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五章 希望的力量

第十五章 希望的力量

时间:2015/8/15 10:41:20  点击:910 次
  这几名使者返回昆城后,确实将有熊的繁华盛景和那种安居乐业的生活狠狠地描绘了一番,更对有熊的热情相待大加宣扬,甚至更将其加油添醋地夸大一番,只说得人人向往,恨不能长出双翅立时飞向有熊。

  此刻谁还会有所顾虑?这乃是自己人亲眼所见,亲身所感受到的,一时之间,昆夷诸部群情激昂,人人都盼望着早一点去熊城,去依附有熊。仿佛在一夜之间,众人都换了一个样,便连原本已斗志颓丧的战士,也一个个战意高昂,仿佛此刻即使太昊亲来他们也可以自其手下闯过去一般。纵是昆夷王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一个结果,禁不住深感希望的力量强大无比。

  只有充满希望的人,才会充满斗志,这也是一句实实在在的真理。

  昆城之中,所有该收拾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妥当,能带走的,绝不留给太昊,不能带走的,在走之时将以一把火烧掉,因此留给太昊的便只是一座空城。

  昆夷诸部人马等天黑之后才弃城而出。塞外的冬天,晚上的寒冷是不言而知的,而且天色也极为暗淡,但为了族人的安危,昆夷诸部不得不在晚上行军,否则的话,太昊定会闻风而动。

  △△△△△△△△△

  太昊确也小吃了一惊,有熊竟派出两路精兵,一赴闪电河,一赴桦皮岭,只看那架式,倒仿佛是要截断他的后援。而闪电河边的有熊军故作一种神秘的样子,似乎是欲图谋不轨,这怎不让太昊吃惊?

  有熊的这些精兵,便是太昊也无法真个能捕捉到其行动的方向,因为这些人全都是骑兵,来去如风,更不在某一处固定下来。在无法摸透对方的意图之前,便是太昊也不敢轻举妄动。

  有熊战士可不比鬼方战士,这些骑兵,很可能在任何时刻发动偷袭,那时即使是太昊也难控制大局。

  问题还不仅于此,太昊根本就不知道有熊战士有多少人在闪电河畔。

  当然,如果让太昊相信有熊战士不会对付他,那他真是一个傻子,一个地地道道的傻子。

  太昊是何等人物,自然知道战场之上是不可能有亲情存在的,为了某些事情,他与凤妮的师徒之情根本就不堪一击。虽然那封信上凤妮写得情真意切,仿佛是极为尊重其师,但那却是轩辕为堵天下人之口的一条诡计,使太昊陷入不义之境。而现实之中,为了有熊的利益,凤妮是不可能还念及师徒之情的。正因为太昊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猜不出有熊的意图,只好小心戒备,以防不测。以不变应万变,方是上上之策。

  自太行山脉的北部到塞外的闪电河,太昊都布下了自己的眼线,所以有熊在桦皮岭扎下的大军,太昊自是知道的。

  以太昊眼下带至北方的兵力,实不足以抗衡有熊,他之所以攻打鬼方,是因为少昊牵制住了对方主力荤育和刑天两部,否则的话,他绝不会出手对付鬼方。因为他的力量仍不够强大,而要自南方再调大军,又太过劳师动众,更会引起许多事端。因此,他也害怕有熊便这样断了他的归路,那很可能会让他全军覆灭,至少在与昆夷诸部大战两败俱伤后,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是以,太昊不得不对昆夷诸部放松一些攻势,而将自己扎在闪电河畔的营地防守得更为严密。当然,他要防的自然是有熊那能给他致命一击的骑兵。

  △△△△△△△△△

  蛟龙的伏兵再建奇功,竟又一次将九黎本部派出的援兵杀得大败而返。蛟龙所领骑兵一口气追出二十里,后来因九黎本部的战士出来接应,蛟龙这才撤军而退。

  蛟龙这支骑兵,几乎杀破了九黎人的胆,使之全都龟缩于九黎本部之中不敢出来,而他们自各依附部落中调集的人手也全都集于本部,以防龙族战士乘机而出夺下九黎本部。

  蛟龙的大胜,为叶皇争取了时间,他也便可以用足够的时间去安排人手对付神堡之中的风沙。

  此刻胜券几乎已握,有熊战士和龙族战士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向神堡推进,破堡之日已是可以倒计时了。

  而柔水在神谷中,凭灵鸠而查出白虎神将的方位,遂将奴隶们推移过去,让老弱的奴隶们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那群奴隶的名字。

  这是蛟龙所想到的招术,以感情这把利箭让白虎神将吃些苦头。

  刚开始之时,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后来便有些奴隶们忍不住自他们所藏的林间冲了出来,但是却被自林子中射出的怒箭射杀。

  这群老弱病残的奴隶几乎熟悉与他们一起干活的每一个奴隶兄弟,见此情况,不由得呼唤更急,甚至在大骂九黎和东夷的残暴。

  这样相峙不过半炷香的时间,柔水便听到林间响起了惨呼声,甚至有杀斗之声,她知道进攻的时机到了,立刻下令埋伏的大军出击!

  有熊战士和龙族战士就等这一刻,人人奋不顾身地杀入林中。

  这时候,林中早已乱了套,那群奴隶兄弟们手执兵刃对九黎人倒戈相向。在白虎神将射杀了几名欲奔出林外投降龙族的奴隶之后,奴隶们皆愤然举刀向九黎战士劈去。一时之间,九黎战士防不胜防,被砍倒了一片,于是东夷人与奴隶们先战了一场,此时柔水也便领人杀了进来。

  也因为这样,柔水所领之兵很快瓦解了白虎神将设在林中的埋伏,轻松地入林了。

  神谷中的奴隶们一个个都极为精壮,都曾是各部落中的精英,虽然这些年来受尽了折磨,但是这些人之中仍有许多好手,甚至有些人比强化训练之后的龙族战士更为凶猛,连白虎神将也被其中几个奴隶缠得叫苦不迭。

  柔水早知道,在神谷的奴隶一个个都不简单,可谓是精英,这刻亲眼目睹这群奴隶们的悍猛,果然名不虚传。她心中也暗惊,如果这群奴隶真的相助于白虎神将,只怕这一战龙族战士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白虎神将怎么也没有料到龙族之中竟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居然利用亲情这条毒计使他所有的心血白费,不仅如此,还使他不战自败,这确实是一种悲哀,但他却不得不服。

  在柔水的手下,白虎神将仅走了五招便被生擒,这更是白虎神将所没有料到的。

  对于柔水,白虎神将并不陌生,当日叶皇伏击他们之时,柔水也曾出过手,但那时柔水的武功却并不登大雅之堂,至少比他要逊上两筹。可是一年之后的柔水,竟厉害如斯,这确实是让他惊骇。

  主帅被擒,这群东夷战士便尽皆弃械而降。

  对于神谷的控制,一切都很顺利。

  柔水对奴隶们的安排却依然是遵循轩辕的原则,加以重用和信任,因为这是一群不会变心的朋友,而东夷的降卒会不会变心还很难说。因此,她只好将这些东夷的战俘送至共工氏,由华联盟去处理,省得让她麻烦。

  共工氏乃是华联盟的一员,包括在共工集的“青云剑宗”,都是华联盟的一员。因此,他们有权也有义务处理这群战俘,当然,这群战俘的人数极多,还必须让陶基或是轩辕、凤妮定夺,同时还要联系贰负,以华联盟同盟会议的形式决定。

  没有战俘的处理问题,一切都显得简单利落。

  事实上,战俘的处理问题是最为头痛的事,比战争更为麻烦,一个不好,只会为自己种下祸根。而能像轩辕那般处理战俘的人,又到哪里去找?当然,这还需要看时机,看情况,只能根据实际情况去作出安排,这才能够收到最为理想的结果。

  轩辕是一个特别的人,仿佛什么事情在他的手中都会变得很轻松,这或许是一种个人魅力。不可否认,他的思想很超前,是以他才能够以让人惊讶的速度成长起来,更得到世人的赞同。

  柔水安定好神谷后,立刻调人去支援在神堡之外的叶皇,他们一定要将神堡攻下来!而他们有一个绝对的优势,那便是对神堡的熟悉。

  神堡本就是这群奴隶兄弟所建的,其中的每一处机关都不可能瞒得过他们,而这,也便是叶皇制胜的最大筹码。

  △△△△△△△△△

  刑天也是无可奈何,人心涣散,他根本就约束不住,抑或说,正因为他强行规定,更使人心尽失。

  那群自熊城归来的战俘,本来是抱着回家为族人效力的目的,可是刑天竟然限制了他们的自由,尽管他们知道这是为人族人着想,可是在他们的心底,仍生出了反抗之心。他们并不想接受这个不平等的待遇,在心伤之余,他们竟再一次领着族中家人逃出荤育城,投奔于有熊。

  这怎能不叫刑天气恼?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让他追出去杀了这些叛贼?

  这当然不可能,因为少昊正在城外相候着!

  少昊自然知道荤育城中经常有逃兵,只是在与有熊两次交兵之后,他对这些逃兵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再刻意派人去追截。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仍不想与有熊正面交锋,他的目标是荤育城!

  鬼方的子民和士卒逃逸,对他自是大有益处:一,可以减弱敌人的力量;二,可以分化鬼方战士的斗志;三,可以对刑天增加更重的压力。因此,鬼方不断有降兵逃出,他不由心中暗喜,只要等鬼方人心涣散之时,一举出击,击垮刑天部,那他的目的便算达到了。

  刑天知道若是这样下去的话,即使是能战下去的话,也会是一个很惨的结局。

  刑天终于再一次召集刑天部、荤育部及土方部的高手商议。

  刑天要将整个部落向北方撤移,在这南面,他们已经处在一个极端不利的条件之下,是以,他们不能不向北撤离,这也是他召开这次会议的主要原因。

  轩辕的计策确实毒辣,竟在不动一兵一卒的情况下,让偌大一个鬼方四分五裂,人心惶惶,这点刑天深有感受。

  鬼方的一些主要人物都明白,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轩辕的诡计。这个年轻人实在太可怕了,包括他放回这七八百名战俘的处理方式,无不表现出此人那无人能及的智慧。

  最初,有熊放回这么多的战俘,鬼方之人都在为之欢庆,便是刑天和魔奴也有些意外,但是这一刻他们才真正地明白,轩辕这着棋是多么的厉害,更是鬼方致命的败因。但是,他们又能怎样呢?打?根本就不是有熊的对手,便是轩辕那神鬼莫测的智计,便足以让他们心惊。连天魔都已经死在轩辕的手中,试问在鬼方之中,还有谁能斗得过轩辕呢?这是一个让人沮丧的问题。

  刑天也便只好退,退回极北绝域。

  在鬼方之中,很多人都知道极北绝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不过真正见过极北绝域的人并不多。但人们都知道,那里乃是刑天部的发源地,后来刑天部以极北绝域为中心,统治了整个塞北。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刑天部反而被荤育部给比下去了,在鬼方十族之中列至第二位。

  当然,没有多少人知道其中的内情,不过也有些人认为没有必要知道情由。

  对于鬼方十族的各部首领来说,这一切却并不算是什么很大的秘密。当然,真正知情的人却太少太少,或许只有刑天部的高手才知晓其中的秘密。

  “我决定全部迁回极北绝域!”刑天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这样,这让所有的人都有些错愕,不明白何以刑天会有如此想法。

  “魔神难道会以为我们无法与少昊再战下去吗?”土计有些不解地问道。

  刑天望了土计一眼,淡淡地道:“眼下我们中了轩辕那奸鬼的毒计,使得军心不稳,若如此苦撑下去,只会让有熊拣了便宜。因此,我们不如退回极北绝域修生养息,以图日后再卷土重来!”

  “可是魔神可曾想到,我们所建成的荤育城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若就这样拱手送给别人,那我们怎么向子民们交代呀?”魔奴似乎也不太赞同刑天的意见。

  “我想过,若是我们舍不得这座城池,只怕我们惟有以惨败告终。人是活的,城是死的,只要我们还活着,就可能将荤育城再夺回来,魔奴何用心急?”刑天淡然道。

  魔奴闻言一想,也确实是这样,如果不弃城而走的话,这里距有熊极近,他们的族人仍会不断地去投降有熊,那他们的战士哪还会有战斗力,岂不是惟有败阵一途?如果他们退回极北绝域,等修整好了之后,他们可以再一次卷土重来!

  “少昊不就是想得到荤育城吗?而他得到荤育城还不是想便于对付有熊?我们就将这座空城借给少昊,让他去与有熊大打一场好了!只要他们打起来了,我们或可坐收渔人之利,到时再重新夺回城堡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刑天又补充道。

  众人无不点头,但是魔奴仍有些不舍地道:“我们何不请出始尊,只要有始尊出手,一切不都是迎刃而解吗?”

  刑天脸色一变,瞪了魔奴一眼。

  魔奴吃了一惊,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不再言语。

  土计的脸色也微变,余者皆显得有些茫然,不知道魔奴在说些什么。

  刑天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也不能怪你,我本也有这个想法,但是谁又能够唤醒大哥呢?除非有绝世杀气相逼相诱,才有可能激活大哥的感观灵觉,而这绝世杀机又到哪里去找呢?”

  土计和魔奴也都色变,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刑天竟然将这件事亲口说了出来。突然之间,他们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地道:“魔神想诱少昊去极北绝域?”

  刑天这才露出了一丝涩然的笑容,点点头道:“我只有用这个方法试一试了。”

  魔奴大喜,土计却将眉头皱了起来,还有许多人不明白刑天和魔奴所说的是何人,因为他们从未听说过还有一个始尊存在于这个世间。

  难道这个世上还会有比少昊更为可怕的人?难道鬼方还有比刑天更厉害的人?魔神口中所说的大哥又是谁?绝世杀机又是什么?许多人都有些迷糊,不明白这一切究竟代表着什么。

  △△△△△△△△△

  当太昊发现昆城已是一座空城之时,昆夷诸部已经离开了昆城百里。

  太昊大怒,这一日一夜间,他被有熊那一直只是晃来晃去没有动静的骑兵给绊住了心神,以至于忽略了对昆城的强力封锁和监视,这才会让昆夷诸部如此多的人畜全部离城出走而仍不知晓。

  当然,这与夜色有关,但是却也不能否认这与有熊兵力的干扰不无关系。

  太昊下令紧追昆夷诸部众人,他怎肯让这一群即将被征服的人就这样离去呢?

  太昊兵力一动,有熊族设于闪电河附近的战士也全都动了,一时尘土高扬,蹄声震天,即使是太昊也吓了一跳,他根本就不知道有熊在闪电河设下了多少骑兵。

  此刻太昊放眼一望,只见前方和左右两方的尘土高高扬起,大有遮天避日之势,单凭这声势,仿佛这三个方向都伏有数千骑兵一般,这怎不让太昊大吃一惊?

  太昊也有些惑然,有熊哪里来的这如许之多的骑兵呢?尽管有熊的普通战士极多,但作为骑兵来说,有熊一向是弱项,可是此刻有熊竟然出动了如此之多的骑兵,确实让他有些不解。

  不过,太昊知道,他已经在有熊的包围之中,如果有熊拥有如此之多的骑兵,确实可以将他身边的战士杀得一个不剩。尽管他自身的武功足以威慑天下,可是天魔罗修绝有前车之鉴,他也无法自信自己在有熊众多高手的联手搏杀之下,可以安然而去,因为一人之力始终有限。

  有熊族中的高手之多,太昊很明白,而且轩辕此人诡计多端,谁知道此人会设下什么样的毒计?在己方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太昊也不想蛮干,这也是为他身边的人考虑。

  无敌并不是打不破的神话,天魔罗修绝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太昊珍惜自己的生命,他并不觉得自己会比天魔厉害多少。

  无奈之下,太昊不是选择还击,而是后撤,他可不想再呆在有熊的埋伏圈之中,便只好眼睁睁看着昆夷诸部向东南而去,而他还要被逼往北方。

  太昊对凤妮确实心生恨意,他教出的好徒弟,在抓住时机之时,居然调头来对付自己,这或许是一种报应。

  最难过的还是伏朗,他知道,自己与凤妮之间的关系,算是彻底地完了,所有的爱将都付之东流,而这一切竟是以如此一种方式结束,他真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而这一切,究竟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呢?

  太昊后悔,后悔自己所采取的策略不当,后悔自己在知道了攻打鬼方便会坠入轩辕的算计之后,仍受不住诱惑掉进这个陷阱之中,这简直是一个辛辣的讽刺。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深刻地感到轩辕的可怕,仿佛在当初便已看到了今日的结局一般,这确实让太昊心寒。不仅如此,而且轩辕的计谋一环套一环,全都起着连锁的效果。一步一步的,如果你陷入了其中的一步,就会身不由己地越陷越深,跟着轩辕所设的圈套一直走下去,而这种感觉才是最为可怕的。

  太昊怎会不知道昆夷诸部如此倾城而动,便是去降服有熊?否则的话,有熊怎肯花如此多的兵力来相援相助?这确实是一种讽刺,坏人由太昊做了,可是太昊没有在鬼方捞到一点好处,反而损兵折将,倒是在一边看戏的有熊却拣了个便宜,仿佛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给有熊作嫁衣,这确实是一种痛苦,但痛苦又能如何!

  这个世界所讲求的,便是实力,强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就是真理,弱肉强食乃是这个洪荒之中最为古老的法则。

  太昊并不知道轩辕已经不在熊城之中,对于轩辕,便连太昊也有些心惊,他虽未与轩辕正面交过手,但是在这或明或暗的交锋之中,他似乎处处受制于轩辕,而且正一步步陷入轩辕所设下的陷阱之中。因此,对于轩辕,他竟生出了一种惧意。

  当然,论武功,两个轩辕也不足以令太昊生惧,但是轩辕却是一个不以武功取胜的人,只凭他用兵的手段,便足以将强于他的敌人消灭,这才是轩辕的可怕之处。

  无奈之下,太昊只得领兵向北撤走,却并没有被有熊骑兵追袭,这让太昊微微有些不解,他估计有熊可能只是想将昆夷诸部接走,并不想对他进行追击。而他撤向北方,有熊自然不会太过强逼。

  太昊并不知道,有熊派到闪电河边的只有一千骑而已,单凭这一千人怎么可能追击太昊?如果太昊知道有熊派至闪电河边的兵力只有一千人,说不定会对有熊骑兵来个迎头痛击。以太昊此刻身边的实力,要对付这一千骑兵并不是一件难事。

  伯夷父此次所用的乃是疑兵之计,他在昨日将那一千骑兵分数批调至闪电河,与太昊的战士隔河而奔。每批行过的战马尾后皆拖着树枝之类的,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在河对岸根本就看不清情况的太昊还以为是一支强大的骑兵赶来。

  太昊当时便隔河相望,却发现这样的尘土居然扬起五次,而且都是自不同角度扬起,绝不是同一支骑兵所造成。在不知情况之下,他以为对方调来了五支强大的骑兵。因此,他根本就弄不清有熊究竟调集了多少骑兵赶来,在他的估计之中,至少也有四千余骑,可事实却非如此。但伯夷父这一招还真震住了太昊,使他的战士不敢轻举妄动,害怕遭袭,所以今日再见这三路尘土大起,他并不怀疑有熊伏下了数千骑兵,这才吓得撤走。

  太昊明知有熊不可能有这么多骑兵,但是此刻的有熊外有陶唐氏和龙族的支持,谁能够肯定,这些骑兵不是自陶唐氏或是龙族调来的呢?因此,太昊不敢赌,事实上,此次依然是伯夷父的惑敌之计。

  太昊身边有近两千精锐战士,也有数百骑兵,其力量确实不能小视,而且太昊又是不世高手,因此即使是昆夷诸部占着人数的优势,也依然无法与太昊相抗衡。

  △△△△△△△△△

  刑天真的弃荤育城而去,他得到昆夷诸部降服有熊的消息后,更坚定了他不欲留在荤育城的决心。

  一些鬼方子民先一步撤走,而刑天则留下来断后。

  少昊绝对不是好惹之人,而少昊那数千精兵更是让鬼方头大。单只少昊手下的快鹿骑便足以让刑天头痛,这并不是虚谈。

  在平原之上,东夷的快鹿骑以来去如风的速度著称,自然可以让刑天损失惨重。

  在与少昊交手之时,鬼方的众高手伤残不少,而更无一人是少昊的对手,刑天只好亲自留下来与少昊对抗了。

  魔奴比刑天先撤走一步,他是在族人撤离后不久,便即撤离了。不过,风魔骑却是不能太早撤走的,那是刑天对付少昊快鹿骑惟一的筹码。

  少昊知道荤育人已经北撤之时,是刑天弃城连夜而去的时候。在夜色之中,少昊自然无法追逐,只好待天明这才追杀。

  夺下了荤育城,却好不辛苦,东夷的士卒损伤过千,鬼方的伤亡自然是更重。不过,能够夺下荤育这座坚城也确实不错。

  荤育城中不能带走的东西被烧掉了近半,留给少昊的并不多。

  少昊便是看见荤育中起火,这才知道不妙,立时发令攻城,但此刻的荤育城,已只是一座空城而已,之中能够搬走的东西大多数都搬走了。不过,因为刑天不想惊动少昊,因此并未让人将所有的东西都搬走,那样行动更落利、更方便,也减少了许多被察觉和追及的可能性。

  少昊得此城,心中也极是高兴,以前所伤的士卒也算是值得。

  荤育城建在有熊的北面,这也是一座难得的坚城。事实上鬼方便曾凭这一坚城与有熊相持了百余年,因此这座城的装备可算是极为齐全,之中宫殿庭宇多不胜数,还有天魔罗修绝的行宫。

  值得庆幸的是,城中的许多东西刑天来不及毁去,而留给了少昊,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足够让许多东夷人为之心喜。

  东夷的战士进驻荤育城,顿让荤育城焕然一新,尽管没有子民,但城中的屋宇住起来,可比在野外营帐中舒服多了。

  少昊知道刑天才走不久,只是一个夜晚应走不出多远,因此,他仍要追击刑天。

  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他怎会不明白刑天部的人天生好战,刑天此去终究会回来的,如果刑天再返回来自北面攻夺荤育城,而南面又有有熊军相攻的话,他岂不是会两头受敌?因此,少昊绝不能够让刑天诸部逃逸而去。

  少昊此次的目标也并不只是夺城,他更想征服刑天部,征服鬼方诸部,如此时不趁对方无坚城可依之时强追,又更待何时?

  东夷的快鹿骑本就擅于打追袭战,因此少昊绝不会放弃对刑天的追击。

  荤育城,由帝大亲自把守,少昊则领着近两千骑兵直追刑天。

  △△△△△△△△△

  熊城又迎来了一个几乎是前所未有的欢庆夜晚,数千鬼方子民和战士前来相投,这确实是一件让人无法不激动的场面。

  这种场面只有轩辕大败鬼方之后,返回熊城之时才有过,只不过当时轩辕身受重伤,而无法与熊城子民共同欢庆。因此,那时的场面也要比今日的场面逊色一些。

  当然,那日人们心中的欢喜比今日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熊城内外,无一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忘记了另一个不在熊城的人,那就是轩辕。

  若是没有轩辕,绝对不可能有今日这种欢庆场面的出现。

  轩辕和凤妮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被有熊子民欢呼着,一遍又一遍地被有熊子民传诵着,仿佛若不这样,便无法表达有熊子民对轩辕和凤妮的敬爱和拥戴。而在这种时刻,人们更是无法忘怀是这两人给他们带来的幸运。

  鬼方的降卒和昆夷诸部的子民及战士也无法不被这种场面所感染,于是跟着所有人一起疯狂着,欢叫着,只有在这种场合之中,他们才能真正感受到轩辕和凤妮在他们心中究竟占了多少的分量。

  鬼方的人和有熊的子民一样,全都解除武装,身上不带刀剑及任何兵刃,便在熊城之外的平原之上彻夜狂欢。

  熊城之中找不出如此宽阔而广大的场地,以供这些人共同欢聚,因为今夜至少有三万多人欢聚一起,场面之浩大,几乎让人咋舌。

  有熊的战士皆全副武装为这个空前盛大的晚会把守,几乎所有的战士都动员了起来,在这种时候,保卫的职责便显得更为重要。

  没有一个战士有怨言,他们似乎都明白,这是在为谁办事,都明白族人的欢乐才是他们作为一个战士的真正欢乐。不可否认,有熊战士的觉悟空前高涨,一种民族的向心力让他们的心紧紧地凝在一起,凝在轩辕和凤妮的周围。

  十大联城也派来了代表,八大寨也有代表,七大营和山海战士也都有代表派来,但这些人并不带刀剑兵刃入场,除非是表演节目。

  鬼方人这才算是真正见识了有熊的强大,见识了有熊子民的热情和友善,本来存在的疑虑,在顷刻之间尽皆化为乌有。

  陶唐氏派来了代表,君子国派来了代表,龙族也派来了代表,各方人物皆是为了欢迎鬼方诸部前来归降,也是为了欢迎鬼方诸部加入华联盟。

  这像是一种无上的殊荣,作为鬼方诸部的降卒,无不感激,也同样随着群情激奋的有熊子民高呼:轩辕万岁,凤妮万岁。

  凤妮亲临了晚会的现场,只是轩辕有事未来,但是每个有熊子民依然将轩辕的名字与凤妮的名字并列着一起高呼。

  数万人的呼声同时响起,这种场面真是让人热血沸腾,数十里之外都可以清晰听到。

  声音犹如海啸山崩,巨雷滚动,每一个人都忘乎所以,让自己迷失在这种声音之中,感受着这永生难以忘怀的场面。

  熊城内外,仿佛有着一种强大的能量在流动,在翻腾滚舞。

  月色甚明,但没有人再感受得到寒冷,一个个都感动得流泪,一个个如疯如痴,如癫如醉,生命在这一刻也显得渺小而微不足道。

  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永远都无法忘怀的夜晚,无论是有熊人还是鬼方人。

  鬼方人知道自己没有选择错,在这一刻他们发现,他们的决策是多么的明智。他们这才知道,有熊人的心地是多么纯朴善良,那包容之心是多么的宽广,足以让他们每一个人感到汗颜,感到惭愧。

  鬼方人的确感到了惭愧,感到了汗颜,因为他们过去与有熊的战争。

  每一个鬼方降服之人都誓死与有熊结为永世之好,永远与有熊共进退。

  昆夷诸部的首领置身于群情激奋的有熊人之中,都仿佛已经迷失了自己。他们更是誓死听从熊城的调遣,忠于华联盟,他们也真正地见识了,什么才叫欢乐,什么才叫万众归心。

  只看有熊子民这种团结的气势,只看他们对轩辕和凤妮的拥戴,不难想像,惟有这样的部落才能够创造出真正的奇迹!鬼方降卒这才明白为什么鬼方会在涿鹿之战中落得惨败,连天魔也在此役中战死,这一切的发生,绝对不是偶然。

  他们没有理由不臣服,没有理由不对有熊人生出敬畏之心,是以昆夷诸部皆不作二想地誓死臣服于有熊。这数百多年来的战争早已使他们厌倦了,也使他们更渴望和平与安定。而有熊的强大,则正好是他们最理想的归宿,他们也坚信,只有拥有这一群如此热爱自己部落子民的领导者,才能够真正地成为天下最终的霸主。


 

 
分享到:
玉蝴蝶 柳永 望处雨收2
中国唯一由军妓所生的皇帝是谁
狼和狐狸5
三字经26
揭秘武则天4位男宠的最终结局
改变世界的天才乔布斯1
野猪2
一代一代枭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