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千骨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情窦初开

第一百三十六章 情窦初开

时间:2016/1/22 21:02:14  点击:521 次
    再看这边当时花千骨只觉得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她脚下一空便径直坠落了下去。心想坏了这回肯定被坏人捉回去了。却没想到周围人声鼎沸一睁眼居然到了繁华的大街上。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东张西望奇怪了到底什么地方弄错了?

    正午的太阳明晃晃的刺着她的眼睛她又热又渴周围的人流像海洋一样一波一波将她淹没第一次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地方她握紧小拳头慌张而无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酵的馒头。

    “师父师父”在原地转了几个圈花千骨带着哭腔到处找白子画可是又哪里寻得着。她迷茫地硬着头皮往前走四周的人都惊异而呆傻的看着她自动让开一条路来。只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却又美得没有灵气没有深度单纯中带几分呆滞像一个徒有外表的瓷娃娃轻轻一碰就碎。莫非是妖怪不成?

    几个胆大的地痞流氓实在按捺不住围上前问道:“小姑娘要上哪去啊?”

    花千骨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我要找我师父你们知道我师父在哪里么?”

    几个人相视而笑如此绝世的女子却原来是个傻子啊今天真是捡到宝了。

    “姑娘来我们带你去找你师父。”一个无赖伸出手想要揽住她她直觉的躲了开去可是还是跟着几人到了一小巷里。

    “师父呢?我师父在哪里?”花千骨四处张望前面已经是死路哪里有她的师父。

    “师父嘛一会再找先让哥们几个快活快活你要喜欢我们随便一个做你师父都行把人世间最销魂的事都教给你。”

    花千骨看他们一个人都不怀好意的向她围拢了过来还有一个人居然开始脱衣服反应过来是遇上坏人了不由吓得大哭起来:“师父我要我师父!”踉跄着一面后退一面拔出剑来师父平时怎么教她的来着不能慌自己明明剑法已经很厉害了的把坏人全打走。

    几人愣了愣看好手抖得都不成样子嬉皮笑脸的上前夺她的剑。花千骨此时又惊又怕哪里还记得平时学的什么剑招赶苍蝇一样胡乱挥舞着。却身后突然扑上来一个人抱住她吓得她剑都掉在地上身后那人却也刚触及她身子便被一道银光弹飞狼狼撞到后面墙上口吐鲜血余下几人大惊一同扑上前来却仍是刚触碰到她衣物便飞出老远。

    “妖怪!妖怪!果然是个妖怪!”几人面无血色惊恐的夺路而逃。

    花千骨蹲在角落里哭了半天天色渐渐暗了她又累又饿只能摇摇晃晃往外走连地上的剑都忘了捡。

    师父在哪里?为什么还不来找她呢?

    她摇摇晃晃的往前走闻到街边的肉包子的香味直吞口水。可是摸遍全身连一个铜板也没有。那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呆过师父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她身边她什么也不用操心也没想过要是有一天师父不在了自己会怎样。

    她擦擦泪水从头上取下白子画给她的墨玉簪递给小摊老板:“伯伯我可不可以用这个跟你换一个包子吃?”

    却没想到周边人抬头一见她容貌全都惊叫四散。

    “妖怪!妖怪!她就是刚刚城里出现的那个妖怪!听说把邢家老四他们的肋骨都打断了!”

    花千骨看着周围四散而逃的人群又开始眼泪汪汪她不是妖怪她是小骨!不对她也不是小骨小骨是别人她谁也不是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的神仙师父一向都无所不能的到现在还不来找她是不是不要她了?她看着空无一人的摊子上蒸笼里热乎乎的包子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现在人都跑光了她可不可以拿一个包子再喝碗豆浆?

    可是师父说不问自取是为贼也她不想做贼。抬起的手又颓然无力的放下了转过身慢慢向前走着。她要离包子远一点不然会忍不住的。

    迷迷糊糊地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逐渐看不到高大的房子了只有野地。她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路以前没走几步就会要师父抱就算现在长高了长大了师父也会带着她一起腾云飞的。脚上磨的全是水泡她实在是走不动了师父你在哪里啊?

    看见一个小破庙本来想进去栖身的可是里面已经被几个乞丐占据了。看她披散着头浑身脏兮兮的还一直在哭乞丐们可不会留意她漂不漂亮操着打狗棍便把她赶了出去。

    这时已经是夜里天下起大雨花千骨只能蜷缩在一棵树下瑟瑟抖着。又冻又累又饿迷迷糊糊昏睡过去梦里是师父温暖的怀抱还有好喝的桃花羹。

    “师父不要抛下小骨“

    “骨头骨头!”

    突然感觉有人在摇晃她她捧着的桃花羹掉在地上碗摔得粉碎。

    费力的睁开眼睛看见清晨阳光映衬下一张清朗温和的面孔那眸子仿佛包含了这世上所有的温柔一个对视便抚慰了她今天遇上的所有委屈。

    师父?不对不是师父师父的眼神虽然关切却总是冷冷的仿佛万古寂寞的寒冰。

    “骨头”

    那人轻叹一声听得她的心也缓缓从嗓子眼里落下去突然变得无比的安心却又无尽的酸楚。

    脸上凉凉的她一摸竟全是泪。她听见自己用仿佛不是自己的声音在说:“不要再离开我”

    然后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的人。

    仿佛等了很久很久一千年?一万年?终于把他等来了。再也不分开再也不要!

    那人轻抚着她的背手把她乱糟糟的拨到耳后微笑道:“好这次什么都听你的。”

    花千骨逐渐回过神来才现自己怎么扑到陌生男子的怀里去了要是他和这前那些人一样是坏人怎么办?还有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那样的话明明就不认识他啊。

    猛然将眼前的人推离:“你是谁?”

    男子摸了摸她的头那种感觉却和师父不一样微微让她有些害羞。

    “我叫东方彧卿。”

    “为什么叫我骨头你认识我么?”不知不觉就卸下了防备好奇地看着他。

    “可以说认识也可以说不认识。”

    花千骨看着他沉默了好久终于想出了一个答案:“你是不是也认识以前的那个叫花千骨的人?”

    东方彧卿挑了挑眉:“是的。”

    花千骨低下头心底突然觉得无比的失望和难过就算当初知道师父眼中的花千骨或许另有其人都没有这么让她难过。

    “骨头你不用胡思乱想那个花千骨是你的前世你可以把她当成自己也可以把她当作另一个人如果你愿意你就还是原来的你如果你想一切重新开始她的过去你没有义务去背负。”

    “前世?”花千骨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简单直接毫无隐瞒地把一切说出来一时理解不了。

    “不明白的地方到时候再问你师父吧他很快就会找来了。”

    此时已是早上花千骨在河边洗了洗又吃了东方彧卿给的一些糕点。

    “谢谢。”

    “我说过永远不必跟我说谢谢在我这得到的一切都是要用代价换的。”东方彧卿凄苦一笑当初从自己这得知可以用女娲石救白子画的消息不是让她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么?她其实什么都不明白。

    两人坐在开满野花的草地上花千骨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喇滚来滚去。

    东方彧卿将躁动不安的她揽到怀里让她枕到自己大腿上。花千骨微微有些晕眩的感觉却再次奇迹的没有拒绝。她从未和师父以外的男人有过如此亲近又或者说这些年除了师父她就根本没接触过别的男人。可是眼前这人她就是莫名的觉得喜欢和亲近仿佛认识了许多年好想紧紧抱住他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东方彧卿白晳如玉的手指一点点抚摸过她的眉她的脸颊她的唇眼神深不可测。花千骨的心剧烈的狂跳着看着他的脸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这便是你长大的模样么?骨头叫我怎么认得出来。”

    花千骨不明白他话中的涵义:“我长得是不是很难看街上的人都叫我妖怪看见我就跑。”

    东方彧卿笑了起来花千骨简直鼻血都快流出来明明平淡无奇的面孔怎会笑起来这么好看的害得她心跳都快停止了。

    “不管骨头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东方彧卿温柔的将她挽起插上墨簪“只是骨头你有没有想过你已经那么大了却半点生存能力都没有离开了你师父就完全不能活。这样只会越来越失去自我。你师父有心结所以没办法用正常的方式来教导你。你自己要学会独立不能老依赖他人。我熟悉的那个骨头从来都是坚强的无畏的不惧怕任何困难。我知道你也不会差的这和一个人聪明不聪明没有关系关键是看他愿不愿意去努力。骨头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花千骨黯然地点点头的确昨天自己好没用啊连佩剑丢在哪里都不知道真是把师父的脸都丢尽了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

    “你和师父一样也是神仙么?什么事都知道?”

    “我和你一样只是凡人罢了。骨头你知道你师父是什么人么?”

    花千骨愣住了歪着脑袋想了好久然后慢慢摇头突然现原来自己连最亲的宾人也什么都不了解她只知道师父叫白子画其他的那么多年了师父没提她也就没有问。

    “骨头凡事不能只等着别人告诉你或者告诉你该怎么做。你应该有自己的想法还有主见我不是逼你找因前世的自己但是你不能把如今的自己也丢失了。许多不明白的想知道的到时候回去了亲自问你师父。只要你开口问我想他最后还是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花千骨似懂非懂的点头东方彧卿突然从怀里取了块水晶一样的石头出来递给她。花千骨看见里面的那条闭着眼睛睡觉的虫虫的时候手都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泪如雨下她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一些零碎的画面和光影不断在脑中闪现。她如获至宝的把石头紧紧抱在怀里。

    “好可爱的虫虫。”

    东方彧卿将她环住眼中流露出一丝愧疚:“对不起骨头这是异朽阁的复生石我知道它是世上对你最重要的东西对我也是。这些年一直用心救它可是也只能这样了能给我一点你的血么?”

    一切都太过熟悉仿佛生过一样花千骨那样自然的伸出手去把血滴在了石头上顿时那石头犹如红宝石一般灼灼亮。

    东方彧卿轻叹口气如果是以前的她还有可能立刻救活糖宝如今她自己神身都已失去大半。

    “我可不可以把虫虫带回去?”她不想和她分开。

    “不可以你师父看见会害怕的。别担心等你真正苏醒的那一日糖宝也会和你一同醒来。还有记住回去之后不要跟你师父说遇见我的事。”

    “为什么?我师父可厉害了怎么会怕一条虫虫。我现在醒着啊你可不可以把虫虫也叫醒?为什么不能跟师父说见过你?”

    “这些你慢慢就会明白了。你师父的确很厉害已经到了附近我得走了!”

    花千骨一听连忙拉住他袖子:“你要走哪去?我不要和你分开!”

    东方彧卿递给她一小张写着许多不认识字的纸:“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这个放在枕头下面神魂离体到时候就可以见到我了。小心不要被你师父现我走了!”

    东方彧卿匆匆的伸手去抱她一下花千骨嘟起嘴巴在他脸上吧哒亲了一口东方彧卿眼睛眯成一条线稍一侧脸在她唇上轻啄一下人已消失不见。

    花千骨呆愣在原地只觉得从嘴巴到整个脸都滚烫烧红了好想到河里去洗一下冰一下。她也经常这样亲师父啊可是为什么这次会紧张到心几乎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未待她回神天边已疾飞来一人。黑白衣虽强作镇定可是眼中写满了慌张看见她的时候面色逐渐恢复到平日的冷淡。

    “师父”昨天受的委屈又一涌而上她哭哭啼啼的一头扑进白子画怀里。师父到哪去了现在才来找她。

    “小骨你没事吧?”

    “我我我我没事”花千骨埋在他怀里不肯出来。白子画知道问她也问不清楚手抚上她额头想看她这一日究竟生了什么却竟被弹了回来是谁?

    “小骨你怎么这么烫是不是昨夜淋雨生病了?”

    “没有师父。你怎么现在才来?”

    “你的气息被人藏起来了为师找不到你。”那种再次寻不着她的恐慌无法言喻他几乎把附近都翻了个底朝天。

    花千骨把昨天在街上的事都一点一点跟他说只是把遇上东方彧卿的事略过了。

    白子画听到她被几个人调戏的时候眉头不由皱起还好为了以防万一在她身上施了保护的法术否则若真遇上什么意外

    “后来呢?”

    “后来”花千骨开始吞吞吐吐“后来我就在这城等师父了我知道师父一定会找到我的”

    “师父我们回去吧?以后我可不可以经常一个人下山历练?”

    “为什么?”

    “我从来都是跟着师父依赖师父师父一不在我就什么都做不了觉得自己好没用啊!我想自己一个人锻炼锻炼变得更强!”连几个小喽喽都应付不了还说什么以后要保护家人和师父。

    “为什么变强?你以后想要离开师父一个人么?”白子画的声音突然飘渺起来。

    花千骨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想要为师父争气别拖累师父不要又生昨天那种事。”

    白子画本想摇头可看着花千骨坚定的眼神和过去的花千骨身影突然重叠起来叫他心中一惊。终究还是允了心想到时候再暗中陪着她保护她就成反正无论如何再不能让她离开视线一步。

    只是好为何要骗他一向呆笨的徒儿何时竟学会向他说谎了?想到眼神不由一冷。
 

 
分享到:
唐太宗李世民身后的四个极品女人
前秦皇帝和美色姐弟的荒唐爱情
秦桧毒辣阴险的老婆王氏竟是李清照表妹
聪明的农夫女儿1
太平天国除洪秀全外不允许夫妻同居
难以启齿的宋史:男人不想打仗用女人抵押
千古美人西施被沉江底之谜
08 卖身葬父    董永,    相传为东汉时期千乘(今山东高青县北)人,少年丧母,因避兵乱迁居安陆(今属湖北)。其后父亲亡故,董永卖身至一富家为奴,换取丧葬费用。上工路上,于槐荫下遇一女子,自言无家可归,二人结为夫妇。女子以一月时间织成三百匹锦缎,为董永抵债赎身,返家途中,行至槐荫,女子告诉董永:自己是天帝之女,奉命帮助董永还债。言毕凌空而去。因此,槐荫改名为孝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