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十五章 水陆夹击

第十五章 水陆夹击

时间:2015/4/23 13:13:25  点击:793 次
  狄仁不动,并非表示他就坐以待毙,他之所以不动,其实也是一种等待。

  他在等待水狼步云的出手,事实上纪空手的直觉错了,另一道杀气并非在他的背后,而是存在于他脚下的水底。只是纪空手绝对想不到有人竟然会像鱼儿一般在水里呼吸、生活,甚至长时间可以不浮出水面换气。

  别人不能,但步云一定能。据说他还可以沉在水底睡上一觉,然后才在别人下河洗澡的时候在其背上捅上一刀。他不仅水性极好,而且忍耐力与对任何事物的敏锐都如饿狼一般,所以他才会成为水狼。

  狄仁相信步云,步云如果没有出手,那就说明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机。到了步云出手的时候,那绝对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所以他只有等,眼睁睁地看着纪空手步步紧逼……

  纪空手每动一步,眼芒掠空,都在紧盯着狄仁脸上的表情,他不明白狄仁何以会箭在弦上,却不发难。但他却明白,狄仁之所以如此做,当然有这样做的原因。

  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狄仁的眼睛里有如此复杂的表情?忍耐、兴奋、激动,甚至还有一份期待。

  是的,是一份期待,这种期待的眼神令纪空手蓦然警觉,心兆纷呈间,他感到了一种莫大的威胁正向自己逼近。

  “噗……”一圈小小的水泡突然翻滚于水面,声音虽细虽微,却引起了纪空手的注意。

  他几乎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蹑足提气,向空中窜去,同时右手一扬,手中的飞刀如电芒般疾射向狄仁。

  他必须先发制人,抢在狄仁之前出手,只有这样,他才能赢得一点时间,让他看清自己的脚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哗……”水流突旋,溅出一团晶莹的水花,卷向舟首,就在水花最盛处,突然暴射出串串水箭,恰恰从纪空手的脚下擦过。

  这一着险之又险,若非纪空手反应奇快,的确能让步云得手。但这却不是步云惟一的杀招,水浪冲开处,一条人影标射而来,剑锋凛凛,在虚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迹。

  纪空手心中大骇,飞刀在手,却没有时间发出,因为步云的剑实在突然,实在太快,就仿佛从水中射向空中,根本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

  面对如此惊人的一击,纪空手冷静异常,知道自己此刻的每个选择,都关系到了自己的生死。

  他幸好手中还有刀,一把锋长七寸的飞刀,飞刀并非总是在空中飞行,只要运用得当,它在手上也是一种厉害的兵器。

  他大喝一声,劲力蓦然在掌心中爆发,带动刀刃向剑锋迎去。

  “当……”步云的剑身一震,他的手腕一阵发麻,只觉得从剑身传来一道巨力,如电流般窜向自己的体内,与此同时,他听到了狄仁的无常七箭脱弦疾飞的慑人之响。

  无常七箭,此时却只有六箭在空中标射,这六道慑人的箭气,几乎封锁了纪空手在空中的每一个角度。

  纪空手与步云刀剑相交的刹那,身形一晃,感觉到气血翻涌,十分难受,他强提一口真气,又往空中升去,人到至高处转为下落之势时,他看到了漫射虚空的六道箭芒。

  这一连串的惊变简直让人目不暇接,如行云流水般的攻击在两大高手的配合下是如此地完美,如此地让人心悸,若非纪空手的直觉敏锐,只怕此刻已是孤野亡魂了。

  不过纪空手并没有脱离险境,单是这六道劲箭已让他穷于应付,何况水下还有水狼步云的那一柄夺命之剑?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纪空手这一次似乎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事实上,纪空手之所以能够迅速步入高手的行列,是因为他能够用脑子来想问题,同样是一件事情,别人看到的是表面,他却能透过表面去深究实质的东西。

  当狄仁六箭上弦之时,纪空手便断定其中必有破绽。因为狄仁既称它是无常七箭,必定是七箭齐发,才有追魂索命的威力,如果突然少了一箭,那么这一箭在空中的破绽自然而然就会出现。这就像一个惯使鬼头大刀的人,有一天突然让他去舞动一把阔板厚背刀,虽然同是大刀,但是他却有一种极不顺手的感觉,连平时练得极熟的刀法也会出现破绽一般。

  这与狄仁的轻敌不无关系,他听说自己要对付的只是一个心脉受损的年轻人,自然会觉得只用六箭已经足够致人死命。等到他发现纪空手并非是他想象中的容易对付时,那第一箭早已被他射出去吓人了,哪里还能收回?不过这六箭齐发,仍是十分惊人,分呈各种角度出击,的确让人防不胜防。

  纪空手却没有慌乱,在箭出的同时,他已经看到了欠缺的那一箭在这个箭阵中所留下的一点微不可察的破绽,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在他的眼中,无疑是一线生机。

  他的脚尖突然互点,在毫无借力之处的空中,他的身形借着这一点之力,折着一道呈弧形的路线,堪堪从六支箭矢中擦身而过,同时脚踩竹绳,顺势一弹,人已稳稳地落在了巨岩之上。

  “你的这串闪躲的确漂亮,可惜的是,它虽然漂亮,却不能让你的生命继续延续!”狄仁一惊之下,恢复镇定,他虽然手中无箭,却还有弓,坚硬无比的鹿筋弓。弓在狄仁手中,等同于一个剑客的手中有剑一般,同样具有惊人的杀伤力。

  纪空手微微一笑道:“我不能阻止你说大话,却可以证明你说的一切都是大话。来吧,让事实说话!”

  他一扬手,飞刀立于虚空,一阵清风吹来,衣袂飘起,他整个人的身影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与洒脱。

  “难道他并没有受伤?”狄仁在这一刻间竟然心中起疑,他本不该对他尊崇的项少主有任何怀疑之心的,但是看到纪空手神采奕奕的模样,不由得让他产生一种不应有的错觉。

  “不会的,绝不会是这样!”狄仁在心中冲着自己喊道,暗暗给自己鼓劲。他的战意在陡然间提升起来,鹿筋弓无锋无芒,却绽射出惊人的杀气。

  他一步踏出,杀气顿时涌动,鹿筋弓微微振出,突然幻变千百道弓影,向纪空手的立身之处层叠袭去。

  纪空手微一错步,脚下踏出“见空步”的步法,刀未出手,已经用鬼魅般的身法化去了狄仁这凌厉的一击。

  狄仁心中虽惊,却将弓影幻闪出一团光幕,以更快更刁钻的速度与角度攻向纪空手,瞬息之间出手了三十六招。

  三十六招的出手,浑似一招攻击,招招之间衔接得天衣无缝,犹如浪潮般前赴后继。纪空手只有旋步疾退,身子随着步法变换了三十六个方位,总是在弓到的刹那间,提前一步移动。

  他虽然在守,却似占到了先机,攻者的一方始终处于被动。但他并没有胜券在握的感觉,他必须记住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水狼步云。

  水狼步云真的就像一匹捕食猎物的饿狼,无声无息,伺机而动,总是在该出手的时候出手,而且毫无征兆。纪空手明知他的存在,却根本不知其确切位置,这让他伤透脑筋。

  “呀……”纪空手不敢等待下去,一声暴喝,他终于在守势中攻出了他的七寸飞刀。

  刀出,带着一道凄厉的呼啸,响彻了整个虚空,同时牵引出澎湃如潮的劲力。

  大智若愚般的一刀,也是返璞归真的一刀,看上去平平无奇,却燃烧着无穷的战意,映红了刀身划过虚空的轨迹,迎向了那弓影的中心。

  这看似平常的一刀,却封锁了弓影进击的每一个角度,逼得鹿筋弓必须与刀锋相对。这一刀的确霸烈,但是纪空手也许忘了,他每一次妄动真气,都有可能使他断而未断的心脉彻底无救。

  狄仁没有忘,所以在心中暗喜,不退反进,反而催动全身的劲力,企图悍然一拼。

  “叮……”纪空手当然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伤势,飞刀准确无比地落在了鹿筋弓上,突然一滑,削向了狄仁持弓的手腕。

  狄仁没有料到纪空手会有如此一变,再想收力,已是不及,他惟有撤招闪避,猛提一口真气,硬生生地横移三尺,方才躲过了纪空手这七寸飞刀的绝妙攻击。

  狄仁挥弓连挡纪空手十来记刀锋,每挡一记,心中便愈发没有了必胜的信心,眉间不经意地现出惶惶然的表情。

  他惊奇地发现,纪空手虽然不敢将自己的内力发挥至极致,而且也从来不曾正面与自己相对,但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在自己最有威胁的地方出现,甚至不合搏击之道,看似无理之极,其实是深谙攻防精妙。

  这的确让狄仁惊骇不已,因为正是无理的东西,出手时才毫无征兆,仿如信手而动,让人永远不能预见他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会落在哪里,你惟有将心神紧绷,随时反应,才有可能避免败局的出现。

  所以战不过数十招后,狄仁的脸上已是密布豆大的汗珠,身体不显乏累,但心却累,累得几乎承受不起对手每一刀带出的压力。

  但纪空手始终露出淡淡的微笑,似乎不是与人生死相搏,而是晚饭后的闲庭信步。

  他当然惬意而轻松,心态更在张驰之间达到了收发自如的意想之境。他自从偶得补天石异力之后,仿佛悟到了武道真谛,在他看来,武道一脉,原无定规,任意挥洒,如果拘泥于门派套路,反而缚手缚脚,不能渗透攻守玄理,自然落入下乘。只有以平静的心态去感悟身体之外一切的动态,在动静对比间追求武道中至美的极致,方能最终步入天下一流高手的行列。

  正是这自由发挥的前提,暗合了他散漫不羁的性格;也正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天马行空,任意为之,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奇效。

  狄仁再拼几招,几乎感到了一种绝望。这巨岩之上杀气密布,暗流涌动,充满着动感与活力,但狄仁却感受不到这些,他只感到空气是那么地沉闷,那么地静寂,闷寂得让人几欲发狂。

  这是一种如死一般沉寂的压力,更是一种巨浪冲击堤坝引起崩溃的前兆。狄仁只感到自己的心仿佛被整座大山压伏,挤压得自己好累好累,累得不想再活下去。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纪空手的微笑与他手中的那把七寸飞刀。

  “呼……”一串水瀑突然窜向空中,以闪电之势卷向巨岩,乍暖还寒的水珠足有万千之数,如一张大网般罩向了外在攻击状态的纪空手。

  这水网来得突然,更有一道凛烈的杀气隐伏在水网的暗影后,其势汹汹,任何人都不敢无动于衷。

  纪空手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早就算计到步云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因为他每一次攻向狄仁的时候,都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后背亮在水面的一方。他虽然不能确定步云的藏身位置,但水狼步云应该就在水中。

  所以步云一动,纪空手突然收住了攻向狄仁的飞刀,大手似动未动,飞刀却脱手向后急奔。

  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他心里清楚,步云的袭击总是喜欢用水幕来作掩饰,这样既可以掩住身形,亦能盖住剑锋破空的声音。但步云似乎忘记了一点,既然他可以这样做,别人当然也能如法炮制,而且对方是将计就计,比他的攻击更具隐蔽性。

  “叮……”等到步云发现了纪空手的企图时,他的面门仅距飞刀三尺,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要想闪避一把高速直进的飞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惟一能做的,就是用剑格挡。

  “当……”但他绝对没有想到一把飞刀会有如此惊人的力道,他人在空中,又毫无借力之处,只能顺着这股力道向后飞坠,重新落到了水中。

  纪空手计谋得逞,又抓出一把飞刀,冷冷地盯住数尺之外的狄仁。他的飞刀出手,既震慑了步云,同时也为他赢得了一点时间,时间不多,却足以让他击杀狄仁。

  他有这个信心,绝对有,即使是身为对手的狄仁,也毫不怀疑。

  狄仁没有想到战局会是像现在这样发展,更没有想到自己会与死神如此接近。他只能一步一步地后退,希望这样能延缓自己的生命,甚至于,他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所谓奇迹,当然是指那些通常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奇迹的出现概率,应该都属于百万分之一。若在平时,狄仁也许并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奇迹,但在生命频临绝境时,一股强烈的求生本能使他不得不乞求奇迹能够降临到他的头上。

  一步、两步、三步……

  听着纪空手踏出的步伐如此有力,狄仁仿佛听到了沙场决战时那激励士气的鼓声,又仿佛听到的是一首沉沦生命的哀曲,他的神经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纪空手安详平和的微笑里竟然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疑这是自己心态失衡之后的错觉,当他再一次看去的时候,此刻的纪空手,双眉紧皱,微笑已在其脸上消失。

  奇迹真的出现了,或者说,纪空手所受的心脉之伤终于在这一刻发作了。

  这无疑是致命之伤,无论如何,这伤痛在这个时候出现,都足以致命。

  “哈哈哈……”狄仁终于又笑了,经历了刚才那种绝望的心态,经受了那种恐惧的阵痛,他无法不为自己的起死回生感到欣喜,脸上重新又恢复了得意和自信的笑容。

  “你完了,这一次你真的完了。”他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鹿筋弓,以一种非常缓慢的步伐逼迫过去,他也想让纪空手尝一尝那种等待死亡的滋味。

  纪空手的脸痛得已然变成了铁青色,嘴唇紧咬,已有一丝血红的液体滑出。心脉之伤如斯霸烈,痛得他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冰寒彻骨的真空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只有那“咚咚咚……”的心跳声,如惊雷般回荡在他的意识之中。

  “逃!只有逃亡,才有可能躲过这灾难性的一劫!”纪空手只有一个念头。

  他不想死,一股求生的欲望使他迅速作出了决定。他必须在心脉之伤达到极限之时逃离此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作无谓的挣扎,只是将目光锁定在自己手中的那把刀上。这是他能拼尽余力发出的最后一刀,也是绝境反击的一刀,生死全系于这一刀之上,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头在颤动,身子亦在颤动,纪空手的脸上肌肉抽搐得几乎变形,显示着他的内心似乎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但是狄仁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固然有一部分是真实的,更有一部分加入了纪空手的表演天分。

  其实纪空手握刀的手一直是稳如磐石,纹丝不动,就像一只盘身吐信的毒蛇,等待着反噬的时机到来……

  夕阳西下,山风渐起,一股又一股的寒风穿过河谷呼啸而来,却吹不散这巨岩之上的凛凛杀气。

  倦鸟归林,在山林上空盘旋鸣叫,和着密林之中猛兽的嚎叫,构成了原野一道凄寒的风景。

  看着微朦的夜色一点一点地渗入空中,纪空手不惊反喜,因为只有暗黑的夜才是逃亡的最佳时机,自己能否成功逃亡,在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自己的身形是否能够掩藏。

  随着狄仁步步跟进,纪空手几乎退到了巨岩的边缘。他已不能再退,只是冷冷地横扫了狄仁一眼,道:“如果不是我心脉之伤发作,你本来是杀不了我的,是不是?”

  他的语气中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存在,逼得狄仁不得不答:“是的,我杀不了你,也许还会被你所杀,但就算你逃得了我们这一关,也依然改变不了你自己的命运!”

  “我不信!”纪空手心中一惊,根本没有想到项羽为了置己于死地,不仅派出了狄仁、步云这两大强手,而且还有高手潜伏于后,伺机而动。他既然决定逃亡,自然与这些不知名的高手极有见面的机会,所谓知己知彼,他当然想从狄仁的口中得到更多的情况。

  到了这个时候,狄仁已经觉得项羽的安排有些多余了,也就不介意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告诉给一个即将殒命的死人听。他相信,纪空手就是知道这些也是无用,所以他不怕泄密。

  “你可以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你侥幸闯过了我与步云的这一关,半天之后,你就会遇上项文、项武,这两人不仅同属项府十三家将,更是项氏一宗的远房亲戚,其一身武艺曾经得到少主的点拨,排名亦在我与步云之前。”狄仁说到这两人时,神情明显有所收敛,似乎对这两人心有忌惮。

  “这么说来,他们的武功应在你们之上了?”纪空手的目光紧锁在狄仁的脸上,只要他稍有浮躁与闪失,就会立马出手。

  “是的,这是事实,所以你即使逃过了我们这一关,也很难有活命的机率!”狄仁不自然地笑了笑,谁也不想承认自己的武功比别人差,即使是事实,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

  “如此说来,我只有认命了。”纪空手微微一笑,仿佛又回得了先前的自信:“你难道不觉得有些奇怪吗?一个将死之人,他的神情还能如此镇定,你就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狄仁眉头一跳,不由紧了紧手中的鹿筋弓,道:“为什么?”脸上的表情就像他不是一个已经掌握了战局的胜者,而更像一个失败者。

  “因为他肯定有所依恃!”纪空手一字一句地道,突然脸色一变,眼芒望向狄仁身后,暴喝一声道:“步云,还不动手!”

  这一喝几乎让狄仁三魂已去其二,出于本能地回头望去。他不得不看,因为在他们之间,为了权势尔虞我诈,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谁,正是抱着这种将信将疑的心态,他所以回头。

  “嗖……”一道刀破虚空的惊响蓦然生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炸响在整个虚空,飞刀如奔马踏云,杀气凛凛,奔向了狄仁脑颈间的大动脉处。

 

 
分享到:
隋炀帝
少女和狮子
一代一代枭雄
中国最早的人体摄影模特 郎静山摄
三字经71
三字经39
盘古开天辟地
慈禧生活秘密事 洗澡洗脚要四个宫女待候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