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三章 宠辱不惊

第三章 宠辱不惊

时间:2015/5/12 16:45:42  点击:1227 次
  就在刘邦离开鸿门的同时,纪空手几乎是遇上了他出道以来的最大凶险。

即使是霸上约战,他孤身一人面对问天楼众多精英,其心情也不曾有过这般的沉重与紊乱。他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因为对手是赵高的缘故,而且体会到了处处受制于人的难受。

他别无选择,只有抛开杂念,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然后轻提离别刀,将刀锋遥指向三丈外的赵高。

此际已是夜深之际,湖面上生出一缕缕轻若絮丝的雾,一点一点地渗入空气之中,使得天地在月色之下,愈发显得扑朔迷离。

当纪空手的刀锋如山岳横移虚空时,这段空间里流动的空气陡然一窒,陷入一片肃杀之中,虽然此时还是初冬时分,却仿似呵气成冰的严冬忽至。

远在百丈开外的赵岳山及一干入世阁高手无不面面相觑,听不到丝毫的声音,他们谨遵赵高之命,不敢踏前一步。

虽然他们绝对相信赵高的实力,但无论是五音先生,还是纪空手,这两人都是当世一流的高手,要想将他们一网打尽,绝非易事。

静寂之中,压力急剧增升,有风徐来,根本渗透不进这段肃杀无限的空间。

“呀……”纪空手大喝一声,终于出手。只是他的动作并不如赵高想象中的快,而是长刀斜立,缓缓地向赵高立身之处劈去。刀身经过的虚空,随着这刀的方向逐渐加强旋转式的对流,在碰撞之中引发更大的活力,一步一步将空气中的压力提至极限。

赵高双脚微分,手已轻抬,顺着对方刀势的轨迹,他的手掌微张成一个弧形的鹤嘴,在自己的身前作不规则的画圈。

他每画出一个圈来,都蕴生万般变化,圆变曲,曲变方,方变尖,最终又回到圆,似有一个轮回,又能相辅相成,形成一个相对深邃的真空,化去纪空手长刀带起的气流。

赵高不由得对纪空手重新作出估计,在这种形势下,纪空手还能保持这般冷静,这本身已说明了纪空手的内力修为已达到“宠辱不惊”的无波心境。

赵高每画出一道圆圈,其速也一次比一次递减,到了最后,他的手掌只是作着不易察觉的移动。他本不想如此,但纪空手刀中的杀气愈来愈凝重,横于虚空,出现了一段时空的悬凝。

纪空手的这一刀,几乎是他一生的所悟,充分展示了他对武道深刻的理解力。刀入虚空,已化无形,月色如刀,刀如弦月,天地与刀合而为一,丝毫不着人为的痕迹。

赵高的眉锋一跳,似乎已看到了这一刀背后的玄机,而更让他吃惊的是,就在纪空手这一刀劈来之际,一阵悠远而曼妙的箫音从他的脚下传出,声波震得古亭有微微晃动的感觉。

纪空手一闻箫音,心神大定,这至少证明了五音先生虽身陷绝地,毕竟无恙。

赵高的脸色不由变了一变,蓦然意识到了战局在这一刻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看似这是一场赵高与纪空手之间的决战,但随着这箫音的介入,赵高顿生一种被两大高手夹击的感觉,虽然厚厚的铁闸能阻隔五音先生的人,却不能阻隔五音先生的“音”,而那一曲“无妄咒”,本就是妙绝天下的绝技。

直到这时,赵高才发现自己还是犯了一个错误,一个足可令他懊悔一生的错误。

他不该选择将五音先生隔入铁闸之后,而是应该把纪空手骗入陷阱,这样一来,虽然对付五音先生的难度增大,但还不至于形成现在这样被动的局面。

现在惟一可以补救的办法,就是他不能再等待下去,而是必须抢在纪空手刀势未至全盛时出手,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难逃当场败亡的命运。

高手相争,只争一线,有时候一个毫不起眼的变化,往往可以决定双方胜负的命运。

他再不犹豫,双掌如抱圆一般缓缓划动,以他的身体为中心,生出一股股利如刀刃的气流,深陷下去,构成一个具有强大吸力的真空漩涡。

纪空手的神色一凝,惊呼道:“百无一忌!”

他这一声浑似暴喝,声音蓦然与箫音相隔一处,迸发出强大的震幅,古亭之上传来青瓦爆碎的声音,这一声之威可见一斑。

就在纪空手声起的同时,赵高的双掌陡然向前一推,仿如推动的是万丈山岳,杀气如洪流窜出。

这一推推出了一道形如狂飙的杀气,若大江冲泻而下的巨浪般起伏,忽而下沉,忽而冒涌,掌势之慢,形如蜗牛爬行。没有人觉得那是血肉组合成的物体,倒像是两道迸发着生命激情的恶龙,从巨大的漩涡之中迸发而出,仿佛欲吞噬一切存在的生命。

纪空手反而致虚极守静笃,整个人像是融入了月色之中。

他的眼睛已闭上,但双耳颤动,带动全身的每一个毛孔去感受着对方肉掌融进虚空中的万千变化。

当赵高的双手迫近他面门七尺之距时,纪空手的心神微微一动,掌势虽缓,但随之而来的气旋锋端,却迫得他的长发与衣衫呼呼而动,向后直飘,那种惊人的压力,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呀……”纪空手暴喝一声,手腕一振,锐利无匹的离别刀陡然由静到动,以不可思议的超然速度斜劈过去。

刀锋直破对方的漩涡劲气,如斩瓜切菜一般,层层递进,玄阳之气若烈焰般从纪空手的掌心爆发出来,杀气笼罩四野。

赵高没有退让,也不可能再有退让,这积势待发的一击,根本就没有让人退让的余地,注定是一种大勇之下的碰撞。

“轰……”掌与刀在相距数寸之间交击,却发出了形同交锋般的闷响,气流相挤压成一段毫无间隙的真空,然后向四方炸裂开来。

赵高双腕一震,微退数步,借势将离别刀的杀势化去,却见纪空手的身形不退反进,刀锋横锁,封住了自己每一个攻击的角度。

赵高不惊反喜,知道纪空手不退反进,实因身不由己,完全是在自己强大的吸力牵引下,不得不做出的无奈之举。

他双手一旋,将气流漩涡的中心拿捏到手中,就在纪空手迫近的刹那,双手再送,拍出了一连串行如流水、气吞山河的攻击。

两人以刀对掌,刀掌翻飞,瞬息之间已相互攻守了百招以上。

在他们所处的古亭十丈范围内,如平空旋起激烈无匹的强大气流,仿如一场龙卷风暴,亭顶上的碎瓦不时激飞空中,亭柱也似倒未倒,面临将倾之虞。

朦胧月色下,杀气漫天。

纪空手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十分艰难地勉力维持,他实在没有想到,一个人的功力高深到了某种至高的层次时,一双肉掌已锋利到可以与宝刃争锋之境!

而更让他感到惊骇的还是赵高每一掌逼出的“百无一忌”神功。他的每一掌看似飘忽无力,其实都寓刚于柔之中,掌力一出,并未因时空的距离而消逝,反而渗入虚空,逐步地对自己的玄阳之气产生一种向心力,形成控制之局。

纪空手明白了,自己一生经历了无数凶险——能活到现在,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自己超人一等的智计,可是面对眼前这位心性疯狂、杀机重重的入世阁阀主,智慧上的优势已然荡然无存。而凭自己此时的功力,要想与五阀争锋,显然还有一定的差距。

虽然自己还有五音先生的箫音相助,但箫音隔了一道厚厚的钢闸,相应的在杀伤力上有所减弱,倘若赵高拼着心脉受创,置之不顾,那么根本就难以取到直接的作用。

想到这里,纪空手霍然心惊,突然省悟:赵高在动手之前的言谈举止并非全是作伪,有些正是他此刻的心境写照。当一个人眼看着过去的辉煌如斜下的夕阳一去不复返时,他未必还有再活下去的勇气。

即使这个人是赵高,只怕也不能例外。

“原来他想与我、五音先生同归于尽。”纪空手顿觉毛骨悚然,但见赵高飘忽进退的身形,就犹如穿行于地府之间的鬼影。

纪空手硬接赵高凶狠霸烈的一掌,“蹬蹬蹬……”连退数步,连叹息一声的时间也没有,赵高的双掌在两丈开外的虚空幻变无常,化作万千掌影,狰狞一笑,准备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

掌如将倾于瞬息间的山岳,凝重有力地向纪空手扑面而来。

他又感到了掌影移动在虚空之中带出的惊人压力。

赵高将自己全部的心神都凝聚在这一掌上,一切的恩怨也全聚在这一掌之中,灵台清明,心如夜雨枯灯。

掌出,人动,人与掌同时出现于虚空,仿佛他就是掌,掌就是他,再也不分彼此。

纪空手的武功与智慧远比他想象中的要高明强大,如果不是使诈,他绝不会这般轻易地把握住战局的主动。

饶是如此,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大意,而是将百无一忌神功在瞬息之间发挥到了一个人力可为的极限。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是谁害得他一朝失势,沦落至此,他就一定要以凶残十倍的手段加以奉还!

这是他做人的原则,他认为是理所当然,纵然需要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他也在所不惜,眉头都不皱一下。

纪空手霍然变色,知道这是决定胜负与生死的关键时刻,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抵挡得了赵高这致命的一击,但他觉得,只要自己尽了心、尽了力,结果已不重要。

他的刀锋斜指,倒映出天上明月的影子突然闪入了他的眼帘,这情景也不知曾经出现过多少次,纪空手从未用心去留意过,可是这一次,他看到了,而且是用心看到了,他只觉得浑身一震,刹那之间,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也生起了一轮明月。

他似乎又进入了那一夜在船头之上仰望天空时那玄之又玄的心境……

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定赵高挥来的掌影,发出一声龙吟,初时细不可闻,仿似龙沉深渊,倏忽间声动天地,如龙腾飞于九天之上。

赵高的眼中蓦然闪出一丝诧异之色,脸色在瞬息间一连数变,由红转白,再由白转青,最后如青铜一般凝重。他的人穿越虚空,仿如在狂风呼号的雨夜逆流而上,陡觉艰难异常。

他知道纪空手已将自身的玄阳真气融入了啸声中、刀锋里,刀锋与啸声合二为一,向自己展开了最狂猛、最霸烈的强攻,只要自己的心灵稍露一丝空隙,就会立时受制,现出致命的破绽。

啸声一起,无论是赵高,还是纪空手,两人都已欲罢不能,不知不觉中到了决一雌雄的最后关头。

纪空手的离别刀以非常精确的角度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位中杀出,一寸一寸地缓缓向赵高的掌锋迎去。

无论是掌是刀,它们都以仿如蜗牛爬行的速度在不断接近,不断地缩小着两者之间的距离……

但这只是别人的感觉,其实在赵高与纪空
 

 
分享到:
卖火柴的小女孩
三字经29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1
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
01 孝感动天    舜, 传说中的远古帝王,五帝之一,姓姚,名重华,号有虞氏,史称虞舜。相传他的父亲瞽叟及继母、异母弟象,多次想害死他:让舜修补谷仓仓顶时,从谷仓下纵火,舜手持两个斗笠跳下逃脱;让舜掘井时,瞽叟与象却下土填井,舜掘地道逃脱。事后舜毫不嫉恨,仍对父亲恭顺,对弟弟慈爱。他的孝行感动了天帝。舜在厉山耕种,大象替他耕地,鸟代他锄草。帝尧听说舜非常孝顺,有处理政事的才干,把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他;经过多年观察和考验,选定舜做他的继承人。舜登天子位后,去看望父亲,仍然恭恭敬敬,并封象为诸侯。
古代日本没有太监是因为女人很大度
解密天庭第一夫人王母娘娘的风流情史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