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九章 安然脱险

第九章 安然脱险

时间:2015/4/19 5:30:30  点击:748 次
  还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除了颜色全黑外,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但倚弦和祝蚺都清楚,这里面暗藏杀机。

  闭上双眼,倚弦在心中将充盈归元异能的思感放在通道之中,立即产生一种模糊而又清晰的怪异感觉,生门闭死门开,其他六门偏转不已,变化多端。

  祝蚺岂会感应不到其中变化,皱眉问道:“易公子有办法破掉此机关吗?”

  倚弦叹道:“以八卦循替相生之气生出法阵,气势虽弱于‘八卦符气’,却将‘八卦符气’的缺点尽数弥补,想破谈何容易?”

  祝蚺眼中精光烁然,沉声道:“老夫刚好有一策。”

  “什么计策?”倚弦一讶,思感一震,心中略有不安,转头看去,正见祝蚺杀机暴露的目光。

  “你给老夫过去不就安全了!”祝蚺狞笑声中一掌斩出,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未能防备的倚弦躲无可躲,唯有低喝一声双掌挡在身前,“碰!”一声重响,口喷鲜血的倚弦勉强凭着祝蚺之力身形向后退入黑色通道之中,这才卸去祝蚺的大部分魔能。

  “蓬!”倚弦的身形一过石门,本来没有什么动静的整个通道突然气流暴动起来,就像是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通道内无处不为之骚动。气流越来越猛,祝蚺却是雪上加霜地再来一鞭,“火神鞭”搅得通道中焰火爆散,将倚弦唯一的退路都封死了。

  倚弦清楚祝蚺是想以自己的突入造成法阵运转,然后借法阵中八卦符气相生相克的运转法能将自己灭除,待到符气法阵转换的契机出现,自然可以破除其中法阵的禁制。

  炽热的气劲就如几个高手同时出招一般,强大的压力还在逐步增强,似乎非要将倚弦捏成粉末不成。阴气拉阳气压,阴阳之气又化成生、伤、休、死、惊、杜、景、开八种不同的属性,每种属性都有奇特的攻击方式,扯、吸、拽、钻……变化无穷,即使倚弦对八卦之法已有了解,一时也应付得手忙脚乱,而且面对不断加强的压力,他只能且挡且退。

  倚弦见情况不对,急喝一声,立即祭出龙刃诛神,剑光华然,搅动漫天符气,硬是破出一条路来。倚弦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龙刃诛神急挥,光芒爆发,剑气风卷而出,不断破开连绵不断丝毫没有停滞的八卦之气攻击。

  阳之生、杜、景、开四气与阴之伤、休、死、惊四气循环转化,之间用千丝万缕连接起来,密不可分。倚弦根本无从下手,想以破解“八卦符气”的方法应付的念头马上破灭。

  八卦气劲层层叠浪,一波猛过一波向倚弦铺下,欲将倚弦吞没。倚弦持剑横扫,乘风破浪,直向前行,此时他根本没有可以退的后路。

  通道之中只有八卦气劲的冲击,再无其他机关法阵,但就只是如此就不是常人所能抵挡的,若非倚弦拥有冰晶火魄之身,以他现在的修为恐怕已经非死即伤。即便如此,手持龙刃诛神的倚弦还是被这八卦气劲逼迫得狼狈不堪。

  倚弦拼了全力向前冲去,可是就在看到前面似乎有一间房间之时,通道之中猛地气劲大变,本来四面八方、方向各异、无处不在的压力,骤然全部集中在倚弦的头上,由上而下强大的压力顿时将倚弦硬生生地向地上压去。

  “轰!”一声巨响,烟尘碎石四溅而来开,倚弦整个人硬是被压了下去,竟在通道上砸出了一个大窟窿。倚弦被压得砸破两尺后的地板,下面却是一条井道,向下黑乎乎一片不见底部。头上又有巨大的石块自动移来堵住窟窿,但强大的压力不减,倚弦只有顺着井向下落去,而他每下一丈上面即被巨石封住。

  良久,倚弦不知落下几十几百丈,头上最后一块充满八卦力劲的巨石将上面封住后,压力蓦地消失,再下三丈就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地下石室。少去那折磨人的八卦压力,倚弦默运冰火异能,稍愈伤势,身子落势也渐缓,轻轻落在地上。

  倚弦的到来,顿时打破了地下石室中一个奇怪的对持局面。

  倚弦定睛看去,却见在石室的另一边角落上有两个窟窿洞,一大一小,其中一个小洞前面却是一副巨大的野兽骨架匍匐着。

  此时,骨架下有个很可爱的小异兽,身躯像只小猫一样大小,浑身红黄相间的皮毛非常漂亮,四爪有尾,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也非麒麟,头上还稚嫩的双角竟是相互交叉,极是奇特。小异兽有些怯弱地躲在骨架之下,看着眼前两头巨大的凶兽相互对持。

  两头凶兽的身型比“麟焱艴螭”还要庞大,一头如牛但却是龙嘴利牙,一头像是蜥蜴但头上有角劲上生刺,看情况两只凶兽的目标就是那只可爱的小异兽,冲突的根源有可能是小异兽的归属问题。

  两只凶兽彼此忌惮,不敢轻易进攻,但当倚弦一落地,这个微妙的局势就起了变化。两只凶兽一见倚弦就认定他也是想争抢小异兽的对手,立即警戒起来。倒是小异兽不知是否感应到什么,趴在地上用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倚弦,泪水盈盈的眼中露出乞求冀望的目光。

  倚弦看着心中着实不忍,当即下定决心准备救助这只小异兽,掌指虚张之间,龙刃诛神隐然乍现,斜持在手,缓步向它们走去。两只凶兽被倚弦的无匹气势骇得退了一步,转头狠狠地盯着倚弦,张牙露齿,扬起利爪示以威胁。

  倚弦轻笑不语,龙刃诛神轻轻挥洒,龙吟低响,神光流彩,光华四射,神器之威顿时震撼得两大凶兽不敢妄动,随着倚弦的前进而不断退后。倚弦慢慢到了骨架旁,偏头向小异兽微微一笑。小异兽略感疑惑,但还是趴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他,不敢靠近。

  倚弦知道小异兽对他始终有戒心,微笑着伸出手相招,表示善意。

  此时,两只凶兽终不甘手中猎物被抢,猛地大吼出声,同时扑向倚弦。

  倚弦虽然看似轻松自如对着小异兽示好,其实却在时刻警戒,此际立即反应跃起,龙刃诛神潇洒斩出,剑气纵横,凌厉非常。两兽对龙刃诛神此等神器甚为忌惮,不敢撄其锋芒,跳身起避开剑气,对倚弦进行合围,牛形凶兽用角顶向倚弦,蜥蜴形凶兽却是一口咬来,迅猛有如雷电。

  倚弦低喝一声,手捏“灵悟剑诀”,龙刃诛神闪电挥出数十道凌锐剑气飞飙而出,将全身完全封住,不让两只凶兽有靠近他的机会。两凶兽无法靠近,嘶吼着瞧准机会就是一击,利爪快速无比,两兽同袭倒让倚弦略有为难。

  倚弦风遁而疾,身子幻成光影,躲开两兽的攻击,运起冰火异能,“傲寒诀”加持龙刃诛神之上,顿时倚弦周围十丈内的空气立即冷了下来,倚弦每一剑击出便是冰寒入骨的剑气逼人,迫得两凶兽不敢轻近。在与“麟焱艴螭”战时,倚弦不想伤它并没用上全力,但面对此两充满杀机的凶兽自无此顾虑。

  不过两只凶兽虽不如“麟焱艴螭”厉害,却也相差不多,两只联手的威力更是不下于“麟焱艴螭”,本来对峙的两兽合击起来却配合得很好,攻守之间少有破绽。倚弦不由暗暗叫苦,但此时必无抛弃小异兽独自逃生之理。

  两凶兽凶猛异常,无不利用自身的行动迅猛攻击,倚弦以一敌二,越来越难以应付。倚弦越发觉得两兽之强,心念电转,反思八卦妙法,隐约感觉可以应用在剑法上。想及此事,倚弦立即细思八卦奥妙,忖道:“如果以自身周围方向分为八卦,入生门退死门……”

  倚弦仗剑飞驰,发挥龙刃诛神神器的威力,光彩闪华,突然领悟的八卦妙法让他如鱼得水,虽然仍在两兽的围攻下,但形势已然改善不少。倚弦知道如若能完全领悟八卦之秘,自己或许还能胜过这两兽,但这当然不是一时之事,伏羲创出的八卦奇法岂是这么容易能领悟透彻的?不过即使了解部分,倚弦用以配合“灵悟剑诀”还是能顶住两兽攻击的。

  倚弦越战越勇,剑气如虹,通过八卦妙法,他更能清楚地把握两兽的攻击轨迹,每一剑使得恰当其位,决不拖泥带水。倚弦挥出一剑挡开蜥蜴形凶兽,却不见牛形凶兽攻来,立觉不妙,转头望去,却见那家伙见久攻不下,已然趁机张口血口向吓得浑身发抖的小异兽冲去。

  倚弦大惊,不顾蜥蜴形凶兽的攻击,奋不顾身地向牛形飞去,却感到背上剧痛入心,倚弦知道被蜥蜴形凶兽击伤,但行动丝毫不缓,忍痛中龙刃诛神斩出一道有如实质的狂猛剑气直袭牛形凶兽。

  牛形凶兽也知倚弦这一剑之威,不敢硬接,只能放弃到手的猎物,急忙躲开。剑气斩在对面的石墙上,顿时狂风怒旋,碎石飞崩,石墙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

  倚弦全力使出风遁,抢在牛形凶兽之前抱起小异兽钻入洞口。前方溶洞交错,让人眼花缭乱,倚弦顾不得这些,风遁全速前进。他知道现在受伤的他还抱了这只小异兽无法挡住两异兽的攻击,只能逃了先。

  身后两只凶兽不甘心地跟在后面紧追不舍,让倚弦无暇理会背上的伤口。怀中的小异兽突然动了一下,倚弦低头看它可爱的小爪子指向远处一个小洞。倚弦不假思索就望那个小洞而去,洞口很小,他缩着身子才勉强冲了进去。两只凶兽追到小洞外,因庞大的身躯无法进去,在外面怒嚎几声,突然又互相敌视起来,不久就凑在一起厮打起来,越打越远。

  倚弦喘了口气,背上的撕痛提醒他伤势不轻,倚弦运起冰火异能治疗背上的伤口。小异兽从他怀中跳下来,原地蹦跳了几下,高兴地叱喝几声。

  随着冰火异能的作用,倚弦背上的伤口不再流血。但伤势不可能一下子就好,他睁开眼睛,小异兽见他醒了,高兴地“嗷嗷”大叫,还飞起来用湿润的舌头舔了舔倚弦的脸,它虽小却也是通灵异兽,看倚弦这样不顾自身安全来救它,自然知道倚弦不是坏人,对他再无戒心。

  倚弦摸摸小异兽的头,微微笑了一下,打量四周环境。这里是个小溶洞,几丈方圆大小,到处都是石钟石笋石乳等物,微微发出荧光,将整个溶洞装饰得朦胧美丽。让倚弦吃惊的是那些石笋之类晶莹剔透,荧光流动有如流质,这些石钟石笋石乳竟全是由菱湟玉堆积而成,这一片不知有多少。

  这时小异兽扑通扑通跑过去,一会就叼了两颗菱湟玉质的小石头过来,吐了一个在倚弦的掌心,把另一颗吃了下去,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味道很好的模样,敢情是让倚弦也吃。倚弦哑然失笑,道:“小家伙,我不吃这个,你自己吃吧。”把手中的菱湟玉给了小异兽。

  小异兽看似能听懂倚弦的话,露出倚弦不识货的眼神,高兴地一口吞了菱湟玉,又长长地吁了口气,后爪站起,前爪拍拍挺起的小肚子,还打了个饱嗝,样子可爱极了。

  倚弦忍着笑意查看四周,到处都是封闭的,不过有一处石壁显得明显不甚为厚实,倚弦当即一掌劈出将石壁击穿,发现却是一条不断向上的甬道。

  倚弦回头看看小异兽,遗憾道:“小家伙,保重,我要走了。”

  小异兽却咬住他的脚后跟,小爪子指向甬道。倚弦心中一动,问道:“小东西,你也想跟我一起走。”

  小异兽“嗷嗷”几声,露出恳求的眼光,看得出它的确听懂了倚弦的话。倚弦略思片刻,点头道:“也好,你留在这里也不安全,不过要等一下,让我给你准备一点你的干粮。”

  小异兽高兴地翻了几个跟斗。倚弦摇头苦笑,脱下外衣,包了几根菱湟玉石笋之类,他暂时只能带这么多,也不知足够小异兽吃多久。然后他将小异兽包起,使出风遁,很快就掠过了这条甬道。

  他们又碰到了一道石壁,倚弦顺手一击将它击破,发现却是另一个石室,里面放了各种类似神器的东西,但都是破损不堪,看起来像是被人力破坏了一般。

  倚弦不敢肯定这些东西是否有所用处,但又不愿舍弃机会,便随手拿起一个灯台样的神器,因为思感中觉得上面还有些神力似的,然后再环顾其他,发现多数器皿就算有神力也应该流失光了。出了房间,却是那放满酒坛的大厅,进来的时候竟没发现这大厅四周还有几个房间。

  倚弦心里惦记土行孙他们,而且不知幽云有无救出有炎氏族人,或是是否危险,当即没有时间去看其他地方,只能匆匆从原路回去。

  快出甬道的时候,倚弦使出“千符隐”,轻易避开周边祝融氏族人的耳目,重又回到了地宫,却发现里面已经乱成一团,嚣闹声、怒喝声、匆匆脚步声混合一气,杂乱之极。

  倚弦心中大定,地宫内此时没有打斗,还如此慌乱,看来有炎氏族人已经被救出。他趁乱出了地宫,自然更是无人发觉。

  出了地宫,倚弦看到“牛头山”坡上山石崩坏、树折草毁,分明是大规模打斗的痕迹,不由暗暗为之着急,寻着踪迹而去。

 

 
分享到:
后羿老婆与手下通奸生子始末
卖火柴的小女孩
秦始皇如何在无数暗杀中保住老命
全国女人都当妓女的古代神秘国家
小马过河5
袁崇焕卖国求荣的九大罪状
朱元璋画像
清人记述曹操墓被盗经过:发现众多殉葬女尸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