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二十三章 四谛尊者

第二十三章 四谛尊者

时间:2015/1/13 10:38:20  点击:2088 次
  林渺顿时精神大振,一声长啸,如凤鸣长啸,激荡于两岸山谷之间。

  林渺啸声刚起,河对岸也响起了一阵长啸,高昂苍劲。同时,四道人影如飞鸟一般向河中的林渺方向扑来。

  林渺骇然,他对四人绝不陌生,正是那日在谷城围攻摄摩腾的四谛尊者。

  四谛尊者居然也守候于此,他是见识过这四人联手之威的,当时连摄摩腾的武功都只有逃走一途。

  狄龙也识得四谛尊者,是以他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待会儿必须分开他四人,狄猛、狄龙,你们便缠住无常尊者,晴儿和狄英豪便对付无我尊者,剩下的两人就交给我,绝不能让他们有联手布阵的机会,可知?”林渺沉声吩咐道。

  晴儿看林渺的脸色,便已经知道这四个人绝不简单,甚至是最大的威胁。

  “他们是什么人?”晴儿问道。

  “王母门下的四大尊者,大日法王之下最厉害的人物!”林渺解释道。

  狄龙和狄猛见林渺一开始便分配给他们任务,知道林渺一定是熟悉这四人,心中也暗松了口气。

  他们自然知道四谛尊者的可怕,更明白这四人合击的阵法,连大日法王都没有把握言胜。但狄猛和狄龙明白,如果他们父子联手对付无常尊者,确实有一战之力,但是剩下的苦尊者和空尊者,林渺一人能够对付得了吗?

  “还有水中的祭水怎么办?”狄龙担心地问道。

  “他们有人去对付!”林渺一挥袖,小船顿时改向,向上游的那艘小船迎头赶去。

  “他们是什么人?”晴儿这时也注意到了那极具气派的大型战船,船上的人面容已清晰可见。

  “我们的弟兄,黄河帮的人来接应我们了!”林渺解释道。

  狄英豪刚才还在担心,这一刻见那居然是黄河帮接应的船。

  久闻黄河帮横行水道十数年,水下功夫自然不会差,如果有黄河帮的人出手,自不用再担心祭水的威胁。

  “砰……”祭水居然在船身改向之时撞中了船尾,但还没来得及再潜至船底之时,船身倏地冲出了丈许,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林渺不由得骇然,此人在水下的速度竟有如此之快,而且一直便追在船尾,只要船速稍减一点,便可潜入船下对船体造成巨大的破坏。

  狄猛更不敢怠慢,忙运功催船。

  晴儿此刻也知道,那要命的祭水上师便在船尾不远处,她也不敢怠慢,仔细地盯着船尾水下的每一寸可疑之处,她绝不想给祭水毁船的机会。

  而大船顺流而下,也极速,百丈距离顷刻间便至三十丈,而四谛尊者也在数十丈外驾四艘小船如飞而至。

  林渺的船便是追逐的中心,这一刻,狄英豪心中踏实多了,因为他的计算之中,在几组力量赶过来之前,他们足以赶到大船边上,上了大船他便可以松一口气了。

  大船之上也有两乘小舟脱开船身向林渺的小船快速迎来,却是铁头与洞庭二鬼及几名黄河帮的水手。

  他们似乎也看出了林渺的窘态,是以,他们抢先而出,驾舟如飞般迎向林渺。

  小舟的速度自然要比大船快多了,难得的是铁头身上竟未带巨桨。

  “主公,这几只小泥鳅便交给我们吧!”铁头朗声高呼了一声,在十丈之外的船上如一只横空而过的青蛙般窜入水中,惊起点点水花。

  洞庭二鬼也是一身精赤,腰扎分水刃,纵身随在铁头之后窜入水中,几如溜水的蛇一般,声息极小。

  “他们的水性定很好!”晴儿见这三人入水的动作,不由道。

  “那当然!”林渺也很自信,这三人水上水下的功夫都可称是高手。

  尤其是铁头,跟随林渺这些日子,武功也是突飞猛进,因其绝对的忠心,林渺并不将自己的武功藏私,自《霸王诀》上的一些武功中挑选一些传给铁头,所以铁头和鲁青这些日子来,确实已不同于往日。

  林渺的船与那四只小船擦肩之时,大船便已到了,而在小船后不远的水面之上,翻起了巨大的水花。

  显然是铁头与祭水上师的人已经交上了手。

  “主公!”大船之上放下软梯,赤练剑和驼子恭敬地立于软梯边。

  船头之上的黄河帮弟子已搭好天机弩对准了飞驶而来的四谛尊者。

  狄英豪最先上船,林渺却向驼子打了个手势,并不上大船,而是跃上一只小轻舟之上,在河面上顺水飘摇,与那逼来的四谛尊者遥遥相对。

  四谛尊者的四叶轻舟在河水之中穿擦,以一种奇异的轨迹运运动向大船逼近。

  林渺却已长啸一声,人随轻舟,在大船将四船分于两边之时,已飞撞向空尊者,如一只掠波的燕鸟。

  快,若射出的怒箭!

  或者说,林渺与他的轻舟本身就是一支怒箭。

  他不想给空尊者太多的机会,更不想四谛尊者有联手的机会。

  空尊者吃了一惊,他这已不是第一次与林渺交手,但却比昔日任何一次都要来得猛烈而狂野。

  强大的杀气激得浪滔如自九天之上狂泄而下的瀑布,席卷了十数丈。

  苦尊者也惊,林渺的攻势让他吃惊,让他感到骇然,是以,他掠身自侧面狂攻林渺,他知道,空尊者接不下这一击。

  他们此来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杀林渺,皆因林渺太狂,狂得让大日法王恨。

  林渺杀了四大上师,更让疾风重伤,几乎成了残废,这使得王母门的人大为震怒。

  还没有多少人敢对王母门这般宣战,尽管其为西域的一大门派,但在中原活动已不止十年二十年,早在成帝之时他们便已涉足中原,大日法王之名更是成了一个极为传神的名字,而林渺却向他们叫嚣。

  林渺只不过是个成名才年余的黄毛小子,竟然如此之狂,大日法王又如何能忍?是以,便派出四谛尊者欲追杀林渺。

  那日林渺在谷城无意之中救了摄摩腾,而让四谛尊者心中大恨,因此,对林渺,四谛尊者自然不反对对付这个屡屡坏他们好事的人。

  只是今日的林渺已不是昔日的林渺,更不像孤家寡人的摄摩腾。

  想要对付林渺,那便必须面对所有拥护林渺的人,而这之中包括林渺自身的力量及江湖中各道上的人马。

  空尊者一路跟了林渺很久,但他们并没有见到林渺身边的其他人。因此,黄河帮战船的出现只能是一个意外。

  他们哪里知道,晴儿一感到有人跟踪之时,林渺便立刻传书让铁头诸人在济水接应。

  眼下济水之地,已经差不多都是黄河帮的势力,获索和富平根本就无力抗拒,因此,黄河帮接应于此也是极为正常的。

  空尊者横移小舟,但又怎可能避开这十余丈的浪头?那股沛然而狂野的杀气只让他感到一阵心寒。

  “轰……”空尊者连人带船一起被巨大的浪头吞没,在一片迷茫之中,他感觉到了林渺的存在,于是他立刻出手了,全力而为。

  苦尊者冲向林渺,却发现自己竟也陷入了一片混沌迷茫之中而无法看清目标,但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生机在这滔滔河水之中无限狂涨。他知道,林渺已经出手了。

  林渺已经出手了,十余丈宽的浪滔骤然凝成一柄硕大无比的巨刀。

  水刀,首尾长十丈,刀体之中,凝着林渺与其所乘的轻舟,自虚空狂斩而下。

  空尊者只觉眼前一亮,浪滔消失,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异彩的巨刀。

  森森的寒意来自刀锋,自各个方向折射着阳光,而使得虚空之中幻出一幕淡彩的虹,蔚为奇观。

  “呀……”空尊者大吼一声,身形暴涨如球,轻舟射起撞向刀锋。

  “轰……”刀碎,轻舟化为碎末,空尊者如一块沉重的石头疾坠而落,在空中爆出一阵惨哼,洒下一抹血花。

  苦尊者大骇,在水刀碎裂之时,他已经攻入了林渺的身前,但他发现了另一柄刀——冰刀!

  冰刀,晶莹通透,映射着刺眼的光芒,两丈余长的形体在空中横切而过。

  寒气透入骨髓,整个河面的色彩都变得绚烂多姿。

  林渺,便是冰刀的把柄,整条轻舟都凝于冰刀之中,如厚厚的刀脊。

  如此怪异的感觉确实让苦尊者骇然,此刻正是骄阳如火的暑天,但是虚空却凝出一柄冰刀,这怎不让他骇然?

  “当……”冰刀与苦尊者的铁杵相交,爆出的声音清脆而悠扬。

  冰刀的刀锋爆碎,但冰粒如暴风雨一般洒向苦尊者,皆带着“飕飕……”的风声。

  苦尊者只感到一股奇异的寒流自铁杵之上钻入经脉之中,他脚下的船几乎被压下了水底。

  冰雨飞溅,苦尊者不得不退,却无法带着轻舟横移,轻舟在冰雨之下被砸得千疮百孔,已成一堆废木。

  林渺的轻舟在空中竟旋转起来,自浪尖之上掠过,而他手中却出现了真实的刀。

  平凡而朴实的刀!

  刀锋拖过一道长长的光彩,碾过苦尊者那破碎的小船,如飞般撞向正朝水面坠落的空尊者。

  大船上的黄河帮战士与众高手们皆看得心摇神驰,没想到林渺的刀劲居然如此猛烈,攻势之狂让人为之咋舌,这更激得众人斗志大盛。

  无常与无我两大尊者的小舟将近,便迎来了密密的弩矢。

  天机弩的威力足以穿甲破盾,尽管无常与无我两大尊者的武功超卓,却也不敢轻迎其锋,小舟几乎直立于水上,如一面坚盾,在注入了强大的功力之下,竟挡住了箭雨。而后,两叶轻舟如巨斧一般撞向巨大的战船。

  黄河帮的弟子也骇然,这两人的轻舟如果撞上船体,只怕会让大船损伤不小,但便在此时,几条人影自大船之上狂掠而出,直撞向那飞来的轻舟。

  狄龙和狄猛父子扑向无常尊者,而鲁青和晴儿则扑向无我尊者。

  狄英豪因不识水性,只敢呆在大船之上,狄猛和狄龙因得林渺的吩咐要其对付无常尊者,是以尽管二人水性不好,却依然丝毫无惧地扑向无常尊者。他们也不想大船受损,否则还有何面目见林渺?

  “轰……轰……”两叶小舟在未撞到大船之前纷纷碎裂。

  狄猛和无常尊者对了一掌,身子与碎舟的狄龙同时坠落河水之中。

  鲁青与晴儿两人却是将无我尊者的小舟截下,让其登船不得。

  无常尊者和狄猛对一掌之时,身子依然如苍鹰般扑向大船之上,便在此时,他发现眼前亮起了一片雪亮的剑花。

  赤练剑出手了,他一直都等候在船舷之畔,等待着最要命的一击。

  赤练剑出手,狄英豪的骨节也爆出了一串脆响。他已经迟疑了一步,不能再在这些人面前丢丑了。

  “叮叮……”赤练剑在虚空中与无常尊者相交如金珠落玉盘般,清亮悠长。

  赤练剑斜落于甲板之上倒退两步,而无常尊者也向河中坠落。

  “噗……”而此时,无常尊者手臂忽长,竟一把抓住了船舷。

  无常尊者抓住船舷的刹那,狄英豪的手也抓住了他的手。

  无常尊者闷哼一声,但身子却像是荡竹竿的猴子一般,翻身落上甲板。

  狄英豪也冷哼一声,手心一抖,无常尊者的身子又抖了出去,他可不想让无常尊者上得船来。

  △△△△△△△△△

  林渺的刀在虚空中抹向苦尊者,便在苦尊者几乎避无可避之时,河面突地爆开一个巨大的水花,空尊者破水而出。

  空尊者的钺影准确地截住林渺的刀锋,但却被林渺的轻舟撞上。

  空尊者的身子如中巨杵,飘飞而出,像一只放飞的纸鸢,在空中洒下一抹血光。

  苦尊者怒嚎一声,空尊者连受两记重击,而他们两人联手居然无法压住林渺的攻势,而且一上来便为林渺的气势所慑,将其可能存在的联击破坏无余。

  林渺脚下的轻舟也化为碎末,这是空尊者以身相抗的代价。

  林渺却知道,空尊者也同样是铜筋铁骨,这一击虽能让其受重伤,却并不能夺其命。

  轻舟碎裂,但林渺却依然踏着一块木板在浪尖之上划过,并未停下对苦尊者的攻势。

  苦尊者确实有点苦,在滔滔的河水之中,毕竟不如陆地之上,他没想到在河水之上,林渺居然如此可怕,这一刻,他倒有些后悔选择了这样一个环境来对付林渺。

  如果四谛尊者联手,那时便不惧林渺了,但是那艘巨大的战船竟将他们四分在两边而无法相聚,使四谛尊者根本就无法组成联合之势。

  这船巨大的战船的出现只是个意外,而任何的意外都可能造成最为致命的打击。

  这里毕竟是中原而不是西域,在中原,王母门虽狂,但与林渺的实力相比,却是相去甚远。在人员和物资之上,中原并没有多少人能真的胜过林渺。

  皆因各方支援之下,林渺几乎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得到支援。

  仅中原之地便有小刀六散于各地的分坛,另外便是舂陵刘家的生意网及湖阳世家的人,这些力量的任意一支都足以让人心惊,但林渺一人却得到了三支力量的相助。因此,四谛尊者想在中原对付林渺,确实有点小看了这个对手。

  苦尊者接下了林渺横空出世的十数刀,而在水面之上也倒滑了五丈之多,几乎被林渺那刀锋强大的震力击沉入水中。

  而在林渺的狂击之下,苦尊者却骇然发现,空尊者竟被潜入水下的黄河帮弟子擒上了大船,几乎是灌了一大肚子水。

  空尊者本就受了重伤,这刻再喝一肚子水,哪还有力气挣扎?竟被黄河帮的一名小小的喽啰给揪住了。

  苦尊者心神大分之际,却在林渺的刀下手忙脚乱,让其刀气破体而入,整个身子都几乎要沉入水中。

  蓦地,苦尊者感到脚下一紧,一双手竟自水下紧扣其双足,大骇之下用力一挣,而林渺指出如电,连点其数大要穴。

  苦尊者惨然被擒,心中气苦,却无力相抗。

  无我尊者比无常尊者要狼狈多了,鲁青与晴儿联手,几乎使他无还手之力,而他的武功本就与无常尊者相去甚远。

  无常尊者乃是四谛尊者中武功最强的,狄猛、狄龙与赤练剑三人联手却仍未能占到便宜,不过无常尊者却是知道,今日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占到任何便宜,他甚至想登上大船都不行,船上拥有太多的高手。

  无常尊者看到了被擒的空尊者,但是他却无力相救,而后又看到了苦尊者为林渺所制,他立刻知道不妙,便转身投入无我尊者的战团之中。

  “走!”无常尊者逼退晴儿与鲁青,只向无我尊者说了一句话。

  无我尊者已是无力为继了,又岂会再呆?纵身踏着舢板便向河岸上退走。

  无常尊者也绝不停留,在狄龙和狄猛赶上来之时,也踏水而去。

  林渺若飞鸟般跃上大船,苦尊者庞大的身躯被贯在甲板之上。

  “两位走好,回去告诉大日法王,如果想要祭水上师、空尊者和苦尊者的命,那就用心仪来换!否则,你们就等着收尸和滚回西域吧!”林渺长声呼道。

  无常尊者心中大恨,回应道:“今日之惠,我定铭记于心,他日自当回报!”“乞盼早日回复!”林渺坦然,既然已经与大日法王撕破了脸,便不必再客气。

  “哈哈哈……两人一起回去似乎是太浪费了,只你一人回去就行了!”一阵朗笑自江畔传来,同时一道身影直迎向正欲上岸的无常尊者,迅如飞燕。

  无常尊者大惊出手之时,那身影一滑,竟自其身旁侧过,斜撞向无我尊者。

  无常尊者击空,无我尊者却击实,但只觉双手一紧,那躯体整个地撞在他身上,强大的气劲冲得其跌下舢板。

  “无我!”无常尊者惊了一声,但无我尊者只发出一声闷哼。

  “摄摩腾,你卑鄙!”无常尊者有些气极败坏地吼了声。

  “哈哈哈……贫僧只是适逢其会,你去告诉大日法王,现在又多了一个人质!”来者正是摄摩腾,在无我尊者大意之下,竟然一举遭擒。

  无常尊者根本就没有勇气追,当日他们四谛尊者联手都没能杀了摄摩腾,此刻他只身一人,自更不是摄摩腾的对手。何况,还有一个武功也同样深不可测的林渺,他惟有狼狈而走。

  摄摩腾如飞鸟一般掠向大船。船上的几大高手对此人并不陌生,前次在沔水之上,便遭到摄摩腾的暗访,他们都知此人已是林渺的朋友。

  铁头诸人也自水下揪起了祭水上师,肖忆居然受了伤,还损失了四名黄河帮的弟子。

  林渺也不得不佩服这祭水上师的水下功夫,居然要这么几位水下高手联手,还能伤了肖忆,此人确名不虚传。

  “我们又见面了,大师!”林渺迎上如大鸟一般落至甲板的摄摩腾欣然道。

  摄摩腾也朗笑一声,将无我尊者贯至甲板上,滚到苦尊者之旁。

  “施主的武功又大进,真是可喜可贺!”摄摩腾笑道。

  “大师也一样呀!”林渺道。

  船上没见过摄摩腾的诸人也都暗自惊骇,他们刚才见过无我尊者的武功,但这行者居然可以一招之间便将之擒下,尽管算是偷袭,但也不能不让人吃惊。

  “施主身边确实是人才济济,如果不是你们,只怕我仍要被四人紧追了,从西域追到中原,也确实让贫僧受够了,今日就此谢过!”摄摩腾笑道。

  “大师何用如此说?如果大师要对付他们的话,还怕没有机会吗?只是大师宅心仁厚,不欲与其同流而已!”林渺也客气地道,顿了顿,旋又道:“如果大师不弃,便入舱细议吧?”“请!”摄摩腾伸手作势道。

  “小心!”晴儿突地惊呼。

  晴儿惊呼之时,摄摩腾的手倏地加速印向林渺的胸膛。

  众人皆惊!林渺也大感意外,但在晴儿惊呼之时,他便已惊觉,但是摄摩腾的动作何其之快,他一怔之际,掌心已印在了他的肩头。

  晴儿以最快的速度扑向摄摩腾,她比任何人的反应速度都要快,是因为她拥有超乎常人的直觉,几乎是摄摩腾心神一动之时,她便呼喊了出来,比摄摩腾出手的动作快半拍,也因这半拍而救了林渺一命。

  林渺惨嚎一声,身子飞跌而出,撞碎船舱跌入舱内。

  铁头诸人也都大惊出手,而此时,甲板之上的无我尊者、苦尊者倏地跃起狂袭而出。

  狄龙与狄猛正要攻向摄摩腾,但苦尊者却已狂袭而至,几乎被击得措手不及,但幸亏黄洞庭二鬼极为机警,横穿而出,为两人挡上了要命的一掌。

  洞庭二鬼的功力自不是两大尊者的对手,呕血而退,却让狄猛和狄龙有了回气的时间,顿时与两大尊者对上了。

  铁头、鲁青、赤练剑、晴儿、驼子和狄英豪众人则皆齐攻摄摩腾。

  黄河帮众弟子见这刚被擒回的敌人居然又起来伤人,自怕空尊者也跳起来,立刻也对仍挡在甲板之上的空尊者大施杀手。

  苦尊者大惊,立刻转身护住空尊者。

  摄摩腾在六大高手的狂攻之下,一时竟也施展不开手脚。毕竟,这些人皆非凡俗,各有其特长,相互配合之下,也让其一时占不了便宜。

  黄河帮的弟子见林渺被击飞,也有的慌了手脚,忙赶至舱中。

  林渺口角溢口,却挣扎着撑起了身子。摄摩腾这一掌击偏了,也让林渺卸去一部分力道,皆因晴儿的警示,但这一掌的力道依然沉重得惊人。

  所幸,今日的林渺已非昔日的林渺,尽管伤重却非致命。

  “城主!”黄河帮的弟子骇然呼道。

  林渺只觉得眼前有点发黑,五脏欲裂,整只臂膀几乎无法抬起。

  “城主,你没事吧?”“没事!”林渺强撑着坐起,以最快的速度聚敛心神凝气。他必须压住体内乱窜的真气,以减少对自己经脉的损害,他不愿去想为何摄摩腾居然要杀他。

  △△△△△△△△△

  黄河帮战船的甲板几乎给毁得不成样子,这些高手以此为战场。

  摄摩腾的功力之高确已让人咋舌,六名高手依然被其耍得团团转,其怪异的武功完全出乎诸人的意料,更是奇招百出。

  倒是苦尊者和无我尊者情况有点不妙,他们不仅要保护重伤的空尊者,更要应付狄龙、狄猛、洞庭二鬼四大高手,另外还有黄河帮的战士不断地骚扰,使之穷于应付。

  黄河帮的弟子无法加入摄摩腾的战团,是因其激烈相冲的气劲,使他们根本就无法挤入。但是,他们却可以加入对付苦尊者的行列,因为空尊者此刻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完全在他们威胁之中。

  便在此时,河岸之上传来一阵长啸,如空谷狮吼,九天龙吟。

  船上诸人脸色皆变,不知此刻来的又是什么样的高手。

  河岸之上,一人如燕雀般掠波而至,只在河面之上化为一道灰影,让人无法看清其面目。

  待黄河帮战士意欲戒备之时,那身影已如一只自天而降的大鹏,扑向摄摩腾与六大高手的战圈。

  “大日法王,你太卑鄙了!”那自天空中降下的身影暴喝,声如雷鸣,疯狂的气劲若山岳般压下。

  晴儿诸人皆惊退,他们感受到这股气劲之悍烈并不比摄摩腾逊色。

  “轰……”摄摩腾已与来人互对了一掌。

  甲板如被巨石砸开的水面,碎木若溅起的水花一般飞射而出。

  摄摩腾与来人各自倒掠而出,却撞向了狄龙。

  狄龙一惊之时,竟被掌风扫中,跌出八步。

  “走!”摄摩腾似乎丝毫不加犹豫,抱起空尊者的躯体便飞掠上江面。

  空尊者和无我尊者已经意识到什么,本就已经左支右绌,此时不走,又待何时?

  那自空中飞落的身影在空中一扭身,飞旋而落。

  众人骇然,此人竟又是一个摄摩腾!两人的容貌分毫不差!

  整个船上的人都不由得绷紧了心神。

  “大日法王,无常尊者在我手中,如果你想保住无常和祭水之命的话,就带梁心仪来换!”后落上船的摄摩腾扬声高呼。

  “阁下是……?”赤练剑戒备着问道。

  “贫僧摄摩腾!”那人道。

  “刚才那个是假的?”鲁青问。

  “他便是大日法王,在婆罗门有种叫偷星易日的大法,此法可以让人在短时间之内变换面容。在西王母门中,只有大日法王拥有这般功力。”摄摩腾解释道。

  “林施主怎么样了?”摄摩腾问道,说着便要走入内舱。

  “大师请留步!”赤练剑依然极为小心地戒备道。

  “让大师进来,这个是真的!”晴儿的声音自舱内传了出来。

  △△△△△△△△△

  八月,申屠建与李松在析人邓晔、于匡起兵响应之下,西向攻破武关。

  李松与于匡、邓晔合兵,又各自遣将分徇京畿各地。三辅大姓豪强申砀、王大等人也纷纷起事,各自聚众千余,自称汉将军,与更始军配合作战。

  李松、邓晔在华阴整治攻城器具,准备大举进攻长安城。

  △△△△△△△△△

  王莽仿佛每天都要苍老数年。数日前,他亲自下令毒死两个亲生儿子,因其意图谋逆。

  一月前,当年追随他的亲信、朝中重臣甄阜、刘歆乃至本家的兄弟王涉,都已反叛了他。

  王莽没死,甄阜死了,刘歆与其兄弟王涉也自杀而死,而他最看重的大司马董忠最终也死于他的手中。

  [注:地皇四年(公元二十三年)七月,刘歆估计王莽必败,大祸即至,又怨恨王莽杀了其子,便与卫将军王涉、大司马董忠、朝中重臣甄阜合谋,准备劫持王莽,去投降绿林军。正待机举事之时,被人告了密,董忠被杀,刘歆与王涉皆自杀,谋反宣告失败。]

  王莽确已成了孤家寡人,身边已无可用之兵,于是听崔发之言:“呼嗟告天以求救。”他率领群臣来到南郊,把上天护佑自己的符命陈说一遍,又宣读了为自己歌功颂德的告天策,然后捶胸顿足,仰天高呼:“皇天既授臣莽,何不殄灭众贼?即令臣莽非是,愿下雷霆诛臣莽!”而后号啕大哭,气短力竭,伏地叩头。

  当日,王莽命数千儒生为其悲哀及诵其策文。

  长安百姓却暗下咒骂,这些日子来,王莽几乎弄得长安城天翻地覆,一时派人去破坏渭陵(元帝陵),一会儿又让人去破坏延陵(成帝陵),还让人以墨涂抹了陵垣,改变其颜色,真可谓是丑态百出。

  在武关失守,华阴城被占之后,王莽不得不拼死一搏,拜朝中九人为九虎大将军,调数万精兵,每人赏四千钱,让其东向迎击义军,更将其妻关于宫中作人质,逼其为自己卖命。

  在宫中,王莽聚敛黄金无数,却不愿多出军饷,以四千薄钱役卒出征,而使军士大为怨恨,毫无斗志。

  九位将军在华阴大败,死的死,逃的逃,仅三人退保京师。

  △△△△△△△△△

  更始大军已经是势不可挡,万众归心,洛阳也因长安将陷,几乎有些绝望,诸如张长叔、薛子仲这等巨贾贪官更是早已潜走。他们自然明白,洛阳城破,不仅他们的数万家资不再,便是老命也不保了。因此,见形式不好,便立刻开溜。

  诸如薛子仲、张长叔这样的巨贾大贪有的是金银,这在什么地方都能生存,甚至有许多小股义军希望得到这些人的支持。

  洛阳城破在即,城中兵将仍有斗志者不多。

  在昆阳之时,拥有百万大军都未能胜绿林军,如今王莽末日已到,又怎能守得住这洛阳孤城?

  △△△△△△△△△

  林渺返回枭城,已是九月,其伤极重,故在平原小住十数日,在迟昭平与晴儿二女相陪之下,倒也自在逍遥。

  养伤之余,林渺则更强化自己身边诸人武功,与众人精研招式之中的破绽,让晴儿更增实战之经验,使迟昭平的武功也再提高一个档次。

  林渺此刻是身具数家之长,更是聚数家绝世武学为一身,尽管其所学皆不全,但以其超卓智慧和自身的罕见功力,竟逐渐将之融合为一体。

  《霸王诀》林渺只学了前半部的武功,而未能得其内功修习之法,仅知此基础入门,但林渺却身具《广成帝诀》之中的绝世内功心法。因此,林渺在两种武功的互补之下,又得玄门之内的极寒之气而洗筋易髓,此刻的武功确实已是天下罕有敌手。

  林渺自身的功力也足以让天下人侧目,机缘巧合之下,不仅吞服了烈罡芙蓉果,还服下了大圣丹,若能将之全部发挥,至少可拥有百年之功力。而在林渺的体内似乎尚有另外一股存在的潜力,这股潜力是林渺无法觉察到,却确实存在的。

  只有在特殊的时候,它才会以一种生机的形式迸发出来,依林渺的估计,这可能是因为在玄境之中吸纳了自天外天渗入玄境中的魔气的原因。

  这股力量一直隐而不发,却不知其潜力究竟有多大。

  林渺无法在正常情况下探测到,自然就无法知道这股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了,因此,他也不会去为这件事想太多。

  林渺只是专心养伤,然后将《霸王诀》的武功,或是他总结出来的武功传给身边最为亲近的人。他始终知道一点,只有所有人都强大起来了,才是真正的强大,否则无论怎样也只是孤家寡人。

  传说王莽也是绝世高手,但是他却无法以一人之力抗拒更始大军。

  昔日武皇刘正更是无敌于天下,但想杀一个王莽却也身负重伤,无法在那众多的高手围攻下全身而退。

  林渺自小生长在最低层的天和街,他最清楚集体的力量。最厉害的混混,往往因为其手下拥有别人不敢招惹的大批兄弟,若独来独往,那便只能成为浪子。

  体验过最底层生活的人,往往只会做一些最为实际的事,会省去许多花巧和无益的东西,而得最大的实惠。

  在经历过大日法王之后,林渺知道,身边每一个人的武功都是至关重要的,在与摄摩腾切磋之后,林渺更觉得武学实可以意想天开,完全能另辟蹊径。

  西域的武学与中土的武学确有差距,其瑜珈术之绝,几乎到了无以复加之境,两人相互切磋,确实受益极丰。

  黄河帮在对待富平军与获索军方面的态度很是谨慎,他们也明白,想要花最小的代价,便要策略。

  放松对富平军的限制,却加强对获索军的控制和打击。

  如果能够控制两河之间的地方,那绝对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

  迟昭平现在稍担心的是怕获索在无奈之下,可能会选择去投奔王郎。

  逼得太急,获索投奔王郎并不是没有可能,失败会让他不会去想太多的后果。

  如果他将王郎的大军引入两河之间,那黄河帮的发展势必受挫。

  而林渺此刻也没有更高明的策略,所以只能让一切顺其自然。倒是迟昭平象末卜先知般放缓了对付获索的步伐,并未将之逼得太紧。

 

 
分享到:
23 弃官寻母    朱寿昌,  宋代天长人,七岁时,生母刘氏被嫡母(父亲的正妻)嫉妒,不得不改嫁他人,五十年母子音信不通。神宗时,朱寿昌在朝做官,曾经刺血书写《金刚经》,行四方寻找生母,得到线索后,决心弃官到陕西寻找生母,发誓不见母亲永不返回。终于在陕州遇到生母和两个弟弟,母子欢聚,一起返回,这时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
弟子规
李嘉诚的座右铭是悬挂在办公室里的唯一一幅对联,对联是清代儒将左宗棠题于江苏无锡梅园的诗句: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8
唐刘晏 方七岁 举神童 作正字 彼虽幼 身已仕 尔幼学 勉而致99
多尔衮
辽兴金 皆夷裔 元灭之 绝宋世 莅中国 兼戎狄 九十年 返沙碛76
中国古代参加选美比赛都是妓女
诸葛亮临死前选的十个接班人都是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