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十六章 王者尊严

第十六章 王者尊严

时间:2015/5/12 17:09:31  点击:809 次
  刘邦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心中惊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身负重伤,怎么会不到两个时辰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莫非他受伤乃是使诈?”

思及此处,刘邦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单单只有一个五音先生,他并不惧怕,但是再加上一个纪空手,两人联手,只怕今日就是一场恶战。

刘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尽可能地冷静下来。虽然在他的身后还有众多高手,但他更需要像卫三少爷那等级数的高手增援。

不经意间,他作出了一个手势。这是一个约定的暗号,随即便有一串烟花升上空中,耀眼夺目,照亮半空。

他知道,最多不过十息时间,卫三少爷就会赶到。他需要以绝对的优势来对付五音先生与纪空手,尽管纪空手此刻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当卫三少爷带着影子军团出现在刘邦的身后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讶然与骇异。因为他们明明看到五音先生在逃出乐道三友的制穴禁锢之后,根本就失去了还手之力,又怎会在数个时辰内,整个人又重新焕发出无穷无尽的生机,散发出近乎张狂的战意?

这是一个谜,悬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上,平添出无尽的压力。

但对刘邦来说,他更想知道的是,纪空手现在躲在哪里?以五音先生与纪空手的智慧,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具有深意,甚至在不经意间就会让人掉入他们事先设计的杀局之中,倘若自己不思虑周全,一味冒进,只能是得不偿失,甚至有生命之危。

以刘邦的行事作风,他当然不会这样冒失,所以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五音先生的面前,却用自己敏锐的灵觉去感知未知的杀气。

结果一无收获,这让他既感到惊奇又仿佛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果说自己这么容易就能找到纪空手的位置所在,那纪空手就并不为他所忌惮了。

但他却突然感到,此刻的五音先生,就像是一团被点燃的炸药,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这当然只是刘邦的一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却异常清晰,让他不自禁地又退了一步,然后沉声答道:“你真的能与本王一战?”

“能与不能,只有战了才知,但若是你想与我一逞口舌,老夫倒情愿甘愿下风。”五音先生淡淡一笑,当他的羽角木横在手中时,谁又能心生半点小视?

至少刘邦不能,也不会!他绝不敢将自己的声望与威信当儿戏,谁若是与五音先生一战,必须先要有失败的心理承受能力。

刘邦身为汉王,绝不允许有任何的失败,这是由他的身分所决定的,于是挑战五音先生的重任,只有交给卫三少爷来承担了。

卫三少爷别无选择,只有踏步向前,当他走到相距五音先生仅三丈之距时,倏然止步,因为他已感觉到了来自五音先生体内的那股杀意。

三丈的距离,并不是太长的距离,对五音先生与卫三少爷这等级数的高手来说,甚至算不上什么距离,但卫三少爷却不敢再行踏入,他心里明白,一旦自己强行挤入五音先生布下的气机之中,这三丈距离的空间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宁静。

静,静至落针可闻,这是五音先生给卫三少爷的感觉。此刻的五音先生,就像是斜靠在大树边上的一尊精雕的石像,宁静得让人联想到子夜时分的苍穹。

刘邦已退到了声色使者的中间,静默无声,只是任由灵觉去感知这两大绝顶高手的精神世界。但是当他的灵觉触摸到这种精神实质的外围时,陡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深入进去。在五音先生与卫三少爷相峙对立当中,两人的气机与精神紧锁,构成了一个严密的整体,绝对不是外人可以擅入的,若是强行闯入,必将遭到两人最无情的摧毁。

静立,对峙,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过去,突然间,两人的目光在不经意间悍然相撞,犹如迸裂出一串火花,迅速点燃了他们心中抑制已久的战意。

卫三少爷以电光石火般的速度骤然拔剑,剑锋抬起,却缓缓地遥指向五音先生的眉心。

一个简单的动作,用快慢两种截然相反的速度演绎,充分反映了卫三少爷对自己内力与剑法的驾驭能力。而五音先生眼芒一闪,捕捉到的却是卫三少爷的剑锋在上抬之际,以一种怪异的弧度作着几不可察的震颤。

这说明卫三少爷的心情并非像他表面所表现的那样平静,无论是亢奋还是怯懦,他的气机都将出现必然的裂纹,而这就是五音先生的机会。

五音先生良好的预判能力当然不会错失这个机会,身子陡然一挺,向前紧跨一步。

只需一步,就足可让卫三少爷感受到那难以承受的压力,于是卫三少爷一声长啸,再也无法保持这种静默的相峙,惟有主动出击。

剑出虚空,他的整个人已如清风般化入万千剑影之中,以一种扇面的弧度向五音先生展开了最猛烈的攻势。

攻势如潮,更如一道狂飙,挤入这密不透风的虚空,顿时打破了两股均衡之力构建的平静。

三丈的距离,简直不是距离,在卫三少爷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任何距离可以妨碍他的攻击,他惟一担心的,是五音先生的眼睛。

这是一双空洞深邃的眼睛,仿如深海般宁静,让人无法揣度其深,更无法掌握它的流程。但谁都知道,暗流的爆发往往就隐藏在宁静的背后,只是谁也不能预料它爆发的时间。

爆发,其实只在一笑之间。

当五音先生的脸上泛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时,羽角木已然出现在虚空之中,自一个玄奇莫测的角度缓缓而出,看上去是如此的平淡,如此的普通,但所指的破点,却让卫三少爷严密的剑影中真的出现了一道裂痕。

那是剑影中的裂痕,更是气机中的破绽,卫三少爷根本没有想到五音先生的目光如此敏锐,出手更是精确无比,为了弥补这点破绽,他惟有退。

一合未交,他的人已退出七尺,这在卫三少爷的记忆中,是从未有过的耻辱。

他惊骇之下,却见五音先生身形依然保持不动,只是脸上的笑意更浓,浓似醇酒。

他无法忍受敌人对自己这般藐视,于是一退即进,剑身再扬,企图以变化莫测的剑路与攻击角度来破袭羽角木的布防。

这是他一生的心血所致,剑法的名称就叫“无影术”。他之所以取这样的一个名字,是因为他知道,作为一个影子,只有无影,才是影子追求的最高境界。

名叫无名,剑自然无影,当剑入虚空的一刹那,连剑的本身也消失在虚空之中,化为一片虚无,有的只是那犹如怒潮般的剑气。

沙石、散雪、断枝、败叶,随剑气而起,漫舞空中,形如一个巨大的漩涡在高速飞旋。当它强行挤入到五音先生三尺范围内时,突然炸裂,在漩涡的中心,乍现了一点足以惊魂的寒芒。

卫三少爷的剑锋终于再现,当它出现在虚空的那一瞬间,连卫三少爷自己也觉得这是近乎完美的一剑。

可是,令他不可思议的是,这近乎完美的一剑最终未能刺出,不是不能,而是不敢,因为他一眼就看出,当自己的剑芒插入五音先生的咽喉时,五音先生手中的羽角木早已洞穿了他的心口。

他惟有再退!

这一次他真的感到了一丝恐惧,更有一种心理上的失落。他之所以恐惧,是不敢相信自己与五音先生相较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当他竭尽全力攻出自以为是势在必得的一击时,五音先生总能悠然轻松地将之化为无形。

而就在这时,刘邦的眼神却陡然一亮,似乎看到了五音先生的破绽所在。

当卫三少爷攻出两式近乎完美的剑招时,从刘邦的角度来看,也是难以破解的上佳之作,可是都被五音先生仿如信手拈花般一一破解。刘邦大惊之下,不得不承认五音先生对武道的领悟达到了常人根本无法企及的地步。

不过,在刘邦的心里,却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困惑,始终觉得五音先生在破解卫三少爷剑招的过程中,似有手下留情之嫌。他当然不相信五音先生会对卫三少爷手下留情,惟一的解释,只能是五音先生力不从心。

思及此处,刘邦的心里顿时一亮:五音先生的确受了极重的内伤,他之所以能逼退卫三少爷的攻击,全凭招式的变化。如果卫三少爷不顾及五音先生的招式,而是直接以内力比拼,当可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当刘邦想通此节之后,当然不想放过这个名扬天下、树立声威的机会,因为对手是威震江湖的五大豪阀之一,只要将之击败,这一战带给自己的名望简直不可估量。

所以他决定亲自出手!

卫三少爷正愁没有台阶可下,难得刘邦愿意接这烫手山芋,心中当然是巴不得,赶紧退到了战圈之外。

刘邦跨前一步,横剑于胸道:“先生既然有心与本王较量,本王岂可辜负了先生这番美意?就让本王亲自领教羽角木的变化吧!”

他既有心拣这现成的便宜,所以话音一落,根本就不等五音先生说话,手中的长剑已然缓缓刺向虚空。

五音先生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与惊骇。他是当局者,当然能够感受到刘邦这一剑所带来的气势与压力。他能瞒得过卫三少爷,终究还是骗不了刘邦,于是,他的脸上泛出一丝淡淡的苦笑。

刘邦捕捉到了五音先生表情上的这一细微变化,这也更加坚定了他所作出的判断。所以,他不再犹豫,加快了出手的速度。

长剑破空,空气仿佛被它撕裂,如一锅搅动的沸水,又似万马狂奔,使这郁闷的雪夜变得充满杀意,犹如地狱鬼府。

碎雪激卷,乱石横飞,刘邦的身影虽在剑气之后,却被自身的剑气所吞没,在飞旋中化作一道狂飙,以快得无可形容的速度向五音先生奔杀而去。

这是刘邦的剑,舍弃了变化,还原于真实的一剑,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攻出,却可以惊天动地,可以让威震江湖数十年的五音先生色变!

五音先生色变,却无惊、无惧,仿佛多了一丝亢奋,以至于脸上多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然后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当这团剑影逼杀至他身前七尺时,突然暴喝一声,便见在这段虚空之中,奔涌出一道劲气的洪流,以无匹之势迎向了刘邦的气势锋端。

这是羽角木,充满着活力,更带着沛然不可御之的气势的羽角木,未知起始,不知终点,仿佛天上地下,惟它纵横。

只此一招,已展现五音先生一生的武学修为,更是他体内残存潜能的最后爆发。

五音先生消失了,刘邦也消失了,当两股劲流悍然相撞时,他们就消失在这气旋飞涌的虚空。

“滋……滋……”之声不绝于耳,正是气流在高速撞击中产生的磨擦之声,虽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暴裂疯狂的炸响,但虚空仿佛凝固,不再有空气的流畅,那无尽的压力,充斥着每一寸的空间,挤压得场中每一个人在倒退之间,都恍若窒息,呼吸难畅。

一切都变得如此诡异,两股异流在虚空中幻化成龙,闪烁互动,在最牵动人心的一刹那,异流若两头好斗的公牛,轰然相撞一处。

惊心动魄间,一阵惊天动地的裂响,炸响于半空之中,震动着每一个人的耳膜,存留于所有人的心中。

所有的战士都骇然而退,包括声色使者和影子战士。从他们惊而不乱的后退方式来看,他们无疑都是训练有素、久经沙场的优秀战士,但即使如此,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依然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表示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甚至是怀疑与困惑。

地面上的积雪泥土有若风卷残云,尽数被狂猛的气流激上半空,在扭动变形中散落四野,而尘土雪雾淡去,两条人影重新出现在地面,重现于他们原来的位置,有若两尊屹立已久的雕塑,从来就未曾移动过一般。

五音先生依然是五音先生,刘邦还是刘邦,他们不曾有变,变的只是这密林中的其它东西,包括雪夜中宁静。

刘邦的剑在手,遥遥指向五音先生的眉心,他的神情镇定而冷漠,就像一块千年寒冰,根本不参杂任何的感情。

一缕鲜红的血液从刘邦的嘴角流出,“滴哒”之声不绝,显示着他已受了极重的内伤,难道在这场他认为必胜的决战中,最终的败者竟然是他自己?

没有人知道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包括卫三少爷。当卫三少爷将目光移向数丈外的五音先生时,五音先生的意态依然悠闲,恬静自然中带着一股莫名的神情。

天地在刹那间静寂了下来。

五音先生的心中溢出一丝苦涩,一种无奈,甚至是一种苍凉。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要结束了,当他决定以死来捍卫自己毕生的荣誉时,便将自身体内惟一可供生命延续的真气完全催发出来,企图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写下最悲烈的一笔。

他几乎已经做到,可惜,只差一线,因为他的对手是刘邦。在他的眼中,一直认为刘邦的武功是一个谜,一个无法揣度的悬念。因为以他对卫三公子的了解,他使终不信卫三死前会浪费自身的功力。所以当他以自身最后的力量驱动羽角木击出必杀一击时,虽然得手,但他事实也证实了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刘邦体内真气爆发的反震之力已经将他的每一根经脉震得寸断不续。

不过,刘邦虽然得到了卫三公子的功力,但在五音临死的一击之下也不可能安然无恙,体内必然会留下不可归原的暗伤。

因为这是要换取五音先生生命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你可以去了。”刘邦冷冷地看了五音先生一眼,虽然嘴角的鲜血四溢,但他还是开口说了这句话。

“是的,我……可……以……放心地……去了。”五音先生淡淡一笑,脸上根本就不见凄凉。

这本是一句平淡的话,却让刘邦蓦然色变,他陡然间想起了纪空手。

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实在反常,反常得让刘邦有一丝惊诧。当五音先生竭尽全力攻出这最后一击的时候,纪空手呢?他又在哪里?他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五音先生送命!

这似乎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纪空手根本不在这里!

纪空手不在这里,那会在哪里?如果他真的逃过了此劫,这对刘邦、对问天楼,甚至整个汉王的军队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刘邦大惊之下,正要下令展开搜索,却见五音先生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迟……了,一切……都迟了。他……就像是……一条离水……的蛟龙,已……经……遨游在……九天……之上。”

他勉力说完这些话,整个人便若山岳般轰然倒下。

他终于死了,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纵横天下的五阀之一,知音亭当世之主终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走得是那么匆忙,甚至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但他留在世人记忆中的,是一段故事,一段传奇,以及脸上那一丝淡淡的笑意。

与此同时,当五音先生倒下的那一刹那,纪空手的心猛然一跳,似乎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悲情涌上心间。

他没有犹豫,强忍着泪水,迅速自另一个方向绕到大钟寺前。


 

 
分享到:
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 (唐)贾岛
静夜思·床前明月光 (唐)李白
名妓李师师相会宋徽宗时床底藏男人
解密水泊梁山的头号色狼是谁
01 孝感动天    舜, 传说中的远古帝王,五帝之一,姓姚,名重华,号有虞氏,史称虞舜。相传他的父亲瞽叟及继母、异母弟象,多次想害死他:让舜修补谷仓仓顶时,从谷仓下纵火,舜手持两个斗笠跳下逃脱;让舜掘井时,瞽叟与象却下土填井,舜掘地道逃脱。事后舜毫不嫉恨,仍对父亲恭顺,对弟弟慈爱。他的孝行感动了天帝。舜在厉山耕种,大象替他耕地,鸟代他锄草。帝尧听说舜非常孝顺,有处理政事的才干,把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他;经过多年观察和考验,选定舜做他的继承人。舜登天子位后,去看望父亲,仍然恭恭敬敬,并封象为诸侯。
揭秘《聊斋志异》手稿为什么只剩半部
农夫和蛇的故事2
梦露死因揭秘:因怀上肯尼迪“龙种”被灭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