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盗墓笔记 >> 第五十一章 吊

第五十一章 吊

时间:2015/11/26 20:13:41  点击:433 次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我再次去辨认那“喘气”声,仔细去听,才感觉那不太像是喘气,更像是有什么玩意儿在吸什么东西,但是声音非常空灵,不知道是从哪儿发出来的。缝隙的底下一目了然,洞壁上也没有趴着什么,那声音基本上应该是在缝隙的上方。那儿铁链和条石林立,非常难以辨别。

  我一边返身抽出了包里的短头猎枪,一边卷出胶带,迅速把手电绑到猎枪上。对着上面反复地看,但是什么都看不到。

  包裹里还有冷焰火,我拔了几只,打起一只就往上甩去,打在洞壁上就摔了下来。火星四溅。

  这一下,小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冷焰火极其亮,照得我眼睛发花。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刺鼻的金属燃烧的味道。

  我看着上面的铁链,迅速又拿出一只,然后从炸药捆里扯出一段细铁丝,弄成钩子的形状绑到冷焰火尾巴上,这样就算不能挂到铁链上,也能在落下的时候挂到比较高的洞壁上。

  等着冷焰火烧完,我揉了揉眼睛,就想立即打起甩上去,这时候,我忽然就发现,那喘气声停止了。整个缝隙一片安静。我冷汗直冒,忽然,我就发现小花的手电光被什么东西遮了一下,恍惚间,我就看到有一团东西从上面落了下来。

  条件反射地我把手电照了过去,就见红光一闪,我看到刚才落下的冷焰火上,盘着一条血红色的东西。

  那东西有手腕粗细,正好奇地盯着那冷焰火看,浑身血色,红得让人眼疼。

  我分明就看到了,一条鸡冠蛇。

  我除了好像暴出来的冷汗之外,没什么惊讶,这儿有西王母的罐子,那么有这种蛇太正常不过了,我郁闷的是,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看到这些罐子的时候,我就应该意识到这种可能性。

  这条红色的鸡冠蛇,在我的手电注视下,基本无视我的光线,它盘绕着那只冷焰火,忽然就一下立了起来,发出了几声喘息的声音。

  我立即明白那是什么声音了,它一定是听到了小花的喘息声,所以开始模仿了,这种蛇总是能模仿其他生物发出的使用频率最高的声音。

  听刚才的声音,现在的安静,我稍微镇定了下来,他娘的,现阶段,这里应该只有一条,我拉上枪栓,瞄向鸡冠蛇的脑袋。但是一瞄,就发现不能开火。

  这里面一开火,铁砂如果喷到一边的那些铜钉上,触发了机关,那我们都死定了。

  我看着它闻着那冷焰火,又对我们的手电光和声音没反应,心中一定,一下敲起我手上的冷焰火,然后往一边的那些轴承的铁牙上一勾。

  同时立即闪到一边,那焰火剧烈地燃烧,浓烈的气味蔓延了开来。

  “来吧来吧。”我心中默念,出来吧,这儿的味道更新鲜。

  焰火烧着,逐渐冷却了下来,我用枪瞄着那焰火的位置,一边等着那条鸡冠蛇游出来,然而,我看着那焰火,却发现不对劲。

  明亮的火焰,把整个暗室都照亮起来,我看到一只长满了黑毛的人形的东西,从底下的井口探出了半个身子,浑身全是水。
 

 
分享到:
五、杜十娘
23 弃官寻母    朱寿昌,  宋代天长人,七岁时,生母刘氏被嫡母(父亲的正妻)嫉妒,不得不改嫁他人,五十年母子音信不通。神宗时,朱寿昌在朝做官,曾经刺血书写《金刚经》,行四方寻找生母,得到线索后,决心弃官到陕西寻找生母,发誓不见母亲永不返回。终于在陕州遇到生母和两个弟弟,母子欢聚,一起返回,这时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
杨贵妃嫁给唐玄宗时早已不是处女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一幅
揭秘慈禧痛恨珍妃的五大隐情
中国最伟大的一个独裁太后
三字经53
03 啮指痛心    曾参, 字子舆,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世称“曾子”,以孝著称。少年时家贫,常入山打柴。一天,家里来了客人,母亲不知所措,就用牙咬自己的手指。曾参忽然觉得心疼,知道母亲在呼唤自己,便背着柴迅速返回家中,跪问缘故。母亲说:“有客人忽然到来,我咬手指盼你回来。”曾参于是接见客人,以礼相待。曾参学识渊博,曾提出“吾日三省吾身”(《论语·学而》)的修养方法,相传他著述有《大学》、《孝经》等儒家经典,后世儒家尊他为“宗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