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八章 这么勾魂

第八章 这么勾魂

时间:2015/5/30 11:46:53  点击:856 次
  张良微微一笑道:“有一句俗话,叫做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一个人离开家乡久了,自然而然会生出思乡之情,这是人之常情。当一个人来到异乡,吃上一盘家乡菜,听到一句乡音,往往都会激动不已,半天都不能平静,那么各位可以想一想,当这个人突然在夜深人静时听到一曲来自家乡的俚曲,他又会是生出怎样的反应?”

  众人这才知道,纪空手带回的这个戏班,竟然能够起到这么重要的作用,无不佩服纪空手的心机之深,着实是世间罕有。

  谁都可以想象,当数万名军士身陷重围,在凄凉的夜色下突然听到一段来自家乡的俚曲,这不仅可以勾起他们对家人的思念,更会勾起他们对家人的担心,因为每一个人遇到过这种事情,第一个问题就是在敌军中怎么会传来原汁原味的乡曲?

  是人,就会有思想,一经联想,就难免方寸大乱,而一支方寸大乱的军队,当然就不会有高涨的士气,所以纪空手这看似毫不起眼的灵感,其实蕴含了他对人性极为深刻的认识。

  “本王说了这么多,绝不是一些废话。”纪空手的目光显得异常冷静,一字一句地道:“这只因为我已决定,就在今夜,进攻垓下!”

  所有的人都浑身一震,显然纪空手的决定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张良更是感到惊诧,道:“就算我们能够打击敌人的士气,这个决定依然显得太冒失了,毕竟,要想真正摧毁敌人的信心与斗志,还在于粮草!”

  “如果我真的以为凭一个戏班便可打败曾经无敌于天下的西楚军的话,就不仅仅是冒失,更是一种幼稚了!”纪空手的语气平静得就像是不波的古井,让人感觉到极有自信:“其实,我已有了放火烧粮之计,就在今夜,垓下的粮草将尽数化为灰烬!”

  此话一出,虽然每个人都觉得有些离奇,但是没有人怀疑它的真实性。在他们看来,纪空手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然而张良还是皱了皱眉头道:“既然如此,你就更不该让韩信狙击匈奴铁骑,这无异于放虎归山,假如我们攻克垓下,得到便宜的就是韩信!”

  “你真的以为韩信能拣到便宜吗?”纪空手笑了,但一笑即过,脸上更多的是一股冷峻:“众将听令——”

  △△△△△△△△△

  夜,已深,这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暗黑的夜犹如一头蛰伏的魔兽,森冷得让人不寒而栗。垓下城中的一座高楼之上,虽然燃起了一串灯火,却衬得这夜色更加暗黑,更加无边无际。

  一条如铁塔般的身影被灯火拉得很长,随风而动的灯影给了这条身影一丝动感。但事实上,这条身影一动未动,伫立于窗前已有很长时间了,就像是一尊石刻的雕塑。

  他,就是项羽,曾经纵横天下、叱咤风云的西楚霸王!

  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落寞,还有一种无奈的表情。他实在弄不明白,自己这支曾经无敌于天下的西楚军,竟然会落到今日被人围困于弹丸小城的这步田地。

  “这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呀!”他的心里好生感慨,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不过,他并不认为这就是自己的绝境。相反,他对自己最终的突围充满了信心,一连数天,他都对龙且森严的布防进行了试探与考验,最终的结论是粮草的安全的确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所以,他相信,坚持就是胜利!

  可是,今夜的他,总是心神不定,心中生起一种烦躁不安的感觉,这让他有所担心。

  经过了这两年的交锋,他对自己的敌人似乎多出了一种难以琢磨的陌生感。他一直以为,刘邦虽然是一个不错的人才,但无论从智计上还是谋略上,未必就能够与自己抗衡,可是这两年的事实告诉他,自己还是看走眼了,像刘邦这样的枭雄,根本不能以常理衡量,他往往可以在最平静的时刻攻出致命的一击。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自身后响起,项羽没有回头,已然听出了来者是谁,心中那份烦躁不安的感觉顿时被一股柔情所冲淡。

  “夜深了,大王还不休息吗?”卓小圆双手环住项羽的腰身,贴伏在他的背上,柔声道。

  “我睡不着。”项羽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道:“还是请爱妃为我弹奏一曲吧。”

  卓小圆坐到一台古琴旁,调试数声之后道:“听曲还须静心,心不静,大王如何能成为琴的知音?既无知音,这曲子不弹也罢!”

  项羽默然无语,卓小圆说对了,他此刻哪有心情听琴?

  “大王此刻也许最需要的不是琴,而是另外一种东西。”卓小圆的声音如水,显得极是柔媚。

  “哦?”项羽不由一怔道:“什么东西?”

  “大王回过头来就能看到它了,又何必问呢?”卓小圆淡淡一笑道。

  项羽缓缓回过头来,便见灯影之下,一条明晃晃的胴体在琴台上横陈,琴台下是一堆零乱的罗裳,勾勒出一幅涌动激情与亢奋的画面。

  这是一幅极富动感的画面,让项羽感到亢奋的,不仅是因为画面给他带来的强烈视觉刺激,还在于在画面之外,有一种让人心动的声音,仿似无病呻吟,又如怀春少女的梦呓。

  在这样的一个暗黑之夜,在如此的一座高楼之上,柔美的灯影,诱人的胴体……这一切都让项羽感到了亢奋,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如果他不认识这胴体的主人,也许会以为自己遇上了狐仙。

  而此时的卓小圆,比狐仙更诱人。她能一直受宠于项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懂得项羽的心理,所以她明白要让一个男人变成一只没有理性的野兽,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

  在卓小圆摄人魂魄的叫春声中,项羽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鼻息一点一点变得粗浊起来,似乎难以抗拒这种来自视觉与听觉上的双重冲击。在这一刻,项羽也曾有过瞬间的清醒,那就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与女人有过肌肤之亲了。

  做这种事情是要讲究心情的,心情的好坏决定着做这种事情时的质量。对于每一个男人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满足的问题,更是一个面子的问题,特别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男人通常都不愿意在这一方面示弱。

  项羽一向以强者自居,但这段时间的战局急剧恶化,让他已经无心对这类事情再感兴趣。然而,当这刺激而惊艳的画面突然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时,他意识到卓小圆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也许此时此刻他最需要的正是一场毫无保留的发泄。

  他不再犹豫,大踏步向前而行,眸子深处闪烁着一种兽性的异彩,毫无忌惮地分解着眼前这艳情的画面:迷离的眼眸,微张的红唇,白里透红的脸蛋,挺立丰满的乳峰,如蛇般扭动的腰肢……这一切就像是一浪紧接一浪的潮水,仿佛欲淹没项羽头脑中的最后一点理智。

  “你不是人,是人就绝不可能这么迷人,这么勾魂。”项羽终于来到了玉体前,如醉了一般,喃喃而道。

  “来吧,这既是你想要的,就全部拿去。”卓小圆一改往日的羞涩,双手环住项羽的颈项,眼眸半闭,凑上鲜红的嘴唇。

  项羽怔了一怔,似乎感到有些不对劲,但那一团明晃晃的肉体散发出来的鲜活气息,让他头脑发晕,轻哼一声,以最快的速度解衣露体,直扑而上……

  纵情之后,项羽除了一丝应有的倦意之外,浑身上下却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舒坦。他闭着眼睛,鼻间似乎还留有女人特有的余香,正当他沉湎于刚才的欢娱之时,忽然闻到了一丝淡淡的酒气。

  他睁开眼来,便见卓小圆已经穿上了衣裙,双手托住一个托盘,端上两杯美酒,妩媚一笑道:“大王何不喝上一杯?”

  “美酒佳人,正该如此。”项羽翻身坐起,微笑而道:“虞妃,你我喝杯‘交杯酒’吧。”

  两人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卓小圆突然幽然一叹,道:“我不是你的虞妃,从来都不是,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是虞姬的一个替身。”

  项羽浑身一震,却没有太大的吃惊,只是凝视着卓小圆毫无表情的俏脸,良久才缓缓而道:“那又怎样?”

  “难道你一点都不感到吃惊吗?”卓小圆不由愕然道。

  “本王所奇怪的是,你为什么要把真相说出来?”项羽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道。

  卓小圆的娇躯一颤,道:“莫非你早已知道了真相?”

  “我的身分和地位决定了我必须对身边的人完全信任,所以在很早以前,我就派人去调查了你的底细。你应该明白,这种小事对我来说并不难办到。”项羽冷然道。

  卓小圆惊诧道:“你既然知道我不是虞姬,何以还要留下我?”

  “你真的不明白我的用心吗?”项羽的目光逼视过去。

  卓小圆的神情黯然,道:“其实对我来说,明不明白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一切都已经晚了!”

  项羽怔了一怔,深情地道:“我所爱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虞姬’这个名字。当我意识到你也许并不是真的虞姬时,就中断了对你的调查,因为从那时起,我就发现喜欢上你了,根本就不可能再离开你,你难道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我对你的这份感情吗?”

  卓小圆缓缓地将目光投向项羽,凄然一笑道:“你能这么说,我很感激,这至少证明我没有做错。能为自己所爱的人去死,我这一生也算无憾了。”

  “你胡说些什么?”项羽大惊道,一把将卓小圆揽入怀中,却见她那粉嫩的眉间泛起一层淡淡的青绿,正是中毒的征兆。

  “这是怎么回事?!”项羽一时慌了神,高声叫道:“来人,快来人!”

  卓小圆淡淡地笑了:“晚了,已经晚了,这是汉王特意送来的毒药,融入酒中,可以无色无味,最多一炷香的功夫,就能置人于死地!”

  项羽顿时明白了一切,心中感动之余,眼中泛起血丝道:“你纵然不想害我,也不必自己服毒,难道堂堂一个西楚霸王,还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我别无选择,因为我曾经是汉王的女人。”卓小圆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就在刚才,我还起过害你的念头,然而回想起你这几年来对我的恩宠,我突然发现,自己所深爱的人竟然是你,而不是汉王,这叫我怎么忍心去害自己所深爱的人呢?”

  “不!你不是刘邦的女人!你是我的!是我项羽的女人!!”项羽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将卓小圆紧紧地搂在怀中,摇着头道:“你不会死的,不会的!我项羽能够纵横天下,就一定可以将你从死神的手中抢回!”

  一行泪水从卓小圆的眼眶中滑出,缓缓地从她的面颊流过:“有些事情是老天早就安排好的,它注定要我悲惨结局,人力是不可改变的,如果你真的对我好,就为我舞剑一曲。”

  项羽强忍住泪水,点了点头,将卓小圆缓缓地放到地上,然后站起身来。

  他此刻不着一缕,胡铜色的肌肤在灯光映射下显得铮铮发亮,整个人融入夜色中,仿如一座大山挺拔。当取剑在手时,他看上去是多么的强大,正与卓小圆将死的凄凉构成了一个鲜明的反差。

  正是这种反差,才让这一切显得悲壮。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项羽剑舞半空,高声而唱,显得慷慨悲昂,一连唱了数遍,这才停下。

  “我不姓虞,我姓卓。”卓小圆近乎挣扎地说出这一句话之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眼看着心爱的女人死于自己的面前,却无计可施,这让项羽在心痛之余,同时感到了内心的软弱与无助。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人,更是当今世界的强者,但卓小圆的死让他认识到自己性格上的弱点,并且认识到了刘邦的可怕。一个连自己的女人都可以利用的人,不得不让项羽打心眼里感到一股寒意,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从未有过。当他有了这种感觉的时候,禁不住在心里问着自己:“难道我老了吗?如果不老,何以会变得这么多情?又何以会变得如此胆小?从来只有别人怕我,可到了今天,我怎么怕起刘邦来了?”

  即使屡战屡败,直到垓下被困,他也从来没有把刘邦放在眼里,面对这位曾经是他的部下的这个对手,更愿意将自己的失败归结于时运不济,但卓小圆的死让他意识到,也许自己的败因,与运气无关,关键还在于自己过于轻敌。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尹纵、萧公角带着一批流云斋卫队的高手闻声而来,看到楼上这副场景,无不骇然。

  “大王,发生了什么事?”尹纵惊问道。

  项羽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穿上衣服,走到卓小圆的尸身前,凝视良久,才一摆手道:“替我厚葬了她。”

  说完这句话,他的脸色一暗,仿佛苍老了许多。

  夜风吹过,他冷不丁地打了个寒噤,突然怔了一怔,侧耳倾听。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却又不能确定,倾听了一会,抬起头道:“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了?”萧公角不禁惊诧地道,他什么也没有听到,只是觉得项羽今夜的举止十分古怪,仿佛撞上了梦魇一般。

  “箫声!”项羽沉声道:“一段非常哀婉幽咽的箫声。”

  萧公角一怔之下,凝神屏气,果然听到城外传来一段时断时续的箫声,随着夜风而来,声音细微,如果不是刻意倾听,根本辨不出来。

  “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么晚了,尚有人吹箫,而且吹的是我们楚国的俚曲。”项羽的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妙。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箫声一沉,从四面八方传来瞭亮的歌声,层层叠叠,足有千人之众,唱的竟然全是楚国民歌。

  所有的人都为之一震,项羽更是霍然变色!

  “这歌声明明来自城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楚国人出现在大汉军的军营之中,难道……?”项羽简直不敢再想下去,大手一挥,率领属下向城头而去。

  项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稳定军心,是以他必须及时地出现在自己将士的视线范围内,因为垓下被围已有一些时日,与外界消息完全隔绝,此时四面楚歌响起,谁都会以为一定是大汉军攻占了楚国,掳掠楚人前来瓦解西楚军的军心。

  登上城楼,歌声愈发显得清晰,这些此起彼伏的民歌既有男欢女爱的情歌,也有楚国各地的山歌小调,无一不是西楚将士耳熟能详的曲调。

  项羽沿途所见,心中惊骇不已,他分明从每一个战士的脸上读出了思乡与怀旧的感情,如果任由这种情绪蔓延开来,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传令下去,所有将士一律不准……”他当机立断,正欲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以杜绝这些民歌所带来的危害时,一声猛烈的巨响突然自城中传来。

  这巨响来得如此突然,让项羽的心一下子揪得紧紧的,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随着这声巨响过后,项羽听到了城中传来的惊叫声与锣鼓声,暗黑的夜空就像是撕开了一道口子,变得一片血红。

  “起火了,起火了!”一阵阵带着惊慌的呼叫声传入了项羽的耳朵,他的心陡然一沉。

  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发生得如此突然,又是如此地不可思议,让他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因为这失火的地点,正是龙且所把守的粮仓。

  粮仓乃是项羽可以抗衡大汉军的根本,更是西楚将士的心理底线,如果粮草失火,毁之一旦,那么项羽之败就是无法避免的定局。

  “随我来!”项羽脸色显得异常冷峻,大喝一声,如风般向粮仓方向冲去。


 

 
分享到:
小红帽
揭秘三国时最著名的一起桃色绯闻
古代丫环如何面对男主人的性侵
西门庆吃春药死的最后一次床战
古代男人抱小姐暗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树精
水浒第一二奶李师师的风月政治学
揭秘中国最早的太监是怎么来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