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二章 狭路相逢

第十二章 狭路相逢

时间:2015/4/18 21:06:18  点击:816 次
  小仙三人匆匆而走,怎知已被人盯上。

  小千毕竟眼尖,眼光猛然瞥到身后一人,不由大惊,跟小仙和小风使了个眼色,三人都认得那个家伙就是“梅山七妖”中的“猪头三”朱子真,而另外两人獐头鼠目的样子,不用问自然是他的兄弟。

  三人暗暗叫糟,转身就逃。

  可是朱子真如何肯放过害他上次在“梦冢”受辱的人,哪会对他们客气,掠身便追了上去,转眼间就已追到,探手抓出,三人根本不及反抗,就被他们几个齐齐抓住。“猪头三”朱子真冷笑着把他们抓到一个阴森冷僻的小巷,他的两个兄弟不但视若未见,而且还在一旁做出一副护法的样子。

  朱子真看看周围没人,一把就把他们扔在地上。

  “啊哟!”小千和小风还好,但小仙毕竟是女性体弱,加上一身病态,立时摔倒在地。

  小千和小风忙把小仙扶起来,对“猪头三”怒目而视,喝道:“你这个死猪头,你想干什么?”

  朱子真大怒,伸出肥胖的手就给了两人一人一巴掌,哼道:“臭小子,不想活了是吧?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小仙急忙挺身而出,拦住挨过巴掌而愤怒急欲拼命的小千与小风,道:“你想干什么?”

  朱子真涎笑着道:“你说呢?”说着,两个小眼色眯眯地向小仙的全身乱瞄,肥手向小仙的下巴摸去。

  “滚开,死猪头。”小千和小风大骂,挡在小仙前面,各自手中的“炎诀”与“寒诀”立发而出。

  朱子真根本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双掌中的结界已然将小千与小风的咒决元能团团罩住,怒道:“两个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本大爷就成全你们,上次有人救你们,不知这次还会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来多管闲事?”

  话声甫落,一股浩大元能异力隔空袭至,朱子真大骇,惊得立时倒退三步,大喝道:“谁?”

  果然,有人接口道:“多管闲事的人!”

  朱子真兄弟几人顺着声音来源处骇然看去,只见倚弦在几丈外负手而立,强劲的元能劲气吹起他的衣衫飘扬,虽然脸面幻化,无法呈现出俊雅不凡的容颜,但长身玉立的不世气势已经潇洒不凡之极。

  矮小的土行孙在旁一脸不爽,他劝阻过倚弦,但倚弦看小仙受人欺辱,想到她可能不是魔宗的人,而且小千与小风使用咒决时所用的“七真妙法指”,他岂能不识,所以当下根本无法顾忌太多,已经挺身而出。

  小仙三人虽然不知道使了幻术的倚弦是谁,但看有人来救自是大喜。

  朱子真冷哼道:“小子,你是谁?竟敢管你家‘梅山七圣’朱三爷的事?”

  倚弦听他搬出所谓的名头,不由觉得一阵好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这位猪头兄也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人家不过几个小家伙,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如就此作罢,如何?”

  土行孙这时在旁索性加了一句,道:“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我看这只猪头虽然有了人形,但肯定仍是笨得像猪一样,你说了这么多废话,他怎么听得懂哩。”他见倚弦不肯听劝,心中郁闷,一想既然有倚弦做靠山,便把气出在“猪头三”身上。

  倚弦的话能否听懂暂且不说,但土行孙的话,朱子真却肯定听得懂。他生平最恨别人骂他猪头猪脑,顿时大怒,双手一扬,随即幻出两个巨大的獠牙短戈,扑向土行孙刺去。

  土行孙急忙后躲,倚弦爽朗一笑,长袖随手飞舞,“七真妙法指”随意击出,充盈冰晶火魄之能的指气横飞而出,向着“猪头三”激射袭去。

  倚弦虽然没用“傲寒决”之类的咒决,但朱子真如何是如今倚弦的对手,顿感指风凌厉,遍布小巷内外,让他徒然生出无处可躲的惊怖,大惊失色之下,他手中的獠牙短戈左右狂舞,将袭向要害的指气勉强尽数挡住,但却是狼狈不堪,最后身际衣衫仍被剩余的劲气击得孔洞四处。

  小千与小风在旁大声叫好,只有小仙看着倚弦所用的“七真妙法指”,陷入沉思之中。

  朱子真的另两个兄弟哪想到倚弦这么厉害,见此情形,不由一起掏出兵器扑了上来。

  三人在狭小的小巷内疯狂围攻倚弦,倚弦将“绝龙壁”和“寒星变”双双齐用,只见寒气强猛四激,助得元能劲气更加凌厉,似乎是在一片强劲狂舞的冰寒雾气中。朱子真三兄弟将指气挡住之余,各兵器向倚弦凶猛砸下。倚弦低吟一声,斜身躲开两把兵器,双手拍出击在“猪头三”的獠牙短戈上,元能奔浪般迫出,将他震退。但马上另两把兵器已经加身,倚弦只能急急后退。

  一时间,小巷之内寒气逼人,劲气横飞,厉光闪烁,甚是激烈。

  倚弦的法能修为虽然已有所成,但毕竟经验尚浅,再则受巷子狭小的影响,躲避稍显困难,而且朱子真等人一向习惯联手夹击,此时自然人尽其用,令到倚弦空手之下难以应付这各持兵器的三人联击。

  倚弦迫于无奈,只能暗哼一声,双眼精光炯然,额头现出青色阴鱼符号,伸手一召,豁然亮起光芒耀眼,龙光闪耀,强力出击,“龙刃诛神”一出,已然立即将对方三人的连绵攻势化解。

  朱子真三人大惊后退,见倚弦手持“龙刃诛神”,光彩环身,神威摄人,都禁不住骇然失色。朱子真震惊了一下,喝道:“别怕,咱们三人难道还怕他一个小子吗?”三人壮起胆子,吆喝着再向倚弦狂猛攻去。

  倚弦淡淡一笑,若非怕暴露身份,他并未全展龙刃诛神之威,否则就刚才一击,便可以将他们尽数击退。此时的龙刃诛神随意挥出,光芒四射,剑气向三人压顶劈去,惊起气浪滔天,元能剑气未至,三人的发须衣衫已被吹得尽数激扬,身子也站立不稳,面对如此强悍的异能剑气,他们自问根本无法抵挡,不由骇然欲退,又发现后路被封,难以退却,三人无不骇得魂飞魄散。

  就在倚弦想再次出剑之时,蓦地心中一震,警觉立生,急忙闪身收剑后击,只见剑身划过一条裂光,“铮”的一声,龙刃诛神击在一双突然偷袭而至的铁袖之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倚弦和那偷袭之人甫一对击,两人便同时后退。

  倚弦警戒地看向那个偷袭者,却是一个看不清面目的黑衣人。朱子真等人因倚弦收剑压力大减,勉强挡住,此时见到黑衣人大喜,立即恭敬地喊道:“见过教主!”

  黑衣人没想到倚弦年纪轻轻竟会强悍如斯,随口应了朱子真一声,然后又嘿嘿两声舞起双袖,挥得狂风怒作,浩大元能直击倚弦。

  倚弦与黑衣人互拼一招,知道对方之强悍,不敢有丝毫大意,暗拈“灵悟剑诀”,手腕一转,龙型光芒环绕,龙刃诛神幻出紫色厉光,疾速破向黑衣人上中下三路要害部分。

  黑衣人又岂是容易对付的角色,只见他双袖交叉,强大的元能交汇,双袖无视剑气阻碍,反向倚弦包围,元能左右合起再袭。龙刃诛神急转,凌厉无比的剑气纵横,将黑衣人入侵的元能劲气斩散,倚弦反手持剑快如迅雷地斩出十数剑气,风卷而去。

  黑衣人低喝出声,左袖一推,右袖旋挥,元能旋转着飙出,激起一阵强烈的旋风,倚弦的十数剑气尽数被撕得支离破碎。黑衣人是个绝顶高手,交手之下,倚弦立即被迫于下风。此时,朱子真三个兄弟见倚弦被黑衣人镇住,也就一起围了上来。

  在黑衣人袖风如罡的狂舞和三人不时的见机偷袭之下,倚弦尽管依仗龙刃诛神也只能堪堪抵住,被逼在巷子尾部,根本再无还手之力。

  土行孙在一旁看得大急,但又无能为力,小仙他们更不用说了。

  黑衣人和三人的合击,就像在轰天巨浪中隐藏了三个潜在的危险,在应付比自己更强的攻击之余还得小心戒备那三人,倚弦再强也抵挡不住,不由步步后退,形势岌岌可危。不久倚弦竟被逼到了墙角,此时对黑衣人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惊涛袖风根本连躲都躲不开。

  形势极其危急,倚弦已经顾不得再隐藏身份,叱喝一声,元能狂逼,龙刃诛神在刹那间惊起震天龙吟,倚弦被一条巨大紫色光龙旋绕,万丈光芒冲天而上,龙刃诛神的强烈气劲勃然激发。四射光芒如巨龙翻跃,朱子真等三人的手中兵器遇到这龙形光影,立即像极端害怕似地狂猛颤抖,最后终于铮然兵碎。

  耀阳已经除去玉璇所有外身衣物,正寻思解除她紧身肚兜之时,便猛听得院外有女子大声怒骂之声传来:“死耀阳,臭耀阳,你给我滚出来!”

  听到这叫骂声,本来情欲高涨的耀阳,欲火立时熄了一半,那正是梅若冰的声音,也不知她怎么便找着了这里,耀阳深深一叹,知道自己如果现在不离去,那自己以后就不用回自己的将军府邸,所以只有放弃眼前这个惹火的尤物,身形一晃,化成一缕清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艳香阁后院。

  玉璇看着耀阳离去,终于舒了口气,闭目调息好半晌,才浑身香汗淋漓的睁开美目,勉强穿好衣物,抿嘴吹出一阵无声的啸音,片刻过后,鬼方使者蒙浩立刻出现在她面前,躬身道:“不知圣女有何嘱咐?”

  玉璇吸了一口气,恢复平静道:“我刚才中了暗算,被人下了‘催情香’之类的迷药,此时要运功将其逼除,你现在就在外面给我护法!”

  鬼方使者蒙浩吃了一惊道:“什么人这么大胆,难道是那个什么耀将军,圣女你不要紧吧?”

  “应该不是他!”玉璇摆了摆手道:“你退下吧。”

  鬼方使者蒙浩应了一声,无声无息地消夫在房中。

  玉璇这才盘膝坐于床上,守神摄元,调动内息来逼出自己体内的迷香,但不知怎么,整个人就是安不下心来,虽说逃出了耀阳的虎口,但心中却总也感到一股说不出的空虚感,一想到耀阳雄躯蛮横的压力,脸上不由飞满红霞……

  过了好半响,她才努力将体内的迷香成分压制下去,开始凝神入境,尝试清除体内余毒。

  耀阳一飞出“艳香阁”,果然看到梅若冰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一见他就大声臭骂一顿,耀阳硬着头皮,顶着她的骂声回到府中。没想到一回府中,人儿与妲己还未睡,看见耀阳进来都一脸关切的样子,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耀阳心中不禁一阵感动。

  谁知梅若冰却当着两人的面将他在艳香阁的丑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耀阳见人儿与妲己越听脸色越黑,便知情况不妙,于是只有口灿莲花,巧妙遮掩,将事情全推在伯邑考与姬发等人身上,说完后又怕众女不放过他,干脆一把搂住妲己与人儿笑道:“你们即然这么关心我,那么今晚我陪你们睡觉,好好补偿你们一番,怎么样?”

  人儿与妲己不由一阵脸红,两人齐齐“呸”了耀阳一口,各自回到房里,关上门便熄灯睡了。

  耀阳惹了个无趣,见梅若冰笑迷迷地看着他,连忙跟在她身后,想进她的房中,谁知梅若冰丢了一句:“以后若再敢胡来,看我们姐妹怎么收拾你,哼!”语罢,只听“咣”地一声,她也关上了房门。

  耀阳碰了一鼻子灰,不由苦笑连连,道:“他奶奶的,今天老子一定是撞到门神了,而且还是一堆女门神!”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日一大早,谁知“艳香阁”竟然派人送来贴身衣物一件,正是耀阳昨晚拉下的,惹得众女对耀阳又是一阵唾弃,纷纷指责耀阳昨晚做的好事,耀阳窘困之极,赶紧借口早朝,溜出了府邸。

  谁知才出门,便在门口听得一人笑道:“耀将军,好早啊。”

  耀阳回头看时,却是散宜生,不由脸上一红,也不知他有没有看到刚才三女赶他出门的丑态,忙道:“散大夫,找我有什么事么?”

  散宜生笑道:“主公命我来请你进宫,商议会试之事。”

  耀阳这才想起,明日便是众公子会试之日,西伯侯此时召他进宫,必然是有些事要早做安排。当下两人一齐赶往王宫。此时的王宫内外到处张灯结彩,显然是在为“姬氏宗门典亲”会试做准备。

  耀阳与散宜生在“文成殿”见到西伯侯姬昌,姬昌正与圣祖母太姜在一起,耀阳与散宜生忙跪下行礼,太姜令二人起身,太姜大有深意的望着耀阳,缓缓道:“耀将军,你来了!”

  耀阳知道她是在提醒自己在太庙里答应过她的话,心领神会的恭敬应声道:“是!”

  圣祖母太姜这才心满意足的交待了一番,在侍女简云的扶持下回了后宫。

  君臣几人最后来到“西凤阁”落座,宫奴侍女们送上茶点,便一一退下。姬昌便道:“宜生,你向耀将军介绍一下宗门典亲的过程安排及方式。”

  “遵旨!”散宜生点了点头,转过头向耀阳道,“耀将军,宗门典亲,乃我大周为在姬氏众公子中选出一名杰出者,做为鬼方驸马而设,所以,典亲会试的比试共分三种,分别为文道、武道与王道。”

  耀阳知道其实举行这个宗门典亲,明是为了找个驸马出来,实际上是选个杰出人选来当世子,故而姬昌与太姜都异常重视,便问道:“文道是什么?”

  散宜生道:“所谓文道,就是指三坟五典、经史方略等等这些上古典籍,想来耀将军文武双全,自然是都不在话下了。”

  耀阳脸面一红,忖道:“他奶奶的,老子连经史方略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还夸我文武双全,那不是当着面骂我吗?”但又不便说出自己的弱点,又问道:“那么武道呢?”

  散宜生笑道:“武道么,自然是行军打仗、阵法布兵、骑射武技之类,耀将军身为虎贲将军,这些更是不在话下的了。”

  耀阳厚着脸皮嘿嘿一笑,他心中却想到姬昌诸子中颇有几个厉害高手,一身元能修为绝不低,如果一旦比斗武技,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便能搞定,当下也不说破,继续问道:“那王道呢?”

  这次解说的是姬昌,他道:“所谓王道,就是考他们治国之策、御人之术以及对天下时事利弊的分析能力。”

  再听散宜生从旁稍加指引,耀阳顿时明白了许多,道:“请侯爷放心,耀阳一定竭尽全力不负所托,找出一位最优秀的公子,成为鬼方驸马!”

  姬昌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

  从王宫里出来,耀阳不由愁眉苦脸,心中暗暗叫糟,由他主持的“姬氏宗门典亲”会试,所考文道、武道、王道三项,除了武道,或许自己凭借一身法能还能有所显露,镇得住众人之外,文道、王道两项却是他从未接触过,一窍不通倒也罢了,但若是让人知道主考的虎贲将军居然什么都不懂,那真是无论如何都丢不起的脸。

  随他一道出来的散宜生将耀阳的垂头丧气看在眼里,岂会不知他的忧虑,笑道:“耀将军,其实,主公这次为了方便鬼方使者认出哪个才是众公子中最杰出的人才,所以除了武道一门之外,王道与文道的试题早已事先备好的答案。”

  耀阳故作轻咦一声,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忖道:“他奶奶的,没想到西伯侯也做弊!早说嘛,吓了一跳。”但口中仍装作不解的问道:“那散大夫可知考题是什么?”

  散宜生神秘的一笑,道:“考题早已拟定,但具体是哪些题目,那就不是下官所能知道的了。”

  耀阳明白不好多问,行出宫门便与散宜生行礼告别,各自上了马车,往自家府邸驰去。

  耀阳坐在马车上,闭着眼睛小憩,猛地心中一动,睁开眼时,发现一双妖媚的眼睛已出现在自己面前,正自笑盈盈地看着自己,正是九尾狐,她边上还有一人,却是假扮伯邑考的“梅山七圣”谷菟。

  “娘娘吓我一跳!”耀阳涎着脸故作好色状,拦手横抱过去,妲己有意无意、欲拒还迎之间已然躲开耀阳的轻薄,媚笑道:“我们‘姬氏宗门典亲会试’的主考耀大将军,会试的题目出来了没有?”

  耀阳横了她一眼,这才收回玩笑之意,一本正经的如实把散宜生刚才的话说了,伯邑考听说他也不知道考题,不由大失所望,道:“那在会试之上岂不是没有胜算可言了?”

  耀阳瞄了他一眼,看向妲己道:“要不,娘娘干脆施展神通,把那考题偷出来算了,只不过,没有人知道姬昌与太姜把试题藏在哪里,不知娘娘有没有本领能找到?”

  九尾狐沉思了一会儿,道:“拒本宫揣测,试题一定藏在‘姬氏祖祠太庙’之中。”

  耀阳道:“即然娘娘知道试题所在,何不去把它盗来,这么一来,‘伯邑考’公子岂不轻而易举便可在典亲会试上一举获胜,而不费一丝一毫的周折?”

 

 
分享到:
古代中国罕为人知的六大“性文化圈”
秦始皇母亲淫乱后宫真相 只为保住儿子性命
揭秘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重阳
让宋太宗胆寒的一个契丹寡妇
中国最伟大的一个独裁太后
蝴蝶4
吴三桂令儿媳守寡三十年隐情
鬼门关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