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十四章 天地赐缘

第十四章 天地赐缘

时间:2015/4/22 19:50:21  点击:1571 次
  纪空手被韩信的表情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那铁炉的上方泛出一丝淡淡的赤光,融入月色中,显得异常诡异玄奇。那炉火早已熄灭,就算不熄,又哪来的这种淡淡的赤光呢?

  两人都一脸狐疑地相视一眼,掩饰不住心中的好奇。

  “这是怎么回事?”韩信沉吟片刻,随即脸上一喜道:“会不会是玄铁龟不熔于火,根本就没有被火熔化?”

  “这不可能!”纪空手不抱任何希望地道:“轩辕子用这炉火是来煅造离别刀的,而离别刀的质地也是玄铁,两者之间断然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因此,玄铁龟绝不会完好无损地还在炉里。”

  “但这赤色光芒又是怎么回事?”韩信似有不服地道。

  纪空手道:“这很简单,只要我们过去一看不就知道答案了吗?”

  当下他不再犹豫,说干就干,大步向铁炉走去,探头一看,便见那偌大的炉膛中积了厚厚的一炉炭灰,在炭灰上方的浅层处,静静地躺着两枚如鸽蛋般大小的圆石,圆石通体透红,色如胭脂,向外散发出一种淡淡的赤色光芒,美丽中又带了几分诡异。

  “这是什么东西?它怎么会比玄铁龟还要耐火?又是从何而来?怎会发光?”纪空手的脑海中顿时被这一连串的问题充斥得满满当当的,每一个问题似乎都玄奥无比,根本不是他所能解答得了的,于是他以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韩信。

  “纪少,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可半点不假,我们虽然失去了玄铁龟,但是却得到了这两件宝物。你说,这会不会就是别人说的‘夜明珠’?”韩信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洋溢出亢奋喜悦之情。

  “夜明珠?”纪空手一愣之下,随口答道:“我不知道,也许是吧!但我想知道它是从何而来的。它总不会自己长脚跑到这炉子里来吧?”

  他好像是问韩信,又像是反问自己,思路呈跳跃性运行。虽然他不能确定这两枚圆石准确的来源,却相信它们的出现必定与玄铁龟有关。

  “难道说这两枚圆石一直就藏在玄铁龟中?玄铁一化,它才现形?”纪空手忽然灵光一现,若有所思。

  韩信笑了笑道:“我和你的想法恰恰相反,我才不想知道它是从何而来,而是关心它是否价值连城?”

  纪空手双手捧起两枚圆石,端详半晌,才轻轻说了一句:“不管它是什么东西,也不管它是否价值连城,能够在熔化玄铁的火炉中依然保持原形,这就说明了它绝非寻常之物,我们没有理由置它于不顾,随手丢弃!”

  他随手递出其中的一枚圆石,放在韩信的手心里。

  韩信将之捧在手中一看,只见这圆石入手处有一股阴寒的感觉渗入自己的肌肤之中,十分地舒服。它的构造不同于这世上的任何一种物质,硬度与熔点都远远超过了玄铁,的确是一件可以让人去珍惜的东西。

  纪空手与韩信相视一笑,各自将圆石揣入了自己的怀中。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揣有何不妥,但倘若苍天有知,应该知道他们这随意地一揣,竟然改变了大秦的整个历史。

  △△△△△△△△△

  纪空手与韩信藏在洞中,一呆就是三天。在这三天中,两人相对而坐,倍感枯躁无味。

  他们都是少年心性,又一直生活在市井之中,喜动不喜静,若非身处险境,他们哪里耐得住这种寂寞?但奇怪的是,经过了第一天的狂躁不安之后,两人的心竟然静了下来,虽还是感到这样下去无聊透顶,但心里不似先前那般烦躁了。

  偶尔韩信也掏出那枚圆石来,借着它本身的光芒反复细看,道:“纪少,我始终在想,也许上天注定了不让我们踏入江湖,所以才会毁掉玄铁龟,送来这两个宝贝以作补偿。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也就用不着一根筋走到黑,趁早另做打算才是。”

  “你觉得我们现在还不在江湖吗?”纪空手轻叹一声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直到今天,我才算真正体会到了它内中的涵义。现在花间派认定玄铁龟就在我们手里,无论我们怎么辩白,只怕都很难让人相信这玄铁龟竟然平白无故地变成了两块石头。”

  “这么说来,我们岂非永远都别想安宁?”韩信惊道。

  纪空手道:“要想安宁,我们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是我们逃得远远的,永远都不要让莫干找到;另一条路就是找个机会杀了莫干,这样一来,知道玄铁龟曾经落在我们手上的人,除了我们自己之外,再没有第三者知道,我们自然就化险为夷,平安无事。”

  “我们能行吗?”韩信毫无底气地问道。

  “如果是面对面地杀他,我们当然没有任何机会。”纪空手微微一笑道:“但是要杀一个人,有时候并不完全依靠武功,也需要一定的头脑、勇气,只要我们计划周密,或许能成也不一定。”

  “也就是说,不成的机会也很大?”韩信苦笑道。

  纪空手点头道:“但是如果我们不搏,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反正迟早都是一死,倒不如放手一搏。”

  这就是纪空手为人处事的原则,因为他自小就生存在一个恶劣的环境之中,一切都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勉强混得温饱。在经历了太多的挫折与磨难之后,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求人不如求己!

  而此时此刻,要想摆脱目前的处境,他们也只能依靠自己。只是他们面临的对手太过强大,双方的实力悬殊,不要说韩信没有必胜的信心,就是纪空手自己,也觉得自己更像是在说一个梦话。

  这一天两人从睡梦中醒来,韩信突然笑了起来,指着纪空手的脸道:“纪少,从这里出去之后,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地把你的脸洗一下。”

  纪空手看了他一眼,也是忍俊不禁,哈哈一笑道:“韩爷,咱们是大哥莫说二哥,一路的货色。”

  两人相视而笑,突然间浑身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奇与诧异。

  因为他们突然想到了自己此刻正在洞里,照往日的光线,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对方的脸,更不要说脸上的污渍了,难道说这洞里的光线变亮了?抑或他们的眼力突然变得锐利起来?

  更让纪空手感到惊奇的是,当他正在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听到了洞外的一些吆喝叫卖声以及行人的脚步声,虽然听得不太真切,但比起前两天来,听力好像有了明显的改善。

  这是怎么回事?

  纪空手百思不得其解,连连摇头道:“怪了,这可真是怪了,躲在这洞里才两三天,不仅眼力长了,听力也长了,好像平白无故地就让我们的体质有了一种质的飞跃。”

  韩信也觉得这的确有些匪夷所思,担心地道:“这会不会是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产生出一种幻觉?”

  纪空手心里正有这种想法,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估计花间派忙活了这几天,应该有所松懈,我们就趁这个时候溜出去。”

  当下两人爬出洞去,看看天色将晚,便借着夜色的掩护出了凤舞集,继续向沛县方向赶去。

  行不多远,纪空手瞅见前方的路口有几个人影晃动,为了安全起见,两人干脆离开大路,寻了一条崎岖曲折的山路而行,准备翻过眼前的大山,再达沛县。

  这条山路其实不算路,只是附近的一些药农图捷径,走的趟数多了,踩出的一条便道。不仅难走,还要经过一段悬崖峭壁,十分的凶险,寻常的百姓宁愿多费时间,也不愿冒险经过此道。

  纪空手和韩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比起花间派的高手来说,这条路虽然凶险,但还不至于拿刀砍人,只要两人多加小心,所担的风险相应也就少了许多。

  两人走上山道后,爬过一段山坡,这才知道这条山路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难走。且不说茅草丛生,山林茂密,一路怪石嶙峋的,单是那不时随风传来的虎啸狼嗥,就足以让他们心惊肉跳,战战兢兢。

  “纪……纪少,我……我现在……明白了……什么……叫做……才出虎口,又……进狼窝。要不……我们休息一下,等到……天亮再走吧?”韩信吓得浑身发抖,牙齿咯咯打颤,带着央求的语气望向纪空手。

  纪空手似乎也比他好不了多少,一脸煞白,却故作镇定地道:“此处离大路太近,容易被人发现,只要再翻过这道岭,我们就歇脚休息。”

  韩信跟在纪空手的身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以话壮胆。两人好不容易上到山岭,来到了山脉的主峰——天线崖。

  天线崖,顾名思义,天之一线,不可谓不高,此时两人所站之处,正是天线崖的一段极险处。从此处向远方眺望,已经可以看到淮阴城的数点灯火。

  “歇一歇吧,纪少。”韩信一屁股坐在大石上,不想动了。其实他的身体并不觉得乏累,倒是一颗心老是吊在半空,不累都难。

  纪空手挨着韩信坐下,心中也有些诧异,按照他们平时的体力,要走上这么一段山路,至少需歇上好几口气。可是这一次他们一鼓作气直至山顶,竟然毫不费力,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他的眼芒透过夜色,顺着山势而望,便见大山连绵,仿如一头盘踞不前的巨兽,横亘于天地之间。夜风瑟瑟,引起阵阵松涛,抬头放眼苍穹极处,已可隐见丝丝霞光嵌衬那无尽的天幕。

  “黑夜虽长,但很快就会过去,可我们所面临的凶险,只怕一时半会还很难化解。”纪空手的心里有感而发,平添无数惆怅。想到花间派在江淮一带的势力,就算自己曾经有恩于刘邦,刘邦也很难给他们一个比较安全的庇护,毕竟这是一个乱世的年代,“我为鱼肉,人为刀俎”,就是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赋予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他蓦然生出对这个世界的无比憎厌,同时也深刻地理解到陈胜在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时的心境,这句话固然道出了陈胜王傲视天下的豪情,同时也是陈胜对这个世道不公平的强弱划分进行了一次思想上的反省。

  “上天让我立于天地,总不会是让我一生下来就任人宰割!无论如何,我都必须放手一搏,好歹也要出人头地一回!”纪空手深邃的眼眸仿佛触及到了霞光的余辉,让他看到了一线生存下去的机会。他也许不能主宰别人,但是他可以主宰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
 

 
分享到:
苹果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1
中国历史上的千古第一狐狸精是谁
乾隆画像(资料图)
生活是休闲了,但孤独也是毒药,皇帝只有一个,漫漫的时光如何消磨?后宫打发时光的玩具很少,后宫女子靠抽烟、打牌、做针线消磨日子。
鬼门关1
开放的大唐王朝 后宫女人私生活皇帝说了不算
金缕衣 杜秋娘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