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千骨 >> 第九十章 蛮荒一统

第九十章 蛮荒一统

时间:2016/1/15 12:34:20  点击:1216 次
    “这封印是白子画下的?”

    斗阑干不可置信的看着花千骨腋下的那个印记。花千骨睡梦中被竹染点了穴道睡得依旧香沉。

    “对就是这个封印封住了妖神之力。若能破除别说是出蛮荒就算是毁了整个蛮荒也如弹指一挥。”

    “为何不让丑丫头知道封印的事你又打的什么鬼主意?”

    “前辈误会在下了在下也是为了千骨着想。前辈可知她心里爱慕极深以致遭受绝情池水酷刑的那个人是谁么?”

    “我怎么会知道。”他都离开蛮荒一百年了这丫头才多大。

    “就是白子画。”

    “什么?”斗阑干陡然高了一个音调“他们不是师徒么?”

    “是师徒这其间生的事太过复杂或许我们只有出去了才能知道。但是尊上行事一向稳重这次又将妖神之力封印又将自己徒儿废掉流放但是却一直瞒住花千骨我也不太想的明白。花千骨一开始甚至连自己身体里有妖神之力的事情都并不知情还是后来我试出来的。”

    斗阑干皱起眉头白子画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花千骨还说要赶出去救一个叫南无月的孩子说白子画误以为那个孩子才是妖神再过几个月七星耀日之时就要将他处死。可是妖神之力是白子画亲手封印的他又怎么会分不清谁是妖神呢?”

    “你的意思是白子画跟她有染有心包庇?找人替自己徒儿挨刀?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斗阑干连连摇头谁都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但是他敢以人头担保白子画绝对不会。

    竹染面上一丝嘲讽却依旧点头道:“以晚辈在长留山那么多年对尊上的了解自然也是相信他不会何况那样的话尊上也用不着瞒着她还下狠手将她配到蛮荒来了。我们离开六界太久这件事太复杂可能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内情。但是既然尊上这么做了肯定有他的理由。为了不影响他的声名暂时还是不要将此事公布于众。而且他既然连花千骨也不说我们也最好暂时先别让她知道。”

    斗阑干冷冷一笑:“你如此恨你师父对你这个师叔倒还挺想得周到。”

    “哪里哪里尊上为人整个仙界谁不仰慕赞赏。当年他对我也算爱护有加若不是他我早被我师父处死了。尊上大慈大悲就是战神前辈当年受审之时不是也几度力保。”

    “哼那些陈年旧事你倒是一清二楚。”斗阑干和白子画仅仅只是点头之交倒是和摩严比较相熟。不过想来也是整个仙界就没有谁是和白子画交情深的他那淡远的性子就是你想热乎都热乎不起来。

    “我现在丝毫没有法力解不了他下的封印。”

    “没关系能解开一点是一点她之前遇到危险之时妖神之力有勉强冲破使出来过一回救了她一命。可见妖神之力在蛮荒并不受束缚若能恢复一小部分我们回去的希望就更大了。”

    “我试试。”斗阑干点头。

    于是接下去几天里尽管漫天风雪天寒地冻可怜的花千骨还是被坐在雪人肩上的斗阑干驱赶到外面接受暴风雪的洗礼美其名锻炼身体强健体魄实则不是在冰林里采蘑菇就是在地里挖冰蕊。觅了食来却不许她吃。

    其他人还有哼唧兽他们吃得几多欢快她只能在一旁流着口水看着。不准哼唧兽给她偷偷送吃的夜里还不客气的一脚把她踢到洞门口睡。肚子空空第二日还要跑到老远山头上挖了玄冰背回来用手将冰剁碎练习凝气。

    如此饿到极限冷到极限累到极限再加上每天斗阑干为她点穴扎针借此想要一点点冲破束缚她的封印。斗阑干性格一向是外冷内热比不上竹染未达目的不折手段不计牺牲看到花千骨一次又一次的虚脱晕倒终究还是会微微心软。

    半个月过去他们又多留了半个月。斗阑干特意挑一些有利于疏导和行气的剑法教她见花千骨再苦再累也始终咬牙坚持一声不吭又聪明伶俐一点就会。不由得心中越喜欢开始对自己生平未收一徒之事遗憾不已。劝花千骨转投自己门下花千骨见他神色认真连连摇头。虽然师父讨厌她了但是还没有不认她。

    一次又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花千骨现自己的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灵敏。最重要的是可以使用一部分法力还能御剑在低空慢慢的飞了。

    斗阑干满意的点头:“差不多够应付了明日我们出去海边。”

    见到冥梵仙并且说服他比花千骨预想中的容易简单了千倍百倍。

    一个长如雪的男人站在竹林中面似新月却眼若死水。眉间一枚殷红欲滴的堕天印记一般的堕仙并不会有那样的印记除非做了什么天地难容之事。花千骨只在紫薰浅夏和他的额上见过。

    在脑中细细搜寻一遍竹染说他以前是上仙之尊为何竟从未听过这人的名字连六界全书上都从未提及。

    “他流放蛮荒至少也有五百年了那时候清虚道长都还没出生呢。他是仙界的耻辱流放后有关他的一切都被一笔抹杀自然不会有什么记载留下。如果不是因为他来蛮荒时日太早许多人纷纷跟随势力根深以他不管不顾毫无作为的性格又怎么能和到处征伐、招兵买马的腐木鬼相匹敌。”

    ——他什么都不管么?

    “基本上不管事务都交由四个跟随他多年忠心耿耿的部下处理。他那四个部下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他若允了那也就没问题了。”

    ——他是犯的什么罪被逐到这来的啊?

    竹染紧皱眉头语调怆然:“他爱上一个男子。”

    花千骨傻了。

    ——爱上一个男子便是如此罪大恶极之事么竟要流放到蛮荒?

    “那时的仙界不比此时仙规更加严厉苛刻仙人是不准动情的……更何况他爱上的还是自己的亲哥哥。”

    花千骨眼睛瞪得更大了。

    竹染苦笑摇头:“传说他兄长修为虽没有他高只是一介小仙却一心向道不肯爱他他便恼羞成怒将他杀来吃了一点点咬碎连一根头都不留。”

    花千骨身子晃了晃有悲伤欲呕的感觉。

    “所以将他流放蛮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那枚堕天的印记便是他有违天道背德**的耻辱的刻印就像三生池水在人身上留下无法磨灭的疤痕既是惩戒又是警示。如同现在时刻见证着我的野心贪婪还有你的痴心妄想哈哈哈哈。”

    竹染仰天大笑也不知道是在笑冥梵仙笑花千骨还是在笑他自己。

    ——有违天道背德**。

    八个字狠狠的敲击着花千骨的耳膜她伸手摸了摸自己从来几乎碰都不敢碰一下的脸心痛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耻辱的印记这便是她对自己师父不尊的惩戒。

    斗阑干狠狠瞪了竹染一眼拄着柺杖拉过花千骨覆在脸上的手就走往竹林里走去。

    将一起联合出蛮荒的事对冥梵仙说了他始终眼神飘忽听得有些心不在焉。

    突然伸手碰了一下花千骨的脸:“你就是妖神?”

    花千骨仓促的退了一步望着他凡脱俗却始终笼罩哀伤的脸想起刚刚竹染说的心头既有同情又有几分害怕。

    “妖神出天地薨蛮荒陷六界崩。终于到时候了么……”他低下头喃喃自语着。

    斗阑干心头一惊这千年前的预言难道会成真?

    花千骨懵懵懂懂的看着冥梵仙的眼睛心也沉浸在一片悲苦中不能自拔怎样的他才能经得住这万古的哀伤和寂寞才会有那样黯淡绝望的孤寂眼神。

    “你们慢慢想办法吧水银间的人任凭你们调遣就是若有谁不服再来跟我说。”

    他脚步轻悠的离开扬手拨开压低的翠绿竹枝。

    冥梵仙既已肯天平失衡腐木鬼势单力薄要再说服就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他性格狡诈和竹染谈了许久的条件。但是因为有斗阑干和冥梵仙都奉了妖神为尊而看到面目丑陋的花千骨居然万兽臣服在蛮荒还能够御剑心里摸不着底不敢冒然相争只能暂时屈就心想着如果真能出去其他事以后就好说。

    一个盛大的妖神登基仪式之后终于蛮荒人心一统。花千骨骑着睚眦兽上台御剑绕场三周受着台下万千人的欢呼雀跃的跪拜却也知道其实各个都是心怀鬼胎。她不过就是一个幌子一个工具一个傀儡罢了。不过只要能够出去离开这个地方她不在乎跪在她身下的人也不在乎。

    看着站在一旁的竹染满怀信心一笑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她知道他已对出蛮荒有了非常大的把握。虽还不知道竹染骨子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却并不担心这些人出去会对六界有什么大的颠覆。因为这些人一旦出去之后就必定完全脱离自己也就是所谓妖神的控制变作一盘散沙海阔天空尽情享受他们得来不易的自由。才不会听从去完成什么竹染所说的六界一统的大业。但是毕竟带着被流放的积怨和愤恨回归必定在六界中大肆破坏和报复。造成的悲剧和恶果也是自己所无法掌控的。

    但是她自己已经深深的体会到了蛮荒的恐怖如果她可以离开的话她也再不忍心将其他人留在这里。这种人间地狱就算再怎么清高自守的仙也会被逼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临近出去她反而越忧心忡忡。却没想到竹染最后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分享到:
晚清上海妓女,时尚的弄潮儿
辽兴金 皆夷裔 元灭之 绝宋世 莅中国 兼戎狄 九十年 返沙碛76
马牛羊 鸡犬豕 此六畜 人所饲22
为什么说中国人的生育力改写了历史
二、李师师
梁山108将有多少人是土匪出身的
山楂
曹操不可告人的秘密 晚年让老婆改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