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脱骨香 >> 第四十一章 愿为连理枝

第四十一章 愿为连理枝

时间:2016/1/29 12:08:44  点击:669 次
    新娘子头盖喜帕,身姿曼妙,脚步轻盈。新郎官白净清秀,眉目如画,看上去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却无奈新郎官笑容僵硬,嘴角始终不自然的保持上翘,仿佛被谁定格了一样。

    他缓慢的移动步子,一面对众人抱拳拱手,眼睛却在四处张望。

    “小唐!这里!”江小司跳起来,朝着他用力挥手。

    小唐一看到他们几个,感动得泪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挤眉弄眼的求救。

    林强欲站起身来,却被沈漠压了回去。

    “别急。”

    “都这时候了,难道真要等他们成亲?”

    “那个姓陆的不简单,小唐还在他们手中,没有把握不要轻举妄动。”

    林强只能无奈坐下,沈漠则一脸淡定的看着小唐被拉过去拜天地。

    小唐原本以为他们到了必定会来救自己,却没想到竟只是远远坐着,难道真当只是来喝喜酒的?

    他好想哭啊,一个大男人,竟然被逼婚。也不知道那个姓陆的给自己施了什么法术,除了意识清醒,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更不能说话。

    待熟练的完成了拜堂的全过程,小唐欲哭无泪,老爸老妈,我对不起你们,咱家要绝后了。

    江小司却是一脸艳羡,这千百年来,身边的姑娘家都是十几岁二十岁就嫁人了,她却只能一直做个心智未开的小孩。如今好不容易也有了喜欢的人,心像云片糕一样甜甜的,恨不得卷起来。回忆起和沈漠初见时被误会的沮丧,相处时的紧张,到后来千方百计成为他的学生只为了能够经常和他在一起。自己早就喜欢上他了吧?

    可是满满的喜欢,因为散心水的缘故,她忘了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始终记得平安夜的夜晚,他的大衣包裹住冰凉的自己,就像一张大网将一切罩得牢牢,她就再也逃不开了。等了这千百年,原来,就是为了等待他的出现。喜欢上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开始加速的成长,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叫嚣着要赶快长大。

    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你的新娘……

    江小司歪着头笑眯眯的望着沈漠,沈漠抬起头来,刚好对上她的眼睛,立马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旁边的瓜子姑娘,一面羞红着脸,一面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沈漠搭话。沈漠不是点头就是摇头。

    亦休低声问他:“那陆公子很不对劲啊。”

    “嗯,鬼的阴气,妖的灵气,而且还有一股仙气,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本来一些小鬼还有那个一看就没有多少道行的粉红飘飘,凭他和亦休完全能够应付,抢了小唐就可以走的。可是中途却突然蹦出来一个什么陆公子,以他和亦休的眼力都摸不清底细,只好先静观其变,伺机救人。

    拜完天地,便是酒筵,江小司面对着满桌子大鱼大肉一个劲的吞口水,却忌讳沈漠的冰冷目光,连筷子都不敢动一下。

    旁边的瓜子姑娘一个劲的给沈漠夹菜,沈漠倒是毫不推辞,尝了几口。

    江小司知道他在使障眼法,可惜自己不会,林强也不会,亦休又不吃荤,三人便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周围欢声笑闹,觥筹交错,新郎敬酒一圈下来到了他们这桌。

    江小司目瞪口呆,没想到小唐竟然有这么好的酒量,这样一杯接一杯下去,连走路都不晃一下。

    小唐却一个劲在心底叫苦,他已经醉到昏昏欲睡的状态了,都是手脚自己在动。

    陆公子走到他们几人桌边,寒暄了几句。

    “诸位都是行之的朋友,远道而来,陆林事忙,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担待。”

    “陆公子客气了。”江小司乐呵呵的拱手。

    其他人显然对这样一番好像电视剧台词一样的话感到十分别扭。林强悄悄捏了捏小唐的手,低声道:“小唐,你没事吧?”

    小唐仰头对他露齿一笑,虽然僵硬却越发俊俏,吓了林强一大跳,难道小唐也是妖精变的?

    陆林看了看桌上:“怎么,饭菜不合胃口?姚老板,请帮这边重新换一桌菜,再让厨房炒几个斋菜端上来。”

    “阿弥陀佛。”亦休向他点头致谢。

    “天色已晚,今天大家就在这里休息吧。行之父母去世得早,成婚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让他多邀请点朋友来,他也就邀请了诸位,想必关系是相当好的。咱这村子虽小,风景不错,多留几日,让行之带你们四处转转。”

    陆林笑容亲和,目光清澈更是叫人无法拒绝。

    小唐在一旁也不多说话,只是举起杯子向众人敬酒,林强他们看着旁边伙计端来的盘子里的酒杯望向沈漠,见沈漠轻轻点头,便都举杯喝了。然后小唐又随着陆林去敬下一桌。

    江小司辣的直吐舌头,望向沈漠,却见他用了障眼法根本就没喝。

    “这酒?”

    “这个是陆林特意换的,没有问题,菜也能吃了,饿了的话就多吃点。”

    “那你为什么不喝?”

    “我不能喝酒。”

    “那你每次在外面应酬什么的,都用障眼法啊?”

    沈漠转头看着她:“我不需要应酬。”

    “好吧。”江小司无话可说,开始风卷残云的扫荡全桌。

    夜里,他们四人被安排到楼上休息。沈漠、林强还有亦休都是第一次切身体会住古代客栈的感觉,江小司则仿佛回到许久未归的家一般。

    林强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了快半小时,心里想到小唐说不定已经进洞房了,难免着急。见屋外终于是没什么声音了,这才偷偷推门而出,到沈漠门外敲了许久,进到屋内,才发现亦休也在桌前坐着。

    “什么时候去救人?等不到夜深了吧?再晚一点小唐估计就该……”

    “没事,放心,小唐只是被控制了,只要他不是自己愿意,还不至于到失身那一步。”

    亦休点头:“我刚刚去外面查探过了,这个村子不大,大约七八十户人家,估计是以前遇到什么天灾,地震、泥石流或者山石塌方,整个被埋,村里的人一夜死光,这才会有这么多的幽魂。”

    “我们现在是在湖底么?”

    “算是吧,天长地久,这里形成了湖,村庄的遗址埋在湖底,没被挖掘,也没有人发现。这些人虽死却又想活,经常利用在湖里淹死的人借尸还魂,粉红飘飘估计就是其中一个,她原本是村子里陆家的小姐,和唐行之青梅竹马长大,两人订了婚约,后来唐行之去赶考,一去就是五年,陆小晚等了五年一直没有嫁人,然而还没等到唐行之回来,村里就出了事,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林强愣住了,看着亦休:“你的意思是小唐是唐行之的转世?”

    “陆小晚以粉红飘飘的身份重入人世,既然找了他回来拜堂成亲,估计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沈漠接着道:“刚刚我潜去了陆林的住处,也侧面打听了一些关于他的事,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个快得道的树妖,真身也在村子那次的劫难中受到剧创,所以被困于湖下。他是有修为有法力的,和其他鬼怪不同,我们主要要留意他。”

    林强沉默片刻,他没想到在自己干着急的这段时间内,他们两人居然已经把这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调查的这么清楚了,一时不由惭愧,真有点分不清到底自己是警察还是他们是警察。

    沈漠自然知道他是关心则乱,平时两人性子都倔强孤傲,总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多亏有小唐做润滑剂,两边跑。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沈漠道:“我有办法拖住陆林,到时候亦休大师会去救小唐。你保护好江小司,这村里的都不是恶鬼,只要不惹急他们,是不会随意伤人的,你放心。”

    林强点点头:“小司呢?”

    “隔壁房间,应该已经睡着了,她刚刚喝了不少酒。”

    沈漠无奈摇头,话刚落音,就听楼上一阵惊声尖叫,跟杀猪一样,正是江小司的声音。

    四人连忙出门,江小司的房门一推就开,人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急奔上楼,一看发出声音的房间竟然是小唐和陆小晚的新房。

    “导师!”江小司一看见沈漠就激动的告状,“那人想要非礼我!”

    沈漠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一看江小司和小唐一人坐在一张紫檀太师椅上,手脚像被用钉子钉住了一样,不管怎样挣扎都一动不动。而陆小晚取了盖头坐在床沿,面容端庄秀丽,肤色白皙如玉。陆林站在江小司的旁边,负着手,似笑非笑的看着沈漠他们三人。

    “你想要干什么?”沈漠冷冷问道。

    “这句话是我问才对,各位远来是客,如果对陆某有何不满,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为何竟然想在新婚之夜强抢新郎官呢?”

    “胡说八道!强把小唐抢来,逼他成亲的人是你们吧!”江小司气呼呼的说。

    “哦,是么?行之?是我们逼你的?”陆林目光一扫。小唐想要辩解却有心无力说不出话来。

    突然陆林双手一伸,就掐住了小唐和江小司的脖子。江小司觉得浑身仿佛都被无数枯枝缠绕,几乎喘不过气来。

    “陆林,不要伤了行之!”陆小晚心疼的站起身来,想阻拦又不太敢上前。

    “你想要什么!”沈漠冷冷看着陆林,浑身杀气。

    陆林耸耸肩,拿出两颗丹药强制喂小唐和江小司吃了下去。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要你们几个马上成亲!”

    众人一听顿时都傻眼了。

    林强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要我们成亲?”

    “是的,我要你们三个和村子里待嫁的姑娘成亲,至于江姑娘,就嫁给我好了。”

    “凭什么!鬼才嫁给你!”江小司气急败坏,才发现自己说错话。

    陆林冷笑一声捏住她的下巴:“既然你这么想做鬼……”

    “放开她,她不会嫁给你,她这辈子只能是我沈漠的妻。”

    沈漠突然用冰冷而霸道的语气讲出这句话,在场所有人都怔住了,江小司更是完全石化,老天,她喝醉了么?

    陆林抬起头来,沈漠正以看穿一切的眼神俯视着他,带那么点嗤笑又带那么点怜悯,他烦躁异常。

    “你要娶她?”

    “我和她有婚约自然要娶她。”

    陆林沉默片刻,门口刚刚那个媒婆笃笃笃跑进来,在陆林耳边嘀咕了两句。

    陆林皱眉道:“既然有婚约在先,那就你们俩成亲,另外两位,就和村里待嫁的姑娘成亲。请尽管放心,小黎村的姑娘各个贤良淑德,貌美端庄。而且,我一定会替两位挑最优秀的。选日不如撞日,婚礼就定在明天由我来为你们主持。”

    亦休神色大变。

    “这位施主,老衲是出家人!”

    “青灯古佛哪里比得上如花美眷,大师还是还俗吧。”

    亦休不再多语,心头有点哭笑不得。

    沈漠看着陆林,挑眉道:“我说是什么妖怪,原来是连理树。”

    陆林毫不在意的笑着点头:“当年行之和小晚花前月下,是在我的面前许下终生,今天终于能再在我的主持之下结为夫妻,有情人终成眷属,难道不可喜可贺?我一生见证良缘一百零三对,只要再促成五对,便可得道。村中人皆为鬼不能生养,已没有未成亲的男子。你们既然来了,自然要成了亲再走!”

    “陆林,姻缘又哪里是强逼可得?你枉活了那么多年,目睹了那么多的爱恨离别,听了那么多的山盟海誓,却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么?何况你真身被毁,你以为……”

    “不用再白费唇舌了!我怎么会不明白,可是你不是和江姑娘情投意合么?我只问你一句话,到底娶还是不娶?”

    沈漠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娶。”

    陆林白色衣袖一挥,转身对媒婆道:“老板娘,告诉大家,好好准备,明天继续举行婚礼!要办得比今天还要热闹!”
 

 
分享到: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4
贾府丫鬟鸳鸯为何宁死不上贾赦床
三字经83
三字经72
春秋美人齐文姜如何从荡妇到军事家
自愿“下嫁”给小叔子的大清朝皇太后
揭秘雍正皇帝为何喜欢喝人乳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