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二章 所向披靡

第十二章 所向披靡

时间:2015/4/20 20:08:08  点击:823 次
  伯邑考哪曾想到耀阳居然真会凭一己之力破阵,当即气急败坏的挥手下达强攻的指令,然而还没等兵士们做出反应,数十多人已经无声无息的死在剑气之下。

  试问,轩辕剑之威,哪是常人所能抵挡?敌军先锋兵士无不骇然后退。

  “挡我者死!”耀阳猛地再次如霹雳般厉喝,高举起手中轩辕剑,一剑挥斩而下。嚣肆海浪般的剑气斩出,狂舞落叶一般将身旁数人卷得支离破碎。

  耀阳回头喊道:“牧场的将士们,你们还有力气么?为我吆喊助威便是!”

  “有!”顿时间,吼声震天!牧场将士被迫困于此处,战事不利,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好不容易耀阳一到,便立见形势大变,他们的士气当然是猛地狂涨,现在每个人都想出一口之前的闷气。

  只看耀阳一剑剑如山角崩落,轰然作响中,又有几个敌方将领带着一批兵士奔赴黄泉。敌军先锋兵马已吓得失魂落魄,特别是那些被耀阳指定要先行斩杀的将领们,更是纷纷往身旁的兵士中躲匿。

  其中在最前面的将领脸色苍白,退了几步,竟然转身逃了起来,他的手下近卫当然也得跟着这个主将。他们这一动,更让敌军所有兵将生起退意,转而就有数十个兵士离开将领的范围,那些突然变成孤家寡人的将领骇然,也惶惶得退了几步,看着耀阳杀机外泄的目光,竟不由地大喊一声,逃了起来。

  伯邑考哪肯看到这等情形出现,拔剑当场诛杀数名将兵,将身前十丈之内量线一条,挥手令弓箭手围拢上去,喝道:“胆敢擅自出线逃匿者,诛灭九族!英勇杀敌而死者,封世袭千户侯!”

  此策一出,果然扭转了场上暂时的败退形势,兵士一人的身家性命牺牲又如何,总不要累及家人亲族才好,而且现时身死却能令到家族封侯永享富贵,自是令到在场所有兵士生出视死如归之心。

  耀阳大感吃力,虽说轻轻松松便能让身旁的凡夫俗子变做剑下游魂,但是人心毕竟是肉长成,他如何绝情对这些无辜兵士痛下杀手呢?加上此时对方弓箭手已经齐齐向他发箭,虽是被他的护体结界杜绝在外,但千百利箭加上前仆后继不怕死的兵士,还是让他的身形受阻,一时间施展不开。

  “杀!”就在这时,耀阳已经举剑威若天神般呐喊,同时一剑斩下,金光闪华,剑气冲天,这一剑令他更平添几分怒势,剑气化成金光而出,酝酿无限烈焰热量,如同落日砸在大地之上,顿时整个入山口被炸,炽白色的烈焰飞散而开,溅起炽热落石成片砸下,中者全身化为烈火,全然消逝无踪。

  耀阳再挥一剑,剑气如江河决堤一般,奔腾而出,让敌军触者立毙。

  只是这寥寥数剑之威,敌军就已损失数百兵将,对牧场将士而言,耀阳就像是天神一般,但对敌军而言,他却像是一个噩梦,怎敢面对。而且他们耀阳身后寨墙上的一群兵士威喝声声,再也无惧敌方万余兵士的威胁,相反虎视眈眈地盯着眼前的情景,得意非常的面上皆露出噬血若狂的快意神色。

  在耀阳蓄意施为之下,率先绕开伯邑考警戒线逃跑的兵将大部分安然下山而去,这立即使得敌军大部分胆怯之人都没有任何坚持作战的决心,试问在耀阳的轩辕剑下,他们断无可活之理,虽然逃开可苟活一阵,却又难逃亲族株连之祸,但他们的心中却同时有了另一种想法,那便是身为主将的伯邑考今次断无生还之理,所以只要留得一己残躯或许还可趁乱博得忠烈之名。

  既然一个兵士、二个兵士、三个、四个乃至十名百名兵士纷纷做此打算,自然引得其余众人纷纷效仿,想必均知法不责众之理,寨门前线当即溃成一团,气得伯邑考再度哇哇叫唤,却又不敢趋车追杀这些步卒,生怕就此散了军心。

  好在弓箭兵马齐聚完毕,千余名弓箭手在前方无所遮挡的阵前,向耀阳发起一轮接一轮的箭海攻势,伯邑考与身旁的一队妖魔护驾也加入其中,这更增强了箭海的攻击力度。

  耀阳展开玄法护界抵御寻常箭支,掌中的轩辕剑更是顺利拨开那些颇具威胁力的元能劲箭,仗着洪泽岭的地势,如此坚持了大约一刻钟功夫,待到身前劲箭堆叠渐多,便不失时宜的振身大喝一声。

  饱含五行玄能的无匹声势借助山谷回形环振,立时令到一众弓箭手在瞬时间双耳失聪,眼前一阵眩晕,幻象频生。原来耀阳用上了《幻殇法录》所载的妖道秘术“幻灭波音”。

  趁此良机,耀阳挥动掌中的轩辕剑在身周飞速环扫开来,强劲的五行玄能归一化生,激起玄罡劲气,令到身前所有劲箭飞快射出,形成一道道护身箭雨,扑入敌方失控的弓箭兵阵,蔚为奇观。

  顿时间,敌兵中箭无数,哭嚎声声,前排的弓箭兵士不论中箭的,仰或没有中箭者思及方才耀阳的勇猛神威,都慌不择路开始逃窜,将身后第二、三排的弓箭手撞翻当场,然后连锁反应令到箭阵在片刻间溃不成军。

  此时此刻,耀阳却没有趁胜追击,反而侧耳倾听片刻,唇角洋溢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收剑负手而立,傲视身前十丈开外的惊恐敌军,仰天一阵长啸。

  伯邑考因为担心自身的安危,一直在留意观察耀阳的举动,此时见他忽然发声长啸,心中栗然一惊,想到某种可能性,忙东张西望起来,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随着耀阳的长啸声发出,寨城前两侧的峭壁上立时响起战鼓声声,以及威喝助威的呐喊声,然后一面面挂满“耀”字的帅旗迎风招展开来,一眼望去,旗帜下的兵士排满山间峭壁前。

  雄兵居高临下之威与耀阳以一敌众的英名神武,果然将伯邑考强势的兵力军心压制下去,所有兵士的心中都顿时萌生退意。

  唯独此时的伯邑考仍然心中犹疑不定,不敢肯定这是否耀阳的疑兵之计,然而就在他准备集结兵力试探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兵阵一阵骚动,回首看时,原来是惊惶失措的探马来报。

  探马兵士下马跪倒,道:“启禀大将军,十里外南西两道分别出现一队兵马,约有万余之众,各自打出的旗号是白淮和奋镇,现时正向洪泽岭方向行军而来,请大将军定夺!”

  伯邑考遥望南西两面兵马奔驰所带起的滚滚尘土,心中方寸顿时大乱,他如何不知白淮和奋镇皆是大洪牧场的联姻之亲,只是临出兵之际,九尾狐曾以疑兵之计拖住两镇兵马,令到他们不敢分心来救牧场之危,却没有想到对方还是来了,难道是九尾狐那边出了什么岔子不成?

  但是不管如何,此时都必须做出决断,伯邑考迟疑片刻,终还是犹如斗败的鸡公一般,垂头丧气的挥手下令退兵。

  早已毫无斗志的前锋兵马立时蜂拥而退,后方待定的兵马还不清楚怎么回事,便被急急逃窜的兵士所感染,士气跌至低谷,纷纷后撤。

  兵败如山倒,转眼间敌军就此溃退下去。

  耀阳挥动手势,峭壁上的弓箭兵士适时的箭如雨下,加上他同时斩出的一道道龙芒剑气,像是凶兽一般追在敌军后面,令到稍有迟缓者便被剑气吞噬化成粉末,如此种种手段更令敌军疯狂逃窜。

  耀阳当然不忘向伯邑考临别赠言,再次举剑厉喝道:“伯邑考,你再不滚出牧场百里范围,我耀阳必将就此取你性命!”

  声如雷鸣,远达数十里之外,伯邑考如何听不到,他不时回望,咧骂着催促驾舆向外逃去,模样仓惶落魄,哪还有一点为将者的模样。主帅一逃,敌军仅有的一点士气也消失无踪,争先恐后地向外遁逃。

  耀阳从容打开寨门,向寨前的千余名兵士下达且追且放的将令,尽管牧场兵士不明耀阳用意何在,但是却早已对他奉若神明,哪有不听之理。如狼似虎的牧场将士衔尾追击,顿时形成一副有趣的局面。

  敌军万余兵士被二千牧场将士追杀,敌军主帅竟还是率先逃跑,战场上没有什么比主帅狼狈而逃更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了。牧场将士一路追杀一边悄然放松追击的节奏,杀敌虽少,却远不如敌军慌乱逃跑中自杀残杀的多。

  一逃一追,一路上尸体遍地而呈,敌军的惨叫声震霄而响。牧场将士的长戟一戟戟刺入敌人的后背,激出一蓬鲜血洒在他们身上,使他们更像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他们完全不顾全身溅上粘稠的血迹,一心就是要这些敢进犯牧场的贼子付出代价。

  踩着敌人的尸体,双眼赤红的牧场将士追在敌军屁股后面,尖锐的戟矛强力地刺向敌军,后面的将士不需要瞄准任何目标的利箭也几乎是箭不虚发。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士气如虹的牧场将士像是切菜瓜般将来不及逃离的敌人一个个轻松解决。

  一直追杀到牧场范围之外,溃不成军的敌军抛下上千尸体,然后分成数十撮小队,朝西北方向四散逃了,这一战杀得他们胆子都寒了,如无意外,恐怕再没人胆敢跟耀阳乃至大洪牧场对抗。

  最终,耀阳挥手命牧场将士停止追击,这时敌军早就逃得不见人影。牧场千名将士追杀了这么久也都累得够呛,立即停下纷纷以戟矛撑住身体,大口喘着气,而受伤的兵士自有旁边将士替他们包扎上药。

  此时,耀阳身旁凭空窜出一名敌军装扮的兵士,正是方才赶回向伯邑考通报消息的敌方探马,一众将士立时大惊,正要起身相擒之际,耀阳却哈哈大笑起来,道:“你小子欠扁么?还不赶快回复真身!”

  那家伙嘿嘿一笑,身形一挫转过身来,才发现原来是小风。不等小风向耀阳邀功,只听又一声吆喝声传来,原来是小千从山间峭壁上遁风而至。

  师徒三人相视一笑,耀阳回头微笑示众,玄能震声道:“各位将士辛苦了,你们现在已经将七倍于你们的敌人击退,此战大获全胜,我们保住了整个牧场!”

  牧场将士们闻言大喊起来,无不兴奋莫名。

  耀阳心有所感,回头看看牧场之中,尸横遍野,鲜血将整个牧场修饰得一片猩红,让他的眼睛也是一片映红。他不由微叹一口气,战争无可避免就是这样的死亡,但是他并不会因此而心软,天下更苦的是那些百姓,就算任何仁人义士当政,战争也还是无法幸免,千古如斯。

  “师父,我们大胜,你怎么叹气?”小风耳尖听到,便问道。

  小千做个鬼脸,道:“想必是师父想念三位师娘了!”

  耀阳欣然一笑,道:“没事,只是略有感慨而已。今次你们做得很好,替为师脸面争光不少哦!”言罢,他拍了拍小千与小风的肩膀,惹得小千与小风不好意思的贼笑起来。

  耀阳大手一挥,喝道:“收兵!”

  千余兵士哗然高呼,挟着大胜的高兴,簇拥着耀阳师徒三人回洪泽城去了。

  回到洪泽城中,秦骊如、素儿与莫凌风已在城门口等着他们。

  耀阳笑着迎上前去,却见一人从城中哭着跑来,正是小仙。小仙飞快地扑在耀阳身上,又哭又笑,高兴的泪水如泉涌下,她一直喊着:“耀大哥,我就知道你会没事,我就知道……”

  耀阳抱着她的娇躯,连忙哄道:“小仙,小仙,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看他们都看着呢……”

  小仙又哭了一通,将头埋在他的胸口羞得不敢抬起来。

  小千和小风两兄弟看得满是羡慕,虽然从前心中都对小仙有所爱慕,但是随着跟随耀阳时长日久,便越来越坚信只有耀阳可以带给小仙幸福,所以此时早已没了当年那种酸葡萄心理,反而更觉心中欣慰,甚至这个时候也不想去破坏小仙的好事,退在了一旁。

  耀阳感应到秦骊如异样的目光,顿感有些尴尬,只能拉着小仙走上去,对秦家两姐妹道:“两位小姐,耀阳幸不辱命,得牧场一众将士拼死相助,终将敌军击退,在此多谢两位小姐相信耀某,肯予借兵一用!”

  素儿感激道:“耀将军怎么这样说话,是我们要多谢耀将军出手使我牧场反败为胜,今日如果不是耀将军,我牧场危矣。”

  莫凌风更是眼中闪动崇敬的神色,道:“耀将军不但艺高胆大,而且用兵如神,莫某今日对耀将军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体了!”

  “不错,耀……将军不必谦虚,没有你我秦家牧场恐怕已被贼子占据。”秦骊如欣喜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耀阳再次感觉到秦骊如的面部神情变化,心中大是诧异,但他当然不可能冒失地相问此事,只能笑着道:“秦家如此善待我徒儿与小仙三人,此情此义耀某岂能相忘,所以这些都是耀阳该做的。”

  素儿迟疑一下,问道:“耀大哥既然没事,那不知易大哥现在在何处?”

  耀阳摇头一叹,道:“我原本以为他应该也来了牧场,但是照现在看来,暂时还不清楚他的去向。”

  素儿顿时面露忧色,其他诸人也有担心,看着他们的神色,耀阳心中一暖,笑道:“你们不要担心小倚,我能感应到他现在好得很,更何况你们想想凭他的修为,加上龙刃诛神的威力,天下间又有何人能困得住他呢?”

  素儿松了口气,小仙也道:“既然倚大哥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心中疑虑顿释,脸含微笑的素儿抬手将被冷风吹散的长发微微撩起,嫣然一笑道:“我想大家都已经饿了吧,刚才我已着人做饭,现在应该已经可以了。我们先进去,不要在这里吹风哩。”

  众人齐齐称好,举步向牧场内的秦府行去。

  唯独耀阳方才说出那话,心中却顿时想到一个人,免不了冷汗沁背,细细想来,如果说当今三界之中还有一人能将他们兄弟俩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那便是黑衣老者——“魔神”蚩尤!

 

 
分享到:
兔子新娘3
有影像记载的中国早期人体模特
清人记述曹操墓被盗经过:发现众多殉葬女尸
 打坐姿势图片5
青蛙王子6
 打坐姿势图片7
正月十五元宵观灯街景
武则天“少女怀情诗”究竟为谁写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