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十六章 铁将雄风

第十六章 铁将雄风

时间:2015/1/13 12:50:06  点击:1983 次
  长安城头,李松神情肃然,秋风瑟瑟,吹得李松的征袍猎猎作响。

  火光之中,赤眉军若蚂蚁一般自远而近,遍野皆是,不知究竟有多少。

  长安城墙高达七丈,气势之雄当世无两,城宽五丈,城头宽达三丈余,城外护城河也有三丈余宽,深达丈许,若有人想攻破城墙,那一切都是妄然。

  李松并不担心,以长安城之坚,便是赤眉军拥有百万之众,也休想很快攻下,何况赤眉军并无百万之众。

  长安城的十二座城门尽皆紧闭,而赤眉军却在覆盎门聚结,仿佛是想自这一方攻入城中。

  城头的战士也极为冷静,守于剁口,只得守将一声令下,则万箭齐发。

  有志者事竟成望着赤眉军一步步缓缓靠近,每个人的手心也都渗出了汗水,没有人知道下一刻自己能不能尚活着立于城头之上,也没有人知道死亡将在何时降临,但他们却必须正面战争,直面杀戮!

  死亡,在战争之中只是一个过程,至于谁导演这个过程,则没有人真能回答,或是能回答的人已经死了。

  为什么赤眉军会选择夜里攻城?而且还是大明大白的!这让人有些意外,在李松有点不解之时,刘玄却已在护卫环拥之下来到了城头。

  城头的将士立刻精神大振,刘玄在大军压境之时亲临战场,这确实让战士们意外,也更感振奋。至少,刘玄尚记得他们,这就够了,在精神上也是一种鼓舞。

  但意外的却是,赤眉军并没有再继续向前,而是停在城外,似乎已经放弃了进攻,至于弄的什么鬼便没有人知道了。大量的攻城器械全都运送到城下却不攻,仿佛只是摆着一个空空的架式,这不能不让人意外。

  连刘玄都有些莫名其妙。

  “加强戒备,他们必是在等我们松懈之时才开始进攻!”李松叮嘱各方守城的偏将道。

  刘玄登上城楼,目光所过之处,城外尽是赤眉军。让他意外的是,这些赤眉军大量地后撤。

  “咦,他们想干什么?”刘玄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确实有些看糊涂了,赤眉军此举是何意他根本就无法揣度。

  不过,赤眉军皆在射程之外,只有掷石机或可勉强将石头掷到,但那样就会失去准头。是以,赤眉军没动,城中的长安军也不动,一来不想浪费装备,二来想看看赤眉军弄的是什么鬼。

  △△△△△△△△△

  大漠的烧羊肉确实是极好的美味,而今日在左贤王府中负责烧烤的乃是龙城最有名气的烤羊大师。

  当然,左贤王也自不会让客人在食物之上不满意,便是酒也是各种各样的,有来自中原的黄酒、烧酒、安息的葡萄酒,还有大漠人最喜欢的马奶酒。

  对于匈奴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贤王来说,想弄到这些东西并不难,但是作为普通的大臣和小部落的族长及一干勇士们,却绝难有一品如此之多美酒的机会。

  即使是小刀六、刘秀等人也从未喝过安息的葡萄美酒,乍入口,确实让他们心旷神怡,余者更是赞不绝口。

  不过,宴会并不只是喝酒吃肉,在这崇尚武力的国度之中,总免不了有一些调节气氛的游戏。

  比如摔跤、格斗,以及一些匈奴少女们以狂野的舞姿让这些客人叫绝不已。

  随着游戏的深入,场中人的目光也逐渐转移到了大日法王和他的两位尊者。

  在尚武的民族之中,挑战可能是最为平常不过的。

  空尊者和苦尊者的武功极超卓,在龙城之中从无败绩,这使得匈奴国中许多勇士们都不服气,此刻借着酒兴,自然便有人挑战。

  对于挑战者,即使是呼邪单于也不能阻止,因为这关系到勇士们的声誉、尊严和人格,而且这也是匈奴国中最为通行的法则。

  也正因为不断地挑战,使得匈奴人人尚武,人人擅战,这使匈奴成为大漠草原之上无人能敌的凶悍民族,即使是比他们多得多的汉人,对他们也是退避三舍。

  不过,真能够挑战到空尊者的人并不多,因为首先必须要胜过右贤王身边的另一些勇士,才会拥有这个资格向空尊者挑战。

  右贤王身边的高手极多,似乎也准备了让人挑战,仅只一名叫花刺模的人便已连胜三场,使右贤王面子大涨。

  左贤王身边遣出一人,也被其摔出两丈。

  “我去!”铁头看着那黑大个,顿时手痒了起来,他知道这花刺模力量极猛。

  “此人绝不可小视!”赤练剑提醒道。

  左贤王输了一阵,有些尴尬,知道身边没有真能胜过花刺模的勇士,不由将目光投向了小刀六。

  小刀六哪会不明其意?不由得立身而起,向立于场上激战的花刺模举杯道:“这位勇士神力过人,果有万夫莫挡之勇,我手下有一兄弟,想与勇士切磋切磋,不知意下如何?”小刀六说话间,铁头便已站起身来。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全都投向了小刀六,许多人都知道,这个自中原而来的商人身边不乏高手,但很少见识过,这下倒让他们企盼不已。

  花刺模的目光自然落到了铁头的身上,也暗惊,因为铁头的身材几与他相差无几,看上去像尊铁塔,绝对是个难缠的对手。

  右贤王也看出了情况不妙,淡淡地道:“花刺模已连战三场,已有些疲惫,既然萧公子的手下想战,我这里还有些人,倒可以陪你的手下试试。”铁头朗声一笑道:“好说,好说,那我就先战三场再战花刺模兄弟吧!”说话间已大步跨入校场篝火之中,大眼环视四周。

  “花刺大哥先休息一会儿,让小弟来试试吧!”自右贤王身后立刻又行出一人,看上去壮实如一头魔豹,个子不高,却似乎充盈着无穷的爆发力。

  花刺模望了两人一眼,又望了右贤王一眼,右贤王点了点头,他也便悠然退下。

  “我叫铁头!”铁头先自我介绍道。

  众人听到这名字不由大觉好笑,不过都似乎看出,此人只是向场中一站,立刻杀气腾腾,自有一股无法掩饰和气势若烈酒之香般散出。

  “我叫呼奴儿!”那人也抱拳道。

  “好!那就不客气了!”铁头一笑,立刻大步逼上。

  呼奴儿见铁头迈步而出,立刻抢攻而上,如一颗炮弹般直撞向铁头那庞大的躯体。

  铁头朗笑,身子竟如风般稍移,顺手一捞,立刻搭住呼奴儿撞空的肩头。

  呼奴儿本以为铁头这大块头必不太灵活,却没想到其步法竟也如此之灵敏巧妙,一错身便避开了他这力逾千钧的一撞,还带住了他的肩头。不过,他也并不急,抬手,已缠住铁头那粗壮的手臂,侧腿便擦入铁头的腿后。

  铁头也微讶,这呼奴儿的速度确实极快,施出的是匈奴最正宗的摔跤法,而刚才那一撞却又是揉合了中原的武学,他倒不敢小视,当然,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会败。

  呼奴儿用力猛摔,但他却惊觉,铁头如一根深埋入地底的柱子,想将其摔过肩头,那几乎是蚂蚁撼大象。

  一旁观看的匈奴勇士们先见呼奴儿攻势如此之猛,且一下子以过背摔之势定住了铁头,本以为这下铁头输定了,懂得摔跤的匈奴人自然明白这一摔的力量,便是左贤王也暗自叹息。

  但当众人见到呼奴儿连用两次力,铁头仍纹丝不动时,才感到意外。

  呼奴儿立刻知道不妙,正欲改招,但觉头顶一紧,铁头那蒲扇大手已重压其上。

  “起!”铁头一声大喝,铁柱般的大腿横扫,身子下沉之时,呼奴儿的整个下盘连根拔起。

  “呼……”众人讶呼之时,呼奴儿的身子已经被铁头如放纸鸢般扔了出去。

  右贤王的脸色顿时变了,铁头这一手确实是漂亮之极,更显示了其无可抗拒的力量。

  一切的经过简单、利落、惬意,像是陪小孩子玩耍一般。

  “谁再来陪我玩一把?”铁头目光之中不无傲意地扫视着右贤王身后的众人。

  在呼奴儿身子落地之时,周围的勇士们这才知道疯狂鼓掌!铁头的这一击,确实技惊四座。

  左贤王也暗松了口气,形势逆转得太快了。此刻,他对萧六身边的人确实拥有了更多的信心。

  “萧公子的手下果然神勇!”左贤王不失时机地加上一句。

  “让我来领教一下这位自中原来的兄弟!”自右贤王身后再跳出一人。

  小刀六看到此人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此人比铁头更高出半个头,尽管略瘦一些,但那股悍野之气却使其像是月下咆啸的凶狼。

  “此人乃是乌桓国的第一高手拓拔金,因在国中犯事,才逃到匈奴!”耶律济阳略有些担心地提醒小刀六道。

  小刀六不由得也有些担心,目光不由投向刘秀,想看看刘秀的意见,但见刘秀淡笑自若,像是根本没有在意,他稍感放心。

  小刀六知道,铁头跟随刘秀多年,不断地接受调教,刘秀最清楚其实力,如果刘秀没意见,那自然是没事,这才对耶律济阳道:“丞相放心,不会有事的!”铁头望了一眼拓拔金,不由得笑了,道:“大块头叫什么名字?”拓拔金大怒,铁头这种语气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左贤王见过拓拔金工功夫,他自然对铁头有些担心,尽管铁头刚才的表现确实极好,但他却并不知道铁头究竟有多厉害。

  “我叫拓拔金,你记好了!”拓拔金狠声道。

  铁头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拓拔金,在看得拓拔金浑身不自在之时又突地大笑起来。

  铁头这番大笑,只笑得一旁观看的人莫名其妙,但却笑得拓拔金恼羞成怒。

  在倏然之间,拓拔金似乎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是缺陷,铁头这莫名其妙的大笑让他感到一种极大的羞辱,他恨不得将铁头立刻撕成碎片。

  铁头没有抢先出手,因为他知道拓拔金一定会受不了。他并不笨,这几年来追随刘秀南征北战,武功在战争的磨砺和刘秀的调教之下也是一日千里,再非昔日的铁头。

  而战争的洗礼,使其心智更坚定,头脑也更为清醒。许多人,只要他看第一眼,就知道是一个怎样的对手,是以他先激怒了拓拔金,再等待那雷霆一击。

  拓拔金果然率先出手了,拳出隐挟风雷之声,地上的尘埃如被龙卷风刮走,直撞铁头。

  铁头未动,身后篝火却爆起一团亮闪,在拳风之中似摇摇欲灭。

  四下俱惊,这一拳之力确实足以让人心惊,却不知铁头何以不动。

  “轰……”铁头出拳,以逸待劳,以最快的速度、最准的角度,与拓拔金的拳头撞在一起,两股狂野的拳劲卷起一阵旋风将空中凝聚的尘土再次撕裂。

  铁头晃了晃,拓拔金却连退三步。

  众人不由得再次欢呼,这种以硬碰硬的场面确实足以刺激每一个人的感观和视觉。

  谁也没有料到铁头居然这么猛,竟选择以硬碰硬,根本就不作丝毫避让。

  在匈奴国中,只有最强大最勇猛的人才能最受尊重,铁头本就是以勇武著称,直接而威霸,这是最合匈奴人胃口的,是以能换来一阵阵掌声。

  左贤王和耶律济阳终于松了口气,耶律长空的眼中却闪过一丝亮彩。

  “好!”铁头悠然向前跨出一步,喝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赞自己还是在赞拓拔金。

  拓拔金刹住脚步之时,铁头已经跨上了两大步,瓮钟大的拳头毫无花巧地直奔拓拔金的面门。

  拓拔金确实吃了一惊,尽管他的块头似比铁头还大,但铁头的神力几乎让他指骨发麻,那股气劲有若浪涛一般涌入体内,他根本就无法让自己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中止步,而当他尚未曾缓过气来时,铁头的拳头已到。

  一向以神力为傲的拓拔金今日确实遇上了克星,这一拳,拓拔金不敢硬接,迅速闪身斜插向铁头的一侧。

  “轰……”就在拓拔金斜插之时,铁头收拳、抬膝,以膝盖侧击,其速快得让拓拔金避无可避,只得双手猛挡。

  铁头一膝之力较之拳劲更烈、更猛。

  拓拔金竟被震得倒翻两个筋斗才踉跄落地。

  铁头也退了一步,面上泛起一丝傲然的笑意。他的搏斗经验比拓拔金要丰富得多,这两年的戎马生涯,让他更懂得如何合理地运用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如何以最直接的攻击方式发挥出更强的攻击力。

  战争,只会使武功简化,更直接,更有效,更具杀伤力!因此,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与一个武林人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势。

  铁头出自武林却来自沙场,因此,在他身上揉合了拓拔金所无法具备的气势。

  惨烈、锋锐、威霸,配以其高大的身材,像是一座永远都不可能倒下的山峰。

  拓拔金的心中竟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铁头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像是看穿了他内心的一切,包括他的每一点想法和意图,甚至连他内心的恐惧也无所遁迹,但他却不能回避,不能怯弱。

  在匈奴国中,没有倒下便不是败,而且在自己的主子面前,又怎能拱手认输?是以他的身形再一次狂扑而上。

  连人带拳,若雷霆之势飞投向铁头——拓拔金想全力一击,以挽回面子。

  铁头依然未动,如一根半截埋于地下的巨柱,而他身后的篝火在强大劲风的压迫之下,全部倒向一边,一时沙尘四起,几乎让坐于对面的勇士们睁不开眼睛。

  夜似乎极为安静,安静得只有呼啸的风,只有篝火噼剥之声清晰可闻,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场中,都在期待。

  期待拓拔金这全力舍身一击所换来的结果!

  每个人都知道,拓拔金豁出去了,至少已有孤掷一注的倾向,这使很多人都生出一种错觉,拓拔金的败是必然!

  这自铁头与拓拔金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可以看出。

  铁头的冷静与拓拔金的疯狂形成了两个极端,只是这些人想看看铁头会是怎样击败拓拔金。

  两人交手,真正的接触只有简简单单的一拳一膝,但就是这两记最为简单的攻击却让每个人皆为之震撼。

  那是一种力量的震撼!

  铁头未动,只是目光变得更加锋锐,锋锐得像是可以洞穿一切。在混沌之中,他找到了拓拔金拳头的轨迹,是以在拓拔金的拳头逼近五尺之时,他才出手!

  出手,以快得让人吃惊的速度挥出左掌,如同一截拨浪的巨桨,缠向拓拔金的拳头。

  “噗……”掌与拳相接,只发出一声轻轻的闷哼,若两只在水中相撞的船身。

  拓拔金只觉双拳有如击入了一个巨浪卷起的漩涡中,整个身子及所有的力量全都不由自主地滑向漩涡的深处,当他骇然之时,却发现自己的拳头已击在铁头的胸膛之上,只是他只觉击中了一块铜板。

  便在此时,铁头的拳头由小变大,拓拔金只觉天空一黑,胸口便传来了一阵无法言喻的剧痛,整个身子若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恍惚间,他像是听到了一阵骨头的碎裂之声。

  右贤王和左贤王同时惊起,铁头这一击,竟是以拳换拳,成了两败俱伤之势。

  拓拔金在空中喷洒出一大口鲜血,而铁头却只是退了三大步。

  “砰……”拓拔金硕大的躯体跌落在铁头的两丈之外,仰面朝天,面若金纸,气若游丝。

  所有人都傻了,但是每个人都知道,拓拔金败了,而且还败得很惨,至于是死是活却没人知道。

  但让许多人惊讶的是,铁头中了那疯狂的一拳,居然尚能傲立当场,面色虽有点阴沉,却无半丝痛苦之色,让人不知铁头是不是已经受了伤。

  “请二位王爷原谅,铁头收手不住,在这种情况控制不了,以至于重伤了拓拔金,实是情非得已!”铁头忙向左右贤王道。

  左贤王见铁头如此神勇,早已大喜,而拓拔金也是他欲除而不得的角色,若是此刻能死于铁头之手,他自然感到欣然,哪会相责?忙道:“比武损伤自是难免,刚才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收手不住也只因拓拔金出手太猛,何况你二人以拳换拳,自不能怪你!”左贤王如此一说,右贤王顿时气得脸都青了,他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事实上他也确实不能怪铁头,这些事情都是摆在眼前的,若是他执意要怪铁头,只能说他心胸狭窄。

  “谢王爷不怪之恩!”尽管铁头性情直爽,却绝不笨、不傻。

  “哈哈……”耶律长空也不由得大笑而起,鼓掌赞道:“真是精彩!真是精彩!想不到萧公子手下竟有如此神勇之人,真是让本帅大开眼界!”说着,耶律长空端起酒杯,向铁头道:“本帅很欣赏你,特敬你一杯,祝你连胜两场!”铁头顿有点受宠之感,忙接过一旁勇士递来的酒,道:“谢大帅赏识!”说完一饮而尽。

  “哈,很好!本帅就喜欢爽快之人,有空可到本帅府上作客,本帅定会欢迎!”耶律长空爽朗地笑道。

  左右贤王和众人不由得皆愕然,倒没想到耶律长空会对铁头如此在意,尽管他们也觉得铁头的武功惊人,但是耶律长空是何等身分?

  刘秀望了耶律长空一眼,微讶然,他知道耶律长空看中的并不只是铁头的武功,而是铁头身上的战意,这种战意只有久经沙场的人才会具备,也只有真正身经百战者才会理解和尊敬这种超乎生理和思想的战意。

  耶律长空身为北府兵之帅,自然是历尽百战,一个最成功的将军便是一个最优秀的战士,是以他第一眼看到铁头之时,就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那是惺惺相惜的感觉!直到铁头以勇不可挡之势连败两敌,耶律长空这才真的为之色变。

  铁头本就是枭城军中的无敌猛将,更来自江湖,什么世面皆见过,自不会在意这种校场比斗。

  另外一个问题则是因为铁头知道刘秀想要对付大日法王,这也便必须先激大日法王身边的人出手,是以他并不在乎重创拓拔金。

  事实上,刚才拓拔金击在他身上的那一拳根本就没有力道,拓拔金的力量全被铁头的左手引开,但铁头为了不让右贤王有话可说,故意制造了这个以拳换拳的假象。

  当然,这种假象只有少数像大日法王、刘秀和归鸿迹才能看出其中的奥妙,是以,连大日法王都对铁头刮目相看。

  大日法王自然知道铁头与刘秀的关系,当日在大船之上,铁头曾围攻过他,只不过,他知道今日的铁头比那次相见的铁头要强上不止一个档次,只怕即使让空尊者出手,也不一定有胜算。

  由此看来,这些日子来,刘秀在这些人身上确实花了大力气,不过,只要刘秀没有亲来,大日法王便无所畏惧。

  事实上,大日法王与刘秀从来都未曾真正交过手,第一次是他偷袭刘秀,将其重创;第二次却是刘秀偷袭他,让他几乎丢了老命,这使他知道刘秀绝对是一个极可怕的敌人,如果不是特别有必要,他并不想与刘秀正面交手,只是他完全低估了刘秀的易容之术。

  尽管刘秀的易容之术无法追及秦复,但以他之聪慧,此技也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加之他刻意心敛气机,大日法王自然无法觉察到刘秀的存在。

  此刻的刘秀,其修为完全可以与邪宗之主王翰相比,功力已在大日法王之上!此刻他身兼魔道两门武学,天下间能成为其敌者几乎是无法寻到,若非这是在匈奴,只怕他早就要去杀了大日法王。

  铁头连胜两场,却并没有下场,目光之中依然略带一丝傲然。

  右贤王是又气又急,左贤王身边出来这样一个光头,立刻让他风头大失,连拓拔金都败得那么惨,他再望望身后的人,竟然没有人敢上前向铁头挑战,皆因铁头那几乎无可比拟的气势,几乎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王爷,让我来吧!”花刺模已站了起来。

  右贤王尚有些忧色,他知道,花刺模的武功并不比拓拔金高明多少,能够胜铁头吗?如果不能胜,那他身边已无可派之人了。

  “你……?”右贤王有点犹豫地问道。

  “他只怕也受了伤,便让我去试试!”花刺模声音压得极低,仅只有右贤王能听到,外人只能见其嘴唇轻动,却并不知其说了些什么。

  右贤王眼睛一亮,顿悟,忖道:“刚才铁头与拓拔金以拳换拳,让拓拔金身受重创,要说铁头一点都没受伤那是不可能的,此刻花刺模再出手,自然是拣了便宜。”“铁头,你已经连胜了两场,相信已经疲劳了,不若先下场休息一会儿吧!”左贤王见花刺模欲上场,不由得微有些担心,提醒道,他也怕铁头受了伤。

  “是啊,你已经连胜了两场,尽管神勇,本王还是劝你先下去休息吧!”右贤王见左贤王如此一说,立刻出言相激道。

  “多谢二位王爷挂心,铁头虽然不才,但这第三场应该勉强还能撑下去,不知是哪位出来与我一战呢?”铁头朗声笑道。

  “你说过第三场要与我相斗,我自然不能让你失望!”花刺模大步行出。

  铁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花刺模神情微变,冷声道:“那你就试试吧!”“请了!”铁头一侧身,伸手一摸光光的头顶,神色坦然道。

  花刺模在与铁头相对之时,才发现来自对方的气势和他想象的并不一样,那是一股发自心底的压力。

  压力并不沉重,却像是一块石头般堵在胸口,呼吸不畅。

  铁头的目光冷厉,如利刃,无孔不入地投在花刺模的身上。

  恍然间,花刺模竟感觉不到铁头的虚实,也不知其是否真的受伤。当然,当两人相对之时,他就已经没有退路,如果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该在这种时候走入校场。

  花刺模未动,在上两场之中,他发现铁头都是以逸待劳,这使得拓拔金和呼奴儿都得以惨败,是以这次花刺模一上场就采取了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

  铁头低啸一声,大步向花刺模逼去。每踏出一步极缓极沉,地上必陷落一个脚印,仿佛是在挪动两块千斤巨石,并发出沉闷而破碎的声音,如巨锤击鼓一般敲在花刺模的心头。

  花刺模的神色略显紧张,铁头所表现出来的力量不再是来自身体上的,而更多的则是来自心底!他本不想先出手,但却明白铁头在不断地蓄积气势和力量,而在其迈出最后一步之时,绝对是气势和力量的巅峰,再爆发之下必是雷霆万钧的狂击!是以,如果他以不变应万变则必须考虑承受铁头那疯狂而难以抗拒的攻击。

  花刺模无法再保持最初的冷静,进攻是他惟一的选择!是以,他出手了,以最快的速度出手!

  铁头的嘴角牵出了一丝笑意,淡淡的,但他没有停步,反而是加快速度,以比花刺模更快的速度狂撞向花刺模。

  “鬼影劫!”苦尊者脱口低呼了一声,他识得铁头的身法!

  铁头的身法确实快绝,像是一道幻影,快得让人难以想象,也让人吃惊。

  一开始,铁头所表现出来的都是最直接、最笨拙的攻击方式,从未真正地显露过身法。

  许多人都知道铁头的身子灵活,动作敏捷,都认为铁头必以最为强悍的方式对敌,包括花刺模。

  但他们却错了,铁头真正的杀招不再是其无坚不摧的力量,而是惊世骇俗的速度和身法。

  这样一个大块头却拥有这般无可挑剔的身法,确实让人意外,这是事实!

  当右贤王惊觉不妙之时,铁头与花刺模已经相互撞在了一起。

  双方以最直接、最简单、最快捷的速度若两颗在天际相遇的陨星,“轰”然相撞!

  花刺模没有回避的机会,他避不过铁头的身法和速度,更避不过铁头的拳头。

  在虚空之中仿佛有一阵剧烈的涛声滚过,清晰而猛烈,而这一切,随着铁头的拳头静止而静止。

  花刺模没能用上他精妙绝伦的摔跤术,更没能来得及用上他最为花巧和最具攻击力的杀招,便被铁头逼得以拳换拳。

  以拳换拳,这是花刺模的悲哀,在铁头的身体周围似乎有一层巨烈的浪涛,这使得他击在铁头身上的力量极为有限,但是铁头的拳头却以最为直接的形式击在他的胸膛之上。

  无论铁头的身法和速度如何变,都是以最为直接简单而原始的方式解决战斗,这是一个战士的战斗方式,而不是一个武林人物的决斗方式。

  毕竟,铁头已经习惯了做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一个纵横于千军万马之中的战士,所以在这里,他依然选择了这种方式——一招之间决出胜负!

  花刺模的结果与拓拔金一样,飞跌而出,仰面而倒,狂喷鲜血,而铁头依然只是倒退了几步,稳若泰山。

  场上没有呼声,也没有掌声,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一刹那之间,快得让许多人都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而当他们回过神来时,却发现一切都已经变成了结果。

  最让人震撼的并不是漫长的精彩,而是刹那的经典。

  铁头无法给人带来精彩,却可以给人带来最为震撼的经典。

  花刺模在呕血,神志已经陷入昏迷,他与铁头都是以最快的速度相撞,而铁头根本就没有留手。以铁头那庞大的身躯,几乎可以想到,那股力量何止千钧?他的整个内腑都几乎被撞碎,铁头的巨拳也几乎陷入了他的胸膛。

  铁头傲立未倒,他的身子铜皮铁骨,连刀剑都难伤,其抗击能力之强世所罕见。而且他的武功在经过刘秀的细心指点调教后,竟让他从昔日在黄河边的生活中悟出一套极玄的武学,有若浪涛拍岸一般,可以更好地化解对方击来的力量。因此,他虽连战拓拔金和花刺模,却根本就没有受伤。

  “精彩!精彩!真是精彩绝伦!简单、直接、利落,真想不到萧公子的手下竟有如此超绝的武功,实在让本相大开眼界!”耶律济阳朗声赞道。

  “多谢丞相夸奖,铁头之所以胜,只是一时侥幸而已。”小刀六故作谦虚道。

  “哈,萧公子何用过谦?我看公子手下确实是藏龙卧虎,也难怪这一年多来,公子能在大漠博得如此声誉!”耶律济阳道。

  “这还不是因为单于和各部落兄弟的关爱才有今日?”小刀六笑应道。

  右贤王的目光却几乎吐出火来,铁头连连重创他两员爱将,只有呼奴儿幸运一些,仅摔得七荤八素,并未受重伤,但拓拔金和花刺模却伤至不知还能否存活。

  左贤王对铁头这个光头更是越看越爱,他也没想到铁头居然如此勇猛,如此霸烈,这使他大大地出了口气。

  左贤王的部将也都对铁头大为敬服,能够为他们出口气,挽回面子,更刹刹右贤王的威风,这使他们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右贤王再也呆不住了,目光不由得投向大日法王,似是想向大日法王求助。

  这一切并没有逃过刘秀的眼睛,他心中暗暗冷笑,忖道:“终于轮到你们了!”大日法王也明白,此刻若是不让自己的徒儿出手是不行了,如不能给右贤王挽回一些颜面,那右贤王必会小看他!不由得向空尊者打了眼色。

  空尊者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看着铁头居然与他一样凶猛勇悍,他几乎感到手痒。他一向以铜皮铁骨著称,而且以力道刚猛无俦见长,如今竟发现铁头这么好的对手,他怎舍得放过?是以立刻飞身掠上校场。

  当然,空尊者上场尚圾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与铁头之间的宿怨。

  空尊者恨极刘秀,因此,对刘秀身边的人也是恨之入骨——他绝不愿错失对付铁头的机会!

  “是你呀,上次丢了兵刃,不知有没有配好?”铁头不无揶揄地问道。

  空尊者大怒,铁头此话正戳中他的疤痕,当下冷笑道:“本尊者不用兵刃也可以打败你!”铁头也笑了,正欲说话,却听刘秀淡淡地道:“何必要他动手?我来陪你玩玩好了!”铁头见刘秀说这话,立刻会意,笑道:“秃驼,我已经连战了三场,有点累了,让我的这位兄弟先陪陪你,打赢了再来找我吧!”说完竟不理会空尊者,转身便向席间走去。

  “你……”空尊者大怒,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却不能硬逼铁头出手。

  事实上铁头连战三场,此刻退下绝对合情合理,他也无话可说,若强逼铁头出手,只怕会惹恼在座的所有人,是以只好恨恨地瞪了刘秀一眼。

  左贤王此刻对铁头确实另眼相看,亲自为铁头倒上一杯,欣然道:“祝贺你连胜三场,本王先敬你一杯!”铁头也不客气,接杯一饮而尽,道:“有王爷打气,铁头不敢不尽力!”说话间目光扫向右贤王身后的诸席,却见那些人都怒形于色。

  右贤王的人恨铁头出手太重,不过却没有办法,这光头确实让他们心惊,现在惟有指望空尊者为他们出头了。

  鲁青诸人的神色极为平静,这一切在他眼里都很正常,也很明白铁头此刻的武功!这些年来,他一直追随刘秀,整个人都如同脱胎换骨一般,武功更是一日千里,在江湖之中绝对可以成为顶级高手,此刻便是独对空尊者这样的人物,也不是没有胜望。不过,他此刻的目光却投向了刘秀,他不知道刘秀为何要在此时出场,难道就不怕让大日法王看出什么破绽吗?

  小刀六也不知刘秀想弄什么名堂,不过,他却明白,刘秀从不会做傻事,若要对付空尊者,就像是捻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但刘秀的目标却不是空尊者,而是大日法王!

  刘秀施施然地走上校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只让空尊者怒火中烧。

  “你叫什么名字?”空尊者不无杀意地冷然问道。

  刘秀淡淡一笑道:“林光武!”“林光武?!”空尊者一愕,他倒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再看对方,虽然体型极匀称健美,却并不具备一个高手的气势,不由冷哼道:“出手吧!”刘秀并不理会空尊者,仅将目光投向大日法王,道:“久闻法王乃西域第一高手,在大漠之中也是无人能敌,我林光武极是向往,今日想与法王一战,不知法王可否赐教?”刘秀此语一出,顿时四下寂然。他一上场就向大日法王邀战,这确实很出人意料。

  左贤王的眼睛却亮了起来,他知道“林光武”在萧六这群手下之中身分是最高的,一个铁头便有那么厉害,那么这个“林光武”自然更是不会逊色,而且其直接约战,定是有几分把握,而大日法王正是他的眼中之钉,如果能借“林光武”之手除掉此人,则他的单于之位就可稳保了。

  当然,左贤王却知道,在这种情况并不适合与大日法王决战。毕竟,此刻呼邪单于不在,最好便是在呼邪单于面前让“林光武”打败大日法王。

  “你想挑战本法王?”大日法王也有些讶异,反问道。

  “不错,法王乃西域第一高手,我林光武若能胜法王,定可名扬天下!”刘秀煞有其事地道。

  “哈哈哈……”大日法王大笑,是笑刘秀的想法。这么多年来,想借名人出名的人太多了,他年轻的时候也是这般一路挑战过来的,这才拥有了西域第一高手之称,只是近十年来已经没有人敢向他挑战,或是连他的弟子都打不过,因此,他根本就不会真的接受挑战,若非是与他同一级别的高手,哪轮到他出手?

  此次他来到龙城,就没有人有资格真正挑战他!是以,尽管每个人都知道他武功几乎无人能敌,却没有多少人真的见识过,也许许多人想向他挑战,但都不能胜过空尊者和苦尊者。

  “年轻人好豪气,只是想挑战本法王却要先过我两个徒儿这一关!”大日法王淡漠地指了指空尊者和苦尊者道。

  右贤王一副好整以暇的态势,他根本就没想过大日法王会败,甚至对刘秀这有点不自量力的挑战大为不屑。

  “想战我师尊,就先胜了我再说!”空尊者也极为恼火地道。

  刘秀依然没有理会空尊者,反而向大日法王问道:“如果能胜法王的两名弟子,我是不是就可以向法王挑战了?”大日法王微讶,刘秀的坚持使他微有点惑然。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自不能说不行,依然极有风范地笑了笑道:“不错,只要你能胜我两个徒儿,本法王便接受你的挑战!”刘秀自信地笑了笑,转身又向左右贤王及上首的耶律济阳与耶律长空道:“请王爷、丞相和元帅给在下作证,如果我胜了法王的两位徒儿,就可以向法王挑战!”“哈,既然此事有法王首肯,我等自然支持,本相也想见识见识法王超卓的武学!”耶律济阳笑道。

  左贤王却略微沉吟,要知道大日法王纵横西域数十载皆无敌手,刘秀年纪如此之轻,能是其敌吗?

  右贤王却不是这么想,他的想法中,刘秀必败,若想借大日法王灭其兄长的锐气,此次正好是最佳时机,忙应道:“好!本王给你作证,如果你真能胜两位尊者,就准你与法王决战!”事已至此,左贤王也只好同意,耶律长空虽然中立,但是却对刘秀这般豪气所激,倒真想看看这两位高手对决会是一番怎样的情景,眼前这年轻人究竟有什么能耐,于是也表示一定支持。

  “那好,不过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刘秀又道。

  “哦,你还有何事要说?”左贤王道。

  “我想如果我胜了二位尊者,那么与法王的决战就只能定在明天,还请二位王爷为我安排和见证,只不知法王认为如何?”刘秀目光投向大日法王。

  “那是当然,如果你连胜二位尊者,必已疲惫,自不能接着战法王,明日再战合情合理。”左贤王忙道。

  “不知法王意下如何?”右贤王先不答刘秀之话,反将目光投向大日法王。

  大日法王不由得朗声笑道:“这有何不可?我又岂会与你车轮大战?一切凭王爷安排就是!”“如此就好!”右贤王脸上绽出一丝笑意,随即又道:“好!若你胜了二位尊者,本王愿与王兄一起为你安排明日的决战!”“谢谢二位王爷!”刘秀心中暗喜。

  “你先别谢得太早了,还不知你有没有资格呢!”空尊者冷声道。

  “一定有!”刘秀自信地笑了笑道。

  在场的众匈奴勇士也被刘秀这种豪情所感染,大声喝彩起来。

  耶律长空看刘秀的目光顿变,在突然之间,刘秀仿佛剥开包装的明珠,散发出一股有若烈焰般的气势,本来平庸的面容却凭添了无尽霸气。

  大日法王也微讶,却明白,刘秀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可怕高手,难怪敢向他挑战!

  空尊者一怔,在刘秀转身正面面对他之时,他竟没来由地一阵心虚。

  刘秀静如巨渊,并没有抢先出手,因为他必须隐藏实力,至少不能让大日法王看出他的根底,因此,尽管他要败两大尊者很容易,但也不能做得太过火。

  △△△△△△△△△

  长安城,静谧,城内外仿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赤眉大军压境,而长安城内剑拔弩张,双方战况尚处于僵持之中。

  赤眉军围而不攻,移械而不用,这确实让人有些意外。

  刘玄也感到很是意外,心中更多了一丝阴影,暗忖:“他们在等什么?有何意图?难道是在等待城内出现样的机会?”李松与李况兄弟二人也觉得大为蹊跷,李况大步赶到刘玄身前肃然道:“皇上,我看赤眉军推着楼车却不攻,其中必有诈,不如让末将先去试探一下虚实吧?”刘玄望了望城下高高竖起的无数楼车,吸了口气道:“此刻乃是晚上,不宜轻举妄动,这或许正是赤眉的诱敌之计!”李况也看了看,心中却不以为然,他征战沙场时日绝不算短,尽管只是长安城尉,却对自己的武功极为自负。至少,他不觉得自己比李轶、胡段、张卯等人逊色,但是刘玄一直都只让他死守城池,不能开城接战,这使他心中极不舒服。

  “如果长安城内有何异常,你们须谨记不可擅离职守!任何事情都不会比你守住外城更重要!即使是皇宫或是粮仓起火也不例外!”刘玄望着城外赤眉军的阵型,突地语重心长道。

  李况一怔,隐隐感觉到了点什么,而刘玄这般沉重的语气也使他感到了压力,感受到自己肩上所负担子之沉重。

  “臣明白!必誓死守住此城!”李况答得很坚决,在刘玄的这句话中,他觉得自己与这位更始天子竟是如此贴近,且对他竟是那般信任。恍然间,只感到一种沉重的责任感使他心中生起了无尽的豪情。

  仿佛,他才是主宰整个长安命运的人物——李况无法不为刘玄的话所感染。

  “很好,有你这句话,朕便可放心回内宫了。”刘玄欣然一笑,随即又问道:“有没有看到镇国公?”“邪神他老人家没有上过城头!”李况应了声。

  刘玄神色微变,拍了拍李况的肩头,语气极为平静地道:“朕把长安城的安危交给你了!”

 

 
分享到:
但是,后宫也是一个尤其看重名位的地方,并非每个后宫女子都生活得如此的奢华和尊贵。名位不一样,连每日的饭菜也有很大的差别大。
史上唯一敢奴役皇帝的绝色美女
鲁迅刻“早”字的故事1
古代女人的“守宫”之物是什么东西
弟子规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幅
小王子穿过沙漠1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