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三章 打回原形

第三章 打回原形

时间:2015/4/20 19:14:50  点击:862 次
  倚弦已感体内元能磅礴欲出,听到慕行云此言,立知事情不妙,原来慕行云出手便已绝学相拼,无非是等待现时的时机到来。尽管倚弦本体修为高出慕行云居多,但苦于不知慕行云的底细,才会被其有心算无心。

  此时,只看慕行云双手一合,猛地向倚弦砸去,顿时金光猛涨,引起倚弦周围共鸣,一片如华金光暴起,遽然将倚弦全身包围起来。倚弦猛地感觉脑海一清,急忙狂退,慕行云却没有追击,反而十指相抵喝道:“八极图现,天地重幻。”

  耀阳看到这里心中大惊,正要跃身去救,却被倚弦以眼神制止住了。

  倚弦立见脚下金光幻成八极图,又急窜而起,穿过他的身子,在空中凝结成一团。慕行云站立在一旁,淡笑道:“扰烦易兄,行云认输。”

  倚弦大讶,看了看慕行云,又看了看空中不断凝结幻化的金光,他努力搜索曾经翻阅过的魔道典籍,虽然对这“八极图”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慕行云既然一早就如此算计,便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神玄两宗的一众仙家却无一不知这“先天八极图”的奥妙所在,仿佛没有理会两人一战的最终结果,却是径直看向这凝结不散的金光所在。

  金光翻腾片刻,最终竟是凝结成两个人状,细细再看,正是倚弦跟耀阳以前做下奴的模样,金光复幻出四周景况,跟当时在朝歌是一摸一样。

  耀阳跟倚弦对视一眼,眼中都有骇色,此时才明白这“八极图”有何作用了。

  金光幻影显示出一群衣衫褴褛、浑身伤痕、神情呆滞无神的下奴,手上脚上都拖着粗重的镣链,众人费力的挪动脚步蹒跚前进,这些人承受着飞挥而下的藤鞭,却麻木得连疼痛的表情都没有了。但其中却有两双亮铮铮的眼晴灵活地转动着,正是耀阳和倚弦两人。

  接着出现的便是两人遇到蚩伯……姜子牙断定他们断三阳尽三阴、灭绝轮回之相……归元魔璧出现,九星一月奇相……天雷殛身两人获得归元异能……

  一切的一切都一清而楚了!

  众仙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两兄弟看去,所有护卫的金甲神将纷纷围拢过来,几个神玄两宗的高手已经将瑶池的出路封死。

  耀阳与倚弦知道此时再说什么也已经于事无补,当即大呼不妙暴起身形,怒喝一声,挥手将金光击破,和倚弦一起纵身就逃,但是在场数百神玄两宗的法道高手,怎么可能任由他们逃离。

  “想逃!”太上老君最先冷哼出声,身如影动,拦在耀阳和倚弦面前,拂袖而出,一阵强烈罡气向两人迎面而去,这一袖的浩瀚神能几乎将所有方位都封住,耀阳和倚弦根本躲避不及,骇然祭出神器相拒。

  “蓬……”巨响连声,庞大的反震力令到周遭众仙都不免连退数步。

  耀阳和倚弦自半空翻身落下,只感一阵气血沸腾,就这身形一滞的时间,原本在天帝王母身后的天兵天将已然有半数布在上空,完全将两兄弟的出路给包围住了。

  太上老君也是被反震力震退了三步,顿时惊骇莫名,虽然他空手对持有神器的两兄弟,但是以他潜修数千年的修为,竟然会被两个年轻小辈联手震退,仅凭这事就足以震惊三界了。

  神玄两宗一众群仙包括女娲娘娘、元始天尊甚或天帝王母都无不惊惧,三界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此等人物,就算是魔帝刑天当年这般年纪也不如他们。这样的两人获得天地三界最强的两件神器,如果说他们不是拥有颠覆三界的魔星身份之人,那还会有谁是?在场神玄两宗的一众人物无不生出心生杀机,这样的两个魔星实在是对神玄两宗最大的威胁。

  耀阳厉喝一声,以全身修为催出轩辕剑,丝毫不用再掩饰身上的归元异能,毫无顾及、毫无退路、竭尽全力的这一剑尽情斩出,金光汇聚九条黄龙发出震天龙啸,斩出从未有过的的威力,劈天斩地的一剑狂飚而去,剑出便引起瑶池天水惊爆,剑气如涛怒冲而出,直如万马奔腾、钱塘水崩,势不可挡!

  这一剑突然而出,在场的神玄两宗高手措手之下,没几个能挡的。但是已起杀意的太上老君早有准备,祭出生平的得意神器“金刚琢”,挥出毫不留情地全力一击,万道金光闪耀而出,金色光圈向轩辕剑气正面撞上。

  “轰!”一声惊天巨响,惊得狂风震遍整个瑶池,天水四处飞溅。耀阳痛哼一声,喷出满天鲜血,重重摔下,竟是动弹不得。太上老君亦是浑身一震,竟有一口气还不上来。

  但是神玄两宗准备出手的却不止他一人,冥帝、广法天尊和鸿钧老祖同时出手,挥手间满天劲气向耀阳压去,直如泰山压顶、天河倾倒之势,强猛无比。倚弦大惊,不顾一切地挡在耀阳面前,摧起全身元能,紫色光龙怒吟旋起,龙刃诛神全力斩出,面对神玄两宗三大高手的联手一击,毫不避让地正面抵挡。

  惊涛爆劲怒冲而起,紫光剑气爆散飞消,神玄两宗三大高手虽未用尽全力,但三人合力一击的威力更胜于太上老君“金刚琢”全力击出。倚弦的修为只是因为多与高手战了几场,而较耀阳高了一丁半点的,如何是这三大高手联手一击的对手,亦被震飞,跟耀阳落在一起。

  这些事情只在瞬间发生,其余人都是惊愕当场。

  看着情况渐已平息下来,杨戬看着耀阳和倚弦兄弟俩,心中叹谓不知是什么感受。哪吒却是带着失望地低声道:“所谓前辈高人对两个晚辈竟下如此杀手,这就是自命三界正义的神玄两宗?”

  身旁的太乙真人拂袖阻止哪吒再继续说下去,但是知道他毕竟受后羿转生心性的影响,看不惯这样的行为,便叹了一声并没有怪他。

  云雨妍、幽云等人被如此惊变吓了一跳,对耀阳和倚弦大为担忧,但是她们身份迥异,早已被一众仙家隔在战圈之外,根本不可能靠近两人。

  反应过来的人儿排开众人,丝毫不理会冥帝的阻拦,惊呼上前将耀阳扶起,又看向倚弦,连声哭诉道:“耀大哥、易大哥,你们怎么样了?”

  耀阳喘口气,笑道:“死不了,记住那小子是倚弦,不是小易。”

  倚弦受伤更重了一点,吐口淤血,才勉强道:“都一样,一个名字而已。”

  人儿帮耀阳抹去嘴角的血线,泪水涟涟道:“我才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反正知道你们是好人就是了!”

  “傻丫头!”耀阳与倚弦心中感动,却在此时无法言表心中的感伤。

  “你这小子,一人抵挡所谓的神玄两宗三大绝品高手,也不掂量一下。万一死了怎么办?岂不抛下你兄弟我一个人?”耀阳这个时候还不忘开玩笑。

  倚弦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道:“自从跟你这个家伙在一起,我早料到咱们两兄弟早晚会死在一起的,哪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需要多说,两人都明白相互之间真挚的兄弟情义,两兄弟对视一眼,放声大笑,竟似乎完全不把眼前神玄两宗数百高手放在眼中。

  玄冥帝君不料这个女儿竟会担心两个魔星,不由大怒,厉喝道:“人儿,回来!”人儿却丝毫没有理会母亲的召唤。

  太上老君等几人跟女娲、元始天尊的天帝王母对视一眼,除了女娲之外,其余诸人都是点头,满眼杀机。

  耀阳见太上老君等人的眼神杀气,就知道神玄两宗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兄弟,苦笑道:“看来我们这次是自投罗网……”

  人儿虽然伤心悲痛,却回头看到母亲关切非常的神色,当即以纤纤玉指在耀阳背后悄悄写了五个字,耀阳一愣,那是“以我来要挟”五个字,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当下感激地看了看人儿,再又大有深意的望了望倚弦。

  倚弦略作一愣,再看人儿一脸毅然,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虽然他从未想过有一日会做出这等事情,但是深知今时今日若不如此将必死无疑。试问兄弟俩从未做过任何一件为祸苍生之事,怎肯就此引颈就戮?

  女娲素来慈悲,虽有不忍之意,但是见到元始天尊、天帝与王母等仙家都一致同意了,加上太上老君等人都欲杀魔星,思及三界安定万民福荫,她也无法扭转众人之意。

  太上老君见众仙一致同意灭除魔星,立即再祭出至宝“金刚琢”,与众仙朝耀阳与倚弦围拢过去,就要对耀阳和倚弦痛下杀手之际,却见耀阳暴喝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揽住人儿,将轩辕剑架在她的玉颈之上,厉声喝道:“住手,否则大家同归于尽!”

  倚弦此时站起身来,持剑靠到耀阳身边警戒。人儿戏假情真,立时装出一副紧张的模样,喊道:“娘,姨婆救我!”

  冥帝大惊失色,一众仙家包括女娲、元始天尊都不免大为震惊,纷纷鄙夷非常的望向耀阳与倚弦。然而即便法道修为强如女娲、元始天尊也自问无法在如此距离中阻止耀阳的出手,何况耀阳与倚弦手中所持的乃是三界独一无二的神兵利器,加上冠绝三界的归元魔能,毁灵灭神自是轻而易举,如此一来谁也不敢再贸然踏前半步。

  王母更是连忙挥手喝止众仙,道:“暂且停手!”言罢,王母忍住心中恨意,和颜悦色道,“两位如果肯放了本宫的外孙女,本宫可以与众仙家一起商量,只要拔除你们体内的归元魔能,便可放过你们!”

  耀阳与倚弦大吃一惊,他们难以置信的对视一眼,再看了看人儿,实在无法相信人儿口中屡屡提到的姨婆竟然会是王母。只有人儿此时虽然装作紧张委屈的模样,却在看了兄弟俩的反应后窃笑不已,差些露馅。

  太上老君见兄弟俩对王母的话直若未闻,不由大怒喝道:“小辈,快放下她,否则定叫你神识俱灭!”

  耀阳见到众仙有所避忌,心中顿时大定,反而镇定下来,嗤之以鼻道:“是吗?我相信你们定然能够做到,但是我放了她之后,你们就能放过我们兄弟吗?”

  太上老君大怒,斥道:“亏你一个堂堂男子,竟会胁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不觉得羞愧吗?”

  耀阳叹息一下,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我也觉得自己很卑鄙,不过想起来,我们两个不过是两个后起小辈,却被周围神玄两宗数百高手围杀,其中更有不少成名数千年的前辈,比起这些自命正义的家伙来说,我忽然又觉得自己这个卑鄙无耻的人是圣人了!”

  说到这里,兄弟俩不由相互对视大笑起来。

  耀阳的这一句讽刺让在场的神玄两宗一众年轻人都感到脸红,但其余诸仙却是丝毫没有赧颜之色,太上老君哼道:“你们两个魔星岂能不杀?为了三界六道的平衡,天下黎民的安定,有时候不择手段又有何妨。”

  “三界六道的平衡,天下百姓的安定?”倚弦顿时气得厉喝道,“你们这些不知廉耻的人还有脸说?刚才我们的过去你们也看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受尽凌辱、生不如死,你们这些为了所谓天下百姓安定的家伙在哪里?现在我们兄弟好不容易混到今日,自问从未做过任何愧对三界六道、天下黎民的事情,而你们却要大义凛然的灭除我们,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下百姓的安定?”

  众仙仍然是一脸默然,似乎已有默认一般,只看太上老君还是老神在在,丝毫没有惭愧之色,沉声道:“这些只是特殊情况,况且天庭与神玄二宗从不插手人间界的兴盛荣衰,如果单单就你们两人而已,岂能以偏概全而论?”

  耀阳仰天大笑道:“特殊情况?以偏概全?现在你们知道殷商天下有多少人沦为下奴,被饿死、冻死、甚至活生生打死?至于那些平民百姓,他们的生活又如何呢?你所说的天下百姓指的是那些吃喝百姓血肉的贪官污吏?还是世代相传所谓的血统高贵之人?又或是心情愉悦之时随意编织所谓的圣主一族?你们看看你们现在所处的天庭是何等穷奢极侈,天下百姓却连吃顿饱饭都很难。”

  太上老君一时为之语塞,辩道:“休得胡说!我神玄两宗亦知天下百姓皆苦,故而命黄帝后裔姬氏一族觅机伐商,天下兴盛指日可待,百姓也可复得安宁。”

  耀阳冷笑道:“黄帝后裔,好大的名头?可惜他不是黄帝。据闻轩辕黄帝勤政爱民,体恤将士,仁德之风遍布天下。但是这个姬发在你们的指使下,故意跟南域军勾结私开西岐城门,枉我奋力为西岐守城,他却放敌进城,多少西岐将士因此而死,多少西岐百姓因此家破人亡?最后更累得其父姬昌死因不明,西岐军政之乱究竟是何人所左右?难道这就是你们要的结果,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天下百姓安宁!”

  太上老君老脸一红,哪容他再这样说下去,当即喝骂道:“你这魔星竟然任意信口侮蔑,谁说有这么回事?”

  耀阳哈哈大笑,暴喝道:“你该以神玄两宗永世不得翻身的誓言担保没有这种事情才对?”

  太上老君心神一震,顿时气势大落。倚弦在旁却是知道耀阳这么一说,肯定有人不信,有人相信,有人怀疑。他要的就是这个,他不认为没有真凭实据就能定姬发的罪,但是他就是当场埋下一根刺,让神玄两宗内部起了分歧,以便之后他们的逃脱。

  哪知元始天尊缓步行出,一身盖世修为立时让“龙刃诛神”与“轩辕剑”光芒大振,耀阳与倚弦首度面对如此强劲的压力,均大感吃不消。

  元始天尊缓缓道:“老君莫要理会他们挑拨是非之言才是!”言罢,注目兄弟二人,目光中的凛然气度令兄弟俩呼吸几乎为之窒。

  太上老君呼了一声道号,连称:“天尊所言甚是!”

  耀阳想到面前此人便是姜子牙的师尊,传闻三界第一法道高手——元始天尊的时候,禁不住架住人儿退了二步,好在被倚弦死命顶住,这才没有露出惊惶失措之相。

  元始天尊再又踏前一步,神能感应中已然确定女娲悄然到达的位置,于是心领神会的一笑,正要出手之际,忽而玄灵道心猛地一震,目中神芒爆射,怒目注视耀阳与倚弦,喝道:“好胆!用得竟是声东击西之计!”当即飞身而起,与此同时女娲也已腾身而起,双双朝东急掠而去。

  众仙大感错愕,耀阳与倚弦也是对视大惑不解。

  就在这时,突然惊闻远处叫嚣一声,众人回头望去,却见天庭灵霄殿方向有火光冲天冒起,神玄两宗一众群仙骇然大惊,天庭之内竟有人放火?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异变又生,猛地一声“喀喇”响起,接着,瑶池上的浮台就在瞬间被强悍的元能击得爆炸开来!混和着瑶池天水的的晶莹玉石满天爆飞,迷朦了所有人的眼睛视线。

  众人气息混乱,忙于躲避乱石溅水。神玄两宗在这一刻失去了耀阳与倚弦的身影。就在此时,听得人儿大呼一声“救命”,所有人无不注目到呼救那里。谁知此时在外围,两条身影从瑶池闪电窜出,早已遁走。

  神玄两宗众人反应过来,两人早已去远。

  顿时,神玄两宗众高手在天帝和王母点头下,风遁追去,但是已经慢了一步,就只能远远跟在后面。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破坏天庭之举是这两个将会颠覆三界的家伙在搞鬼,怎么肯轻易放过他们,自是紧追不舍。

  或去追人,或去救火,整个瑶池聚仙台顿时人去楼空,变得异常冷清,却还是狼狈非常。想来这应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一次蟠桃盛宴。

  冥帝、太上老君、鸿钧老祖等人和天帝王母,以及剩下的如九天玄女等少管世事的散仙,都是面有骇色,谁都能想到魔星出现,天庭大乱,这将是三界变乱的前兆。人儿躲在疼爱她的王母后面,怕被母亲责怪。

  没人知道慕行云早就在异变之前就已然不见人影了。

  耀阳和倚弦在“聚仙亭”爆散之时,就放开人儿沉落瑶池,然后乘神玄两宗心神不宁,被人儿的呼救声转移视线之际,这才窜出瑶池遁逃了。

  一出西王母宫,他们才发现整个天庭都已经大乱,灵霄殿浓烟大起,火光四散,天兵天将、仙女伺婢救火的救火,搜寻罪魁祸首的搜寻罪魁祸首,所以大部分人没有注意到瑶池之变,自己乱成一团。

  兄弟俩乘机冲向南天门,守门的四大天王正大感吃惊天庭之内为何如此混乱,就见迎面两人飞来,果然不愧是天王神将,反应神速,立即率兵紧紧堵住天门口。

  此时情况紧急,不能拖延丝毫,耀阳和倚弦对视一眼,掌中神器齐齐一剑斩出,金紫两道龙型剑气狂飚而去,金紫之光如烈日暴闪,剑气狂暴,四大天王等人身手与兵器比起兄弟俩自是还差了不少,哪敢抵挡,加上兄弟俩全力闯关,一身修为潜力在这一击中尽显无疑,顿时将众将骇得四散逃避。

  耀阳和倚弦乘机全力风遁而起,出了南天门,猛地向下界飞驰而去。

  耀阳不忘回头恨恨地咬牙切齿,道:“这个卑鄙无耻的慕行云,暴露我们身份不够,还要放火烧天庭冤枉我们,若是再让我见到他,非亲手宰了他不可。”

  倚弦沉吟再三,道:“方才较量,始终觉得慕行云的元能极为熟悉,一定是个曾经与我交过手的人物,会是谁呢?”

  耀阳呸了一口,道:“不知是否撞邪了,肯定是有人一直在算计我们!”

  倚弦沉声问道:“你是说黑衣老者。”

  耀阳哼道:“不是他还会有谁?你不见昨天在昆仑山他说话的神态,显然早就料到我们会落到这种地步似的。真他爷爷的,这家伙存心在搞我们。”

  倚弦回头看看神玄两宗的追兵是否甩脱,苦笑道:“现在知道也迟了,后面的那些家伙怎么甩掉啊?相信不久后,恐怕整个神玄两宗的人都会天涯海角、三界六道的追杀我们!”

  耀阳也回头瞄了一眼,道:“管他那么多,逃过今天再说!”

  倚弦望向茫茫天际,茫然道:“我们该往何处逃呢?”

  耀阳脑中迅速闪过一个念头,看了倚弦一眼,兄弟俩同时喝道:“天山!”

  既然黑衣老者让他们背这么大的黑锅,那么他们为何不将计就计,将整个神玄二宗引至天山,他们此时想到的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哪怕是最后同归于尽也是在所不惜。

  远处,神玄两宗除了那些自持身份的老一辈大人物之外,其他包括一众天兵天将都纷纷追来了,在耀阳与倚弦后面远远地紧追不舍,就像是一群追着雁燕的凶猛鹰雕,铺天盖地地追来,又如满天的蝗虫一般,就只是盯着两人这个明显的目标。

  耀阳恨恨大骂道:“他爷爷的,这群吃饱饭没事做的家伙追得这么紧干嘛,我们是干掉了他们的老爸还是杀了他们全家?”

  倚弦讪笑二声,道:“估计他们一定认为如果现在不干掉我们,恐怕日后真的会出现你所说的情况!”

  耀阳被倚弦这句话笑得差点岔气,连声道:“你小子看你平常正正经经的,也会说这么缺德的话?不过,我现在真的很想这样做了……”

  倚弦耸耸肩,道:“嘿……再不快点,我们就真的玩完了。”

  这时,两人身后不到十里的距离,便见一大群神玄两宗高手像是见到了花蜜的蜜蜂一样狂追不舍。

  耀阳和倚弦两人毕竟在瑶池受了伤,虽然全力摧发体内异能,但还是被后面的诸仙不断的追近。

  不过,他们兄弟俩早想到这点,齐齐大笑一声,身形陡然下坠,在神玄两宗追之不及之时,便落在了这一片莽然无边的昆仑山脉之中,顿时就如鱼入大海一般,再也寻觅不到,令到神玄两宗一众大恼。

  昆仑道宗弟子立即回宗通知全宗弟子搜遍昆仑山脉,其余神玄两宗诸人继续私下搜索。只是因为大家都在瑶池见过两人的修为,自是不敢有所大意,分拨来寻都尽是十来人一队。

 

 
分享到:
猫和老鼠合伙1
古代女人的“守宫”之物是什么东西
揭秘雍正皇帝为何喜欢喝人乳
三字经41
5.小男人面前,你就是女皇
王婆当年承受的“骑木驴”是什么样的刑罚
历史上最胆大包天的皇帝诏书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