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七章 马腾虚空

第七章 马腾虚空

时间:2015/1/13 11:46:18  点击:1649 次
  耿拿一声长啸,身子却自马鞍射出,如怒矢一般,带着枪以无坚不摧之势一直撞向刘奉,枪锋更幻成了无数点洒落的花雨。

  刘奉微惊,却发现无论自己如何改变方向,都无法避开这一击,因此他不再选择闪避,大棒狂扫而出。

  “轰……”刘奉身形狂震,却发现耿拿的枪依然没有改变方向朝他无孔不入地攻来。

  “哧……”刘奉倒滑入马腹,双腿夹马腹的马蹬,险险避过一枪,却被挑开了一片战甲,心中不由得暗叫“好险”!

  耿拿不见了,在刘奉翻上马背的那一刹,他竟没发现耿拿身在何处,只有耿拿那奔驰而过的白马,以矫健的姿态冲过。

  “希……”刘奉身下战马一声惊嘶,刘奉只感压力大增,整个天空仿佛化成了一块铅板压下,他骇然抬头,却发现一杆银枪自天空中俯冲而下,枪身更挟带雷霆万钧之力,封住了刘奉的每一寸方位。

  耿拿一击落空竟足点马首腾上了虚空,是以刘奉翻上马背之时,自然无法看到耿拿的所在。

  “呀……”刘奉大吼一声,也一蹬马身,挺身向空中迎去。

  “轰……”枪棒相交,刘奉竟连连挡了八十一枪才重重坠落。

  “希……”刘奉身子跌落战马之上,战马一声惨嘶,忍不住那沉重的冲击力,跪倒在地。

  刘奉的身子也因马身跪倒,歪了一下,而这一歪,刘奉立刻知道不妙,是以极速向一旁狂掠。

  “呀……”刘奉的身形不谓不快,但仍未能完全避开耿拿趁虚而入的一枪,在肩头拖下了尺许长的血槽。

  刘奉知道再战必死,在身形一着地之时,立刻跃身扑倒一名枭城骑兵,策马落荒而逃。

  耿拿身形飘落,正是战马奔至之时,是以轻巧地落于马背,长啸一声道:“刘奉,看你往哪里逃!”迅速张弓搭箭。

  刘奉听得弦响,调头欲挡,但因一条手臂无法使力,并未能击中劲箭,座下马匹中箭倒下,他的身形也随之仆倒在地。

  这一摔也跌得七荤八素,待他欲爬起之时,脖子上已经架了数柄利刃。

  耿拿大笑着冲上,呼喝道:“绑了!”刘奉眼睛一闭,暗叹一声,自己一世英名,却败在一个娃娃手中。

  邯郸军见刘奉被擒,哪敢再战?纷纷慌忙调头便向邯郸城中逃跑。

  与此同时,王郎在城头看了更是大惊,他已经折损了李育,现在若是刘奉和张参也失了,那他身边还有什么人可用?而王翰也不知被什么人抓去,下落不明。

  最急的还是刘林,眼看着弟弟被擒,却无能为力,他知道即使是自己下去也于事无补,寇恂乃是燕幽两州的名将,更是耿况部下第一勇将,其武功之强据传已不在耿况之下。

  刘林也没有把握胜过寇恂,而在刘秀的军中还有许多勇将尚未出现,也不知刘秀在城外埋下了多少伏兵,这使得邯郸城头的人只能眼睁睁望着城外那不协调的战事继续发展。

  王郎再看那群战士竟向城下奔来,显然是想回城,但寇恂却尾随追杀而至,他不由得大惊,呼道:“关城头——起吊桥!”“皇上,这些战士要归城……”刘林提醒道。

  “不行,否则对方必会跟着杀进城,快,快放箭——”王郎狠声道。

  “嗖……”城头立刻箭如雨下,那些欲返回邯郸城的邯郸战士立刻被射倒一大片。

  枭城军也死伤近百,于是这些人又骇然而退。

  “降者不杀!”寇恂大刀一举,高喝了一声。

  这群邯郸战士见城上竟下令射杀他们,不由得人人大怒,哪还会为王郎卖命?立刻抛下兵器。

  一时之间,尽数抛下兵器投降。

  “弓弩手!”寇恂一挥手,立刻在城外排下一队盾牌,天机弩射手们迅速蹲下,一时城上城下箭疾如雨。

  天机弩的射程远远超出普通弓箭,尽管是由下向上射,也不会大失优势。

  眼看邯郸城门悠然闭上,蓦地,城中喊杀声顿起,吊桥“轰”然垂落。

  “杀呀……”寇恂一看机不可失,大刀一挥,立刻领头向邯郸城中杀去。

  “杀呀……杀……”姚期、贾复也领兵随后狂冲而至。

  王郎扭头,几乎气晕过去,城中杀出的那一队人马并非别人,竟是他的亲家白善麟与一干家将。

  白善麟竟打开城门,杀出了城外,而斩断吊桥的人却是一直都是王贤应亲信的祥林。

  祥林终于出手了,白善麟也出手了,这些人本都是王郎最信得过的人,更不曾亏待过这些人,却没想到最后置他于万劫不复之境的竟是这些人!

  “给我杀了他!”王郎都快气疯了,已经顾不了身分,立刻扑向祥林,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人!

  祥林此刻也正在城头之上,他斩断吊桥,迅速击杀身边的几名守卒,见王郎向他飞射而来,哪敢应战?尽管这两年他苦练武功,也得了王贤应和王府中许多高手的指点,但仅只是一个普通高手,若与王郎对敌,只怕三招不到便会致命。

  事实上,祥林并没有在城头苦战的念头,也很清楚,如果自己斩断吊桥不离开的话,那么便惟有战死一途,他可没有刘秀那么好的武功。

  “皇上,再见了!”祥林一扯那悬住吊桥的绳索,纵身跃下城楼。

  王郎飞扑上城头,却只见那拉吊桥的滑轮飞速转动,然后猛地绷紧,他伸头一看,祥林已经离地不到一丈,却因吊桥的绳子就这样挂住了。

  吊绳本来设计得恰到好处,刚好能及地,而若是绳子到地的话,祥林必落到地上摔死,但绳子却被祥林斩去两丈,这才使得他离地一丈多时悬挂于虚空,正是这个缓冲救了祥林一命。

  祥林乃是宛城的老混混,一生之中有无数次逃命,他哪会去做真正的傻事?因此,一开始他便算好了逃走的方式。

  “再见!”祥林的脚在城墙上一撑,借绳子一荡之力,一个漂亮的翻身落上吊桥。

  “射死他!”王郎大吼,随即抢来一张大弓,但再看之时,祥林已经冲入了城门洞内,与枭城军一起杀入了城中。

  以祥林之刁滑,自然知道王郎是誓欲杀他,若他暴露在王郎的视线中,必难逃其怒箭的射杀,因此倒不如与大军一起钻入城内,这样王郎就无法在人群中找到他了。

  在邯郸,祥林只怕王郎和刘林两人,其他人他倒不会在意。

  “好狡猾的小子!”刘林看着祥林钻入城门洞,不由得赞道。

  王郎气得都要砸弓了。

  “皇上,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只怕来不及了!”刘林劝道。

  “你们给我守住!守住!”王郎对城内的守军高喝,而此时却有枭城军已杀上了城头。

  一时之间,城内城外喊杀声震天,枭城军在众多高手控制城门之下,如潮水般涌入。

  另外一批则借勾索、云梯自城头爬上。

  城头之上已经没有多少邯郸守军,因张参战死,刘奉被擒,城中之人哪还有斗志?此刻城门大开,有些人便已经开始逃命,或者在城门口苦战,反而城头防守不是那么紧。

  枭城大军如洪水般涌来,大举发起进攻,而城中的守军早已阵脚大乱。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有点离奇,先是天空中降下巨大的冰雹,砸死砸伤不少人,这使得城中官兵锐气大减。

  而在那山丘之上,刘秀与王翰的大战引得天象大变,那无可比拟的诡异场面更是让人心神俱飞,这些人亲眼见到刘秀的神威,而对枭城军便多了一份惧意。

  张参战死,刘奉被擒,张义飞领兵出城生死未卜,在一开战之时,邯郸城中便减少了一万余兵力。再加上王郎下令对返城的战士施以乱箭,这更寒了邯郸战士们的心,削弱了他们的斗志,此时城门一开,立刻在枭城军锋锐的攻势之下溃散。

  王郎不敢战,他知道枭城军冲入城中即意味着什么。

  正面与枭城军硬撼,邯郸军尚逊一筹,在兵器的装备之上,枭城军有着极大的优势,而在气势之上,枭城军更是锐不可挡。

  王郎心悬父亲的安危,现在没有了这样一个高手为自己撑台,而十三杀手中的绝杀也惨死,十三杀手已成了过去。

  惟一让王郎感到安慰的却是他尚有王翰亲训的死士,死去了七人,还有十七人,这些人保他离开邯郸应该不成问题。

  王郎绝没想到事实的发展竟会到如此地步,当日他在邯郸拼命追杀刘秀,今日刘秀却领大军大破邯郸,这应了刘秀当日说的话:“他一定会回来的!”邯郸城中喊杀之声不绝,百姓闭门不出,大街小巷,四处都是厮杀的人群,也不断有邯郸军投降,而且是降兵越来越多。

  贾复与寇恂让士兵到处呼喊:“王郎已死,降者不杀……王郎已死……降者不杀……”的口号,城中各处都飘荡着这种声音,这使得城中的守军都弄不清真假,因为王郎确实不知去了哪儿,而且混乱之中,谁也没注意王郎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之下,谁还敢负隅顽抗?那岂不是死路一条?因此,邯郸城的战士纷纷投降。

  战局很快便渐渐转向皇宫和王郎昔日的府第。

  寇恂和姚期诸将早已封锁了各路口,一入城便抢占了最有利的位置。

  段建、左隆、叔寿、贾复诸人则清理城中各处残余。

  此时铁头和卓茂也领大军赶来。

  只怕王郎根本没有料到他这一逃,加速了城中的战士投降的过程,使得枭城军更快地控制了城中的各个出路口,正如昔日王郎封锁城门追寻刘秀一样,只是这一次却没那么幸运,因为枭城的数万大军足以控制住大局,而王郎最遭的是想先带着皇宫中的东西逃走,但等他想出来时,皇宫已经被全面包围了,这一切快得让他还没有作好准备。

  但是——无论如何,他必须杀出去!是以,在这种时候,他的十七名死士便发挥了作用。

  王郎身边的十七死士,在枭城军中无人能挡,若以一对一,这些人无一是寇恂的对手,但是这些人却有十七个,便是天机弩对其威胁也不是很大。

  一时之间,枭城军只被杀得人仰马翻,竟硬生生被对方杀出了一条血路。

  寇恂诸人也大大吃了一惊,这些死士确实极为可怕,便是他也拿这些人没办法,但却绝不想放过王郎,因此他在后面狂追不舍。

  王郎心中涌起了
 

 
分享到:
乾隆晚年因何事为自己写诗辟谣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6
韩愈
三字经27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1
明朝皇帝朱由校与奶妈的一段不伦恋
古代和尚的肉身舍利是如何修成的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