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沙海 >> 第二十八章 黎簇的父亲

第二十八章 黎簇的父亲

时间:2015/12/19 16:09:54  点击:755 次
  说着他父亲站了起来,手机明显是垂了下来藏到了手中,但是摄像头还是从手指中间的缝隙拍了出去。

  图像是倒立的。

  黎簇把头歪过来,看到一个人从洗手间走出来,招手提起包让他父亲出发。

  他看着视频里的图像,冷汗冒了出来,他发现自己认识这个人,这个人的名字叫黄严。

  就是在他背后刻字的那个人。

  他背上的伤口痛起来,脑子也开始混乱起来,手有些发抖。

  视频变黑,显然是父亲将其藏进了袖子里。黎簇捂住嘴巴,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在狂闪。

  “这一切不是偶然的。”原来这一切不是偶然的,他不是一个路边被偶然牵扯进这件事情的人。这一切都是有因果关系的。

  视频在抖动,两三分钟之后,图像又重新出现,他看到视频里拍出的人,似乎是在一个会议室里。

  父亲只敢把手机放到桌子底下,拍到的是几条昏暗的腿,但是能清晰地听到背景的声音。

  有一个人说道:“你们在图纸上发现入口了吗?”

  “已经整理出来了。”他听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但是有个问题,这里面的通道,设计的不是很合理,不像是给人通行的。所有的通道都和树枝一样排列,通道的数量远远大于房间的数量,也就是说,这个古墓中,主要的空间都是通道。”

  “我不是很明白。”

  “只有一种建筑会是这样的解构,就是迷宫。但是这些通道又分布的非常规律,所以不可能是迷宫,我觉得很有可能这些‘通道’其实不是通道,他们的用处现在我们还不知道。”

  手机在这个时候抬了抬,来到了桌面之上,有这么一秒钟,手机拍到了桌面上的人。

  黎簇看到了黄严,正在仔细看图,还看到了一个带着墨镜的人,趴在桌子上,手里转动着一把钥匙。

  和在茶叶罐中的这把钥匙十分相似,应该是那个酒店的房门钥匙,带着墨镜的男人非常无聊的样子,完全没有听会议的内容。

  非常短的时间,当手机拍到这个人的时候,他看到那个人的头非常轻微的转了转,似乎看到了父亲的手机。

  手机瞬间回到了桌子下面。

  黎簇摸了摸下巴,真有意思,那个瞎子也在这支队伍里。他们在开会。他们要去哪里呢?

  接着他听到了黄严的声音:“你们打算从那条进去,这里看起来,所有的通道都能到中心的区域去。是不是随便打通一条就可以了?”

  “不是,这些通道一旦打通,上面的沙子就会倾泻下来,我们必须找到一条离沙面最近的一条通道进入。要实地考察,如果上面的沙层太厚的话,我们就什么都做不了。”

  “你们必须想办法,如果你们进不去,也就不用回来了。”黄严说道。

  会议陷入了沉默,就听到黑瞎子不停转动手里钥匙的声音,隔了大约有十几分钟,现场就有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就算我们回不来,你们也什么都得不到。”

  黄严冷笑了一声,显然十分的不屑:“人应该多考虑考虑自己,我们的事情和你们没关系。”

  又是沉默,镜头一直在桌子下面,能拍到桌下有一双女人的腿,不停的在交叉,显然十分的紧张。

  女人穿着裤子,是紧身的运动裤,臀部的大腿曲线很完美,应该是一个修长的姑娘。鞋子是纽巴伦的。

  接着,黎簇看到姑娘边上有一双腿站了起来。

  那是一对修长的男人的腿,穿着黑色的皮裤,黎簇认得这条裤子,也认得这个人腿的动作,他的上半身一定是趴着的,所以站起来腿的幅度很大。

  是黑瞎子,他站了起来,黄严就问他:“你到哪里去?”

  “我回去了,你们这一次凶多吉少,跟着你们肯定捞不着好。”黑瞎子说完就走。

  黄严一拍桌子:“我们付了定金的。”

  “明儿打回你卡上,对了,你们各位都还有什么后事要交代?”黑瞎子问道:“快说啊,我赶车。”

  现场一片寂静,显然十分的尴尬,黑瞎子叹了口气,一下黄严就爆了,从腿看应该是上去就想厮打,立即被身边的人拉住。

  现场一片混乱,晃了有三四分钟,视频停顿住了。黎簇拉了拉进度条,发现视频放完了。

  黎簇皱起眉头,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了?”

  他再看了看文件夹,查了查属性,没有其他的文件,就这么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信息很多,显然这个视频想让他看到一个出发前的会议,黄严显然是这只队伍的领头人,他的父亲,黑瞎子,还有一个女人和其他若干人,在一个酒店的会议室开会。

  黑瞎子中途退出了会议,甚至是那次行动,黎簇偏向退出,因为黑瞎子和他有过一些交流。

  看来是吴邪和他说的,黄严那次进入巴丹吉林之前的一次会议。

  但是父亲拍这些东西给自己有什么意义呢?

  他陷入思考,其实他明白了苏万为什么没让自己看这个视频。

  苏万一直觉得,黎簇家庭的问题,对他影响很大,黎簇一直和父亲一直生活,虽然他和父亲的摩擦不断,但是也正是父亲那种粗糙的性格让黎簇家庭的一些阴影得以减淡,苏万认为黎簇的父亲对他很重要。

  苏万的家庭幸福,他无法理解黎簇,父亲是对黎簇很重要,但是,黎簇对于自己的亲人,已经不会再为失去而惋惜了。

  在当初父母离婚的时候,这两个人的重要是要在一起,如果两个人不在一起了,两个人变成了独立的两个,黎簇只能让自己对于他们不再惋惜。

  无论是何种失去都不会再惋惜的那种不再惋惜。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真正面对父母离异这件事情吧。

  视频里父亲似乎要走上一条不归路,这算是父亲和自己说的最后一段话,苏万是怕自己看了崩溃,才藏起来的吧。

  真是如此吗?

  黎簇冷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苏万,那不是我老爹。”
 

 
分享到:
慈禧太后照片
Lady gaga
一代名妓陈圆圆---不过如此
荞麦2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4
岳飞其实是个大地主拥有地产千余亩
揭秘光绪当年为何
海的女儿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