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南禅七日 >> 第三十一盘 中观正见与这个唯识的问题

第三十一盘 中观正见与这个唯识的问题

时间:2015/7/5 12:17:46  点击:1757 次
现在有人问,中观正见与这个唯识的问题,很困惑,这是个大问题,学术思想上,东西方文化几千年来,重大的问题,先倒转来介绍一下,唯识,世界上哲学观点,就是人类文化整过思想的指导,站在西方哲学的立场,大家都知道有唯物论唯心论的争辩,如果以学术立场讲,唯物、唯心以外,很严重的有个唯识论,唯识的争辩,这些都是名称,就是说,这种争辩普通只晓得意识形态,实际上是人类追求宇宙生命的根根,究竟是唯物变的吗?还中唯心变出来的。譬如在希腊,两、三千年的上古,早就有唯物论,认为这个宇宙世界开始的形成是水做的,水兜拢来,第一个元素是水,这是唯物见解,那么在印度释迦牟尼佛以前也认为宇宙万有,地、水、火、风,不过最初是水做的,所以这些是唯物观点,那我们常讲笑话,西方哲学家很了不起,还不如我们清朝的贾宝玉,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土做的,所以土一见到水就化掉了,红楼梦上的话,这是带来讲笑话。哲学争论了几千年,到达现在的科学,人类万物,先有男的,先女的呀,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究竟是谁创造的,所以我常说,如果以人类文化立场讲,东西方五千年的文化都很幼稚,没有成熟的,

你们诸位注意,包括我们,一个人活到生下来,一二十岁都在幻想中,不管受教育、没有教育,对于这个宇宙生命究竟怎么来的?那么一、二十岁就开始成长一点了,求学问,那么现在讲,正在读大学这个阶段,二十到三十是所有人的智慧成长,幻想、理想追求最高的境界,即使二十到三十岁追求的还不是生下来,每个小孩子……你看这两天看到只七岁,他所想像的就是他一辈子,很远大,我们也一样,有些笨一点的放在里面,聪明一点的摆在外面,二十到三十,虽然受了大学教育,硕士、博士,乃至完全没有受教育,只把小的时候幻想的变成现实,那么所有的聪明才智在这个时候才发挥,所以世界上发明的科学家,我不是讲现代科学的博士们,那是学科学的,科学家不一定大学出来的,他能够创造东西的,

你看统计起来世界上,科学家、宗教家、学问家,他真的成功就是二、三十岁,譬如科学发明的人过了三十五,或者一个运动员超过了三十几岁都不行了,后来的后半截的人生,不过是把中年这一段的成就拿来回忆,回忆到少年,以为了不起,可是到了五、六十岁一成长以后,苹果一样,下地了。所以世界上的宗教、哲学、科学,所有这些学问成就具足,都是二十几岁到三十岁,到了五、六十岁的人,不过是把这个成果记录下来留给后面,一代一代加上去,还只二、三十岁,所以世界上的政治主张、思想,政治意识形态,哲学的理念,科学的追求,都是幼稚的,不成熟的,这就是人类的可悲、可怜,看起来,因为我这一生,拿古人来讲,一无所成,多方面,喜欢科学就研究科学,哲学、宗教、政治,什么都搞,搞了半天,摸了以后,哈哈,一笑,没有一个真正叫学问,没有一个真正叫结论。要真正说这个宇宙生命是唯物造的、唯心造的,譬如西洋哲学里头,

另外,大家都很有名的苏格拉底就是与孔子同时,西方希腊,譬如说有名的柏拉图,等于说比孟子还要迟一点点,他提出来,哲学家当然也是科学家,这个人类和宇宙是二元论,一半是精神世界,一半是物理世界,所以柏拉图对于人类的世界,这些政治家、学术家、哲学家同宗教家一样,看现实的人生是可悲的,悲哀的,看这个宇宙,看这个世界是悲惨的,灰心的,总想追求另外有个超越于现实的世界,那么所以柏拉图有他的理想国,等于理想国,就是共产主义的理想的最初的标本,也就是我们中国孔子所讲的大同世界,

最初。那么世界上究竟能不能有一个时代、一个社会,达到这样,这是政治意识问题,不是我们今天范围以内的,我们讲的是生命宇宙根根的问题,所以讲的唯心、唯物、唯识。现在我们倒回来,有人提,关于中观正见,中观与唯识的问题,中观大家都知道,有些居士们不知道,中观是个名称,学术上的名称,怎么叫中观,很简单介绍,佛法讲空,空的相对面的一派讲有,不空不有叫中观,反正也即空即有,非空非有,这个叫中观。这怎么说呢,我们本师释迦牟尼佛过世了,走的时候,涅槃了,在中国来讲有两、三种说法。一、释迦牟尼佛比孔子早差不多七、八十年,百把岁。二、人家说,学术上,释迦牟尼佛和孔子都是同一个时代。三、释迦牟尼佛比孔子小个五、六十岁。这个时代考据的问题,我们拿古代做官的办公文的两句话,来判断这个案子,这些三派的说法都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讲考据学,我们只好事出有因,查无实据。都有点理由,这又是学术上的争论。关于佛出生的究竟年代,一直都还在争论,暂时把它摆一边。

在佛过世以后,他的弟子们,七、八十年当中已经分成好多派了,由这里,我们就产生一个观点,可见人类任何一个家庭也好,一个团体也好,一个国家也好,没有办法不分派的,所谓分派就是这个同这个意见,这个颜色同这个相同一点,就会自然排列在一起了,可是一分派了以后,最后的后果都很可怜的,我在外面常常感觉我们的民族,中华民族的个性,分派系的观念,比任何民族更严重,中国人在外国两个人在一起,有三派的意见,这是中国人的特点,要命的,决不团结的,尤其在海外的华侨,要打击的,打击自己人,这个问题,民族性,印度也一样,学术的分派很严重,佛过世以后,有些弟子们,佛讲的一切是空,有些认为一切是有,譬如现在留下来的南传小乘佛教,东南亚的佛教跟我们中国的大乘佛教,不同的见解。我们中国的佛教,由小乘为基础一直到大乘,由显教为基础一直到密宗,在东南亚一带完全是小乘的佛学,不承认大乘,大乘,佛过后这些人,这些当时的菩萨们自己讲,不是佛说的,几乎有这样的趋势,这都是学术的争论。

那么究竟佛说的,空与有是什么呢?空也好、有也好,不要忘记,等于我们的总课题,是追究宇宙人生生命的根本,那个最初那个东西究竟是有没有?在西方哲学的名称上叫做形而上,怎么叫做形而上同形而下呢?两个都写出来,你不要自己以为知道别人也知道,这样你们观念错了。这是在哲学上的一个名称,划分界限的名称,就是说这个宇宙万有生命几时开始的,宗教家讲是上帝造的,照他的意见造了这个世界,那上帝是谁造的?宗教家不准问,上帝就是上帝,信就得救,哲学家说我绝对信了,不过你给我介绍一下,那上帝的妈妈是谁呀?没有妈妈,那他是怎么来的?总有个外婆吧。如果说上帝有个妈妈,他的妈妈的妈妈又是谁?这就是哲学与科学要追问,宗教家不准追,信就得救,哲学家、科学家非追不可,拿证据出来。追求宇宙生命的根本是什么?这叫形而上,形,就物质世界有形象,我们既然有了太阳、有了月亮、有了太空,有了世界、有了万有,这个叫形而下,

这两个名词谁给我们创立的呢?孔子,你看伟大吧,正好后人用上,孔子在《易经》的系传上,就提到了,形而上者之谓道,形而下者之谓器。“道”在中国是个代名词,你不要看到这里,中国文化真要研究这个道是代表了四、五个意义,这个道不是大家坐在这里打坐修道的这个道哦,这个道也不是我们食道管这个道,也不是道路的道,这个道是个代号,代名词,是个虚玄的符号,就是说形而上那个东西,上帝哪里来,生命啊,那个东西,我们中国文化几千年以前一个统称叫做“道”,代号,西方叫做神、主宰、上帝,在佛学叫“如来”,叫“佛”,在中国叫“道”,总代号,不管你儒家、道家、佛家。形而下的呢,叫做“器”就是物质世界,器就是有东西了,最后分析下来,有电子、原子、核子,拿医生的分析嘛,有细胞,再分析有基因,这些都是“器”是东西,唯物的,所以形而上是空的,精神的。形而下是实际的东西,有东西的,有的,孔子没有说,他下的定义非常高明,没有讲有与空,形而上者之谓道,形而下者之谓器。交代多清楚,

所以我们当年年轻的大家跟著打旗子,打倒孔子孔家店,打了半天以后,我到了十几岁觉得这讲不出来,这个店不能打,孔子这个店开的是粮食店,打了我们没有饭吃,佛家开的是百货店,粮食也有、饼干也有,什么都有,老子道家开的是药店,药店摆在那里没有关系,不需要打倒,有病就去买药,没有病他也不妨碍你,很重要,而孔子开的粮食店天天都要吃的,结果我们中国文化把他一打,打得很严重,所以搞得中国人只好吃洋面包、牛排,吃得又生肠胃病,生了几十年,这很糟糕,这些介绍了以后,释迦牟尼佛过世了以后,有些修小乘阿罗汉们都得道的哟,一切皆空,一切都在讲空,形而下的当然空,形而上的以空为主,打坐、修持见到空,真是修到了空,涅槃了,不来了,所以大阿罗汉们最后是涅槃要走的时候,那功夫也做到了,讲了几句很有名的话,大阿罗汉最后涅槃,我们佛学要记得的,灰身灭智,把身体化成光,自己起三昧真火,烧了,不是像我们现在这样送到殡仪馆烧,那些大阿罗汉们做到最后要走了,自己一坐起来,再见了,自己心里头念头一动,他的神通,火光一起来,没有了,灰身灭智,所以最后走,不过有几句话我很欣赏,大阿罗汉们涅槃走的时候,我生已尽,我的生命到了最后了。所作已办,应该这一辈子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对这个世界没有亏欠。我生已尽,所作已办,还有一句什么,不是长揖世间,长揖世间是有这一句话,我生已尽,所作已办,梵行已立,不受后有。梵行已立,梵就是清净涅槃,已经得也道,得了涅槃。不受后有,不来了,就是我们昨天提到有人说,涅槃,得了道,这一生成道了,不来投胎了,不再来了,这在教理上叫小乘的涅槃。

你们佛学院的同学注意哦,小乘的涅槃,佛学的学理上,叫做有余依涅槃,以大乘的观点,大阿罗汉入这种涅槃最高八万四千劫,再来,你还非回转来不可,重新回来,回心发大乘心,才能够成佛,证得无余依涅槃,所以大阿罗汉这样一走,不过入定,依我们来讲,是请长假,请了好久,休息,休息了以后,等于睡了一个长觉,你还非醒不可,醒来还要重新起来,发大愿度众生,功德圆满,证得无余依涅槃,成佛还要两个大阿僧袛劫呢,这些佛学的观
 

 
分享到:
慈禧生活秘密事 洗澡洗脚要四个宫女待候
一战威震天 赵云长坂坡一人挑翻多少魏军武将
古代历史上的跨国恋情:明成祖朱棣与“权妃”
诸葛亮与司马懿的三次巅峰对决
弟子规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蝴蝶4
末代皇后婉容两个情人的最终结局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