妹采药时,舍妹一不留神扭伤了脚,无法下山,二位是武林好汉,治这种脚伤自然不在话下,故欲劳二位大驾。”

  二人惊讶地道:“令妹在何处?”

  敏儿回头一指岩洞,道:“便在岩洞中。我们姐妹两人都是弱女子,不敢在这深山野岭中逗留太久,只好觅得此洞,以防猛兽毒蛇。”

  她说得楚楚可怜,黑水双雄听得豪气顿生,大声道:“猛兽毒蛇又有何惧?姑娘你可知道青城山昨夜来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凶残已极的大恶人?”

  敏儿故作惊骇地“啊”了一声,道:“他—一他可在山上?”

  黑水双雄傲然一笑,道:“在倒是在,否则我们也不会不辞辛苦来山上追寻他了,不过有我们在,他终是掀不起大浪的,姑娘毋须担忧,快快去为令妹治伤才是正事!”

  他们心想姐姐已是如此美丽,想必妹妹更是人间尤物了,想到手握纤纤玉足为她治伤的情景,两人顿觉飘飘欲仙,两腮又酸又胀,欲流口水。

  敏儿便将他们向洞中引去。

  黑水双雄跟在她后面,看着她婀娜的身姿,乐得几乎脚不点地。

  到了洞口处,两人神色不由变了变,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酒糟鼻干咳一声,道:“岩洞内光线不明,恐怕不宜治伤,不如将令妹唤出。”

  已到了这儿,敏儿又岂会功亏一篑?她一转念,便道:“如此也好,二位在此稍候。”

  言罢,她便一人进了岩洞。

  牧野静风正在焦急地等着她呢,正待开口,敏儿已将一只手指竖在唇前,示意他别出声,然后道:“阿妹,我扶你出去吧,外面有两位大哥要为你治伤。”

  牧野静风惊讶地看着她。

  隔了片刻,敏儿“啊哟”了一声,又道:“姐姐,我-一不行了,脚己肿成这样,哪能动得了分毫?”

  林野静风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因为他惊愕地发现此时敏儿的声音竟与屈小雨的声音一摸一样!

  声音已恢复成敏儿自己的声音:“这可如何是好?”

  话音刚落,便听得洞口处有人道:“既然令妹无法走动,那我们进来也无妨。”

  原来黑水双雄见洞内果然又有一个女子,已完全相信了敏儿的话。

  敏儿强行把牧野静风按下,让他坐在一个角落里,背对着洞口。

  黑水双雄从洞口处挤将进来,摩拳擦掌,准备好好为敏儿的“妹妹”治上一阵子!

  敏儿招呼道:“这便是舍妹,可怜她连站都站不稳,只好失礼了。”

  黑水双雄道:“无妨无妨!”洞内光线不明,他们一时也未能看清身在阴暗之处的人是个男子。

  “马兄”眼明脚快,已抢先一步,半跪于牧野静风身边,道:“我为姑娘查看一下伤势。”

  不由分说地已握住了牧野静风的一只脚。

  立觉有些不对劲,怎么没有纤美之感?

  一抬头,便看到了一张男人的脸容!

  “马兄”便如同被火烧了般“啊”地一声猛地缩回手,吃吃地道:“你—一你—一”

  牧野静风一字一字地道:“我就是牧马惊弓。”

  话音刚落,“咕咚”一声,牧野静风已听到身旁有人倒地的声音响起,原来酒糟鼻乍闻牧野静风的话语,竟抢先昏迷过去了。

  “马兄”则已一屁股坐在地上,吐不出一个字来!

  牧野静风道:“这位大英雄如何处置?”

  敏儿道:“这两人虽然夸夸其谈,但心地还不算坏,我们只需让他帮我们一个忙即可。”

  牧野静风与“马兄”同时把惊讶的目光投向敏儿。

  敏儿走近惊惧不己的“马兄”,笑道:“你不曾被吓昏,就很是不易了。”

  “马兄”张嘴想要说什么,但牧野静风听到的只有上下牙齿相磕的“咯咯”之声。

  敏儿叹了一口气,右手一扬,一道冷风袭出,对方只觉腋下一麻,便昏迷过去了!

  敏儿转过身来,对牧野静风道:“穆大哥,把你的衣衫与他的衣衫对换。”

  牧野静风迟疑着道:“不必如此吧?”

  敏儿斩钉截铁地道:“必须如此,今日青城山上的人可不是个个都像他们这样不济事的,你的一身衣裳尽是鲜血,太过惹眼。”

  牧野静风依言而行,待他把衣衫对换过来,敏儿方转过身,从怀中取出一种带有微微药香的圆丸用两只手掌搓碎,再拉过牧野静风,将双手置于其脸上,用力搓揉。

  牧野静风任凭她摆布,两个人相对而立,敏儿动人的体香飘入牧野静风的鼻中,让他心神摇荡,不由拿眼向敏儿望去。恰好敏儿俏目正凝视着他,两人都赶紧把目光闪开,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靠拢了一些,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两人间慢慢升腾。

  敏儿又将双掌用力地搓揉自己的脸颊,不一会儿,牧野静风所看到的敏儿之脸容己多了些细密的皱纹,而且没了原先的红润光洁。

  布置停当,敏儿道:“我们离开此处吧。”

  走过酒糟鼻的耳旁时,敏儿又点了他的晕睡穴。

  出了岩洞,一扫洞内的昏暗沉闷,牧野静风大口呼吸着洞外清新的空气,眯起眼看着绚丽灿烂的阳光。

  昨夜的一切,恍如梦中。

  敏儿辨认了一下方向,便领着牧野静风向西折去。

  昨夜与武帝祖诰一战后,牧野静风伤得不轻,加上后来被敏儿到了穴道,一直没有机会运功调息,今天的身手已不如平时,加上为免引人注目,也未全力施为,故速度并不快。

  刚刚绕过一道鱼脊般的山梁,便听得远处一个山坡上有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前面是哪一路上的朋友?”

  声音显得精元充沛,如洪钟一般。

  两人拿眼眺望,只见山坡上有一平缓山崖,石岩上站有十数人,居中立着一高大雄伟的汉子,一把大刀斜挎于肩,红缨飘扬于风中,颇具威仪!

  敏儿忙低声向牧野静风道:“快说是西漠双残。”

  西漠双残乃蒙古西部大漠中一对人人谈之色变的男女,他们本为中原武林中人,因性情古怪暴躁,结下怨家无数,十年前方退入大漠深处,夫妻两人一瞎一聋,武功却是极为不俗,所以寻常人等都不愿去招惹他们。

  牧野静风江湖经验远不如敏儿,当下便依计而言:“我们便是西漠双残,诸位别来无恙?”

  听得“西漠双残”的名号,十数人脸色都不由微变。

  为首之中年豪士哈哈一笑,道:“原来是贤伉俪!二位倒是好兴致,不远千里来此!”

  敏儿一声怪笑,哑着声音道:“大哥,我好像听到有人在骂我们西漠双残!”

  西漠双残中的女子耳力不济,却未全聋,她的性子比她男人还要暴躁,许多怨仇都是因为她听岔了才结下的。

  山坡上的那一帮人乃眠江上的“大江帮”之人,中年豪士便是他们的帮主,名为杭苍梧,水上功夫颇为了得,但他亦知西漠双残言行乖戾,现在见“双残”中的女人听岔了话,心头微凛,赶紧打了个哈哈,遥遥拱手道:“二位就此别过!”

  带着手下十数人匆匆而去!

  牧野静风暗暗佩服敏儿,两人不敢怠慢,惊走“大江帮”帮众后,立即上路。

  忽地前边掠过一位老者,身形枯瘦,头上稀稀朗朗地没有多少头发,而且全已花白。他一边弓着腰走路一边执着一个长达二尺的旱烟杆,因为烟斗格外大,所以远远看去便见他一边走,身后却留下一条长长的烟雾。奇怪的是他的身子一直微弯着,却也能在乱石丛林中行走如飞!

  牧野静风与敏儿尚未来得及回避,对方已行至跟前!

  那老者走至两人身边不过二三丈远的地方,方猛地一抬头,冲两人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牙,没头没脑地道:“二位好面生!”

  敏儿抢在牧野静风前面,冷然道:“有话往明里说,我戚三娘眼中掺不得沙子!”

  老者又一咧嘴,连连摇手道:“误会,误会。”脚下忽然一个踉跄,便顺势向后退出两步,干笑两声,闪入一棵古木后,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牧野静风忍不住好奇地道:“戚三娘又是谁?”

  敏儿道:“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这老者名为老骆,精明古怪,只怕我们并未能骗过他的眼睛。只是此人生性多疑,从不做无把握的事情,所以我才胡乱报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名号,他势必会去思索一阵子!”

  说话间,脚步丝毫不停。

  倏地,在敏儿的左脚跨过林间离地半尺高的一根藤葛的一刹那,藤葛突然一卷一弹,已闪电般缚住了敏儿的左脚!

  敏儿失去重心,向前便倒!

  她倒向的地方本是一丛蕨草,但不知什么时候,蕨草丛中已多出了一个人,一个形象古怪的女人,手中分水刺如闪电般迎向敏儿!

  一切变故几乎是在瞬息间发生的!

  牧野静风的剑“铮”地一声跳出,剑未在手,牧野静风己疾吐内力,剑便如同被一只无形之手握着般,如贯日之虹划出一道惊人的弧线,暴扫草丛中的女人!

  “当”地一声巨响!

  剑已回到了牧野静风的手中!

  敏儿也一头栽倒在地,但却未被分水刺伤着!

  光芒再吐!

  藤葛已断作无数截!

  同时牧野静风的身躯已如鱼一般贴地“游出”,伸手一抄,已挟着敏儿飘然掠起,直入一棵参天古木之树冠中!

  动作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借着浓密的树荫,牧野静风方长出了一口气!

  敏儿死里逃生,暗自心惊!她赶紧从牧野静风的怀中挣出,提神以待下一轮的攻击,同时小声地道:“那女人是真正的西漠双残,他们夫妻两人从不分开,她在这儿,那她的男人也一定在此地!”

  果然,只听得下边有一个嘶哑难听的声音响起:“谁敢冒充我西漠双残的名号!”这已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敏儿低声道:“这两人颇为难缠,虽然你能胜过他们,但打斗之声必会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到时就难以脱身了。”

  说话间,一个黑色的人影已飞快地贴着树干飞身蹿上!

  牧野静风心道:“我居高而临下,你岂不吃了大亏?”

  正想着,黑衣人影突然又“哧溜”一声飞快地滑了下去。

  牧野静风暗自惊讶不已!

  只听得敏儿忽然一声惊叫:“小心!”

  数枚寒芒突然自敏儿手中射出!

  “啪啪”数声脆响,数枚暗器尽皆射入树干中!

  牧野静风正待相问,忽然发现其中有一枚暗器射中的不仅仅是树干,还有一只黝黑发亮的蝎子!

  此蝎子足有寻常蝎子两倍大小,暗器正好射中它的躯体,将它钉在了树上。

  只见蝎子猛地一曲一弹,身子突然断作两截,大部分留在树上,而蝎头却借着这一弹之力飞了出去,向牧野静风这边射来!

  牧野静风一凛,不敢用手去抓,而是举剑一封!

  “咯”地一声,剑与蝎头相撞的一刹那,蝎头突然张嘴,一下子咬住了剑刃!

  听得这种并不是很响的声音,牧野静风竟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下意识地将剑刃砍向树枝,剑刃连同蝎首一下子嵌入树枝里!

  但他忘了自己就立于此树枝上,只听得咔嚓一声,牧野静风已随着树枝一同往下落!

  坠落时,牧野静风赫然发现树下有两个一样丑陋古怪的男女在等着他!

  牧野静风忙一扭身,剑飞速划出,深入树干中,再一压腕,人已借力飞起,掠空而上时,双脚倏出,夹在剑柄上,剑便被拔了出未,重入牧野静风的手中!

  树枝则依旧落下,砸向西漠双残!

  敏儿不等牧野静风站稳,便急切地道:“走!”已抢先掠空而出!

  牧野静风紧随其后!

  两个人影便在绵绵不绝的树梢上飞身疾掠!

  等西漠双残拨去从天而降的树枝后,树上的两个人已不知去向!

  敏儿轻功不及牧野静风,全赖牧野静风牵着她的手。

  前边二十几丈之外突然出现了一处绝崖!牧野静风一惊!

  却听得敏儿道:“到绝崖边上我自会有办法!”

  两人不约而同地向一棵枫树落去,就在两人即将踏足于枫树上时,枫树突然缓缓倒下!

  显然这棵树已被人做了手脚。

  敏儿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坠落!

  牧野静风虽然还可勉力提升,但他又怎会舍下敏儿?

  两人便这般急落下来!

  心神未定,只听得有人嘿嘿一笑,道:“二位高来高去,未免太招遥了吧?”

  霍然转身,却是老骆!——


 

 
分享到:
古代女子缠足和性有什么关系
吕布戏貂蝉
慈禧鲜为人见的生活照,此照片应该拍摄于颐和园中
连环画“打乾隆”
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
2同学过生日,我在吃蛋糕呢。香!
八仙过海
细数与武则天偷过情的那些男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