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千骨 >> 第六十一章 受制于人

第六十一章 受制于人

时间:2016/1/11 8:27:41  点击:1315 次
    笙箫默银箫在手指间转来转去慵懒又漫不经心的推门而入。不去看榻上正在静坐的白子画往椅子上一靠自顾喝起茶来。

    “怎么受伤了?”白子画虽然隐藏的很好可是出手救霓漫天的时候还是露出了马脚。别人就算没看出来又怎么瞒得过他的眼睛。

    白子画点点头:“先别跟师兄说。”

    “没大碍吧?”

    白子画不说话笙箫默皱起眉来。

    “什么伤?”

    “神农鼎的毒。”

    笙箫默一声轻叹:“你尽快把掌门交接的事处理好有什么遗言到时再给我说吧。”

    说着便起身离开面上竟没有丝毫悲伤和担忧的表情。

    一直到走出门去白子画终于似是不经心的淡然开口:“你把小骨弄哪去了?”

    笙箫默嘴角一丝戏谑的笑哼哼一声:“我怕她再在这磕下去血水把整个绝情殿都淹了死了不要紧毁了那些珍稀花草可真是罪过。就把她随便拖进冰室里去了血冻住了也就流不出来了也省得在这门口碍你的眼。”

    白子画手指微微一动没有说话。

    笙箫默转头看他:“师傅以前总说我们三个师兄弟里你看起来最随性淡然其实是最有原则最固执的一个看来一点也没错。”

    走了几步想到什么似的又转过头来说:“不过我就不相信你就真的那么大公无私心里没有一点护短了。你若真觉得千骨是那种人大可将她交给大师兄让戒律堂处置妄图杀害同门这可是死罪。那么多年朝夕相处又只有这一个弟子我知道你多少有点舍不得要是你为难的话我帮你把她带下去交给师兄如何?”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白子画冷道。

    笙箫默耸耸肩眼角满是笑意的走了。

    笙箫默前脚刚下绝情殿白子画后脚就往冰室赶了过去。

    花千骨浑身的雨水血水全部冻住了面色苍白嘴唇青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白子画心头隐有怒火这个笙箫默那么多年总是跟在他身后添乱什么都要拿来玩。

    轻轻一把抱起她来一面往外走一面真气源源不断的往她体内输入。在冰室里冻凝住的鲜血又重新开始往外渗。白子画飞快点了穴道替她止了血扶她回榻上想也不想的便撕开了她的衣襟替她包扎腹部和额头上的伤。不想抬头看她的脸因为不喜欢心里那种隐隐心疼的感觉。

    他本就无情无欲更何况花千骨幼童的身体根本半点都没育因此也毫不避讳。再说这绝情殿也再没第三个人可以帮手他转过头飞快摸索着给她换下了湿衣。

    胸口隐隐有火焰和肌饿感焦灼着他空气中弥漫着对身中剧毒的他充满了诱惑力的腥香剧毒在他身体里翻江倒海充满了对她鲜红血液的渴望。

    如果说一开始吸食她的血是为了续命的话长久下来他早已上瘾。每次见她便只能拼命抑制自己内心中的那种想要吸血的感觉。那种欲望是他无比陌生的慌乱中又带点无措只能尽力避开她。她却一再把自己放进盘中亲自送到他口边叫他想要不吃都难。

    “师傅我错了……”榻上的人闭着眼睛痛苦的皱着眉头在梦中呓语呢喃苍白的脸上全是因疼痛而流出的汗水一方面又冷得身体直哆嗦。

    白子画轻叹一口气把她搂进怀里真气更多的往她身体里输入进去。

    那么多年朝夕相处他怎么会不了解这个孩子。可就是因为期望太高所以才更加叫他一时难以接受吧。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

    身中剧毒叫他不管是定力还是忍耐力都越来越差那一瞬间他是真的被她给气糊涂了。心下根本就来不急多想便狠狠一巴掌下去。

    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过这么不冷静的时候是太在乎这个孩子了么?情绪理智全都让她牵着走才让自己很多事情都看不分明?

    白子画心头隐隐有怒火却不是在气她而是在恼自己。更恼自己的是身中剧毒后凭空多了这些不明不白的情绪。他头一次无法驾驭竟失控到那样的场面。

    或许自己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再在长留山呆下去这一日比一日多的魔性自己都不知道会生些什么。

    花千骨幼小的身子在他怀中瑟瑟抖着他拼命忽略心底涌起的怜惜和心疼怪自己是不是有点责罚的太重了。

    他本不是信命之人所以当初收了花千骨。接下来的这些年并不是对自己的教导有多大信心而是对她自己有信心。这孩子坚强、聪慧、勇敢又有毅力完全有能力把握住自己的命运而他要做的就是正确的引导。

    但是始终她凶煞的命格注定了不但屡屡危及自身还要祸国殃民。若是生为平常女子也便罢了如今身怀异能若是走上邪路为祸苍生他会毫不犹豫的大义灭亲。

    待花千骨醒来已是几个时辰之后了白子画一直婴孩一样把她抱在怀里纷繁复杂的想了许多事情。

    花千骨一睁眼见他绝望中是道不尽的欣喜。

    “师傅原谅我不要不理小骨……”花千骨的小手揪着他的衣襟头深深埋在他怀里低声啜泣。白子画心头一软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你为何比试时下如此重手?为师教你法术不是要你用来杀人的!”而只是希望她能在今后没有他的崎岖的道路上多保护自己。

    花千骨一听师傅肯听自己解释了便知师傅气已消了大半事情有了回旋的余地。只是这原因又如何能够让他知道。

    “对不起师傅徒儿一时求胜心切才会……弟子知错了再也不敢了请师傅原谅……”

    白子画严厉的看着她:“你道你师傅是瞎子么?才会看不出你一开始比斗中的不停退让?却又最后为何突然决定痛下杀手?这背后究竟是什么隐情你给我交代清楚!”

    “我我……”花千骨背上冷汗直冒。

    “弟子错了是弟子一时糊涂请师傅责罚就是不要不理我!”

    白子画心头又是一阵火起不是气她妄动杀机只是是气她的不信任不肯说实话。

    “这么多年了你做菜连杀只鸡都下不了手会因为一场赢定了的比赛暗算同门么?”

    “师傅……”花千骨跪在榻上叩倒在他面前。他想怎么责罚都可以只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如果让师傅知道一切的话就真的完了。

    “你……”白子画看着从来都乖巧懂事从未忤逆过他的花千骨心头一阵火起。毒性直往上冲他身子摇晃微微摇晃了几下被花千骨慌忙扶住。

    “师傅你的毒!”花千骨连忙撸起袖子。白子画一把推开她她已经失血太多了。正转身要走却被花千骨使劲拦腰抱住。

    “师傅弟子求你生气归生气先把毒压下去一会你想怎么惩罚我都没关系!”

    白子画挣脱不开只觉得头脑越来越重眼前一片猩红。

    血他只想要血……

    转过身看着花千骨眼睛突然变得漆黑如墨那种黑犹如空洞没有任何光彩一切光线似乎都会被吸下去。

    花千骨身上泛起一阵鸡皮疙瘩面前朝夕相处的人突然变得陌生无比她放开手有些恐慌的想往后退。

    可是未待她来得及任何动作身子已腾空而起向白子画倾去。

    “师傅!”花千骨只来得及一声惊呼然后右耳及肩其间的颈项被白子画一口咬住犹如一盆冰水从头浇到底顿时被消了音。

 &nbs
 

 
分享到:
感遇·其一 张九龄4
拇指姑娘
蝴蝶3
揭秘红楼梦中死得最冤枉的一个处女
于是“美”成为了清朝后宫女子生活中的一项重之又重的内容。她们不仅注重容颜之美,更重视服饰之美等。拿即使宫中事务再繁忙,每天也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用温水洗脸、敷面,用扬州产的宫粉、苏州制的胭脂和宫廷自配的玫瑰露护肤美颜等。连对牙齿的护理也不疏忽,不仅用中药保护,还用药具医疗。
清代叫妓女出台比今天包二奶还贵
揭秘唐朝寡妇的真实生活
秦始皇母亲淫乱后宫真相 只为保住儿子性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