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二章 奇异的射法

第十二章 奇异的射法

时间:2015/8/15 10:23:15  点击:1076 次
  事实上,风骚对轩辕是心有余悸,并不敢真的与轩辕正面为敌。那次轩辕双手被七窍圣锁锁住之时,还在他的眼前杀了奄仲,更将他重创,只凭轩辕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功力,便足以让他心惊,若非这次有破风和盘古氏兄弟出手,他哪敢主动来追轩辕!

  蚩尤的重生也改变了风骚,对于蚩尤的武功,他是无法抗拒的,加之九黎与蚩尤的特殊关系,他只好臣服于蚩尤,既然无人能够杀死蚩尤,他便只好认命。

  蚩尤对轩辕极为重视,就因为轩辕杀死了天魔罗修绝,更有个原因却是,与蚩尤魔魂结合的叶帝恨轩辕。

  蚩尤与叶帝的结合,是完美的,叶帝狠辣好杀的心性正与蚩尤的魔意相融,这两人结合,自然会使蚩尤的魔魂更进一步地发挥出来。当然,两人的思想都各自保留了一些,但保留下来的思想,全都是杀戮和凶残,因此,蚩尤便让破风来杀轩辕,更派来了盘古氏兄弟。这三大高手的刺杀,几乎是不可能失手的,遗憾的是,这之中突然杀出了一个跂通,将他们的计划全盘打破。

  当然,这不能够怪他们,毕竟,跂通的出现是一个意外。

  风骚并不知道跂通的存在,但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想再退,作为轩辕来说,确实太可怕,如果此人不除的话,将是后患无穷,风骚更是尝到了其中的苦头。此刻轩辕的实力之强,天下少有,若不趁此刻轩辕远离有熊而除掉他的话,只怕再不会有任何机会。

  当然,风骚对付轩辕,只能暗中下手,昨天他故意诱轩辕追击,但陶莹却没有上当,这使他的计划落空,而且陶莹和轩辕这一路人马急急行军,在深夜之际,将他们全都甩远了,害得他们只好再自轩辕的身后追来,以至于本来的先机全都让给了轩辕。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幸,风骚昨日在射杀战马之时,故意留下了几匹。

  事实证明风骚的作法极为聪明,这样使得轩辕这一队人马不能不留下足迹,至少战马走过的蹄印一时难以扫去,这便对风骚自后方的追踪制造了方便,而风骚也正是顺着蹄印而来。

  当然,他能够追行得这么快,却是因为另外的原因。昨夜他们几乎迷路了,但是却因为狐姬感应到轩辕诸人所行的方向,他们也便选好方向追来,这才在看不见蹄印的夜晚快速地赶了上来。不过,此刻蹄印竟然消失。

  蹄印怎会消失呢?马儿自不会如那群高手一样,拥有踏雪无痕的轻功,而且这一路上来,只有一条岔道,但是那条岔道之上并未有蹄印,难道说……

  风骚正在思忖之际,前去探路的两名花蟆人回来禀道:“前面根本就没有路,是一道深涧。”

  “啊……”百变吃了一惊,那群渠瘦杀手也不由得面面相觑。

  风骚也大感意外,前面竟然是一道深涧,无路可通,那何以蹄印延伸到这里呢?

  风骚和百变不得不亲自再去看一次。

  果然是一道深涧,深涧对面是一道高崖,流水正自那高崖之间冲出,飞泻百尺,注入深涧下的一个小水潭,然后顺沟谷远流。而风骚所立之处便是深涧的边缘,离涧底约有四丈余高,涧下怪石在积雪的掩盖之下,犹如一只只白色的异兽,若隐若现的青石一角,使人绝不怀疑这是一处很少有人来的绝路。

  环境倒是极为清幽,静谧之中,多了几分活力,只是色调太过单一。

  “难道是他们不识得过太行的路径,才会走到这里来?”百变不解地问道。

  “那为何未见回去的足迹?”风骚反问道。

  百变无语,心中却忖道:“是啊,如果这是绝路,他们怎会不往回走?如果往回走的话,那回头的蹄印自己怎会没有看到?这之间究竟有何玄虚呢?”

  风骚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当儿,突地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惨嚎之声,不由得大惊。

  百变也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禁惊呼:“不好!”他已经听出,这惨叫之声乃是自那群渠瘦人和花蟆人的口中传出。

  风骚也知道了,那群人仍留在路口相等,他只是不相信这前方会是绝路,才亲自来看一下。而此刻,那群人定是遇上了伏击。

  风骚的身形迅速回奔,百变也相随而撤,便在此时,风骚听到了一阵奇异的啸声。

  “嘶……”百变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一支利箭已将他的躯体带着飞跌出十步,而后,百变整个身体落地之时几乎爆开成碎块。

  “极乐神弓!”风骚大吃一惊之时,一扭头,便见一道白影自对面的绝崖之顶如大鸟般飞掠而至。

  风骚惊退,他对这道身影熟悉之极,正是前日遭他伏击,但仍被逃脱的满苍夷。风骚惊退,并不只是因为满苍夷,而是因为满苍夷射出的箭!

  比声音还快的箭,箭势之猛之烈,夹毁天灭地之威,这正是极乐神箭。

  对付百变,还不配动用极乐神箭,满苍夷只是用了一支普通的雕翎箭,但对于风骚这样的高手,却不能不用极乐神箭。

  “轰……”极乐神箭刺入风骚所立之地的雪中,雪面立刻隆起,犹如有一只硕鼠极速爬行其中。

  风骚一退再退,身子蓦地弹起。他知道,自己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极乐神箭,这奇异的极乐神箭可以使箭射出之后任意改变方向,且无坚不摧。所以,极乐神箭有着神鬼莫测之机,但极乐神箭却只有十支,也便是说,射失一支便少一支,这个世上将再也没有人能够制作出这种奇异的箭。

  极乐神箭的流线极为怪异,箭首并不是三角形的锋刃,而是形如鹤喙,连箭身都带一种特殊的弧形流线。若非功力高绝之人,绝对无法控制箭的方向,因为它本身就不是以直线的方式射出,惟有能够以心出箭,以精神和灵魂出箭,方能控制箭势的方向,并射中目标,之间毫无花巧可言。因此,即使是极乐神箭落在普通人手中,也是毫无用处,只是这箭质比较坚硬而已。而且,极乐神箭惟有以极乐神弓才能够射出,普通弓根本就无效。

  当风骚的身子如云雀般射起之时,极乐神箭竟“轰”然破开雪面冲上虚空,依然是紧追风骚不放,甚至还在奇迹般地加速。

  风骚一声低啸,竟自腰间抽出一柄剑来,直取那逼射而至的极乐神箭!这是他第一次面对极乐神箭,第一次见识极乐神箭的威力。上一次,满苍夷所使的只是雕翎箭杀敌,但风骚却已经知道了极乐神箭的可怕。可是这次他才知道什么是箭中之祖,什么是箭中之神,居然可以在射出之后再转弯追敌,这确实不能不让人心惊,更是让他骇异!

  “当……”风骚的剑正中极乐神箭,两股强大无匹的劲气相激,竟生出一股强大的风暴,使地面之上的雪花飞溅四射。

  风骚的身子猛地一震,竟不由自主地被来自极乐神箭之上的力道震得倒射而出。

  极乐神箭上所蕴之力带着爆炸性的冲击效果,一波一波地自风骚手中剑身传入他体内,如惊涛拍岸,一浪高过一浪。

  极乐神箭也在这一击之中向深涧中坠去,而满苍夷的身形刚好赶到,抓住了下落的极乐神箭。

  风骚却苦了,他怎也没估到极乐神箭竟如此奇异,一支小小的箭上竟蕴含着七波冲劲,使他不由自主地一退再退,连虎口都差点震裂。但让风骚吃惊和惊骇的还不是极乐神箭上的力道,而是自雪底之下飞射而出的一道五彩光影。

  △△△△△△△△△

  神堡之中的风沙大惊失色,这几个自神谷中逃出的九黎战士所报的情况几乎如一个晴天霹雳,令所有在场的人都傻了。

  神谷竟然失陷,竟然被龙族偷袭成功,悄然而夺,这怎不让人心惊?

  昨天他们还在讨论要不要联合诸夷去对付有熊那两支入侵的战旅,今天却有人来告诉他神谷失陷的消息,这一切简直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若非这几人众口一词,都证实神谷失陷,风沙怎也不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因为他对神谷太有信心了,风骚在那里经营了二十年,那里面的一切都几近完美,有险隘相守,有大闸相通,而且谷中驻有一千多精锐战士,再怎么说,一夜之间被人所夺,这简直是不合情理。那地方,只要一夫当关,就有万夫莫开之势,尽管里面机关并不是很多,但各小岛之间都可各自为政,独具攻守能力。在风沙的眼里,那是比神堡和九黎本部都要安全的地方。

  可事实上偏偏是最可靠、最安全之地失陷,这怎不让风沙吃惊?怎不让九黎恐慌?在这之前,他们仿佛找不到一点危机感。他们事前竟然没有发现一点关于敌人的消息,这简直是一种讽刺。

  确实,叶皇所做的一切都是秘密之极,尽管人数众多,但是行动神秘是龙族战士一惯训练的重要所在,这些人完全可以做到神出鬼没的效果。因此,龙族战士在外人的眼里便成了一支最为神秘、最为可怕的劲旅,尽管是新生力量,但是其发展速度之迅捷,是无与伦比的,就跟他们的大首领轩辕一样,完全是个奇迹。而这段时间,有熊的三路兵马吸引了东夷大部分人的视线,使他们反而忽略了龙族战士的威胁,这才被叶皇所乘。

  轩辕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在这个洪荒时代,消息传播极为缓慢,而轩辕明智地动用龙族战士作为叶皇进攻的主力,这便使得叶皇的行动速度和灵活性远远快于消息的传播,更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运用奇兵取胜,乃是轩辕一惯用兵的策略。兵贵在精、在奇,出则无迹可寻,收则迅如疾风,不让敌人有任何作出反应的时间。这也是轩辕能够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更是一种心理战术,只有能够把握住敌人的心态,方能好好地把握住机会,而轩辕不仅仅是个把握机会的好手,更是个创造机会的高手,这一点是丝毫不容人置疑的。

  风沙立刻召集神堡中的所有九黎重要人物,商讨对策,而神堡所有战士也都处在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防备有人来偷袭神堡。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既然龙族战士可以巧取神谷,再巧取神堡又有何不可?

  一时之间,不仅仅是人人自危,更是各处紧急动员备战,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了。若说有熊族的大军在黄河以北向东挺进,对于九黎来说还甚遥远,因为尚隔一条黄河,可是正因为这种大意才使神谷失陷。

  风沙此刻也有些后悔,后悔没有早一步加以提防,皆因他没有料到对方的速度会这么快。要知大批人马行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过黄河到九黎至少也要六七天之久,因为要造筏运粮之类的,但是叶皇的兵力根本就不用长途跋涉,他只是带着五百有熊军而已,另外一些人都是就地调动,随时想要随时有。因此,才会有超乎寻常的速度。

  帝十匆匆被请到议事厅,风沙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

  帝十只看风沙这种表情便知道事情是如何的严重,他明白,风沙是一个喜怒并不形于色的人,对待事情都能够极为冷静,可是今天却一反常态。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帝十认真地问道,他虽然听说过关于神谷的事,但仍有些不敢相信,禁不住问道。

  “敖广将神谷丢了,是龙族干的,至于究竟是什么人领军而来,目前尚不太清楚!”风沙见帝十来了,心中稍安了一些。

  “这是昨晚发生的事?”帝十仍然讶问道。

  风沙见帝十仍然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也不由得急了,向一旁垂头不语的两名自神谷中逃出的九黎战士喝道:“你们两个给长老好好讲讲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两人忙将自己所看到的,所经历过的,又是如何逃出来的经过说了一遍,帝十也神色大变。

  帝十知道眼前这两个人在神谷中的地位并不低,更是一级勇士之中的佼佼者,他的一颗心也仿佛落入了深渊之中。

  “敖总管怎样了?”帝十向那两人问道。

  “他被敌人生擒了,敌人大概有千余人!”那两人忙回答道。

  “你们事先竟没有闻到半点风声,就让这么多的敌人悄悄潜近?”帝十怒责道。

  “他们是晚上行军,而且又是在四更天夺谷,当时我们都在睡觉,所以属下也不知道。”那两人怯生生地道。

  “一群饭桶!真不知道养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用的!”帝十禁不住大发雷霆,他岂会不知道神谷的重要性?那里一失,等于将大门让给了对方,叫他怎能不急?

  议事厅中人人不敢出声,帝十乃是神堡之中的第二号人物,除了风沙就是他,因此风沙没有出言相阻,其他人谁也不敢说话。

  “长老先不要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与长老商量,眼下也不是急的时候,我们得想个办法将神谷夺回来!”风沙打断帝十的话道。

  帝十一听,点了点头,他知道风沙所说的甚为有理,眼下便是急也没用,事已成定局,只有想方设法怎么去补过了。

  “大王子可有什么妙计?”帝十问道。

  风沙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就只知道他们有千余人,连对方领兵之人是谁也不知道,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来。”

  帝十皱了皱眉,道:“如果我们想夺回神谷,只怕是越快越好,如果等他们完全控制了神谷,扎稳了阵脚,只怕到时我们即使花上两倍的人力也难以夺回了!”

  “我也这么认为,可是这群人既然敢夺取我神谷,应该有所准备。因此,我们不能不小心,而且在神堡之中只有七百余兵力,真正要战,只怕也难以取得多大的效果,所以我们首先得去本部让二弟调集勇士前来支援。而且,神堡自身也需要防守,七百战士之中能调出的却只有五百人还不到,这便很难预料到结果。”风沙无可奈何地道。

  帝十眉头紧皱,一向都是他们以强欺弱,可是今天,他终于尝到了被强敌欺负的滋味。

  昔日的龙族,只是他们手下的一群奴隶,可是此刻这群奴隶却成了一支让天下人心惊的劲旅,而且又回头来侵犯他们,这确实是一种讽刺。

  帝十自然知道龙族这一年多的时间来,发展之迅猛,比他九黎更快得多,而且在四方吞并的过程之中,不断壮大,壮大的速度比九黎更猛。相对来说,随着轩辕的名声大增,龙族战士也更为强大。

  自九黎的对外扩张吞并计划被轩辕破坏了之后,便一直受龙族的困扰,那群人总是阴魂不散地与他们作对,但又不正面交锋,总是偷袭了就跑,等你追赶之时,他又冷不丁地回头一击,而他回头给你一击之时,正是你追疲了欲退兵的时候。也就是说,龙族战士在你最想他出来与你作战之时,他总是躲着你,但当你最不想他出现之时,他又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对你痛击。因此,九黎勇士一听说龙族战士,便一个头两个大,但是谁也没有办法,那些人个个都是逃命的好手,特能逃跑,而且其行踪诡秘难测。

  九黎族不对外扩张还好,它对外扩张反而使龙族战士发展得更快、更迅速,几乎所有被九黎进攻的部落最后都依附了龙族。龙族战士是以战养战,不过每次他们打仗之时,都不会出现太多的战士,总只那么百余人去帮那些受侵的部落抗敌,打不过就走,然后这些部落自然而然地便投向了龙族,这种现象几乎让风绝和风骚气得差点昏死过去。不过,他们也没有办法可想,最后干脆便不对外侵略,省得吃亏不讨好,反而帮了宿敌龙族战士的忙。

  龙族战士不仅这般壮大发展,更利用九黎的战俘来壮大自己。每次他们生擒了九黎或东夷的勇士和重要人物时都不会取其性命,而是以一人交换数名奴隶,或是更多。对于九黎来说,奴隶的命并不怎么值钱,但是那些勇士和某些人物却极重要,因此他们只好答应对方的条件,进行人质交换。这些奴隶在九黎或许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到了龙族战士的手中,用不了几个月的时间,就会变成龙族的精锐战士,而且这些人对龙族是绝对忠心,同时这些人还会去找自己以前的族人来依附龙族。因此,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八变千百人,龙族也便这样壮大起来,像是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许多人都无法理解龙族何以如此快地发展起来,但是只要知道其本质,就应该明白,这一切只是顺应时势而生,想阻挡也阻挡不了。

  帝十也尝过龙族战士的苦头,那些人向来都是捉迷藏一般地与他们交手,东射一箭,西偷杀一刀,让人穷于应付。这些人从来都不与九黎大军正面交锋,可是谁也没想到,龙族大军一出,便是以势不可挡的威势强劲出击,而且还一举夺下神谷,这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让人好笑的是,九黎一直都希望能与龙族正面交锋,可是一旦正面交锋之时,九黎人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这确实是一种悲哀。

  “大王子可有派人去本部求援?”帝十问道。他也知道,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惟有去求得本部的援兵才会有可能与龙族战士一战,因为大部分兵力都在本部之中。神谷内属于九黎自己的兵力有五百人,另外便是一些客卿元老在那里修心养性、练功,还有五百人则是由东夷其他各部调出的战士。

  神堡建起之后,便成了连接神谷和九黎本部的重要基地,因此这里驻扎了七百战士,而在本部之中仍有一千余战士,另外若要调集兵力,便只有自其他各依附的部落中抽调。

  此刻,少昊在北方攻打鬼方,从九黎也调走了数百战士。因此,九黎的实力尚不足三千兵力,但那也没办法,既然对方已经欺到自己的头上,总不能做一只缩头乌龟。何况对方夺得了神谷,这可是九黎的大门,绝对是要夺回来的。

  “我准备让二弟调集八百勇士前来助战,另外不够的话,便自其他各部调人,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将神谷夺回!”风沙沉声道。

  “看来也只好这样了,不过我们不应该给他们有太多的时间去巩固神谷,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他们应该还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神谷中所有人都清除,至少奴隶营绝不是这么容易攻下的。”帝十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道。

  △△△△△△△△△

  风沙眼睛一亮,道:“长老所说确有可能,奴隶营方圆近二十里,可谓是神谷中最大的一个小岛,如果对方只有千余人的话,绝不可能如此快地控制得了方圆近二十里之地。何况那里还有我们五百驻军,至少可以与他们相持一段时间,如果我们此刻攻击的话,等于是让对方内外受敌,他们定是无法控制谷中一切!”

  “大王子所言甚是,那我们应该即速出兵才是!”一旁的众人听到这里也暗松了一口气,齐声附和道。

  “奴隶营中的五百战士是由谁统领?”风沙向帝十问道。

  “白虎神将!”帝十回答道。

  “嗯,如果是白虎神将,他一定可以守上一阵子,何况奴隶营中有许多存粮。”风沙点头道。

  “可是那里有八百名奴隶该怎么处置呢?”有人担心地提醒道。

  风沙和帝十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心中忖道:“是呀,要是这群奴隶也乱了起来,那可不好办了,只怕到时候白虎神将也没办法制止了。”

  “有了!”风沙突地眼睛一亮,兴奋地道。

  “大王子有何妙策?”帝十也精神一振,所有人皆精神一振,静待风沙说出其妙策来。

  “立刻飞鸟传书给白虎神将,让他解开奴隶们的锁链,我们可以与奴隶们谈条件,只要他们帮我们拒敌,我们保证还他们自由,并给他们每人一笔丰厚的奖励。奴隶营中本就有兵刃,说不定我们也可平添八百生力军呢!”风沙兴奋地道。

  帝十大喜,竖起大指指赞道:“大王子果然智慧过人,居然可以想出如此妙策,这样一来,龙族必败矣!”

  一时之间,议事厅之中人声沸腾,人人都觉得风沙此计绝妙,实在是太好了,个个赞不绝口。

  “其实,这应该感谢轩辕才对,此计乃是他教给我的,我便以他的计来攻他的兵好了。我倒要看看他会有怎样的下场!”风沙并不忌讳地道。

  帝十想到轩辕,心不由得沉了下去,这次领龙族来犯的人会不会是轩辕呢?如果此次领兵的人是轩辕的话,以轩辕那过人的智慧,只怕风沙此计也很难行得通。轩辕此人实在太可怕了,无论是智慧还是武功,都足以让人心惊。帝十最怕遇到的敌人也便是轩辕,在与轩辕的屡次交手中,九黎好像还没有胜绩,便是整个东夷也找不到一次胜绩,好像轩辕便成了他们的克星,怎叫帝十不谈轩辕色变!

  “长老在想什么?”风沙似乎觉察到了帝十表情的异样,不由问道。

  帝十微微一怔,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心事。”

  “是不是此计还有什么不妥之处?”风沙极为聪明,似乎已经感觉到帝十话语中有些隐瞒,或是话中有话,不由得再问道。

  这次帝十想不说也不行了,他也没料到风沙这么固执,硬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由吸了口气道:“我只是在想,如果这次龙族战士是由轩辕亲自领兵的话,只怕事情有些棘手,此人诡计多端,智勇双全,实是我见过的最为难缠的一个对手,是以我才稍稍走了神。”

  风沙也微微一怔,旋又洒然一笑道:“长老不必多虑,其实我也怕是轩辕领兵来犯,我与长老深有同感,轩辕确实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人物。此人智计之高,便是天魔罗修绝领着五六千鬼方大军也惨败在他的手中,连罗修绝都以惨死收场,何况我们只是区区两千余兵卒?不过我早已知道,轩辕正率人西去,并未亲自出征,因此我们不必担心此人!”

  帝十一听松了口气,但仍有些不解地问道:“轩辕一向行踪诡秘,大王子何以会知道他向西而去呢?”

  风沙并不隐瞒,道:“王叔之所以没有归返便是追踪轩辕西去,欲伺机除掉此人,我的消息是自王叔那里得来的。”

  “哦,那太好了!”帝十大喜,又道:“就让我领兵去会会这群人好了。”

  “不,我们应先飞鸟传书白虎神将,与之取得联络再说,我们不能孤注一掷。”风沙阻住帝十道。

  帝十点了点头,知道事情确不宜操之过急,龙族战士即使没有轩辕也绝不容易对付。只凭这次对方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夺取神谷,便知这龙族战士的领兵之人绝不是平庸之辈。这些日子以来,龙族与东夷大小不下百战,交手过招之间,东夷总是难以占到任何便宜,便可知龙族之中人才济济。如果这次九黎稍有疏忽,只怕会落个败惨收场,不过帝十也挺佩服风沙,如此年轻,便有如此冷静的头脑,以如此冷静的角度去看问题。

  “我已经派人在神堡四周查探了,看是否有龙族的伏兵。我们现在是不能有丝毫大意的,否则的话,一个不好,只怕连神堡也会保不住!”风沙认真地道。

  “大王子真是心思细密,帝十受教了!”帝十听到这里由衷地赞道。事实上,风沙所想的一切确实是周到而细致,在九黎族中,风沙确算是首屈一指的人才,否则也不可能被少昊看重。

  帝十虽然位尊权重,帝氏也是东夷一个强大群体,但是对风绝诸人倒是极为尊敬,就因为这几人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

  风骚心中暗暗叫苦,他看清了那五彩的厉芒是何物。

  是一柄剑,一柄仿佛拥有强大生命力的剑,只看那运行的弧迹,那速度,便知道这是极为要命的剑。

  有满苍夷这个可怕的高手已经够让他头大了,再加上这样一个藏于暗处的高手,他如何还能再战!

  “叮……”风骚返剑相迎,与那射来的五彩剑相触,强大的劲气冲得风骚自空中坠落下来。

  风骚吃亏在与满苍夷那数击的力道仍未完全消退,再仓促阻这利剑,自然劲力无法到位。

  风骚一落地,却发现那五彩之剑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又折返回来,竟如活物一般认准了风骚。

  风骚不由得惊呼:“御剑术!”

  “哗……”风骚声音未落,雪面便迸裂开来,无数的雪花、冰花如涛天巨浪一般向风骚攻到。

  出手的正是跂燕,她的昆吾剑竟然未能削断风骚手中的剑,这让她感到有些意外,因此她也便自雪底攻了出来。

  “风骚,今天便是你的死期!”满苍夷一声冷哼,也如一道电芒般飞射而至。

  两道狂如海啸山崩的气劲自两个方向向风骚夹攻而来!

  风骚几乎是心胆俱寒,在这个地方竟埋伏了这样两个强横的高手,只自两人中任意挑选一人便不是他所能取胜的,何况此刻竟有两个之多,这怎不叫他心惊骇然?

  风骚简直是一点战意也没有,因为他知道,即使是他执意要战,也不可能有一成胜算。他曾在前日与满苍夷交过手,知道满苍夷的武功并不在他之下,甚至比他所学更为诡异,因此,今日风骚一见势头不妙,自然不想再战。明知道毫无胜算仍要去战的人,那是傻子。

  风骚抽剑就走,不等满苍夷和跂燕合围之势成功便逃。他本就是以身法著称,只见他双臂一张,那披风自然鼓涨而起,竟同两只蝠翼,如夜空中的蝙蝠一般贴着雪面在如怒涛般的雪花冰花之底擦过。

  “想走?没那么容易!”满苍夷一声冷笑,居然有人想与她比身法,那真是一个大笑话。她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的身法是天下第二,因此在风骚想溜之时,她感到好笑。

  满苍夷的身形确实快绝,风骚才掠出十余丈,便已追近。当然,若不是风骚的身法确实了得,只怕根本就逃不出十余丈。

  风骚掠出十余丈,更是大吃一惊,他发现自己所带来的那几十名好手,此刻正被杀得狼狈而逃,而在那里更有许多身手高绝的人物,如果他想自那里逃走的话,只怕会被另一群高手截个正着,是以他突然停下脚步,返身出剑!

  满苍夷微微吃了一惊,她正快追近,倒没有料到风骚会返身攻击,不过她的身法何等快绝,风骚出剑之间,她的身子微侧,便已自风骚身侧划过,同时以极乐神弓那利如刀剑的弯角自侧面挑出!

  风骚也似乎料定自己的剑不可能刺中满苍夷,因此他只用了五成功力,正因如此,他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回剑相阻。

  “叮……”剑与弓相击之时,风骚已自下盘踢出连环十八脚。

  满苍夷对风骚出招的速度和力道也不由得另眼相看,当然,她知道眼前之人绝对不是个弱手。因为他们已经有过一次交手的经历,只是那次她一心欲走,并未与风骚正面交锋,所以真正的交手应自这一刻才开始。

  △△△△△△△△△

  风沙正在仔细分析前往神谷路线之时,探报归返。

  “报大王子!”探报一躬身,神色间略有欢颜地道,“果不出大王子所料,在神堡西侧似乎伏有两三百龙族战士,这些人之中仿佛有战鹿。”

  帝十一听大喜,不禁扭头望了望风沙,似乎在说:“现在该怎么做?”

  “哦。”风沙望了望那探子,点头道了声:“好!”又向帝十问道:“长老有何想法?”

  帝十佩服地道:“若非大王子小心,只怕我们贸然出击,就会立刻遭敌伏击,看来这两三百人是专门为神堡而设的。”

  “不错,他们定是料到我们会出兵,所以预先在此设下伏兵,虽只两三百人,但若之中夹以快鹿的话,其结果实难预料,说不定还真会将我们的援军杀得大败呢。”风沙肯定地道。

  “他们也真够狠,不过,现在我倒要让他们有来无回!”帝十恨恨地道。

  “不错,神堡周围的敌人不清理,将无法出兵,这就交给长老了,长老可以领五百人清剿他们后,立刻前去神谷解围。”风沙肃然道。

  帝十欢喜领命,他的心早就跃跃欲试了,就等风沙说出这话。

  “还望长老一切小心!”风沙再一次叮嘱道。

  帝十自也知道这是非常时期,绝不能够有丝毫大意,否则输掉的不只是他自己的生命,更有九黎的大业,这可以算是九黎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

  △△△△△△△△△

  满苍夷在雪面之上倒滑八尺,其速不谓不快。

  风骚连踢出的十八脚全都击空,便在最后一击之时,他脚尖一挑,地面上的积雪犹如一幕雪雾般罩向满苍夷的视线。

  “啸……”跂燕的昆吾剑以最快的速度射至。

  风骚无可奈何,手中的剑在虚空中一圈,他实在不想再与这两大高手纠缠下去,这两人的武功确实都不在他之下,再战下去的结果惟有死路一条。而刚才对付满苍夷所取得的效果只是因为他作出了让满苍夷没有料到的决定,杀得满苍夷措手不及,但若是真的与满苍夷面对面交手,能不能抢得这种先机还很难说。如今他好不容易抢到了这个先机,只想用来逃命,哪还想被跂燕缠住?

  “叮……”昆吾剑在虚空中被截个正着,风骚借力反向山头之上弹去,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跂燕的御剑术尚不够纯熟,在攻击之上,主要是想利用昆吾那无坚不摧的神锋,但是遇上了风骚手中的剑并不害怕昆吾之时,其御剑术便大打折扣了。

  风骚手中之剑正是昔日凤妮赠给花猛的辟邪神剑,同样是神族的十大神兵之一,虽不及昆吾,但却可抗拒昆吾神锋。当日花猛身陷神谷之时,辟邪剑便为风骚所得,其实风骚并不擅用剑,但是却知道此等神物必有用处,却没想到今日竟用来对付昆吾和极乐两大神兵,实是一种侥幸。如果不是这柄神剑,他只怕早已经败在昆吾和极乐之下了。

  跂燕快步赶上,风骚却向山顶上冲去。

  满苍夷破开雪雾,风骚已远去数丈,跂燕握剑自横向追截。

  风骚似乎也知道跂燕的御剑之术并不精到,否则绝不会被他轻易摆脱攻势,同时他也暗暗庆幸幸亏如此,否则只怕仅凭这柄飞剑就可以把他缠得死死的,又哪里还能有逃的机会?

  跂燕也似乎明白御剑之术对风骚并不能取到多大的威胁,因此她便只好弃御剑术不用,持剑而追。

  满苍夷也大恼,竟然被风骚耍了一手,这对她来说确实是一种讥讽,但是也没办法,只好咬牙再追了。她绝不会让风骚逃脱,不过她不相信风骚能够逃脱。

  这次风骚确实失算了,以他所带来的高手,在没有破风和盘古氏兄弟的相助之下,想与轩辕的人马一较高下,那实是一种极为错误的作法。事实上风骚也只想对轩辕身边的人加以暗算,这才急跟轩辕身后欲寻机会出手,可是却没有料到反而中了轩辕的伏击。

  在正面交锋之下,轩辕身边高手如云,而风骚这群来自渠瘦和花蟆的好手虽然也不差,且在人数上占着优势,但作为战斗力来说,却相去甚远。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惟有惨败一途了。

  风骚自然知道,如果与轩辕正面交手的话,胜算是微乎其微。因此,一旦双方正面交锋,他便只有选择逃走一策了。不过,这群跟他而来的人没几个是自己人,多是渠瘦和花蟆人,因此即使是死了也不可惜。对风骚而言,自己的生命最为重要,除此之外,便是他的族人,对于外人,他根本就不会在意。

  事实上,此次风骚仍有些大意了,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何以轩辕会知道自己已在他们的前面,而且在路上结网以待?如果换成是风骚,一定认为敌人会是在前方的路口设伏,而绝不敢肯定敌人会在自己的身后,这或许是天意。不过,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不用再去想得太多,对风骚而言,只要自己能够逃命便行了。

  跂燕的速度相较于风骚来说,尚要逊色一筹,比满苍夷更是相去甚远,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截住风骚。

  风骚起步在先,又与满苍夷之间拉开了数丈距离。因此,满苍夷想追上风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风骚一路向山顶上奔掠,随时踢下石头撞向满苍夷,这使得满苍夷的速度打了一些折扣。

  跂燕一见势头不好,忙御出昆吾剑,风骚踢下的石头皆被昆吾剑击毁,洒下一地的石屑,这样为满苍夷开路,而使得满苍夷再无顾忌,速度陡增。

  风骚此刻倒也没办法了,他自不可能留下来去防守跂燕破石之剑。

  风骚不踢石头,跂燕就以昆吾剑干扰他的速度。最让风骚头大的便是跂燕的剑可以脱手出击,而且运转灵活自如,使他不能不分神应付。不过,几人的速度何等快捷,只是眨眼间便已向山顶之上奔行了数里,如今山顶也快到了。

  山顶的风极大,风骚似乎有些慌不择路,当他奔至山顶之时,满苍夷仅距他五丈,跂燕却在十丈开外。

  风骚奔至山顶不由得傻眼了,这山顶纯粹是绝路,无路可通,只有一个深达数百丈的高崖,崖底一片积雪,在阳光之下闪烁着一种异样刺眼的光彩。

  满苍夷和跂燕显然也自那异样的风速中感觉到了异样,其实自侧面,她们已经看到了这是一面绝崖。因此,两人皆放缓脚步,缓缓向崖顶逼去。

  “风骚,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满苍夷冷冷地道。

  风骚猛地扭头,面对满苍夷和跂燕,衣衫和发髻在猎猎山风中呼呼作响,但他的表情竟然显得异常平静。

  跂燕也笑了,手中的昆吾剑横架身前,冷笑道:“如果你有胆就自这里跳下去!”

  满苍夷依然是步步紧逼,对于风骚这样的高手,即使是作困兽之斗,也不能不小心。

  风骚怪异地一笑,手中的辟邪剑一摆,身子一转,大步抢上山顶最高的石顶,纵身一跃,竟然真的向那数百丈的绝崖之下跃去。

  “想逃?没那么容易!”满苍夷冷哼一声,身子一旋之际,立刻抽出极乐神箭抢步而上。

  跂燕也不由得呆住了,风骚竟然真的自这里跳了下去,这数百丈的高崖岂是人所能抗拒的?可事实上风骚居然如此轻松地跃下了。当她赶到崖边之时,只见风骚已如一只展翅的大鸟一般向山崖底下飞坠而去。

  “啸……”极乐弓弦一响,极乐神箭破风追出,以肉眼难觉的速度直追风骚。

  满苍夷绝对不会放过风骚,她岂会不知风氏兄弟皆有一双蝠翼?对于这种高度,完全可以借风势滑行而下,并不会受什么伤。当日风绝便是自东山口的崖顶飞速滑下的,虽然这比那高了十倍,但想来风骚也应该有逃命之法,因此满苍夷仍要落井下石地射出这绝杀的一箭。

  “呀……”风骚的惨叫应风而至,但已很微弱了,山风几乎将那声音撕碎。而风骚的躯体带着一蓬血雨如陨石般向山谷之底坠去,一代魔头便这样死于高崖之下。



 

 
分享到:
杨贵妃有没有逃亡去日本
古代江湖术士的秘药是怎么制成的
井底之蛙2
12 埋儿奉母    郭巨,  晋代隆虑(今河南林县)人,一说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南)人,原本家道殷实。父亲死后,他把家产分作两份,给了两个弟弟,自己独取母亲供养,对母极孝。后家境逐渐贫困,妻子生一男孩,郭巨担心,养这个孩子,必然影响供养母亲,遂和妻子商议:“儿子可以再有,母亲死了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些粮食供养母亲。”当他们挖坑时,在地下二尺处忽见一坛黄金,上书“天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夺”。夫妻得到黄金,回家孝敬母亲,并得以兼养孩子
青蛙王子1
古代日本没有太监是因为女人很大度
武则天与薛仁贵不为人知的一段历史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