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九章 心灰意冷

第九章 心灰意冷

时间:2015/4/20 13:27:32  点击:777 次
  倚弦说到这里,语气一顿,道:“伯侯之死应是妖魔二宗中的绝品高手所为,所用的伎俩据子牙先生猜测,可能是被人施展了‘本命降咒’的缘故!”

  “本命降咒?”耀阳熟读《幻殇法录》,怎会不知“本命降咒”的可怕,“他爷爷的!究竟是谁干的?”他忍不住骂了一声,姬昌之死完全打乱了他心中的计划,同时对于魔妖两宗蓄意将姬昌致于死地之事极为愤恨。

  倚弦叹道:“姬昌之死,使得西岐军心顿时一乱,南域军趁机强攻,金吒将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保存足够的实力,率兵退到岐山。直到最后姬发赶到接受全局,西岐城就只剩下岐山最后一条防线。一旦这儿被破,宗庙将不保,也就意味着西岐城全部沦亡。不过,无可否认,姬发的能力不弱,他在短短一个时辰内已经全线把握战局,处理各种事务井井有条,极少有出错的时候。而且现在有姜先生辅佐,以他的能力,西岐之内少有人能跟他相抗衡。”

  “他真的这么强?”耀阳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不过他也清楚姬发的能力不在自己之下,如果再加上姜子牙的谋略辅佐,的确是如虎添翼。

  倚弦拍了拍耀阳的肩膀,道:“当然,他比起你而言还稍有不如,你唯一比不上他的地方只是身份而已!”

  耀阳轻笑自嘲道:“小倚,你不用安慰我!”

  倚弦正色道:“我这可不是在安慰你,不是我自夸,现今三界年轻一辈中,如果就各方面能力而言,没有任何一人能比得上你。你应该知道我这人从来都是实话实说,绝对不会为了安慰你而去说假话。”

  耀阳道:“少在那里胡掰,就算没有人能及得上我,至少还有你比我强!”

  倚弦无奈摇头道:“所以说你小子还是跟从前一样,受了打击以后就会变得这么没有自信!”

  耀阳心中郁闷,岔开话题道:“对了,圣祖母太姜怎么会闭关不出呢?难道是也受了妖魔二宗的暗算?”

  倚弦道:“其实,姬昌之死,无论是圣祖母还是姬昌自己都早已算到,此是不可避之祸。圣祖母在姬昌驾薨后就闭关不出,怕是因为受了刺激的缘故,我见她在一夕之间似乎变得更为苍老憔悴了。而在她闭关之前,姜先生赶到与她深谈许久,然后圣祖母就亲自传诏让姬发继承伯侯之位,主持西岐一切事务。姜先生同样受到重用,奉诏辅佐姬发,地位仅在圣祖母与姬发之下。至于姜先生具体与圣祖母谈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我曾经问过姜先生,他只是笑而不语,我也没有因此再问。姬发虽然才刚刚继位,却已经颇得民心与军心,各方面能力亦是丝毫不差,而且现在他得神玄两宗支持,在西岐的威望更是如日中天。”

  耀阳双眼茫然望向昏暗的天际暮色,心中抑止已久的失落感再度浮上心头。

  就在两天之前,他还是意气风发,前有非常信任他的姬昌做靠山,后有玄宗姜子牙的帮助,在西岐的声望已经达到顶点,即便是姬发也要忌惮他几分。转眼间,随着神玄两宗支持姬发,姜子牙亦辅佐姬发,姬昌死,姬发继位,他立时便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无奈,耀阳只能苦笑,甚至很可笑的发现心中忽然有种失去靠山的感觉。

  倚弦看到耀阳的神色不对,急问道:“小阳,你怎么了?”

  耀阳摇头苦笑,没有吭声。

  倚弦哪会感觉不到自家兄弟忐忑不宁的心绪,但是毕竟已经不是当年做下奴的时候,凡事都没有比身家自由更重要的,所以无论什么都能拿来聊以自慰。而现在的耀阳正从一个最高点往下落,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的痛苦,就算身为兄弟的倚弦也不知该如何才能开解他。

  倚弦用兄弟俩习惯性的撞肩动作靠靠耀阳的肩膀,道:“小阳,咱们一起去找土行孙喝酒,如何?”

  “老土?”耀阳勉强提起精神笑了笑,点头应允。

  濮国的一万大军已经离开西岐城,驻扎在往南百里外的“乱松岗”,虎遴汉说是让濮国兵马策作后应,而将他们调到此处,其实是因为倚弦的缘故,猜不让他们参与攻城奇袭之战,以免在关键时候乱了阵脚。

  百多里的距离虽远,但对于惯使风遁的两兄弟而言,根本不算什么。耀阳似乎想发泄心中的闷气,风遁全力而行,倚弦也只好舍命陪君子。过不了多少时候,两人就到了“乱松岗”。

  耀阳毕竟刚从金鸡岭疾速赶回来,本身耗费了大量玄能,而倚弦的精神相对保持较好,元能更显充沛,自然比耀阳快了一步落足“乱松岗”。

  耀阳点足落地,吁了口气道:“你小子真行!”

  “还好!”倚弦道,“你赶不上我是因为你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也许吧!”耀阳笑了笑,回身望去,禁不住道,“好热闹!”

  只见岗上营帐遍地,绵延整个山头,因为远离西岐战况的原因,此时的山岗之上灯火通明,诸多濮国兵士因为无须涉身战乱,更可以很快回归故土,从而使得营中呈现出兴致高昂的热闹景象。

  耀阳与倚弦快步接近军营,耀阳更是大步踏入营中,见前面一队兵士警戒地围过来,他也不理,扯开嗓门大喊道,“老土,你出来,老子来看你哩!”

  一众兵士见到耀阳身后的倚弦,立时全都恭敬行礼,让出一条道来,让兄弟俩过身,倚弦点头回礼,挥手示意他们继续巡逻,不需理会他们。他知道耀阳心情不好,这样大喊也算一种发泄,于是也没有阻止。

  听到喊声的土行孙立即威风凛凛地大步行出帐来,见到耀阳与倚弦,神色大喜,立即屁颠屁颠地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还喊道:“易大哥,耀大哥,你们回来了。”

  耀阳乍一见到土行孙,难以置信看着他高大威猛的身形,目瞪口呆的讶声道:“他……他是老土?”

  倚弦笑道:“怎么样,就算告诉了你,最后还是想不到吧?”

  “太意外了!”耀阳怎么可能不感到吃惊,以前那个龌龊三寸钉,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位相貌堂堂的魁梧汉子。

  土行孙的动作虽快,却还是比不上另外一个人,只看一阵清风拂过,抱着紫龙神兽的紫菱有如闪电一般从后面窜到倚弦面前,高兴地露出娇媚笑容,倚在倚弦身旁,柔声道:“易大哥,你回来哩!”

  “紫菱公主!”耀阳讶道,然后一双揶揄的眼神大有深意的看着倚弦,眼底的意思很是明显——就是“你厉害”三个字。

  倚弦苦笑的摸摸鼻子,干咳二声,不知该说些什么。

  紫菱粘在倚弦身边,见耀阳一眼看出自己的身份,诧异道:“你是谁?”

  土行孙忙在一旁道:“他是易大哥整天挂在嘴边的好兄弟耀阳!”

  紫菱一听是倚弦的兄弟,立即甜甜地一笑,落落大方的招呼了一声,问候道:“耀大哥好!”

  “哈哈……不错!”耀阳点点头,再度暧昧地睨了倚弦一眼,转眼又被紫菱怀中的紫龙神兽所吸引,只见那个小家伙见到倚弦立时瞪大了眼睛,透出欣喜万分的神情,可惜因为被紫菱紧紧抱牢,一双肉翼根本施展不开,只能嗷嗷直叫唤。

  紫菱撇撇嘴,一脸委屈的说道:“人家天天只知道往外跑,都已经不喜欢你了,你还赖过去作甚么?”

  耀阳看得啧啧出声道,“咦,你怀中的那个小东西是什么?”

  倚弦伸手轻轻抚拭小家伙茸毛光顺的小下巴,间或用大拇指拂过小家伙的嘴角,立时让小家伙服服帖帖的闭上大眼睛,摆出一副很满足的憨态,极是可爱。

  倚弦笑道:“这个小家伙据说叫紫龙神兽,好像是龙族的一种圣兽吧!”

  耀阳两眼放光,赞道:“想不到你还养了这个个可爱的小玩意,给我看看!”

  紫菱略作迟疑一下,看了看倚弦,才有些不舍的将小东西递给耀阳。耀阳大大咧咧地将小东西一把抓过,左摆弄一番右折腾一下,是不是摸摸掐掐,在旁逗小家伙,一边啧啧称奇,一边玩得不亦乐乎。

  小紫龙神兽毕竟觉得耀阳生疏,况且对耀阳的摆弄极不乐意,趁着耀阳不注意,两只小爪子搭在他的手上顺势一抓。

  “啊呀……”猝不及防的耀阳一声痛叫,差点就此松手,好在他玄能深厚,这才没有当众出糗,他想不到这小东西的两只爪子竟然会放电,威力还不小。

  倚弦等人见状都大笑起来。

  “小东西,想杀人么?”耀阳左手以玄能护体,然后右手一个爆栗敲在小东西的头上,痛得小家伙嗷嗷直叫。

  紫菱伸手想过去抢过小家伙,却被耀阳让开,她大嚷道:“你怎么可以打它?”

  “没事的。”倚弦见到耀阳难得来了兴致,拦住紫菱劝解。紫菱虽然得以与倚弦更近距离的接触,但还是不大放心,虎视眈眈地盯着耀阳。

  耀阳笑道:“对啊,小倚说得对,我怎么会对这么可爱的紫龙神兽下重手呢?所以这一点嫂子可以放心!”说完,耀阳机灵的一闪,早就躲过了倚弦朝踢过来的一脚。

  紫菱满脸通红,轻嗔道:“讨厌……”话虽这样说,但她心中却是甜滋滋的,对耀阳不由大有好感。

  倚弦脸色尴尬,道:“你小子别胡说!”

  “好了,随便你吧!”耀阳挥挥手,不给他任何做辩解的机会,然后一把捧起紫龙神兽,道,“小家伙,想不到还挺厉害的!”

  小家伙刚刚被他打了一下,心中老大不爽,哼了一声,偏头不理他。不过,说到对付这个小家伙,自然难不到耀阳,他随意一笑,回头问道:“这小家伙喜欢吃什么?”

  紫菱从袖中拿出一块菱煌玉,道:“他喜欢吃这种菱煌玉,给!”

  耀阳接过菱煌玉,掌心缓缓接受到玉体透出的温凉气息,赞道:“想不到这小家伙吃的还这么好!”言罢,他将菱煌玉在小家伙面前晃了几下,小家伙的眼睛一亮,但还是不屑一顾地将可爱的小脑袋转向另一边。

  耀阳一惊,引来众人一笑,耀阳摇头一叹道:“可惜啊可惜,原来你不喜欢吃这个什么菱煌玉,唉,把它扔了。我还是带你去吃人世间的山珍海味吧!”说完,他作势欲扔。

  小家伙这下可急了,一爪子揪住耀阳的衣服,张开嘴巴,开始嗷嗷叫唤。

  耀阳笑道:“你要就早说嘛,来,给你!”说着将菱煌玉塞入小家伙的嘴中。

  小家伙咕隆一声将菱煌玉吞下肚子,还舔了舔舌头。

  耀阳趁机道:“那,你吃了我的东西,可不能再生我的气了!”

  小家伙可不会记仇,用舌头舔了舔耀阳的手。耀阳摸着它的头,欣喜的向紫菱问道:“它叫什么?”

  “紫龙神兽啊,耀大哥,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土行孙道。

  “笨!”耀阳就像是刚才打紫龙神兽一样,跳起来挥手给了他一记暴栗,道,“我问的是它自己的名字,不是它是什么种类。”

  土行孙委屈地摸摸头道:“你早说嘛,还有就是好歹我在这里也是一员大将,大哥给点面子啊。”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紫菱若有所思道:“也是,我一直没有替它取一个名字,谁让紫龙神兽实在很罕有,千百年难得有一只出现,所以叫它紫龙神兽应该不会有错。”

  耀阳摇头道:“这可不好,咱们家的紫龙神兽跟其他紫龙神兽怎么会一样哩,一定要有一个惊天动地的名字才行。对了,它既然会放电,就叫做电王怎么样?”

  “去,这么难听,什么电啊!”另外三人没有一个同意,连小紫龙神兽都露出鄙夷的神态看着耀阳。耀阳脸皮倒是厚得很,干笑了二声,一点都没有因此而不好意思。

  紫菱道:“现在这小家伙至多只能放一阵子电,哪里能称什么电王啊?再说好好一只紫龙神兽居然起了这么俗气的名字,那不是笑死人吗?”

  “这样啊……”耀阳沉思片刻道,“既然是只能放一阵子电,干脆叫电阵子……也不好,挺难听的,对了,雷电雷电,不如就叫雷阵子怎么样?”

  倚弦对这个没什么意见,道:“这个名字起的还是可以的!”

  土行孙皱眉道:“一般般,不过至少比什么电啊的好听多了,而且又不用叫小什么、大什么的那么俗气!”后面的话明显是冲着紫菱说的。

  紫菱正想说个可爱的名字出来,哪知被土行孙一句话堵回去了,自然不好再说什么,老大不情愿的道:“雷自然是威风,不过那个阵不好!”

  耀阳拍拍土行孙的肩膀,道:“行军破阵,这么威风还不好么?”

  土行孙一听行军破阵,这话正说到土行孙心里去了,他原本以为这次来西岐会打上一场硬战,谁知始终风平浪静,心中一直老大不痛快,此时听耀阳说得起劲,当然随声附和起来。

  紫菱则拼命在摇倚弦的手,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嘟起小嘴道:“不好听,意头不好,小家伙以后又不行军破阵,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阵?”

  倚弦被烦得头痛,道:“这样吧,不用这个行军破阵的阵,用威震天下的震,大家觉得如何?”

  “雷震子!”众人异口同声望向小家伙,小家伙不明所以的回望众人,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的无辜。

  耀阳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就这样定了,这小家伙以后就叫雷震子了。”小紫龙神兽嗷嗷叫了几声,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懊恼,不过,它小小年纪自然是无法抗争的,注定以后它都叫雷阵子。

  土行孙挥手大笑道:“好了,大家进去吧。好久没跟耀大哥见面了,今天我老土要陪你喝个痛快!”

  耀阳哄然应声道:“好,不醉不归!”

  四人带着小雷震子进了主帐,土行孙早已命令亲兵准备好酒菜。

  四人围在桌案旁,紫菱自然抱着雷阵子挨着倚弦坐下来。等酒菜备齐后,土行孙下令谁都不能进营,他这才恢复本来面貌,身子立即矮了下来,恢复成从前的矮小模样。

  耀阳大奇,一问之下这才知道原来土行孙虽然将禁制解除,但是毕竟受制太久,原本难以恢复,但是经过倚弦冰晶火魄的元能疗治后,原本已经无碍,只是在牛头山一役为了杀死祝蚺受了重伤,这才导致前功尽弃,所以以土行孙现在的能力而言,一天最多只有连续三个时辰保持高大彪悍的模样。

  耀阳闻言安慰了土行孙一番,并称一定会帮他想到更好的办法,助他恢复本命原身,土行孙大喜过望,两人一来一往间自是喝了不少,加上倚弦从旁不停陪酒,兄弟俩也是喝了不少。

  酒过三巡,土行孙借着三分酒意,问道:“耀大哥,听闻你最近在西岐混得很是不错,什么时候也让老土我也跟着威风威风?我这么久都快闷疯了!”

  耀阳一口将整杯酒喝干,叹了一息,苦笑道:“以前还勉强过得去,至于现在嘛,恐怕我比你这个濮国大将军还不如!”

  土行孙惊愕道:“怎么可能?你怎么说也是西岐的大将军,为西岐立下了汗马功劳,比起老土这个中看不中用的将军来,不知强了多少倍!”

  耀阳又喝了一口酒,冷哼道:“功劳有个屁用,这个所谓的龙腾大将军也只是个名字而已,现在我是连一点兵权也没有,至于姬发那小子肯定不会重用我。如果不是忌惮我的法道修为,他怕是早就阴谋将我除掉。”

  倚弦道:“姬发此人虽然有点虚,但表现还算不错,或许不至于太过为难你。”

  “是吗?”耀阳哈哈大笑,道,“大家都被骗了。如果姬发那家伙只是有点虚,还算不错的话,那九尾狐岂不就是大好人一个了。”

  土行孙和紫菱不知九尾狐之事,但倚弦却清楚得很,他没想到耀阳憎恨姬发的程度居然远胜于九尾狐,不由惊讶地问道:“怎么回事?”

  耀阳冷笑着将在金鸡岭之巅的见闻一一道出,听得在座三人莫不愤慨非常。土行孙更是直接破口大骂姬发卑鄙无耻,一个欺师灭祖、将西岐城至于水深火热的家伙,谁不厌恶痛恨。想来也是,对于土行孙而言,胆小懦弱的他尚肯为了有炎氏全族牺牲自己,他实在想不出为何姬发会为了一点私利而要将姬氏的祖宗家业出卖?

  紫菱亦沉思道:“现在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外公就是不肯随着我龙族入神宗,如果神玄两宗的人都是这副德行,那就难怪外公会这样了,换了是我,也是绝对不肯的。”

  倚弦却对神玄两宗的人略有失望,心中想到的却是,关于姬发出卖西岐城基业和百姓的事情,不知神玄两宗是否清楚?但回头再一细想,就算东窗事发,姬发也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邪神”幽玄头上,所以神玄二宗知不知道都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姬发上位了。

  耀阳自然也有这种想法,不过他不存有其他想法,毕竟除了姜子牙等少数人外,他本来就对神玄两宗不抱什么好感,现在更不会去管神玄两宗支持姬发的好坏结果,只是心中更觉不爽而已。

  倚弦略有忧色,沉吟道:“不管姬发多有才华,又或仰仗神玄二宗的支持,同样有妖宗高手支持的伯邑考和姬旦肯定不会服他,而其他姬氏子弟,也绝非甘于平淡之人。就如同圣祖母闭关前所说的那样,西岐难逃分裂之恶果!不过想来应该还是以姬发、伯邑考和姬旦为主。”

  耀阳喝了口酒道:“这几乎是可以肯定的!”

  倚弦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耀阳借回喉的酒气轻叹道:“本来我想借姬昌之力,一统西岐大军,同时想将西岐百姓安定的生活推广到整个天下。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了,姬昌死了,西岐城被破,一切都变了。姬昌死后的西岐已经不再是从前繁荣和平的西岐,而将是一个充满战乱纷争的地方。老实说,连我自己也知道应该怎么办。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即使姜先生再如何劝我,我也绝对不会去帮姬发!”他摇摇头,再次喝下一杯酒,心中迷茫至极。

  倚弦却露出犀利的眼神,沉声道:“小阳,不是我打击你,其实就算姬昌在世,你也不可能做到你心中所想的一切。”



 

 
分享到:
康熙皇帝身后最神秘的一个女人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鹿柴·空山不见人 (唐)王维
一代一代枭雄
三字经86
后羿与嫦娥
乾隆皇帝是否为海宁汉人之子
秦始皇如何在无数暗杀中保住老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