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盗墓笔记 >> 第六章 铜棍

第六章 铜棍

时间:2015/11/3 17:57:20  点击:713 次
  我被他叫声吓了一跳,手不由顿了顿。就在这一瞬间,他竟然像疯了一样冲了过来,一头把我撞的倒退了出去。我连退了十几步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再看老痒,他已经把铜棍拣了起来,迅速用布包了,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我是真的火了,刚才他那一撞,如果方向稍微偏一点,就会把我直接撞到篝火里去。他毫不忌讳,就这样撞过来,说明在他心里面,我的安危还不如一根棍子。我坐直身子,破口大骂:“**!你他娘的在搞什么花样!这是什么东西?!看一看会要你的命吗?”

  老痒的回答非常可恶,他愣了半天,说道:“这……这是我们家传的宝贝,你们外人不能碰的。”

  我听到这话,已经忍不住想要发作,捏紧拳头才把这口气咽下去。再看老痒的表情,闪闪烁烁,好象真的以为他这种借口可以蒙混过关一样。

  你看我不说话,以为我不信,又尴尬地笑了笑:“真的,不骗你。这东西……是我姥姥传给我的……”

  我忍无可忍,破口大骂:“放你妈的狗屁!什么宝贝!你姥姥把宝贝埋在秦岭,然后让你来挖?老痒,我们从小光腚的交情,你这样骗我,你他娘的到底在土窑子里吃错什么药了!”

  我骂他的时候,手一直指着他刚才挖掘的那个地方,使他明白,他刚才所做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

  老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半天才结巴道:“你……原来你已知道了!老吴,哎……惭愧,其实我不想瞒你的。”

  我冷笑一声,“什么叫不想瞒我,你不想瞒我,难道是我逼你瞒我的吗?”

  老痒挠了挠头,无奈地说道:“你不要发火,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你听我慢慢地解释。”

  我心里非常的愤怒,心说这种事情还有什么一样不一样的。事实摆在眼前,你进秦岭,明显有着其他的目的。你没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我,而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可以随便利用的白痴!

  在一瞬间,我甚至想转头就走,连夜回去,就当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他。但是转念一想,我这样冲动,实在没有任何好处。且不说我一个人能不能找到路回去,就算找到了,这件事情,也会变成一根刺,最起码可以让我不舒坦好几个月。

  于是我冷冷道:“好!我听你的解释,但是和我想的一样不一样,由我自己来判断。”

  老痒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情。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这次给我这样骂,实在是因为自己理亏,才没有回嘴。如果是平时,说不定已经打起来了。

  我看到他的表情,竟然有一股暴戾的感觉,心里不由一惊。暗自提醒一下自己,不可以逼的太紧,他身上有一把枪,如果他发彪起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他脸色很阴沉的看着我,很久才稳定住情绪,从背包里取出两瓶烧酒,丢给我一瓶,自己喝了两口,才说道:“老胡,我以为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没什么事情能破坏掉。你这样说我,我实在很不舒服。”

  我感觉出他话里有一丝讽刺的意味在,听了让人窝火,冷冷道:“你以为我心里很舒服吗?老痒,我可告诉你。我从来没像信任过别人一样信任过你,你小子竟然利用我,太不是东西了。”

  他失笑道:“利用?你说的未免也太复杂了。事实上,我回到这个秦岭,除了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完全是我个人的事情。我没有和你说,如此而已。这样就算利用你了?”

  我讽刺道:“什么个人目的,就是在这里挖出一根棍子吗?”

  我的嘴巴很缺德,心里虽然在想不要逼他太紧,刻薄的话却还是忍不住丢了过去。

  没想到,他却很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我听了冷笑道:“这种事情,为什么要一个人偷偷去做?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你以为我会和你抢这根棍子?”

  他坐了下来,沉默了很久,才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这根棍子,其实是我的江西老表,从那个清墓里倒出来的。其中的过程,我上次已经和你说过了,只不过有一个细节,我没有告诉你。当时,我们试着移动那棵铜树没有成功,但是我的老表,坚持说这个东西很不一般。于是,他就用金刚锯,将一根枝桠锯了下来。”

  我皱了皱眉头。他们这些人,可以说是整个盗墓阶级中最没有素质的一群,也是数量最多的一群。为了几千块钱,破坏一件绝世珍品,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我指了指他的背包,问他:“你是说,那根枝桠,就是你挖出来的那根东西?”

  老痒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老表将这根东西锯下来后,天天贴身拿着,当成宝贝一样,连看都不让我看一眼。还说其他东西都归我,这个东西给他就行了。我当时以为他是开心过头了,也没有注意,就这样我们一直往外赶。刚开始我老表只是突然变得有点神经质,逐渐的,我就发现,他整个人好象越来越失常起来……”

  老痒说到这里,突然抬头问我:“老吴,你相信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阴人这回事情?”

  我听了一愣,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想起阴人是什么东西。

  老家传说,所为的阴人,就是在阳间给阎王爷办事情的人。这种人,表面上和普通人一样,需要吃饭睡觉,但是他们却能和鬼对话。你要分辨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他们睡觉的时候,鞋是放在床下的,而且,鞋尖朝内。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种地都有不同的版本,我从来就是听着玩玩的,没有当真过。于是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了解。

  老痒继续说道:“我那个老表,自从拿了那根铜树的树枝之后,开始变的,有点神经兮兮。他老是说他自己听到……身边有人在讲话。但是你知道,当时我们只有两个人,在这个鬼地方,绝对不会有人讲话,我听不见他却能听见的。这个情况越来越严重,直到我们走出大山的时候,他已经不仅能听到人讲话,而且还能看到一些奇怪的影子。我想让我的老表去看看精神科医生,但是他是个很迷信的人,根本不听我的。他断定,自己被阎王爷选中,变成了一个阴人。他所看到听到的,都是在阳间的孤魂野鬼。”

  我说道:“幻听和幻觉,是严重的精神分裂的现象。”

  老痒笑了笑,对我说道:“其实他在入狱之前,已经很不正常了,经常会说一些莫明其妙的话,还会和空气对话。有一次在酒店的餐厅里,他一个人叫了一桌子的菜,硬是要服务员上了四套餐具,说是和三个朋友吃饭。然而实际上,另外三个位置上却根本没有坐着人。他在那里聊得兴高采烈,把服务员吓得半死。”

  我听了背脊发凉,“难道你认为,他的精神分裂,是这根棍子导致的?”

  老痒说道:“我不知道。但是那次倒斗,我和他所有的地方都是一起去的。所有他碰过的东西,我都碰了,惟独那根铜树的树枝,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碰过。所以,我想,他的精神分裂,应该是和这根棍子有关系。”

  他看到我疑惑的表情,继续说道:“我们那次回来的时候,最后一站就是这个窝棚。我和你一样,半夜里起来尿尿,发现我的老表不见了。后来我出去找,就发现他存在我刚才站的那个地方填土。”

  他顿了顿,问道:“老吴,你实话告诉我,如果我一早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你说你会不会同意我把这根东西再挖出来?”

  我被他问的为之语塞,自己也在心里问了自己一遍。答案很明显,如果我事先知道这件事情,我不仅不会去碰这根棍子,而且我打死也不会让老痒去碰。

  老痒拿出一根烟,笑道:“我想自己很清楚你的性格,所以,我才会在半夜偷偷起来。我实在不想骗你,但是如果让你知道了这些事情,你肯定不会让我去的。现在你明白了没有?”

  我被他抢白的说不出话来,好久才道:“就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这样做,也……”我还想问他那把手枪的事情为什么要骗我,就见他掏出了那把枪,对准自己的香烟,喀嚓一声扣动了扳机,一团绿色火苗窜了出来。

  他吸了两口,将烟点燃,说道:“我这样做是有点不对。不过,总还没有严重到,要判我死刑的地步吧?”

  我无话可说,想不到事情到了最后,理屈词穷的竟然是我。我岔开话题,问他:“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准备冒险碰一下这根棍子吗?”

  老痒露出了一个非常古怪的表情,轻声说:“我不知道。虽然我带着手套,但是只要我的手一碰到这根棍子,我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好象这个窝棚内不止我们两个人……”

  说着他就从包里拿出那根棍子,吹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带着手套有没有作用,说不定我已经中招了。刚才你要拿,我吓坏了,所以才撞了你一下。要是你疯了,我真不知道怎么跟你家里交代。”

  他话说到一半,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身后,喉咙里发出一阵莫明其妙的声音。

  我抖然觉得背脊发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猛得转过头去,可是我的背后,却什么都没有。

  我觉得莫明其妙,转过头去看老痒,却发现他一脸坏笑地看着我。我马上意识到被耍了,不由的大怒,骂道:“他娘的,你小子也太无聊了。”

  老痒一边笑一边站起来,对我摆手道:“其实我的老表碰到这根铜棍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还是正常的。我想,要这个铜棍发挥作用,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说道:“你小子也太不要命了。就算给你证明了这东西能让人变疯,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以为你能拿诺贝尔奖吗?”

  老痒无奈的笑了笑,从他包里取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我。
 

 
分享到:
开放的大唐王朝 后宫女人私生活皇帝说了不算
二战之前欧美女人为何不敢穿裤子
女真人采取多种婚姻形式真实写照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6
《水浒》英雄为何多爱虐杀多情女郎
小老鼠3
十跪父母恩4
恭贺新春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