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秦记 >> 第十二章 神刃克主

第十二章 神刃克主

时间:2015/4/22 19:45:19  点击:741 次
  朱子恩三人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心中惊骇之下,丝毫不敢大意,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这三人也算是久经沙场的高手,面对强敌,竟然未战先怯,正是犯了兵家大忌。在轩辕子这等高手的眼中,这绝对是一个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人在空中,长刀击出。

  “呼……”是刀破虚空的声音,又似一道来自阴间地府的催命符,凄寒中带出无尽的杀意,演绎着那一段离别的愁情。

  在刀出的同时,朱子恩、李君、谢明开始移动身形,三人踏着不同的步伐,形成一种奇异的节奏,挥矛而出,竟然破去了轩辕子这必杀的一击。

  轩辕子一刀不中,立马回撤,同时咦了一声,在两丈之外站定,精芒跃出,琢磨起对手这缓缓移动的步法来。

  他刚才出手的一刀正是他平生引以自傲的“拈花笑”,虽然他其貌不扬,形象猥琐,但却最喜风雅,总爱在刀招中取一个极富诗情的名字。他原以为面对花间派的高手,一刀已经足够,却没料到对方的步法十分精妙,竟然以默契的配合令他无功而返。

  这是一个意外,令轩辕子不敢小视的意外。他终于明白,花间派能够跻身七帮之中,单凭莫干一人之力是绝不能够的,这就像一朵美丽的红花固然绚丽,但若是没有绿叶的衬托,必然会减色三分一般。

  眼前的三人无疑就是莫干这朵红花下的绿叶,也许他们单个人算不上是真正的高手,但在他们娴熟的步法配合之下,足以让任何对手头痛。

  轩辕子现在至少已有些头痛了,因为在他惊人的目力之下,竟然没有看出这套步法的破绽究竟在哪里。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找不到对方的破绽,就无法实施致命的攻击。

  轩辕子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他喜欢恶战,特别是这种无法预料结果的恶战。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过瘾,觉得刺激,好像又让他有了年轻的感觉一般。

  所以他在瞬息间提聚功力,浑身上下顿时散发出一股张狂的杀气,面对环绕在自己周围的敌人,他毫不迟疑地向前跨出了一步。

  只有一步,最多缩短了彼此间的三尺距离,却让朱子恩三人同时感到了一种令人窒息的压力。此时的小巷外围虽然火光映天,观者不少,谁都看出这是一场关乎生死的决战,但每一个人都紧紧地屏住呼吸,感受到了这空气中涌动的疯狂杀机。

  轩辕子别无选择,只有采取先发制人的战略。当他的眼芒透过这虚空的每一寸空间时,他的心里隐隐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可是当他细细品味的时候,又说不出个中的玄机。

  于是他干脆什么都不去想,眼芒如利刃跃空,紧紧地盯住对方那似幻似真的脚步,任他们像渔夫手中的一张鱼网,一步一步地拉紧,向自己迫来。

  当轩辕子迈出第三步时,他距敌人只有一丈之遥。此刻他的刀已横在身后,但任何人都感觉到了他散发出来的战意,而更让人吃惊的是,当朱子恩的眼神扫向轩辕子的双眸时,他突然发现,轩辕子本来无神的眼芒竟然变了,变得让人生畏,让人心寒。

  因为那眼眸中绽射出的,是两道疯狂如风暴的浓烈杀机。

  “小心……”朱子恩忍不住惊呼起来。他不得不提醒自己的同伴,在这一刻,他的眉锋一跳,看到了轩辕子的右肩蓦然一耸,而这,正是出手的先兆。

  他没有看错,一点都没有看错,事实上当他的第一声叫出口时,轩辕子已经动了。

  轩辕子动了,不是向前,而是向后直退,因为他看出了这三人之中,以谢明的实力最弱,而在这个时刻动手,正是三人步法移动之后,谢明进入他身后空间的时间。所以,谢明就是轩辕子要攻击的第一个目标。

  “呼……”离别刀在该出现的地方出现了,刀锋反撩,如电芒般刺向谢明的咽喉。

  这一刀太快,快得不可思议,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使刀之人竟是如此瘦弱的一个老者,等到谢明挥矛格挡时,刀锋已滑过森冷的矛身,磨擦出一串耀眼的火花,直扑向他的面门。

  谢明大惊之下,只有弃矛一途,否则他的五根手指便难以保留,同时他的身体硬生生地借力向左横移,疾移七步。

  轩辕子一刀就迫得对手两手空空,当然不会错失良机,刀锋一转,如阴魂不散的幽灵追斩向谢明的腰际。

  如此迅猛的动作与速度,谢明很难在瞬息之间作出应有的反应,脸上惨白之下,已无血色,双眼蓦生恐惧……

  但是事实并非如人想象,就在轩辕子的刀锋强行切入到谢明腰间一尺之距时,朱子恩的步法已经到位,正好伸矛挡住了这凌厉一击。

  “轰……”刀矛迸击间,朱子恩的身体向后跌退数步,一口血雾喷射而出。

  他的内力明显不及轩辕子,以硬抗硬,自然不是最佳的选择,同时他的短矛也无法对抗玄铁刀的锋锐,“嗤……”地一声,矛尖竟被削去。

  轩辕子亦被气浪一震之下,感到气血翻涌,身形微晃间,蓦然觉察到一股强大的杀气从身后迫来。

  他此时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续之际,敌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偷袭,显然经验的确老到,他只有侧身避让。

  他现在需要的是一点时间,只要让他缓过一口气来,就可以理顺自己的内息,从而还原功力。但是李君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利矛在手,舞得虎虎生风,漫天攒动,如行云流水的攻势掩杀而至,丝毫不给对方以任何喘息之机。

  轩辕子无奈之下,突然一声暴喝,身形立定,以自己的手臂作出一个大的摆幅,硬生生地将咄咄逼人的矛锋夹在腋下。

  五尺短矛撼然不动,矛尖却在轩辕子的腋下划开了一道尺长的血口,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一股浓烈的血腥。

  轩辕子果然强悍,一狠至斯。

  李君没有想到轩辕子竟会用这种方法破去他如水银泻地般的攻击,两人相距不过尺许,四目悍然交触,竟连轩辕子脸上鼓起的血筋与颤动不已的白眉都清晰至极,一目了然。

  轩辕子的眼芒如电,怒气贯眉,借着这一顿的时间,功力尽复。他毫不犹豫地飞出一脚,犹如重锤般狠狠地朝李君的腿膝处踹去。

  “嗖……”腿势之快,犹如奔雷,李君不抱任何的幻想,选择了惟一正确的反应,弃矛!

  弃矛是李君惟一能够逃生的方式,也是最为正确的方式,所以李君没有一丝的犹豫。此刻的轩辕子就像是一头受伤的猎豹,长刀扬起,展开了绝地反攻。

  他的腋下矛痕毕现,血渍斑斑,染红了一片衣衫,但这并不足以致命。他以超人的胆量,精密的测算,用最小的代价,换得了稍纵即逝的先机。

  不可否认,此刻小巷中的战局,已经完全在轩辕子的掌握之中。当李君与谢明先后采取弃矛的方式来避过一劫时,他们就已经丧失了主动,虽然还有朱子恩,但他在遭到轩辕子一记重撞之后,短时间内已很难恢复攻击能力。

  朱子恩三人惟有退,沿着来路而退。虽然小巷狭窄,但还足以让三人同时退却,可是这一次,轩辕子显然不想放过他们,沉重的脚步如两军对垒时的鼓声,响彻于小巷的上空,杀意盎然地缓缓向对手一步一步迫去。

  以青石板铺就的巷道,在这一刻间一片死寂,没有一丝风,只有那足以让人窒息的压力充斥着每一寸空间。

  纪空手与韩信连大气都不敢喘,躲在铺门之后,目睹着战局的整个过程。两人的心都已悬在半空,随着战局的变化而起伏,虽然这只是他们与轩辕子的一面之缘,但无形之中,命运已将三人连在了一起。

  当轩辕子孤身一人独对群敌展露出的那股豪情迸发出来的时候,纪空手这才明白,有的时候武功高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夷然不惧的勇气,就像此刻的轩辕子一般。

  虽然此时的战局对轩辕子十分有利,但纪空手的心中依然还有几分莫名的恐惧,这不仅是因为此刻小巷中充满了慑人心魄的杀气,更是因为轩辕子的那一句话。

  “假如我死了,你就是离别刀的主人。”轩辕子这么说道,但听在纪空手的耳畔,心中却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兆,他突然发觉,这很有点像是临终托孤的味道。

  他心中只觉得沉闷之极,十分的压抑,同时感到了一种危机感正一点一点地向自己逼来。以玄铁龟的重要性,花间派肯定有势在必得的决心,按常理推之,花间派绝对不会只派几个管事出面就算了事,也许真正的高手就在附近伺机而动,等待着一个可以一击致命的绝佳时机。

  这种可能性极大,从轩辕子小心翼翼的神态中就可看出,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么福兮祸所伏,玄铁龟给自己带来的麻烦还不仅仅是一个开始,真正的危机显然潜伏在后,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后患。

  纪空手想到这里,忽然灵光一现:“既然玄铁龟如此重要,在花间派人的眼中,自然比我们这两条小命值钱。只要他们找不到它的下落,自然就不敢对我们下手,这玄铁龟无形中也就成为了我们的护身符。”他熟知人性的弱点,对人的心理也算是理解得十分透彻。既然前有“投鼠忌器”的典故,那么在玄铁龟与他们的生命之间,孰轻孰重,花间派人不会不懂。也惟有如此,他和韩信才能最终保全性命。

  可是这店铺只有巴掌大的一块空间,要将玄铁龟藏到一个不被人发觉的地方,似乎很难。

  纪空手仔细地打量着这铺子里的每一个地方,用不同的视角来衡量着藏匿地点的可靠性,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了火炉旁边的那只大风箱上。

  每一个铁匠铺、兵器店里最常见的东西就是风箱,因为熔铁铸钢,必须保持一定的高温,而火借风势,无疑是保持高温的一个有效途径。

  他心中一喜,蹑手蹑脚地爬将过去,将风箱拆下,搁在火炉的平台上,正要把玄铁龟藏入其中。

  就在此时,屋外传来一声暴喝:“杀……”如一道惊雷乍起,轰震四方,轩辕子终于出手了。

  纪空手吓得脸无血色,手一哆嗦,两只玄铁龟应声而落,在炉台上滚了几滚,正好掉进了那炉青红色的烈焰之中。

  轩辕子的身形甫动,杀气四溢,刀锋破空,犹如风雷隐隐。他这一刀已有必杀之势,毫不容情地向朱子恩三人的头上斩落。

  朱子恩退得不慢,却没有料到轩辕子的刀会比他们想象中更快,仓促之间,李君接过朱子恩递上的半截短矛,硬生生地挡了一记。

  “当……”刀矛相接,气旋爆裂,发出一声刺耳的惊响。

  李君“蹬蹬蹬……”连退三步,几乎无法承受轩辕子借着刀身透传而来的压力,而他手中的短矛也被离别刀削去一截,所剩不过一尺来长,但这一切只是让轩辕子的身形略顿了一顿,根本挡不住轩辕子那如水银泻地般的狂猛攻势。

  “看你能挡得住老夫几刀!”轩辕子怪笑一声,刀势更烈,犹如暴风骤雨般卷向李君,气势端的骇人。

  李君再退三步,突然稳住身形,不再退缩,这本是一个反常的举动,在他的身后,依然还有一段空间可以供他闪避,但是他再也没有退却,而是手挥短矛直迎而上。

  “当当当当……”刀矛在虚空中漫舞,一攻一守,眨眼间交击了四个回合。

  谁都看得出李君是拼命死撑,绝对不会是轩辕子的对手,更无法抵挡离别刀的锋锐,此刻他已喷出两大口鲜血,短矛也只剩下手握的一部分,眼看就要赤手与对方相搏了。

  不难想象,当一个人的武功不如对手,而对方更有削铁如泥的宝刀的时候,他最终的遭遇将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

  轩辕子的脸上怔了一怔,为李君这突然表现出来的强悍感到诧异:李君本来用不着如此苦撑下去,他至少还可以退。

  一丝疑问闪入轩辕子的思维中,同时他捕捉到了李君的脸上不经意间泛出了一丝邪邪的笑意。

  在满是血渍的一张脸上,居然露出如此诡异的笑,的确让人感到了一丝恐惧。李君的笑是那么恐怖,恐怖中带出一份得意。

  轩辕子大惊,他没有看错,李君的脸上竟然真的露出了得意,这种得意,通常是一个人在阴谋得逞时才会表露出来。

  轩辕子的心一下子变得透凉,因为他感到了一股如电般的杀气从背后迫来。

  “轰……”在他的身后,是一道木墙,突然间裂开无数道裂缝,碎木横飞间,一杆如恶龙般的长矛从木墙中破空而来。

  “呼……”矛锋凛寒,犹如恶魔的利爪,从相距不到七尺的距离处狂窜而至,毫无征兆,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莫干!”轩辕子蓦然明白了来者的身分,更明白自己掉进了莫干事先设下的圈套中。其实莫干早就来了,只是利用朱子恩三人为饵,然后躲入暗处,企图一击成功。

  可惜轩辕子知道得太迟了,等他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时,他已经没有时间来化解莫干这一式势在必得的杀招。

  花间派能列入七帮之中,这本身就说明了莫干的实力。换作平时,以轩辕子的武功,未必就一定能胜过莫干,何况他此时人在明处,莫干的人在暗处,以逸待劳,先发制人,轩辕子根本就躲不了这精心布置的刺杀。

  “呼……”但高手就是高手,能够临危不乱。他连忙运聚全身的功力,硬将身形由左向右横移了八寸,同时运力于肩。他的位置刚变,长矛便从他的喉间贴着擦过,“噗……”地击中了右肩的中心处。

  轩辕子只感到一股强烈的痛感如电般窜行于自己全身的每一个部位,简直生不如死,鲜血“咕咕……”向外冒涌,血肉绽翻赫然可见白骨。他虽然化去了莫干这记必杀之招,但还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轩辕子惊痛之下,反而激发了体内的潜能,连挥数刀,劲气标射,如幢幢气墙横立虚空,阻挡住莫干的攻势。同时身体向后急滑,退出三丈开外,这才站稳身形。

  他抬眼一看,只见一个矮胖老者手持长矛,身着一袭华服,一脸富态之相,乍眼看去,谁也不会把他当作闻名黑白两道的花间派掌门莫干,只有当他微眯的眼眸里暴闪出一道寒芒之时,才隐现他一帮之主的赫赫威势。

  这一刻,小巷倏然变得很静,静得仿若不沾一尘,只有兵器铺里那只大火炉里发出一阵“嗤嗤……”之响,似乎正在融化着什么东西。

  当然,除了纪空手与韩信外,没有人会注意到这种小事,其他的人都把目光投在了轩辕子与莫干的身上,仿佛完全被这场即将爆发的决战而吸引。

  “完了,彻底完了。”纪空手心中的痛苦简直是无以言表,当玄铁龟掉入烈焰中的刹那,他的心仿佛从高山滚落,直坠深渊,那种无奈与失落的感觉,好像永远没有尽头。

  此时此刻,玄铁龟就是他的全部希望,也是他把梦想变为现实的一块最重要的基石,当这一切都随着他一松手间离他而去的时候,他心中的绝望已到了极致。

  难道这就是命?

  难道自己真与江湖无缘?

  如果这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丁衡死的岂非不值?轩辕子这番拼命岂不是拼得很冤?而自己,岂非就是一个罪人?

  纪空手只觉头大欲裂,思路乱如团麻,心中的结一环紧套一环,无法解开。浑浑噩噩中,眼睛死盯着那熊熊燃烧的烈焰,眸子里已是一片空洞。

  轩辕子一门心思都放在莫干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精力注意铺子里的动静。他听到了一种声音,却不是来自于火炉,而是来自他自己的肩上,血珠坠地,滴答不停……

  莫干的眼芒却没有落在对手的身上,而是透过窄小的檐角,望向了天空中缓缓移动的一片暗云,其神情之悠闲,仿如中秋赏月,毫不着急。

  “你没事吧?”他甚至回头望了李君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欣赏之意。正是因为李君死死地撑住轩辕子如潮水般的攻势,才给他创造了一个绝佳的偷袭良机。

  “属下没事,还能挺得下去!”李君毕恭毕敬地答道,同时狠狠地瞪了轩辕子一眼。

  “你没事就好,否则我不管他是不是轩辕子,还是什么铸兵师,我都要将之大卸八块,以泄你心头之恨。”莫干淡淡地道,仿佛此刻的轩辕子,已是他砧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一般。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既然你没事,我就只给他一招,一招足以致命的绝杀!”

  他显然想激怒轩辕子,高手对决,讲究心境平和,只有让轩辕子动了真火,他才有可乘之机。对他来说,轩辕子毕竟是一个很强大的敌人。

  轩辕子明白莫干拖延时间的用意,也知道他想激怒自己的用心,但是事态的发展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渐渐地脱离了他可以控制的范围。此刻的他,只有退而求其次,只要能让纪、韩二人逃出险境,他就已经十分知足了。

  “纪空手,你给我听着!”轩辕子大喝一声,一字一句地道:“从现在起,你们就开始逃,能逃多远就逃多远,是否能逃出去,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纪空手惊醒过来,不由关切地道:“那你呢?”

  “不用管我!”轩辕子将刀一横,傲然道:“我倒想看看,有谁能够在我的刀下闯过去抓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浑身上下似乎洋溢着一股豪情,眼睛是那般的坚决与深邃,就像是遥不可及的星空。

  “保重!”纪空手压下自己心中的失落,语调竟似有了一些哽咽。自此之后,铺子里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莫干的脸上缓缓露出了笑意,好像一点都不着急。按理说,他今天赶来的目的是为了纪空手,而不是轩辕子,纪空手一旦跑了,他岂非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之所以处变不惊,是因为他相信纪空手很难逃出这条小巷!在他的严令下,花间派的门人弟子已经包围了这里,凭纪空手和韩信的那点能耐,很难闯过去。

  所以他不急,一点都不急,他相信轩辕子一定会抢先出手。肩上伤口的流血已不容轩辕子有任何的犹豫。

  他算得很准,事实上轩辕子将刀一横时,已决定出手。

 

 
分享到:
太平天国除洪秀全外不允许夫妻同居
连环画“打乾隆”
忘川河1
中国古代九大毒药都是什么制成的
三字经61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2
曾经撬动中国历史匈奴人今天在哪里
古人找媳妇技巧:刘邦靠送礼吹牛取悦老丈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