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盗墓笔记 >> 第十三章 缝隙(下)

第十三章 缝隙(下)

时间:2015/11/8 15:46:14  点击:600 次
  从我听到闷油瓶说话,到发现他在我面前消失,绝对不超过五秒钟,就算是一只老鼠也无法在这种环境下迅速的在我眼前消失,更何况是一个人。

  我顿时感觉到不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想再看仔细了,一恍神间,却看到闷油瓶子又出现在我的前方。

  胖子就在我后面,给我退后了的一步,吓了一跳,问道:“怎么回事?”

  我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支吾道:“没……没事”。

  闷油瓶子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出了异状,顿了一下,招呼了我们一声,开始加快速度向前爬去。

  这一隐一出在一瞬之间,虽然我感觉的十分真切,但是看到面前的景象,又突然没有了十足的把握,心里非常疑惑,难不成是这的空气,让我产生了幻觉?

  情况不容我多考虑,胖子在后面拉我的脚催我,我一边纳闷一边又跟着爬了一段距离,爬过刚才闷油瓶消失的那一段的时候,我特别留意看了看四周,也没有任何凹陷和可以让我产生错觉的地方,心里隐约觉得不妥起来。

  通过这一段,又前进了大概十分钟,闷油瓶子忽然身形一松,整个人探了出去,我看前面变得宽敞,知道出口到了。

  缝隙的尽头是大量的乱石,爬出去后,闷油瓶子打出数只荧光棒,扔到四周,黄色的暖光将整个地方照亮起来,我转头看去,发现这里应该是整条山体裂缝中比较宽敞的地方,大概有四五辆金杯小面包的宽度。长大概有一个半篮球场,底下全是大大小小的碎石,都是这条裂缝形成的时候给地质活动撕裂下来的。

  胖子扩大手电的光圈,四处观察。说道:“怪了,这里竟然还有壁画,看来我们不是第一批来这里的人。”

  我们走上去,发现裂缝的山壁上果然有着大幅的彩色壁画,但是壁画的保存情况十分差,颜色黯淡,上面的图案勉强可以分辨出是类似天女飞天的情形。

  进入这里的人口给一块巨大的封石压住了,里面还有壁画。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在一次感到疑惑。

  来回走了走,在碎石之间,我们发现了几处小的温泉眼,都很浅,但是热气腾腾,说不出的诱惑。但是却没有发现其他人活动过的痕迹。

  再往里面,缝隙里不时吹出热风,我走到一边向里照了照,深不见底,不知道通到那里。

  我们交换了意见,认为没有必要再进去,这里已经是躲避暴风雪的好地方。胖子测试了空气没有太大问题,打起持久照明用的风灯,闷油瓶又爬回来时候的狭小缝隙通知外面的人。

  不一会儿,华和尚和叶成先后进来,顺子也给潘子拉了进来,我马上去检查他的情况,发现因为这里温度的关系,他的脸色已经开始红润,但是手脚依然是冰凉。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

  上来的路都是由他带的,如果他死了,虽然不至于说下不去,但是总归会很多困难,再加上我也挺喜欢这个人,真不希望他因为我们而这么无辜的死去。

  华和尚检查他的心跳和脉搏,然后让我让开,用毛巾浸满温泉水,放在石头上稍微冷却后,给顺子搽身,等全身都给搽的血红后,才给他灌了点热水进去,顺子开始剧烈的咳嗽,眼皮跳动。

  我们稍微松了一口气,华和尚说道:“行了,死不了了。”

  气氛缓和下来,胖子和叶成都掏出烟,点上抽了起来。这时候陈皮阿四也给潘子搀扶着进来。

  经过这一连串变故,我们的筋疲力尽,也没力气说话,各自找一个舒服的地方靠下来。

  身上的雪因为温度的变化融化成水,衣服和鞋子开始变的潮湿,我们脱下衣服放在干燥的石头上蒸干。叶成拿出压缩的罐头,扔进温泉水里热过分给众人。

  我一边吃一边和华和尚去看刚才发现的壁画,这里非常明显是天然形成的而且空间狭窄,为什么要在这里画上壁画,刚才闷油瓶突然在我面前消失,和洞口的巨大封石,给我一种很不自然的感觉。

  和古物打交道的人,对于壁画和浮雕这种传承大量信息的东西,总是非常感兴趣的,其他人看我们在看,也逐渐走了过来。

  然而壁画上却没有太多的信息,天女飞天的壁画多处于华丽的宫廷或者礼器之上,只是表现一种美好的歌舞升平的景象,并没有实际的意义。这里的壁画残片,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东西。这里都是古墓里爬出来的人,见的多了,一看便失去了兴趣。

  我正想回去揉揉我的脚趾头,这一路过来出了不少汗,脚趾头都冻麻痛了,这个时候,却听见胖子“啧”了一声,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开始用手指剥起壁画来。

  我问他怎么回事,虽然这东西没什么价值,但也是前人遗物,你也不能去破坏它啊。

  胖子说道:“你胡扯什么,我的指甲就没价值了?一般东西我还不剥呢,你自己过来看,这壁画有两层!”

  “两层?”我恩了一声,皱起眉头,心说什么意思?

  众人又围了上去,走过去看他到底说的是什么,他让我们看了看他的手指,只见上面有红色的朱砂料给刮了下来,再看他面前的那一块地方,果然,壁画的角落里有一块构图显然和边上的不同,画的东西也不同,只是这一块地方极不起眼,要不是胖子的眼睛尖,绝对看不到。

  这显然是有人在一幅壁画上重新画了一层,将原来的壁画遮住,而造成的情形。

  这上面一层因为暴露在空气之中逐渐脱落,将后面的壁画露了出来,这在油画里,是经常的事情。

  胖子继续用手指刮了刮壁画,发现这表面一层,似乎并没有完成所有的工序,所以胖子随便一刮,就可以简单的将颜色搽掉,不然如果按照完整的步骤,唐以后的壁画外面会上一层特殊的清料,这层东西会像清漆一样保护壁画,使颜色没有那么容易褪色和剥落。

  陈皮阿四的眉头皱的很紧,很快,一大片脸盆大的壁画被剥了下来,在这壁画之后,出现了有五彩颜料画的半辆马车,马车的主人,是一个肥胖的男人,这个男人的服饰,我却从来没有见过。

  这是叙事的壁画,我忽然紧张起来。

  显然有人先画了一幅叙事的壁画,但是因为某种原因,有非常匆忙的用另一幅替代掉了,而且当时的时间可能十分紧张,所以这外面的壁画连最后的工序都没有完成。

  陈皮阿四看了看这整幅壁画,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对我们说道:“这……和天宫有关系,把整面墙都清掉,看看壁画里讲的是什么。”

  我早就想动手了当下和其他一起,祭出自己的指甲,开始精细作业,去剥石壁上的壁画。
 

 
分享到:
唐朝性解放致九成公主改嫁
慈禧罕见老照片2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4
揭秘中国史上死在厨子菜刀下的那些皇帝
三字经75
三字经41
舞台照片:清朝时期的京剧
三字经1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