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苏菲的世界 >> 第三十四章 对位法——两首或多首旋律齐响

第三十四章 对位法——两首或多首旋律齐响

时间:2015/2/6 21:55:45  点击:2993 次
  ……两首或多首旋律齐响……
  席德在床上坐起来。苏菲和艾伯特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爸爸为何要写那最后一章呢?难道只是为了展示他对苏菲的世界的影响力吗?她满腹心事地洗了一个澡,穿好衣服,很快地用过早餐,然后就漫步到花园里,坐在秋千上。
  她同意艾伯特的说法。花园宴会里唯一有道理的东西就是他的演讲。爸爸该不会认为席德的世界就像苏菲的花园宴会一样乱七八糟吧?还是他认为她的世界最后也会消失呢?还有苏菲和艾伯特。他们的秘密计划最后怎么了?他是不是要席德自己把这个故事继续下去?还是他们真的溜到故事外面去了?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呢?她突然有一种想法。如果艾伯特和苏菲真的溜到故事外面去了,讲义夹里的书页上就不会再提到他们了。因为很不幸的,书里所有的内容爸爸都很清楚呀。
  可不可能在字里行间有别的意思?书里很明显地暗示有这种可能性。坐在秋千上,她领悟到她必须把整个故事至少重新再看一遍。
  当白色的宾士轿车开进花园里时,艾伯特把苏菲拉进密洞中。
  然后他们便跑进树林,朝少校的小木屋方向跑去。
  “快!”艾伯特喊。“我们要在他开始找我们之前完成。”
  “我们现在已经躲开他了吗?”
  “我们正在边缘。”他们划过湖面,冲进小木屋。艾伯特打开地板上的活门,把苏菲推进地窖里。然后一切都变黑了。
  计划过完生日后几天里,席德进行着她的计划。她写了好几封信给哥本哈根的安妮,并打了两三通电话给她。她同时也请朋友和认识的人帮忙,结果她班上几乎半数的同学都答应助她一臂之力。
  在这期间她也抽时间重读《苏菲的世界》。这不是一个读一次就可以的故事。在重读时,她脑海中对于苏菲和艾伯特在离开花园宴会后的遭遇,不断有了新的想法。
  六月二十三日星期六那一天大约九点时,她突然从睡眠中惊醒。她知道这时爸爸已经离开黎巴嫩的营区。现在她只要静心等待就可以了。她已经把他这天最后的行程都详详细细计划妥当。
  那天上午,她开始与妈妈一起准备仲夏节的事。席德不时想起苏菲和她妈妈安排仲夏节宴会的情景。不过这些事都已经发生了,已经完了,结束了。可是到底有没有呢?他们现在是不是也到处走来走去,忙着布置呢?苏菲和艾伯特坐在两栋大房子前的草坪上。房子外面可以看到几个难看的排气口和通风管。一对年轻的男女从其中一栋房屋里走出来。男的拿着一个棕色的手提箱,女的则在肩上背了一个红色的皮包。一辆轿车沿着后院的一条窄路向前开。
  “怎么了?”苏菲问。
  “我们成功了!”
  “可是我们现在在哪里呢?”
  “在奥斯陆。”
  “你确定吗?”
  “确定。这里的房子有一栋叫做‘新宫’,是人们研习音乐的地方。另外一栋叫做‘会众学院’,是一所神学院。他们在更上坡一点的地方研究科学,并在山顶上研究文学与哲学。”
  “我们已经离开席德的书,不受少校的控制了吗?”
  “是的。他绝不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可是当我们跑过树林时,我们人在哪里呢?”
  “当少校忙着让乔安的爸爸的车撞到苹果树时,我们就逮住机会躲在密洞里。那时我们正处于胚胎的阶段。我们既是旧世界的人,也是新世界的人。可是少校绝对不可能想到我们会躲在那里。”
  “为什么呢?”
  “他绝不会这么轻易就放我们走,那就像一场梦一样,当然他自己也有可能参与其中。”
  “怎么说呢?”
  “是他发动那辆白色的宾士车的。他可能尽量不要看见我们。
  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以后,他可能已经累惨了……”
  此时,那对年轻的男女距他们只有几码路了。苏菲觉得自己这样和一个年纪比她大很多的男人坐在草地上真是有点窘。何况她需要有人来证实艾伯特说的话。
  于是,她站起来,走向他们。
  “打搅一下,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条街叫什么名字?”
  可是他们既不回答她,也没有注意到她。
  她很生气,又大声问了一次。
  “人家问你,你总不能不回答吧?”
  那位年轻的男子显然正在专心向他的同伴解释一件事情。
  “对位法的形式是在两个空间中进行的。水平的和垂直的,前者是指旋律,后者是指和声。总是有两种以上的旋律一齐响起……”
  “抱歉打搅你们,可是……”
  “这些旋律结合在一起,尽情发展,不管它们合起来效果如何。
  可是它们必须和谐一致。事实上那是一个音符对一个音符。”
  多么没礼貌呀!他们既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苏菲又试了一次。她站在他们前面,挡住他们的去路。
  他们却擦身而过。
  “起风了。”女人说。
  苏菲连忙跑回艾伯特所在的地方。
  “他们听不见我说话!”她绝望地说。这时她突然想起她梦见席德和金十字架的事。
  “这是我们必须付出的代价。虽然我们溜出了一本书,可是我们却别想和作者拥有一样的身分。不过我们真的是在这里。从现在起,我们将永远不会老去。”
  “这是不是说我们永远不会和我们周遭的人有真正的接触?”
  “一个真正哲学家永不说‘永不’。现在几点了?”
  “八点钟。”
  “喔,当然了,和我们离开船长弯的时间一样。”
  “今天席德的父亲从黎巴嫩回来。”
  “所以我们才要赶快。”
  “为什么呢?这话怎么说?”
  “你不是很想知道少校回到柏客来山庄后会发生什么事吗?”
  “当然啦,可是……”
  “那就来吧!”
  他们开始向城市走去。路上有几个人经过他们,可是他们都一直往前走,好像没看到苏菲和艾伯特似的。
  整条街道旁边都密密麻麻停满了车。艾伯特在一辆红色的小敞篷车前停了下来。
  “这辆就可以,”他说。“我们只要确定它是我们的就好了。”
  “我一点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我还是向你解释一下好了。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开一辆属于这城里某个人的车子。你想如果别人发现这辆车没有人开就自动前进,那会发生什么事呢?何况,我们还不见得能发动它。”
  “那你为什么选这辆敞篷车呢?”
  “我想我在一部老片里看过它。”
  “听着,我很抱歉,但我可不想继续和你打哑谜了。”
  “苏菲,这不是一部真的车。它就像我们一样,别人在这里看到的是一个空的停车位,我们只要证实这点就可以上路了。”
  他们站在车子旁边等候。过了一会儿,有个男孩在人行道上骑了一辆脚踏车过来。他突然转个弯,一直骑过这辆红敞篷车,骑到路上去了。
  “你看到没?这辆车是我们的。”
  艾伯特把驾驶座另外一边的车门打开。
  “请进!”他说,于是苏菲就坐进去了。
  他自己则进了驾驶座。车钥匙正插在点火器上。他一转动钥匙,引擎就发动了。
  他们沿着城市的南方前进,很快就开到了卓曼(Dramman)公路上,并经过莱萨克(Lysaker)和桑德维卡(Sandvika)。他们一路看到愈来愈多的仲夏节火堆,尤其是在过了卓曼以后。
  “已经是仲夏了,苏菲。这不是很美妙吗?”
  “而且这风好清新、好舒服呀!还好我们开的是敞篷车。艾伯特,真的没有人能够看见我们吗?”
  “只有像我们这一类的人。我们可能会遇见其中几位。现在几点了?”
  “八点半了。”
  “我们必须走几条捷径,不能老跟在这辆拖车后面。”
  他们转个弯,开进了一块辽阔的玉米田。苏菲回头一看,发现车子开过的地方,玉米秆都被压平了,留下一条很宽的痕迹。
  “明天他们就会说有一阵很奇怪的风吹过了这片玉米田。”艾伯特说。
  操纵艾勃特少校刚刚从罗马抵达卡斯楚普机场。时间是六月二十三日星期六下午四点半。对于他来说,这是个漫长的一天。卡斯楚普是他行程的倒数第二站。
  他穿着他一向引以为豪的联合国制服,走过护照检查站。他不仅代表他自己和他的国家,也代表一个国际司法体系,一个有百年传统、涵盖全球的机构。
  他身上只背着一个飞行背包。其他的行李都在罗马托运了。他只需要举起他那红色的护照就行了。
  “我没有什么东西要报关。”
  还有将近三个小时,开往基督山的班机才会起飞。因此,他有时间为家人买一些礼物。他已经在两个星期前把他用毕生心血做成的礼物寄给席德了。玛丽特把它放在席德床边的桌子上,好让她在生日那天一觉醒来就可以看到那份礼物。自从那天深夜他打电话向席德说生日快乐后,他就没有再和她说过话了。
  艾勃特买了两三份挪威报纸,在酒吧里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并叫了一杯咖啡。他还没来得及浏览一下标题,就听到扩音器在广播:“旅客艾勃特请注意,艾勃特,请和SAS服务台联络。”
  怎么回事?他的背脊一阵发凉。他该不会又被调回黎巴嫩吧?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他快步走到SAS服务台。
  “我就是艾勃特。”
  “有一张紧急通知要给你。”
  他立刻打开信封。里面有一个较小的信封。上面写着;请哥本哈根卡斯楚普机场SAS服务台转交艾勃特少校。
  艾勃特忐忑不安地拆开那个小信封。里面有一张短短的字条:亲爱的爸爸:欢迎你从黎巴嫩回来。你应该可以想到,我真是等不及你回来了。原谅我请人用扩音器呼叫你。因为这样最方便。
  PS:很不幸的,乔安的爸爸已经寄来通知,要求赔偿他那辆被窃后撞毁的宾士轿车。
  PS.PS:当你回来时,我可能正坐在花园里。可是在那之前,我可能还会跟你联络。
  PS.PS.PS:我不敢一次在花园里停留太久。在这种地方,人很容易陷到土里去。我还有很多时间准备欢迎你回家呢。
  爱你的席德艾勃特少校的第一个冲动是想笑。可是他并不喜欢像这样被人操纵。他一向喜欢做自己生命的主宰。但现在这个小鬼却正在黎乐桑指挥他在卡斯楚普的一举一动!她是怎么办到的?他把信
 

 
分享到:
一家男人共用一妻 唐朝皇室究竟有多开放
古代接生手段多可怕:产妇要靠鞭打分娩
三字经45
圣比兹木乃伊
神奇的石老虎
木兰辞10
18世纪法国情色艺术展览照片
木兰辞9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