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二章 夺位

第十二章 夺位

时间:2015/8/15 11:23:51  点击:529 次
  赶至熊城的,不仅仅有有熊各路重要人物,更有各降部的代表和首领,同时,华联盟的许多部落也派来了使者。

  这几天之中,熊城城墙的坍塌之处已经补好,熊城内外也清理了一遍,就只有熊山有些变化。昔日宗庙的建筑极多,但这次除主殿周围的几座大殿外,余者全部倒塌,几乎不留痕迹,这是当日太阳神盾出世的结果。不过,这并不影响熊城的盛况。

  熊城,依然是最为繁荣和坚固的城池,就因为城中密集的人口和许许多多雄奇的建筑。

  盛会也不能算是盛会,所在之处却是在凤妮、虎叶及元贞长老的灵堂之上。

  熊城上下,仍然在为凤妮和元贞长老戴孝,而虎叶的灵位之所以能摆在熊城的灵堂之上,是因为他是轩辕的父亲,所以便连轩辕也不例外地披麻戴孝。外来之客也是人人手扎白布条,以示心中的哀悼。

  今日熊城的气氛与昔日大有不同,每位来到宗庙大殿的人最先要做的便是对着摆在左边的凤妮和元贞的灵位行礼,然后才向几位长老和轩辕等身分极高者致意,一切没有必要的话全都省下了。

  大殿之中极静,只有脚步之声和门外金穗剑士让来者报名的声音,其余的一切都显得极为沉闷和安静。

  包括陶基和君子国的人及土计诸人在内,客人基本都到齐了,而有熊的十城八寨七营的主要首领除战死者之外,余者皆到,另外便是山海战士副统领之一的神农诸人,蛟梦和族中诸人也列位而坐,整个大厅之中坐着数十位高手。

  尚九和吴回则是今日的主持。吴回首先主持了对凤妮和元贞长老的祭悼,之后便由尚九宣读凤妮的遗嘱。

  遗嘱的大意便是:“有熊今临大难,凤妮决意以身殉城,与敌人决一死战!若有任何不测,则将太阳之位传给轩辕,让其主持有熊内外一切事务,力兴有熊,除魔为道,以安定天下为志……”

  听罢凤妮的遗嘱,人人点头称赞,更是对凤妮的高尚情操和伟大志向钦服不已,由此也更对凤妮的死生出了许多惋惜,有些人则是淌下了泪水,一时之间唏嘘一片……

  “有熊不能一日无主,现请大总管禀承太阳遗命,继承有熊第十二代太阳之位!”尚九长老压下所有人的声音,高呼道。

  “轩辕年轻无为,实不宜担任太阳之职,只怕是得太阳错爱了,还请长老另找贤能,轩辕定倾力相辅!”轩辕突地立身而起,出言道。

  众人全都一阵错愕,没想到轩辕竟会如此表态。他们都觉得轩辕成为有熊太阳乃是理所当然之事,又有凤妮太阳遗嘱,怎地轩辕却要推托呢?

  “试问有熊之中,有何人贤过大总管?大总管虽然年轻,但功绩之高,世所共睹!试问,若大总管不担此任,谁人敢担此任?”尚九长老似乎明白轩辕的意思,高声反问道。

  “不错,大总管的功绩谁人不知?首先送凤妮太阳自南方而回,出生入死,再到力战九黎,破快鹿骑,破鬼方大军,杀天魔,再到智斗太昊、少昊,威服诸部,现又杀刑地,平鬼方,而且治军治族有道,否则哪有今日有熊之兴盛团结!”吴回也附和道。

  “是呀,除了大总管之外,谁任太阳,我齐充第一个不服!”

  “我们全力支持大总管,若谁认为自己的功绩盖过大总管,我木青倒要与他比试比试!”

  “除大总管外,谁当太阳我都不服……”一时之间七大营、八大寨和十大联城之主人人神情有些激愤,对轩辕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反对的人。

  尚九长老伸手压下众人的呼声,来到轩辕面前,突地跪下,诚恳地道:“请大总管为我有熊大局着想,放下一切不必要的顾忌,领导我们有熊吧!同时,也请大总管看在众兄弟的份上……”

  “长老你这又是何苦呢?”轩辕大惊,没想到尚九长老竟会当众下跪,一时之间,有熊十城八寨七营的首领全都跪下,外族客人也全都肃然起身。

  “请大总管接太阳之令吧!”众人全都恳求道。

  “大家这又是为何呢?快!快!快起来,有话好商量!”轩辕慌忙扶起尚九长老、伯夷父和吴回以及蛟梦等人。

  “那大总管是答应继位了?”尚九长老喜问道。

  “得大家如此厚爱,轩辕若是再有负众望,岂不是故作矫情?大家快快请起,轩辕从此定要禀遵凤妮之遗愿,倾力为有熊、为天下的安定奉上我绵薄之力!”轩辕也有些激动地高声道。

  众人大喜,纷纷起立。尚九长老则乘机道:“请大总管祭太阳在天之灵,立即登位!”

  轩辕不再推辞,依言拜过凤妮的灵位后,又在宗庙后山的太阳神像之下开坛。

  神坛早已搭好,祭品很快便摆上,轩辕正欲祭祀太阳神像时,突地闻听不远处一声沉喝:“慢——”

  众人不由得全都将目光移了过去,所有的人皆大大地吃了一惊,便连尚九长老也不由得脱口而呼道:“龙歌!”

  轩辕也愣住了,龙歌竟刚好在这个时候赶回了熊城,不知是天意如此还是巧合所致,一时之间,便连他也不知该继续祭祀还是该停下。

  许多人与轩辕一样,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个场面。谁也没有料到龙歌突然而来,这一切使每个人的思维短暂地停顿了半晌。

  “想不到龙歌王子能及时赶回来,参加大总管继任第十二代太阳之位,真是巧极!”伯夷父立刻看出了情形不对,他可不想龙歌来搅和,是以抢先说道。

  龙歌神色一变,冷然瞪了伯夷父一眼,哼了一声道:“什么大总管,谁是大总管?”

  “想不到龙歌王子也赶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当日王子突然失踪,整个有熊都为之担心,看到王子安然归返,凤妮在天之灵也会安息了。”轩辕终还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脑子更是灵光之极,立刻先入为主地朗声道,绝不给龙歌拆穿当日他暗使狡计的机会。

  “哼,我突然失踪?好个我突然失踪,轩辕,你倒真会装疯卖傻!”龙歌没想到轩辕竟先来此一招,不由得心下大怒。

  轩辕脸色一沉,装作不解地道:“轩辕不知王子此话怎讲。”

  龙歌一时也为之语塞,当时所在的全是轩辕的人,根本就没有外人可以证明轩辕设计逼走了他,是以轩辕这一问他竟不知如何回答。

  “王子一脸风尘,定是自远道而回,不如先行歇息片刻,一切待太阳大礼完毕后再说如何?”尚九长老插言淡然道。

  “长老此话是什么意思?我乃太阳血统,太阳之位舍我其谁?难道长老忘了祖训?”龙歌怒目相问道。

  “王子有所不知,此举是根据太阳遗嘱而为,虽祖训有云,但上代太阳已废除祖训,破旧立新,太阳之位,惟能者和有德者居之。因此,还望王子见谅!”尚九长老不卑不亢地道。

  “尚九长老所说没错,这里有太阳遗嘱,第十二代太阳已立大总管轩辕,还请王子不要有碍祭太阳神大祀!”无咎长老也插口道。

  龙歌心中大怒,道:“好哇,你们不念祖训,竟坚守自盗,立外人为有熊太阳,此等做法,是何等大逆不道!你们身为执法长老,竟如此不知礼法,实应将你们重罚!来人哪,将这两个大逆不道的人给我拿下!”

  龙歌身后立刻闪出四个装束古怪的大汉,以快得难以想像的速度向尚九和无咎两人抓去。

  尚九和无咎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龙歌说出手就出手,还真敢对付他们,而且这四人的武功之高似乎任何一个都不在他们之下,这怎叫他们不吃惊?但他们仍然以极速避开了。

  “锵……”宗庙卫士和金穗剑士的剑同时出鞘,数十柄剑穿插而出,目标直取那四大汉!

  龙歌神色再变,金穗剑士竟敢对他的人出手,也便是说,连这些剑士也是完全支持轩辕了,这怎不叫他怒火攻心!

  轩辕心中也暗暗吃惊,龙歌身边的这四人武功之高,足以与尚九诸长老媲美,而在龙歌的身后仍有八名这般装束的大汉,只看这些人,每人的武功都绝对不俗,只怕也不会比这出手的四人逊色。也便是说,龙歌至少已经带了十二位顶尖高手返回熊城,他这次意图很明显,那就是要回来争夺太阳之位!

  那四大汉夷然不惧,但是却住手退后不战。他们似乎也明白,如果这样混战下去,绝对不利于他们,因为这里全是对方的人。

  金穗剑士和宗庙卫士也都住剑不发,数十柄利剑呈一道半月的弧形将龙歌和他带来的十二人全都围在其中,似乎只要对方有任何动静,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立刻扑上,给予沉重一击!无论对方是王子龙歌还是这一群装束古怪之人。

  龙歌的目光环视了一眼周围的众人,只见包括十城、八寨、七营的统领在内,人人怒形于色,个个摩拳擦掌,仿佛立刻便要扑上将他擒住一般。龙歌见此情形,不由心中凉了半截,此时他才明白,轩辕在这些人之中是多么得人心。

  陶基和土计诸人便像是在看笑话一般望着龙歌,每一个人都仿佛在针对他,孤立他,这使龙歌心中气苦之余更多了许多恨意。若要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轩辕得到太阳之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的。

  尚九长老和无咎长老也大怒,沉声道:“龙歌王子,请你自重,这里乃是太阳神所在之地,在此地动手乃是对太阳神的大大不敬,念在你身为王子的份上,今日之事到此为止。若王子不能按有熊之规行事,我只好请出宗庙之法,还忘王子三思!”

  龙歌大怒,但是他势不能用强,这里的人无一不是高手,若双方动起手来,对他绝对不利。尽管他这几个月来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但又岂能敌得过这许多高手?

  龙歌很清楚熊城高手的实力,不过,他极不明白,何以轩辕在短短的几个月之中竟能够使这许多人信服?便连曾属于蒙络和创世的人也都对轩辕这般。更让他惊讶的却是连土计和鬼方的高手也出现在这里,弄得这里的人乱七八糟的,使他根本就分不清眼下的形势。龙歌只知道,此刻自己的形势很孤立,这是他在返回之前所未能料到的。他本以为无论怎样,只要有宗庙支持他,便可以借自己从王母国带来的高手与蒙络和创世相抗衡,可是他快到有熊之时,才知道一切已经人事皆非,不仅蒙络和创世已成为过去,几乎被人遗忘,更听说蚩尤与有熊大战,连太阳凤妮也战死,大总管轩辕刚回熊城……于是他更急切地赶回熊城,可是事实让他失望了。

  才短短的三个月时间,有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不仅处处都有战火烧灼的痕迹,更四处都流传着蚩尤大败及凤妮杀退蚩尤、太昊、少昊三大高手的事迹,同时也流传着轩辕击杀刑地,平鬼方诸多之事,仿佛天下间没有人会不知道凤妮和轩辕的名字。

  凤妮是他妹妹,做了太阳他并不会反对,但轩辕当日设计逼走了他,可是此刻却成了有熊除太阳之外的第一号人物,怎叫他不生气和妒恨?因此,他决定回来揭穿轩辕的嘴脸,更要乘机夺下太阳之位,但是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明白,熊城变了。

  是的,虽然许多人对他仍然很客气,但这里已不再是他的天下,甚至是不欢迎他。这种不欢迎不是像昔日蒙络和创世那样,那时虽然蒙络、创世不欢迎他,但有熊子民和熊城中的许多人都会期待着他,可是现在,自上至下,连那些子民也对他这个王子爱理不理,似乎都明白他的归来是与轩辕争太阳之位。因此,在这种特殊的时候,有熊子民反而不欢迎他的归返,这让他很是难看。

  “轩辕,枉凤妮对你一片真心,你竟耍如此卑劣的手段,与这两个大逆不道的人伪造凤妮遗嘱,你真是卑鄙无耻!”龙歌眼珠一转,突地开口叱道。

  轩辕脸色大变,尚九和无咎也气得脸色发青,怒道:“你血口喷人!”

  “龙歌,你说话注意一些,如果你安安静静地不捣乱,我们还尊重你是王子,如果你不注意身分如此污蔑大总管,我齐充第一个要驱你出熊城!”齐充怒道,他对轩辕极为尊敬,哪想龙歌竟然如此含血喷人,怎叫他不怒?

  一旁的十城八寨七营的统领全都叱责龙歌,一时之间,龙歌竟成了众矢之的,这确实是龙歌所没有料到的结果。这些人似乎完全忠心于轩辕,即使轩辕确有过错,看来这些人也仍会支持他,这怎叫龙歌不怒?同时也使他更明白一点,那便是即使他得了太阳之位,这些人也不会支持他,甚至全部叛离,仿佛有熊与轩辕已经融为一体了。

  轩辕见场面这般混乱,知道是该他开口的时候了,不由得伸手虚按。

  众人的吵闹声立刻戛然而止,比什么都有效。

  轩辕望了龙歌一眼,淡淡地道:“凤妮新逝,举城皆哀,请龙歌说话不要有伤凤妮在天之灵。大家的眼光是雪亮的,谁好谁坏,孰优孰劣,各人心中自有一个衡量的标准。因此,这些无谓的东西,争执起来根本就没有意思,但请龙歌明白一点,我们所为的目标都只有一个,那便是有熊的繁荣昌盛,天下的和平与安宁!至于谁坐太阳之位,只是一种形式,如果谁能做到这一点,轩辕愿双手奉上太阳令,保证不会有任何人与之为难。因此,请龙歌不要借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来抵毁轩辕和两位长老及宗庙的尊严!”

  众人全都一呆,轩辕的话虽然平静,但是却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威严,使人不能不为之信服,即使是龙歌也找不到反驳之词。

  轩辕淡然接道:“轩辕虽自认不俗,但说到使有熊繁荣昌盛,使天下安宁太平,也不敢妄谈,但众位长老和众兄弟们盛情难却,更不想有负凤妮之遗愿,这才不得已而接令。只要能找到贤者,轩辕自会退位让贤。”

  龙歌这下倒真的无语了,除非他说自己可以让有熊繁荣昌盛,使天下安定太平,可是他怎能将之说出口?至少有熊的这么多人心中不服,他更不可能使有熊繁荣昌盛,不禁心中长叹:“罢了,罢了……”

  “轩辕,你可敢与我公平一战?胜者便继位太阳之位,败者则远离熊城,永不回来!”龙歌突然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望着轩辕冷然道。

  “王子,你这是无理取闹……”

  “是呀,为什么要和你比……”

  轩辕压住众人的话锋,深深地望了龙歌一眼,淡然道:“如果龙歌败了呢?”

  “远走昆仑,再不踏足有熊!”龙歌斩钉截铁地道。

  “好,我答应你的要求,如果我败了,我也永远不再踏足有熊!”轩辕自信地道。

  “大总管!”尚九也有些急了。

  “长老不必多说,如果我败了,太阳之位便是龙歌王子的!若谁不服便是与我轩辕过不去!”轩辕制住尚九长老的话题,肃然道。

  一时之间,四下俱寂,众人皆不再言语。事实上,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些人对轩辕的武功都极为自信,即使是龙歌的武功再好,难道他还会强过刑地?何况,龙歌的武功,在数月前众人已经基本上清楚,虽然极为不俗,却仍不能够与刑地这等高手相提并论。

  △△△△△△△△△

  宗庙的广场之上,观者如山,人潮涌动,皆因这是有熊两个最有影响的人在决定太阳之位的归属。

  龙歌,有着太阳血统,若是在平时,乃是名正言顺的太阳,可是他的对手偏偏是被有熊每一个子民所深深热爱和尊敬的英雄轩辕,而轩辕更是第十一代太阳所定下的接班人。因此,这一场争战的确是免不了的。

  许多人都来观看,谁都想看看这两大年轻高手是怎么交手的,有熊子民只是见过轩辕力战齐充的场面,但那种深刻的印象犹深深地烙印在每个人的心中,而今日的轩辕会不会比昔日更为厉害呢?这场决战会不会比昔日那场更为精彩呢?这正是众人所期待的,同时,许多人也是想来一睹轩辕的风采。

  龙歌与轩辕相距五丈而立,但目光却紧锁在一起。

  轩辕感到龙歌这三个月来确实是改变了不少,无论是气势还是其它的方面,都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变化最大的则是眼神。

  龙歌的眼神深邃得如一潭无底的清水,仿佛透着一层迷茫而邪异的光彩。

  轩辕跨上几步,神态极为悠闲,他不觉得世上会有什么人值得他去害怕,龙歌则更不会,即使他没有崆峒之行,也不会惧怕龙歌。

  龙歌感触最深的仍是轩辕的气机,他虽然正对着轩辕,可是他总觉得所面对的轩辕太虚幻,像是毫不真实一般,这种感觉使他心中极不自然。他不明白何以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眼前的轩辕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半点虚拟,但为何会存在着如此感觉呢?

  龙歌稍闭上眼,紧守灵台,更让他骇异的是,灵台根本就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捕捉不到轩辕存在的可能性,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龙歌骇然眼开眼,轩辕依然站在那里,可是他的思感和灵觉根本就觉察不到轩辕的存在,一点印象也没有。那只有一个可能,轩辕不再是一个实体,而是与天地相接的整体,这才会使人无法觉察到轩辕的存在。而在分神之际,他感到轩辕的目光突地变得异常明亮,就像是深邃夜空中的两轮明月,幽静、安详和诡异。

  龙歌竟仿佛在刹那之间陷入了那一片深邃的夜空之中,空阔、宁静,他看到的不再是轩辕,而是群山,是星月交替的天空,是广袤无垠的天地。

  龙歌的心神不自觉地越飞越远,仿佛是在天地之间自由地翱翔。他看到了那广阔的草原,那密密的森林,那奔跑的奇兽……天地之间仿佛洋溢着一种奇异而又美好的生机。同时他又似乎看到了日月交替,生死轮回,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真实而又不可触摸,他只是这个天地之中的匆匆过客。他有些气馁,有些遗憾,他看到了一个个死去的亲人,看到凤妮及许许多多的人物……蓦然之间,他又仿佛置身于怒海狂风之中,乘着一叶小舟在风暴中挣扎、呼喊,但根本就无济于事……忽儿又似乎是自万丈悬崖之上飞坠而落,摔得粉身碎骨……

  蓦地,龙歌惊醒了过来,额角尽是汗珠,脸色难看之极。他对着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明白,自己败了,根本就不是轩辕的对手,只在心神的修为上,便比轩辕相差太多。他之所以能自轩辕的精神世界中挣脱出来,并不是他的修为达到了何种程度,而是轩辕放了他一马。如果轩辕继续引他深入,他只会魂飞魄散而亡,甚至不会有任何人看得到他的伤痕。

  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龙歌惊醒,是因为轩辕突然闭上了眼睛,截断了龙歌与另外一层神秘世界的联系。

  “你胜了!”龙歌长叹着道。

  所有人都为之大愕,龙歌竟然就这样认输?他们根本就不曾交手过!不过,也有人并不奇怪,因为龙歌刚才与轩辕静静对峙之时,时而发笑,时而哭泣,时而惊惧……那种种莫名其妙的表情只让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这一切,龙歌仿佛根本就不知道,他便像是进入了一个梦魇之中,所有的情绪都不再由自己支配。

  龙歌似乎也明白了这些,他并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傻子,此刻在有熊之中,他大势已去,而决斗轩辕更是力不从心,若是再死缠烂打,那只会使他更为难看。是以,他在没有将脸丢尽之时认输,反而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尚九和龙歌身边的那些人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但却又不全懂,倒是吴回和陶基看得心神大震,因为他们也接触到了轩辕的眼神,那是他们从未有过的经历,所以他们明白何以龙歌败了。

  四下的有熊子民和战士全都看得莫名其妙,这场决斗似乎比他们所想像的不知道要乏味多少,并没有出现他们意料中的火爆场面。

  轩辕再次睁开了眼,淡淡地笑了笑,道:“既然这样,轩辕便不再多说了。不过,请龙歌放心,轩辕一定会让有熊繁荣昌盛起来,不负凤妮所望!”

  龙歌没有半丝表情,更没有什么话好说,败便是败了,有熊再不是他久留之地,这里并没有人会欢迎他,他的心中充盈着无限的失落感。这生他之地,却将成为他永远难返的地方,但是这又能怪谁?命运最喜与人玩这种游戏,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便必须凭实力!他败了,也没话可说,只看有熊子民对轩辕的敬爱程度,他也明白,自己根本就斗不过轩辕。

  “走吧!”龙歌没有再搭理轩辕的话,只是向身后十二名自王母国带来的高手轻喝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

  有熊子民自觉地为龙歌等人让开一条通道,一个个都目送着龙歌远去,眼神之中倒有着几分怜悯同情之色,他们没想到龙歌便这样败了。

  轩辕望着龙歌远去的背影,却没有再说任何话语。

  龙歌的风波竟是这般轻易地被平息,这使得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不过,话说回来,若是龙歌坐上太阳之位,许多人都会心中不服。

  龙歌这几个月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几个月前突然失踪,却又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呢?若是几个月前龙歌赶回了熊城的话,只怕有熊的太阳之位很可能轮不到凤妮,但是龙歌却没有在那时返回熊城。这一切只有轩辕心知肚明,因为这正是他一手策划的。

  这一切或许只是天意,龙歌确实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有熊竟会发生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做梦也没有料到,轩辕是故意逼走他,然后更出手连蒙络和创世这两人也干掉,只在短短不到十日间便将凤妮扶上了太阳宝座,更设计大败鬼方、杀天魔,组织华联盟,智服鬼方诸族,使其不败而降,这使得轩辕和凤妮在有熊的地位以快得让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加以巩固,其声望之高超过了历代太阳。是以,数月之后,龙歌再想插手有熊之事,根本就是不可能了。

  有熊人对轩辕的信奉,便像是对待神明一般。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试问谁能够在数月之间,建下这般的战绩呢?这就像是一个奇迹,也使世人公认了轩辕的智慧之高绝对是无人能比的。虽然近日来,有熊遭受蚩尤战火的焚烧,但这并不影响轩辕的声望,反而使有熊人在危急之中更感受到英雄的重要,使他们对轩辕成为太阳的呼声更高,因为在有熊人的思想中,只有轩辕才能使有熊强大,战无不胜。

  而且这次战蚩尤之时,华联盟所出的力气绝不小,尤其是陶唐氏、君子国、龙族这几大部族功不可没,而华联盟正是轩辕所创,因此,有熊人更感受到,只有轩辕才能够组合更多的力量对付外侵之敌。

  理所当然,轩辕已正式成为众望所归的有熊太阳,接下来的便是大封有功之人:封驻守于九黎本部的蛟龙为庚城城主;杜修战死,则由蛟梦任甲城之主;土计建了奇功,让其部族之人迁入别城,将杜圣的别城封给他;伯夷父此战有功,则封为军事大总管,余者各有封赏;对陶基等人大加感激,为陶唐氏送上大礼以表谢意;杜修和杜圣的家眷被接进熊城,受到特殊照顾;齐充则被升为军事副总管之职,死士总教头则由满苍夷接手……

  诸如此类调动,举不胜举,总之人人都有奖赏,每个人都极感满意。轩辕的调配乃是经过昨晚苦思,仔细推敲所得的结果。而且这些日子以来,熊城许多重要人物死伤极多,刚好以新人补充,并对死者家眷加以安抚,还下令召回逃散的有熊子民。

  由于伤者太多,药物紧缺,轩辕让神农抽调出两百名识得药草之人随歧富外出采集药草,更让神农掌管整个有熊的药物流通,负责对外采集之职。因为那段轩辕受伤的日子,神农跟着歧富学得了不少的医术,因为神农本身对毒物就有研究,是以与歧富极为投缘,这才向轩辕请得此职。

  蛟梦知道,神农曾养过白虺,对毒虫毒草自是极有研究。

  此时的轩辕对神农最清楚不过了,因为虎叶曾告诉过他,神农自小便偏爱收集毒物标本,因此,神农遇上歧富这种医道圣手,正是最妙的搭配,所以轩辕并没有阻碍神农的选择,如果能让神农习得歧富的医道,那将是受益无穷,更何况,神农能够为有熊子民作出贡献,他也自是异常欢喜。

  这次建下大功的还有两人,他们也是最为特殊的两人,那便是花猛和猎豹。

  花猛和猎豹两人联手竟在丙城郊野袭杀了帝大。虽然当时帝大身受重伤,但花猛和猎豹两人能合力将之袭杀,这也极不简单,也证明这两人联手的攻击方式已经趋向纯熟和圆通。这两人的武功又以另一种形式恢复过来了,对于其它人来说,这确实像是一个奇迹,不过这却是因为轩辕激起了他们的斗志。

  凤妮的灵位被轩辕摆放在冰窖之间,与雁菲菲的遗体摆放在一起。

  冰窖由云娘和专人打理,轩辕也好长时间未见到儿子小悠远了,终日俗事缠身,根本就没有时间陪儿子。

  今日轩辕难得抽身来看儿子,小悠远已经六七个月大了,胖嘟嘟的,异常可爱。昔日轩辕不在之时,凤妮每日必来看小悠远,有时还会让其同睡,对小悠远可谓极尽关怀。是以,熊城无论是凤宫之人,还是太阳宫之人,都极为喜欢这个小宝宝。

  轩辕来时,小悠远刚好睡着,他却不能吵醒这位小宝宝,看着小悠远那甜甜的睡相,他心中也难得地涌出一片温暖,桃红诸女也都众星捧月般围在小悠远的摇篮边,一个个都对其爱护备至。

  望着小悠远,轩辕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只有这种年龄才能真正的无忧,可是孩子总会有长大的时候,那时他同样会变得心事重重,满怀遗憾,整天会为俗务奔忙不停。

  轩辕确实很难找到时间陪儿子,虽然这一刻他在这里陪着儿子,可是下一刻他便将要南征高阳氏和有虞氏。

  杀戮,总会存在于世间,只要有矛盾,就会有杀戮,而这个世界却是因为矛盾才存在,因为矛盾才会发展。因此,杀戮是永远都不可能休止的,只可能稍敛,由大规模变成局部,这或许便是洪荒之中的真正法则。

  陶莹诸女似乎也明白轩辕明日便将出征,因此,这一日他们都尽心地享受着难得的相聚和安定,惟一挂在心头的阴影便是凤妮的死去,这是一个难以弥补的遗憾。事实上,这也是轩辕立志要南征高阳氏的主要原因,有些东西只能以血去偿还!

  伯夷父早已去安排和选调战士,在这一日之中,要与所有华联盟的部落取得联系,同时要自四面八方孤立高阳氏和有虞氏。

  轩辕准备痛痛快快地与蚩尤决一死战,痛痛快快地大战一场。

  鬼方已无法威胁到有熊的安危,刑天也因与跂通、柳静之战受伤,应不会很快复原。东夷也同样无法威胁到有熊的安危,所有的力量全都聚集在南方!

  少昊、太昊都将一一臣服在有熊的脚下!

  不可否认,太昊和少昊也是蚩尤的帮凶,虽然在最后的时刻欲杀蚩尤,但其对有熊所造成的损失,必须让他们加倍奉还!



 

 
分享到:
少女和狮子
揭秘中国历史上九大另类发明
木兰辞6
春晓
聪明的农夫女儿6
周总理
桃园结义真相 关羽长刘备两岁
9.帅气潇洒的,嫌没素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