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六章 不容置疑

第六章 不容置疑

时间:2015/5/30 11:44:37  点击:716 次
  纪空手突然压低声音,缓缓而道:“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信心,不妨赌一赌十日期的******,也许我会在十日之内攻克垓下,你信不信?”

  变万千愕然地盯着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实在的,他从来没有想过纪空手可以在十日之内攻克垓下,所以根本就把“贝者”开出的十日�******�看作是一个虚无的东西。当纪空手说出这句话时,他只能把它当成是一句玩笑,或是调侃。

  然而纪空手的脸上没有任何调侃的味道,显得非常坚定,坚定得让人不容置疑他的决心,这让变万千想到了传说中的一位传奇人物。

  大秦将亡,群雄并起之际,风头最劲的无疑是项羽。他手握无敌之师,又有流云斋势力的支撑,在起事之初已俨然有王者之相。那时的刘邦,从不显山露水,一惯低调行事,短短数年过后,却成了项羽争霸天下最大的劲敌,这不得不让人将之视为奇迹。

  “我信!”变万千断然答道,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选择,所以答得非常干脆。

  当变万千答下十日期******的赌契时,众人的目光又投在了陈平身上。他们很想知道,陈平既然是汉王身边的重臣,又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

  “你确定英布进了韩信的大营?”张良惊问道,在他的面前,正是樊哙。

  “不错,昨夜三更时分,我的手下亲眼看到英布带着几名亲信进了韩信的大营,整整密谈了一夜。”樊哙的脸上显得十分冷峻。

  “这可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张良不由感叹道,他最担心的就是韩信与各诸侯联手起事,想不到竟是即成事实。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人担心的,我已接到密报,在距垓下五百里的北方郡县出现了大批匈奴铁骑,有化整为零的迹象,这似乎不合匈奴骑兵行动的常规,我们看来应该早作提防。”樊哙缓缓而道。

  张良心中一惊道:“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一旦垓下战局有匈奴人的介入,形势对我们就不容乐观了。”

  樊哙沉吟半晌,请战道:“要不我率部北移,建立防线,以拒匈奴铁骑的介入?”

  张良摇了摇头道:“现在行动为时已晚,而且此时调兵,容易影响军心,是以并不可取。我所担心的是,匈奴铁骑真正的来意,究竟是来相助项羽,还是前来助韩信一臂之力?只有弄清了这个问题,我们才好对症下药。”

  樊哙怔了一怔道:“他们和谁是一丘之貉,这似乎并不重要,因为都是我们的敌人,就应该对他们防患于未然。”

  张良微微一笑道:“虽然都是我们的敌人,但在项羽与韩信之间,却存在着太大的差别,其它的暂且不谈,单是他们加入战团的时间,就有着一定的差异。”

  樊哙身为大汉少有的名将,深谙战争的取胜之道在于对战机的把握。战场形势千变万化,胜负转换之快,也许只在眨眼之间,是以他对张良的话十分赞同。

  “既然如此,还是我亲自走上一遭,摸清敌情,再下决断。”樊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下请缨。

  “你能亲自走一趟,那是再好不过了,只是一路上要多加小心。”张良再三叮嘱道。

  △△△△△△△△△

  悬壁顶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陈平一人身上。

  而陈平的目光只盯在纪空手的身上,但凡稍有眼光的人都已看出,陈平一行人中真正的主心骨就是这位气宇不凡的年轻人。

  纪空手没有说话,只是如闲庭信步般悠然地跨步前行,直面白衣女子,目光若利刃般穿越虚空,射入白衣女子那如雾一般的眸子深处,竟然久久没有转移。

  白衣女子的脸禁不住一红,似笑还嗔道:“公子虽然是我‘贝者’请来的贵客,但这样盯注一个女子终究不太妥吧?”

  “你叫我什么?”纪空手笑了起来,依然没有改变自己视线的方向。

  “我该称呼你什么?”白衣女子不答反问。

  “你这样和我打哑谜就太没意思了。”纪空手道:“其实,你很清楚我是谁,让我弄不懂的是你我素昧平生,却让我处处觉得你在帮助我,所谓无功不受禄,这实在让我有几分惶恐!”

  “我帮你?这岂不是一个笑话?凭什么我要帮你?”白衣女子冷然一笑道。

  “是啊,凭什么你要帮我!?这的确像是一个笑话,也是让我感到惶恐的地方。”纪空手淡淡而道:“其实在这个世上,有些事情是不宜太弄清楚的,难得糊涂未必就不是福。你所开出的赌盘******,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事实上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我,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对你说一句‘谢谢’!”

  纪空手所言并非毫无道理,既然“赌天下”这种玩法没有任何限制,那就意味着这里每一位下注的豪客都将成为纪空手最忠实的朋友,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让纪空手获得足够的军需粮草,以保证这场战争的胜利,惟一的悬念只是赢得战争最终的时间问题。

  “你真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白衣女子并不辩解,只是深深地看了纪空手一眼,悠然而道:“我只想奉劝一句,聪明反被聪明误,千万别对自己太自信了。”

  纪空手哈哈笑了起来,拍拍手道:“我一定会记住你这句话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我们还是先行告退了。”

  白衣女子一脸诧异地道:“你这就要走了么?”

  “我并不想和别人做任何交易,所以,留在这里只是多余。”纪空手道。

  “如此说来,你定要让自己此行空手而归?”白衣女子的眼中闪出一缕疑云,显然无法理解纪空手的决定。

  “不。”纪空手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分享到:
万历皇帝临幸宫女引发的一场风波
小红帽4
岳飞刚出道时干过的两件“蠢事”
秦始皇修筑长城的真实目的
黄道婆2
揭秘千年前日本女人到中国“借种”真相
1我在幼儿园玩独木桥呢,好好玩哦
青蛙王子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