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三章 再回武库

第十三章 再回武库

时间:2015/4/20 10:28:29  点击:439 次
  玉璇身形如幻,迅速前进,没有任何迟疑,显然她有确定的目的地。不过这个时候她会去哪里呢?

  耀阳与倚弦对视一眼,一脸疑问继续跟了上去。

  玉璇的身法不慢,转眼间就行了不知多少路程,而她的目的地也逐渐明确起来。倚弦竟发现她去的赫然竟是南域方向。耀阳和倚弦大疑,她在这个关键时候去南域做什么?

  玉璇身形飞驰,很快进入了南域境内,之后却突然停住,遁空落下身形。耀阳和倚弦大惊,还以为他们的行踪被她发现了。但倚弦观望四周,转而惊讶道:“这里是牛头山,她怎么会来这里呢?”

  耀阳问道:“什么牛头山?”

  倚弦再度巡视片刻,眉头微皱道:“不错,这里就是牛头山,也是祝蚺被我所杀之处,难道是祝融氏因为祝蚺之死而出什么乱子?”

  耀阳不以为然地撇撇嘴,道:“这关我们什么事?祝蚺这家伙死得活该,用不着我们替他担心。至于祝融氏,那些家伙更是越乱越好,免得为三界多生事端。”

  倚弦摇头道:“你岂能这样幸灾乐祸,祝蚺虽是恶人,但其他祝融氏的族人又怎么会都该死呢,若为了自身利益希望他们大乱,此实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耀阳拍了拍倚弦的肩膀,叹道:“你就这点死脑筋,不知在替他们担心什么?你不想想有炎氏遭受多少苦难,若是老土听到你这么说,又会如何想呢,你还不如多想想老土的心情。何况祝融氏必是你我死敌,将来难免会与他们交战,我自不愿他们实力太强,以免白白牺牲我们啊。你悲天悯人也得要看对象啊,总不成为了敌方而不顾自己人的安危吧?”

  倚弦呸骂道:“你小子就会替我编织罪名,明知道我不会这么想的。”

  耀阳一笑道:“我这不是故意冤枉你,只是想到的比较多,跟你担心的不同而已。”

  倚弦淡笑道:“你倒是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耀阳耸耸肩,故作沧桑的叹道:“看看我的经历就知道了!”

  倚弦没好气道:“好了,别再吹,咱们还是小心点跟着,别让她发现了。”

  耀阳点点头,继续尾随而上。

  玉璇到了牛头山之后,行动甚是谨慎,鬼鬼祟祟的似乎有些忌惮,倚弦和耀阳刚开始还有些奇怪她为何这样,但很快就知道了,因为他们同样感觉到不同元能的波动,正感到诧异时,玉璇的身影突然闪入山林之中,两人同时警觉,也随着藏匿了起来。

  两人刚闪身树后,就见山路上有一批人风驰而过,其中几个倚弦和耀阳都认识,他们是神玄两宗的弟子。紧接着不久,又有不同魔门妖宗的人分别经过,倒是惟独不见祝融氏的人。

  “他们都是为了伏羲武库而来?”倚弦不由产生这样的疑问。

  等四宗的人分别经过后,玉璇再次行动,开始向地宫方向前进。倚弦越发肯定她同样是为了“伏羲武库”而来。

  过了一阵子,到了通往地宫的山洞外,玉璇隐身于林中,他们跟着自然也不会出去。此时的山洞外不少应该是独来独往的魔门妖宗的人在打转,有些在山洞外转悠半天,欲进又退,时而向洞内张望,两兄弟推测洞内必定有人把守,让这些本就相互猜忌的魔门妖宗等人不敢轻入。

  不只是魔妖二道,就连神玄两宗的弟子也静静地守在远处,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这边,静静看着山洞这里形势的发展,只是没像其他魔妖那般浮躁。

  虽然看起来几方都没有起什么冲突,但很明显只是因为几方相互忌惮牵涉罢了,事实上可以说是剑拔弩张、危机四伏,一个弄不好就会将神玄魔妖四宗都卷入纷争之中。

  耀阳不明就里,疑道:“这些家伙在这里干嘛?”

  倚弦面色凝重道:“我想是因为‘伏羲武库’的原因,这些人恐怕没一个不对‘伏羲武库’觊觎非常的。”

  “伏羲武库?”耀阳一愣,想起姜子牙所说关于伏羲的传说,大为震撼,他虽知倚弦杀了祝蚺之事,但具体情况如何,倚弦一直没有时间说,耀阳自然不知道关于“伏羲武库”的事情。

  倚弦简单地将“伏羲武库”的情况告诉耀阳,奇怪说道:“‘伏羲武库’中其实基本上都已经空了,他们为了一个空的宝库还劳师动众,又何必呢?”

  耀阳眼中精光一闪,道:“我敢肯定这‘伏羲武库’决不简单,像伏羲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只留下这么一个空壳呢,里面定是有些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倚弦点头道:“我想也是……”心中正想到什么,眼前却突然见到熟悉的身影一晃,不由一怔。

  耀阳一眼扫过不远处的一众玄宗弟子,打趣道:“耶,小倚,有没有看到我们可人的幽云公主啊?”

  倚弦没好气的并不回答,却皱眉看着前面,耀阳大奇,顺着倚弦的视线看过去,却见到是魔门防风氏的婥婥与恒恒两姐妹。

  倚弦看着婥婥实在是感觉复杂难明,似乎有那么一丝情意,又有所牵挂,却还是怕见到她,这种感觉实在是酸甜夹杂,纠缠不清。

  耀阳本是多情种子,如何看不出倚弦那微妙的变化,“嘿嘿”笑道:“怎么,碰到熟人了,哈,月魔女,我认识罗!”

  倚弦瞪了他一眼,正要说话,却猛然心中警觉顿生。耀阳同时惊觉不对,回首望去——

  “两位好兴致啊,真高兴能在此时此地见到两位三界后起之秀!”玉璇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两人一怔,他们立即明白,刚才由于突来的震惊让两人思感杂念溢出,由此泄漏了行踪,而被玉璇察觉到了。

  耀阳和倚弦对望一眼,有些无奈地撤去“隐遁术”,从树后走出。

  玉璇含笑看着两人,仿佛丝毫没有介意正是因为这两人而导致鬼方兵败。而耀阳更是双眼迥然,紧紧盯着她。

  玉璇完全无视耀阳炯炯逼视的目光,娇笑道:“两位跟踪玉璇这么久,不知有何贵干啊?”

  此时,耀阳却没有往日那么健谈,有所迟疑的没有出声。

  倚弦看了耀阳一眼,驱前淡笑道:“但不知玉璇公主何以认为我们在跟踪公主?”

  玉璇用纤纤玉手掩嘴笑道:“易先生真会开玩笑,如果两位这么长时间跟在玉璇后面不叫跟踪的话,那还有什么可以称之为跟踪的?”

  倚弦对此不表意见,道:“公主真是能言善道,易某自认说不过公主,也不与公主争辩。不过公主既然已经叫我们现身,不会只是单纯地指责我们吧?”

  玉璇欣然道:“跟聪明人说话果然轻松,不必再费神绕圈子。”

  倚弦请手一礼,道:“还请公主直说正题。”

  玉璇俏目一瞥耀阳,道:“其实也没什么,两位想必也知‘伏羲武库’之事,现在神魔玄妖四宗无不是磨刀霍霍,想要将之占为己有,不容其他人再插手。玉璇实想入内看看,奈何法道修为实在不够,进去固然可以,但恐怕不能如愿进得武库。所以想请你们帮忙,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倚弦还未说话,耀阳不忿前些日子为玉璇所骗,断然出声否决道:“玉璇……公主,我们既然互为敌对,我们为何要帮助公主?我觉得我们反而应该尽量破坏公主的行动才是正常的。”

  玉璇脸上抹过一点看不出的红晕,作出伤心欲泣的模样,道:“耀将军还真狠心,你难道忘了前日我们一夜风流,玉璇将宝贵的处子之身献予将军,这还不足以将军帮忙吗?”

  耀阳没想到玉璇会这样没有任何遮掩地说出来,顿时无语以对,当场尴尬得不知所措。倚弦看了暗叹,知道耀阳对玉璇必定有感情,否则以他的能言善辩,怎么可能会被问得没话说呢?

  不过作兄弟的被说得这么理亏无语,倚弦自不会袖手旁观,道:“公主此言差矣,男女之事本就是你情我愿,耀阳并没强迫公主,若是公主不愿意,又怎么发生此事?既然公主自愿主动献身,那就断无道理以此为要挟吧?”

  玉璇一时为之语塞,沉默半晌,缓缓问道:“两位真的不愿帮玉璇吗?”

  倚弦淡然道:“不是我们不愿帮,不过我们还不知究竟怎么回事,如何帮公主呢?我们要合作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若是公主叫我们去将西岐攻下,那我们难道也要照办?”他也想从玉璇口中套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不想断然拒绝。耀阳郁闷地瞥了倚弦一眼,知道他的意图,有些无可奈何。

  玉璇脸色转霁,眼中荧光流动,朦胧地看向耀阳,微笑道:“易先生说话真风趣,比木头一样的耀将军强多了。”

  耀阳从未被人说过口才不行,不由一阵气结,看着玉璇笑中含情的神色,又一阵心软,拿她没办法,只能无奈地瞪她一眼。

  玉璇“呵呵”一笑,道:“玉璇怎么会让两位做这样的事情呢?”

  倚弦沉声问道:“那公主究竟意欲何为?”

  玉璇公主道:“玉璇刚才已经说了呀,想让两位帮玉璇进入‘伏羲武库’。”

  这次连倚弦也苦笑不得,气恼道:“我们知道,但公主要进武库做什么?”

  玉璇俏目睁大,恍然大悟道:“原来你问这个,何不早说?搞了半天,你们还不知道‘轩辕剑’的事情!”

  “轩辕剑?”耀阳闻言眼前一亮。

  倚弦无奈道:“公主现在不妨直接说?”

  玉璇见已经将他们的好奇心调起,也不再扯开话题,浅笑道:“两位可知‘轩辕重现,天下一统’的传说。”

  “轩辕重现,天下一统?”两人齐齐惊道。

  玉璇悠然道:“不错,一把能改变天地的轩辕剑足以让三界的人为之疯狂,包括神魔玄妖四宗的所有人。”

  两兄弟深吸了口气,三界四宗的大事近来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了。倚弦亦想到那日落月谷中“奇湖主人”说的话,心中更是震惊,沉住气问道:“你也想得到那把剑么?”

  玉璇笑着摇头道:“玉璇没这种本事,自是不必趟这样的混水,只是想借此为自己开条路而已。”

  “此话怎讲?”两兄弟俱是一愣。

  玉璇神色一黯,道:“你们可知此次鬼方强攻西岐是何人的主意?”

  耀阳道:“不就是你父王吗?”

  玉璇一叹道:“非也,我父王年事已大,素与西岐交厚,如何肯冒着大损国力的危险跟西岐闹翻,更别说如此倾国之力以攻西岐。这对我国有何好处?”

  耀阳愕然道:“难道你说的亳垄之事是真的?”

  “他?”玉璇冷笑道,“他的确有这个心,却没这个能力和胆量,凭他哪能威胁我父王出兵?”

  耀阳更惊讶道:“如果连亳垄都不是,那还会是谁呢?别跟我说是你。”

  玉璇苦笑道:“玉璇不过是个小女子,能和本国国民平安快乐地度过这一生就足矣,对此争权夺利之事并无任何兴趣,反正最终得益的决不可能是个女子。”

  倚弦肃然问道:“公主不必再兜圈子,不若直接一点如何?”

  玉璇无奈说道:“是我师傅。”

  “什么,‘奇湖主人’陆压?”耀阳和倚弦同时惊道。

  玉璇点头道:“不错!”

  耀阳疑道:“他不过只是你的师傅而已,并没有权力影响鬼方的军政啊?据我所知四宗中人都没有直接作用各国行动的,他们只能在背后支持,或是出谋划策,试问陆压岂敢轻易冒此大不韪。”

  玉璇淡淡道:“他根本不需要亲自出手,而是直接控制我便可,通过我这个公主的身份去左右一切,所以并不用担心会因此坏了三界的规矩。”

  兄弟俩一怔,齐声惊问:“控制你?”

  玉璇黯然道:“十数年之前,我还是孩子的时候,父王替我请了一名师傅教导,他就是陆压。刚开始他在我身上就下了一道护咒,据说能保护我脱离危险,直到我大了之后才晓得这哪里是什么护咒,分明就是用来控制我灵魄的禁制。”

  耀阳心中一痛:“禁制?”

  玉璇有些黯然伤神道:“有了这道禁制,虽然本体还是我自己,但很多事情却不由得我自己做主,他根本不怕我悖逆他的意思。之前,我一直视他如父,却怎么也没料到他从开始就只想利用我的身份。毕竟是他从小教导我成长的,我到现在并不恨他,但是我鬼方一国却决不能因此而自取灭亡。”

  耀阳半信半疑的问道:“那有如何?”

  玉璇道:“此时,伏羲武库开启、轩辕剑重现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正是可以趁此良机去到武库中取一样宝物法器,才能借法器破去禁制,摆脱他的挟制,想不到这么难得能够机缘巧合碰上你们,所以想请两位帮忙。”

  两兄弟狐疑地对视一眼,对这些话的真实性他们始终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算了,这些姑且不说吧!”玉璇突然话题一转,问道,“你们可知道轩辕剑的来历么?”

  耀阳记得曾听姜子牙说过,便道:“轩辕剑是当年的玄宗第一人——轩辕黄帝亲手所制,据说是一柄三界闻名的神兵利器!”

  玉璇点头道:“轩辕黄帝本是玄宗创始人广成子之徒,而当时可谓三界第一人的广成子一生也就只收了他这么一个亲传弟子。轩辕当年甚是年青,修道时间较短,虽然拥有能与刑天、伏羲和广成子相媲美的盖世天赋,但毕竟还不是修为达数千年而且拥有归元魔璧的蚩尤敌手,曾经数度败于蚩尤。最后,轩辕黄帝集天地三界之灵材,日夜不眠,花费九百九十九天的时间亲手炼出三界中唯一能跟‘龙刃诛神’相比的神器,终将蚩尤击败,最后一统华夏。此剑就是轩辕剑了!”


 

 
分享到:
舞台照片:清朝时期的京剧
大禹治水
宋徽宗夜访李师师
飞箱
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七幅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4
杨广父亲病榻前逼奸母妃宣华夫人之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