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二十章 狄门三英

第二十章 狄门三英

时间:2015/1/13 10:28:09  点击:1286 次
  林渺把玩着酒环,眸子里总有一丝淡淡的哀愁。

  甲秀楼,在舂陵确实是第一流的,不过,这却是舂陵刘家的产业。

  林渺并没有进刘府,因为他知道有许多人在一旁等待着他露面,至于是敌是友,那并不难猜。是以,林渺便坐在这甲秀楼之中。

  即使是林渺的熟人,此刻也无法认出林渺的身分。不可否认,林渺的易容之术是越来越精明了。

  他在等人,所以当那个掀开门帘便大步走入的胖老头出现在他的眼帘时,他的眼睛便亮了一下。

  那胖老头目光四下扫了一番,随即便径直落座在林渺的对面。

  林渺悠然放下手中的酒杯,淡淡地道:“来了。”“老七见过主公!”那胖老头很恭敬地道。

  “说吧。”林渺很平静地道。

  “在舂陵,眼下明暗势力有好几股,而要对付主公的可能有樊祟的人,据兄弟们的消息,可能连樊祟的大将逄安和幽冥蝠王也都来了!”胖老人低声道。

  林渺的神色微变,但旋又恢复正常,道:“还有些什么人?”“另外可能是天魔门的人,这些人不知道是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昨夜听说天魔门的十数名高手无故暴毙于舂陵,因此,老七猜想可能是有更厉害的高手潜入了舂陵,而对天魔门的人下手。”林渺微讶,略喜道:“杀死天魔门的人,至少不会是我们的敌人,既然有人愿意对付天魔门,那自是再好不过了。”“老七也这样想,但是据老七所查,这些人是死在一种极厉害的毒物之下,只怕是五毒盟之人下的手。不过,如果是五毒盟之人下的手,难道他们会不怕天魔门的人报复?只怕这之中还有蹊跷!”那胖老人道。

  林渺点了点头,想来吴山月也不是一个冒失的人。不过,那极度神秘的吴山月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林渺只知道吴山月的存在,却并不知道这人是怎样一个样子,事实上江湖之中并没有几人知道吴山月的样子,这个人在江湖中极为神秘。

  有人说吴山月乃是苗疆的高手,也有人说吴山月乃是来自西域,但却没有人真的能肯定这一切。

  不过,谁都知道,吴山月的毒并不比苗疆的毒逊色。

  苗疆的毒一向为人所称道,在那片蛮荒之地,生活着也同样拥有几千年历史的民族,却有着比中原热土更为神秘奇诡的生活方式。

  当人谈到用毒,自然便会有人想到五毒盟和苗疆。

  林渺自然知道许多关于苗疆的典故,不过,他与苗疆并无瓜葛,与五毒盟却还有点交情,因此他倒不惧。

  “很好,我看便让这些人狗咬狗好了!”林渺吸了口气,小声道。

  “主公,近来传言武皇复出,并将在某个秘密的地方与人决战!只不知道这消息是否准确。”胖老人又神秘凝重地道。

  “哦?”林渺神色微变,却变得凝重起来,忖道:“难道三叔已经找到了秦盟?”“好了,你先回去吧,有何消息随时来报!”林渺蓦地眼角一动,淡淡地道。

  胖老人忙起身而去,林渺却再一次端起酒杯,目光变得很冷。

  △△△△△△△△△

  林渺居然可以端着一杯酒静座一个时辰,而在他斜对面的,那桌人居然也坐了一个多时辰。

  这让林渺感到好笑,也感到有趣,是以,他悠然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面对林渺的到来,那桌人的脸色微变,但很快又镇定了下来。

  “可以借个位置吗?”林渺很大方地坐下。

  其中一名年轻人手欲动,却为一中年人给压住了。

  “既然先生愿意,又有何不可?我们欢迎得紧!”那中年人笑了笑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只是这位小兄弟看来很不欢迎的样子。”林渺故意以一种怪怪的目光望向那被压住的年轻人,淡笑道。

  “你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我为什么要这么欢迎你?”那年轻人冷然不忿地道。

  “印东!”另一边的老者冷喝了一声。

  “这位先生勿怪,我这孙子从小就被宠得脾气不好。”那老者依然很客气。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阁下三人应该是江湖人所称的陇西狄门三英,爷孙三人吧?”林渺淡然笑问道。

  林渺此话一出,那爷孙三人的脸色皆大变。

  桌上的气氛顿时显得很紧张,那老者的眸子里闪过冷冷的寒芒,反问道:“阁下是何人?”“听说狄门三英与西域的王母门有很深的渊缘,所以,我只想找三位打听一个人的下落。”林渺平静地道。

  “我想阁下是认错人了,我们根本就不是什么狄门三英!”那中年汉子冷冷地道。

  “这位小兄弟手一动,便呈内扣八大环的起手式,想必就是狄英豪,而阁下你反手压住这位小兄弟之手的招式也不自觉用上了外扣内缚的缠丝手的起手式,刚才这位老人家在吃东西时,那动作,像一只猫,这让我想起了陇西狄门三英的老太爷狄猛,那剩下的阁下必是狄龙了!”林渺悠然道。

  那三人的脸色皆变得有些难看,他们没有料到林渺竟是自这么小的一点动作之中看出他们的身分。单凭他们的眼力和见识,便可知此人绝不简单。

  “天下武功本殊途同归,皆相去无几,难道阁下单凭这点小动作便如此臆断吗?”那中年人道。

  “天下武功确实是殊途同归,但是能将擒拿功夫练到随心所欲、信手而发的境界的人不多,而能与狄门内外扣和缠丝手相似的擒拿手,江湖中还不曾有过,而且狄家的擒拿功夫从不外传。因此,三位除了是狄门三英之外,我还想不到另外的人!”林渺笑了笑道。

  “你太抬举我们了,不知阁下想问什么人?”那老者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问道。

  “我想问王母门的大日法王的下落!”林渺吸了口气道。

  狄门三英的神色大变,顿时空气都变得沉重了。

  林渺仍很平静,他知道,这三人随时都可以出手杀他,但他仍无所畏惧地道:“我有一个朋友落在大日法王的身边,我一定要将她找回来,还请三位给我一些线索!”狄龙和狄猛似乎微松了口气,狄龙问道:“你朋友是什么人?”“是个女人!”“是个女人?”狄英豪微错愕。

  “不错,是个女人,而且还是我一位兄弟的妻子,只是因某些原因失散了。近日闻听在大日法王身边出现,所以我必须找回她!”林渺道。

  “你兄弟的妻子?”狄猛微讶,神色间似乎又有点惋惜。

  “陇西狄门三英乃是西王母门的直系,相信应该见过大日法王身边的所有人,我的那位朋友就是这幅画中的人!”林渺说话间自袖中掏出一轴卷,悠然摊开。

  “心仪!”狄英豪的神色大变,失声惊呼。

  林渺的神色也大变,急问道:“你认识她吗?”“你这卷画是自哪里来的?”狄龙的脸色也极为难看地问道。

  林渺心中一痛,想不到自狄英豪口中呼出他妻子的名字竟然如此亲密,他真的不知道这一刻梁心仪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这幅画自然是我兄弟让人画的,你们一定见过她!请问她现在在哪里?”林渺强压住心中翻涌的情绪,问道。

  “你在说谎!她根本就没有丈夫!”狄英豪怒叱道。

  “你见过她?”林渺反问。

  “当然,她说过她爱我,我是她惟一爱的人!”狄英豪激动,甚至有些忿怒地道。

  “阁下真是她的朋友?”狄猛冷冷地问道。

  林渺的脑袋在听完狄英豪的话时,几乎“嗡……”地一下炸开了,连狄猛的问话都没有听到。

  “你究竟是什么人?”狄龙冷问,语气之中略带一丝杀机。

  林渺一怔,强自收拾了一下心情,却并没有回答狄龙的话,只是冷冷地逼视着狄英豪,问道:“那你与她的关系很好了?”“当然很好,如果不是大日法王那老不死的破坏,她早就是我的女人了!为了她,我们才远逃中原!”狄英豪眸子里充满了凶光,似乎有着无限的恨意。

  “那她现在在哪里?”林渺吸了口气,以极大的耐心沉沉地问道。

  “当然是在大日法王的身边!大日法王的女人还能在哪里?”一个冷冷的声音自门外悠然传来。

  狄门三英脸色顿变,“嗖……”地一下全都立身而起。

  “你们不用想着逃,你们已经从西域逃到中原,还能逃到哪里去?敢与大日法王的女人偷情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那冷冷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林渺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在抖,脑子中顿时似是一片空白。

  “大日法王的女人……与大日法王的女人偷情的人……”林渺的心中久久地激荡着这个声音,他不敢相信这是梁心仪现在所做的一切,可是这些会是假的吗?

  林渺不知道门外的几人是如何进来的,他的思绪一片混乱,根本就忘记了去注意身边的事,或者根本就没有兴趣注意这些。

  “天雷、冷火两位上师,想不到居然劳动二位,真是我狄氏祖孙的荣幸了!”狄龙淡漠地笑了笑道。

  “哈,你何幸之有?如果只有我两人前来,你定会高兴,因为你们又可以顺利逃走了!我天雷尚有点自知之明,我这点本事还杀不了你狄龙!”天雷上师道。

  “风云雷电四大上师全部聚齐,再加上我,你应该更感到荣幸了是吗?”冷火上师笑了笑道。

  这一次狄门三英确实变了脸色,八大上师居然聚齐了五人,他们怎会不心沉海底?

  “哼,你以为空口说就可以吓唬得了我们吗?”狄英豪冷冷地道。

  天雷上师冷冷地望了狄英豪一眼,不无惋惜地道:“大日法王本欲纳你为亲传弟子,你却色胆包天,去与梁心仪那种贱女人勾搭而送了一生的前程,我真为你感到不值!”“真不明白梁心仪那骚女人有什么……”“住口——!”林渺与狄英豪同时怒喝!声若惊雷,只让四座俱惊。

  “哦,原来梁心仪还有另一个姘夫!”冷火上师不无讥讽地道。

  “不许你再污辱她!否则,你永远将闭上你的鸟嘴!”林渺的眸子里闪过骇人的杀机,冷冷地逼视着冷火上师。

  狄英豪也为林渺浑身散发出的浓浓杀机给镇住了,他没想到林渺比他的反应更为激烈。

  “好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看来你是为梁心仪那骚蹄子迷昏了头……”冷火上师冷厉地笑了笑,却并未被林渺的神情所慑。

  “不过,也还真不能怪他,尝过那骚蹄子味道的人,又怎能忘怀呢?”天雷上师淫笑着道。

  冷火上师也会心地笑了起来,但骤然之间,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了,他发现一只手掌在他身前无休止地扩大!

  冷火上师慌忙出手,但他绝没想过世上会有这样快的攻击速度。

  冷火上师的身上顿时燃起一层青冷的火焰,狂嚎着推出两团青色的冷焰。

  空气仿佛全都燃烧了起来,但便在冷火上师才推出一半的时候,他的掌便触及了那无休止扩大的手掌。

  “啪……噗……砰……”一声连续而又有节奏的声音响过,冷火上师首先发现自己的双掌碎裂,接着双臂如散豆腐一般化为碎肉,然后便觉胸前一阵发闷。他在清楚感受到体内肋骨全部碎裂内陷之时,五脏六腑也全部自口中和肛门处喷了出来,整个人更如纸鸢一般飞出了甲秀楼之外。

  一切的发生,便只在电光石火之间,所有的人都似乎只是在做了一场梦一般,呆呆地发怔。

  “你是自己了断还是要我动手?!”林渺的声音冷得让人如置于寒冬腊月,浑然忘却此刻已是盛夏酷暑。

  天雷上师的脸色灰白,他望着地上冷火上师吐出的已经挤碎了的五脏,居然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寒意升上脊背,更有一种恶心得想吐的感觉。

  狄门三英也傻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狂野、如此霸道的掌劲,这一刻他们才知道眼前这人是如何的可怕,但他们却想不起江湖中有这样一号人物,而且与梁心仪会有一种特殊的关系,难道说,梁心仪真的是他兄弟的妻子?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天雷上师此刻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意识到自己实在不该激怒这个煞星。

  林渺惨然一笑道:“你根本就没有必要知道我是谁,但你可以知道,每一个污辱过梁心仪的人,都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死!包括大日法王!”天雷上师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他感受到林渺这句话中的分量,而林渺那坚定的决心也让他为之心寒。

  “梁心仪是你什么人?”天雷上师仍有些不死心地道。

  “你是自己了断还是要我动手?”林渺没有回答,而以冷极的声音道。

  狄英豪感到好笑,这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八大上师之一,今日居然如此怕事。不过,他也确实为林渺那一掌所震慑,他很明白,八大上师每个人都是极为可怕的高手,可是这样的高手在林渺怒极的一招之下,便被斩杀,那林渺的武功又是何等的可怕,可想而知。

  此时,数道人影自门外飞速掠入,他们是被冷火上师的尸体所惊,来者自然是风云雷电的另外三位上师。

  天雷上师此时却疾退,如风般疾退,他知道,自己绝不是林渺的对手,如果他不退的话,林渺定会在另外三人赶到之前杀了他!

  天雷上师并不觉得自己的武功会比冷火上师强,他自然无法接下林渺那惊世骇俗的一掌,所以,惟有先退,再四人联手出击。

  天雷上师一动,林渺便动了!

  林渺绝不让四大上师有联手的机会,他见过四谛尊者联手结阵后的威力,尽管这四大上师并无四谛尊者那般功力,但那绝对是很难缠的。

  是以,林渺要先杀了天雷上师,绝对不给他任何机会!

  林渺出手一刀!

  没有人知道刀从何来,只觉一道亮彩划破长空。

  虚空裂开,天地裂开,便连这甲秀楼也仿佛裂开了。

  当然,这只是虚像,但天雷上师却是真的裂开了,真真实实地在虚空中化为两半,洒下一抹血雨,肠脏漏了一地,恶心之极。

  林渺的刀一闪即灭,就像出时一样,没有人知道刀归于何处,但他自虚空中冉冉而落的姿态却是洒脱之极。

  风、云、电三大上师赶入,他们也呆住了,三人看着林渺杀了天雷上师,但是却无法施以半点援手,皆因他们再快也快不过林渺的刀。

  狄门三英傻眼了,他们刚见过林渺那霸烈无匹的一掌杀了冷火上师,这刻又以诡异莫测的一刀杀了天雷上师,他们就像做了一场梦一般。在他们眼里,便是大日法王只怕也不会比林渺恐怖,他们庆幸此人不是敌人,但却暗惊中原居然有如此高手。

  疾风、暗云、惊电三大上师眼睛都红了,天雷上师居然便在他们眼下如此暴死,而且死状如此之惨,这怎叫他们不怒?不惊?但他们也为林渺疾若惊鸿的一刀镇住了。

  “你杀了他?”疾风有点明知故问,似乎尚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你都看到了!”林渺神色很冷,像一块冰冷的生铁。

  “你为什么要杀他?”疾风又问,显得有点惊怒。

  “因为他不该污辱一个女人!”林渺回答得很含糊。

  “一个女人?”疾风眼睛再次瞪大。

  “梁心仪!”林渺吸了口气,强压住心中的悲愤道。

  “又是这个女人!”疾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机,仿佛是对林渺所说的那个名字有点深恶痛绝。

  “你认识这个女人?”疾风冷问。

  “你回去告诉大日法王,让他将梁心仪送回中原,否则我必灭王母门!”林渺语气冷硬而坚决,像是两块坚冰相击,那种感觉只让每个人都心中泛寒。

  疾风笑了,笑得有点不屑,有点怪异,冷冷地道:“你也太狂了吧?梁心仪是我们法王的女人,凭什么送回中原?你又是什么人?”“因为我便是她的丈夫!”林渺语破天惊地道。

  “你是她丈夫?”不仅三大上师大惊,便是狄门三英也大吃一惊。

  狄英豪这才明白,为什么林渺会比他更激动,出手比他们更狠辣,而且一开始便要找寻梁心仪,还有一张那般栩栩如生的画相。

  事实上梁心仪并不是这怪人兄弟的妻子,而是他自己的妻子。

  狄英豪心中一阵伤感,一阵沮丧,他明白,林渺的话绝不会说谎,拥有这般超绝武功的人也不用说谎。

  狄英豪也禁不住为林渺难受,试想一个人的妻子若为人所夺,成为别人的玩物,那这个男人心中会有多么愤怨?多大的痛苦?因此,他完全可以理解林渺何以出手绝不留情。

  “她是你的妻子?你都可以做他的父亲了!”暗云上师不信地道。

  林渺心在滴血,他宁可梁心仪是真的死去,但事实上梁心仪没死,不仅没死,还让他知道了消息,可是这个消息却像是刀子般在割绞着他的心。

  现实,终究要去面对,梁心仪没死,那他便要找到她,带回她!毕竟,这是他的妻子,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他这上半生最爱的女人,正因为如此,林渺才会痛心!

  林渺不是一个不敢正视现实的人,但他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分,这是他的耻辱!若天下人知道他连妻子都无法保护,而且成为别人的女人,那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声誉将会大打折扣,甚至会让江湖人不屑,那他的枭城军发展也将受到极大的影响,因此,他不可以暴露身分。

  “你觉得我很老吗?”林渺突然恢复自己的声音冷问道。

  “你易容了?你究竟是谁?”惊电顿悟,讶问,他听出林渺的声音极为年轻。

  “如果你们真想知道,那你们就永远都没有机会见到明天的太阳,更不可能见到大日法王!”林渺冷杀地道。

  林渺的话中有股让人不敢不信的力量,抑或这与散自林渺身上那股霸烈的王者之气有关。

  尽管林渺易了容,但仍有种让人不敢仰视的力量。

  这些人不由得都在苦思,中原又有哪一个年轻人拥有如此可怕的武功呢?

  “哼,杀了我王母门下的上师,你拿命来吧!”惊电怒吼一声,身形狂掠而上,身如怒鸿,剑如惊电。

  快,好快的剑!

  狄门三英也为林渺捏了把汗,惊电的剑在八大上师之中以快著称,其速度几可与惊鸿相比,肉眼难辨。

  林渺吸了口气,今日的他已不再是昔日的他。第二次自死亡沼泽中出来后,他的武功和功力更是一日千里,较之当日战杜月之时又不知高出了多少。

  这些都得益于他已逐渐将体内大圣丹和烈罡芙蓉果的力量融合,而使自身不断地强大起来。

  惊电的剑确实快,如果是在未第二次进入死亡沼泽之前,林渺或许会应付得手忙脚乱,但,今日的他不再是昔日的他。

  惊电的剑在林渺身前尺许顿住,只因林渺的双指!

  林渺双指极悠然而出,便在惊电的剑抵达身前尺许处时,就顿住了,再无寸进,也难有寸进。

  所有人都惊呆了,每个人都看清了林渺那悠缓而迟钝的出指动作,可是这快若惊鸿的剑竟没能避开这两根指头。

  暗云和疾风也便在此同时出手了,他们知道,惊电与林渺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们必须出手!

  林渺冷冷一笑,惊电一惊,欲撤剑之时,蓦觉手中长剑断为三截。

  林渺两指间挟有一截,而这一截却以比惊电攻出的速度快上数倍之速插入惊电的心脏,于是,惊电惨嚎着飞跌而出。

  这一切的发生太过简单而快捷,所有人的思维似乎都慢林渺动作半拍,待他们意识到惊电可能完了的时候,林渺已经消失在暗云和疾风的攻势之中。

  不,林渺并不是消失,而是已经在暗云和疾风两人的身后悠然而立。

  林渺没有出手,但暗云和疾风却已经击空了。

  如果林渺出手的话,暗云和疾风也绝不会好过。

  暗云和疾风击空,忙骇然转身,发现林渺左手正端着一只酒杯,右手抱于胸前,神色很阴冷地看着两人。

  暗云和疾风的心底直冒寒气,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身法,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对手!两人知道,今日如果林渺要杀他们,那他们一定不可能活过明天。

  林渺的目光却投向狄门三英,平静地道:“这两个人,便交给你们了!”狄门三英一愣,顿时明白,林渺是让他们来杀暗云和疾风这两大上师。他们一直都坐于一旁旁观,本以为林渺会代他们尽数诛之,没想到,林渺竟留了一手。

  狄门三英没敢违抗,林渺的话语之中,自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使他们不自觉地听命而行。

  对于林渺举手投足间便击杀了三大上师的武功,狄门三英确实不敢领教。因此,如果能与林渺合作,至少,他们便再也不用害怕王母门下的追杀了。

  暗云和疾风这时才意识到,他们今日之所以追来中原,便是为了追杀狄门三英。可是他们还没与狄门三英交手,便已经被一个陌生人杀了三名兄弟,这对他们的打击确实极大,而这一刻,他们还得面对狄门三英。

  “你们出手吧!”狄龙冷冷地道。

  狄英豪眸子里也闪过冷冷的杀机,他也是年轻人,年轻人都有超人的斗志和好胜心,尽管他知道自己远远无法达到林渺的那种境界,但也不想在别人的面前丢脸。而且,这神秘的男子可能会是他所爱的女人的丈夫,这样,他便更不能丢脸了。

  林渺很悠然地喝着酒,他倒要看看狄家的人怎样对付这两个人。同时,他也要狄家的人也陷入与王母门绝对的对抗之中,那时他便可以放心利用这三人去获得王母门的资料和秘密。

  当然,林渺对狄英豪所说的那句“心仪说只爱我一人”的话很怒,尽管林渺并不会如此无容人之量地杀了他,但是至少也要稍稍教训他一下,这便让疾风和暗云去动手了。

  林渺不出手,也并不全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他发现有双极为明亮的目光正投入甲秀楼,所以他不再出手。

  林渺并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的武功,只有保持适度的神秘,才能够在紧要的时候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这一刻他心中的恨意已稍有平复,因此,并不急于诛杀这两人。

  甲秀楼中的伙计和掌柜都躲于一边,他们也为林渺那惊人的杀戮给镇住了,所以并没有上前劝阻。

  仇恨,在有些时候,必须用血腥来偿还。这些日子来,刘家已经连续出现了这许多大事,尽管甲秀楼是刘家的产业,却也不想多管闲事惹上太多麻烦。

  狄英豪一出手,便搭住了暗云的枪,然后在暗云的枪用力捅出之时,狄英豪的手又搭在了暗云的手腕之上。

  暗云并没有让狄英豪有机会折断他的手腕,手中的枪柄竟内缩回刺,顺手腕平平滑出,极为诡异。

  狄英豪只好松手,他并不想被暗云的枪扎断他的手。他不能否认暗云的枪法很诡,仅用指头便可舞动若飞。

  暗云的枪很短,两尺八寸的两杆铁枪,有点像判官笔。

  狄英豪一松手,暗云的两杆短枪便左挑又刺,指东打西,倒极为犀利。

  这些在林渺身上毫无用处,因为当暗云还没能刺中林渺之时,便必会被林渺以极快的速度杀死。

  但狄英豪不是林渺,在速度上他占不到什么便宜,不过,他有一双好手。

  生在狄家,有一双好手很重要,他们可以像揉面条一般揉开别人的兵器,可以左挑右拨地将别人的兵器引向一旁,更似乎不怕任何兵刃的锋利。

  只要是被狄家之人的手缠住了,一般都很难摆脱,总像是在一个泥沼之中越陷越深,直至被其吞噬。

  狄英豪的火候还要差一点,但狄龙的一双手却让疾风欲罢不能。

  狄龙的一双手,像是在四面的虚空之中织下了一张无形的大网,无论你怎么冲,怎么突,都总会撞在他的手上,而且如果让这双手沾上了身体,则必会让你破皮乱肉,骨损筋伤。

  疾风虽然是八大上师之一,但与狄龙相比,两人之间尚且一段差距。

  狄家之人能被王母门看中,并非幸至,否则也不会派出五大上师来追杀狄家祖孙三人了。

  只可惜,这五大上师遇上了林渺这个煞星,而出师未捷身先死,只剩下两人,根本就不可能是狄家父子的对手,所幸狄猛并没有出手。

  狄猛似乎并不屑于出手,以祖孙三人对付两大上师,乃是对狄家的污辱。所以,他选择了旁观。

  狄猛不时地望一下林渺,他对这个神秘人感到很是高深莫测,但他很明白,即使是他祖孙三人联手都不可能是这神秘人的对手,他在思索,中原人物中哪一个与此人相似?

  当然,狄猛并无法找到答案,他这次前来舂陵,本是想借与刘寅的关系,寻救刘寅的庇护,但让他意想不到的却是刘寅居然暴病而亡,而且死得这么巧合,他们只好失望地暂寄甲秀楼,也正在考虑何去何从,却没料到竟遇上这样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人。

  狄猛对林渺只有敬服,他知道此人定是个年轻人,而且隐约知道此人的身分可能非同小可。最初他因为听了林渺和胖老七的对话而引得林渺的注意,因此他明白,林渺绝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对于中原大有来头的人,狄猛也惹不起,这战火纷飞的中原,凡是大有来头的人,都拥有不可以得罪的背景,而他狄门三英不过只是逃亡之人。

  场中,疾风的双腕终于在狄龙的第一百七十三招时被折断,随之双肩裂开,脖子错位,身上筋骨几乎在刹那之间全部错位变形。

  疾风死了,死得很惨,狄龙下手极狠,因为西王母门的人也杀了他的家人,只剩下他们祖孙三个逃入中原。因此,他对西王母门的人恨之入骨,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疾风死了,暗云更是心神大乱,于是终也在狄英豪手中失招,尽管他挑破了狄英豪的肩臂,但狄英豪却折了他的手和右脚,再无作战之力。

  狄英豪要杀暗云,却被林渺阻止住了。

  “留他一命!”林渺的话狄英豪本不想听,甚至心中对林渺有一丝妒恨,但他还是住手了,仿佛是拗不过林渺话语之中的威仪。他不得不承认,林渺的话中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面对林渺,狄英豪出现从未有过的气馁,他觉得如果被林渺逼视着,他会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你回去告诉大日法王,我希望他不要因为一个女人而毁了王母门,梁心仪是我的妻子,任何人再对她有一点污辱,我都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林渺的话很平静,但在平静之中却隐含着一层挥之不去的血腥。

  暗云没有说话,他也说不出什么来,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对手,除非他想选择死!

  ……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狄猛神态极恭敬。

  林渺吸了口气道:“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诸位愿意,请与我换个地方吧。”“请公子带路!”狄龙不无尊敬地道。

  “哈哈哈……想不到林渺也有藏头露尾的时候,有什么话不在这里说又要到哪里去说呀?”一道身影如大鸟般掠入甲秀楼。

  那人话语一出,甲秀楼中诸人皆吃了一惊,尤其是那些伙伴和掌柜,他们自然知道林渺乃是舂陵刘家的三公子,却没想到这出手如此狠辣的人居然便是刘秀。

  林渺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讶异之色,但旋又变得平静地叫了一声:“蝠王!”“哈哈哈……想不到半年余不见,你的武功居然进步这么快,就连老夫也差点看走眼了!”幽冥蝠王朗笑道。

  “晴儿近来可好?”林渺关心地问道。

  “她很好,前些日子自我师姐吕母那里回来,她很想念你,所以,特嘱老夫勿必要请你去一趟莒城!”幽冥蝠王笑了笑道。

  林渺淡淡一笑道:“待我事情办妥自然会去把她接回来,蝠王来此便只是为了这些吗?”“自然,你可是个炽手可热的人物,老夫当然是专为你而来了!”幽冥蝠王笑了笑道。

  “我想蝠王定然另有要事,若是与我有关,何不直说?”林渺反问。

  “城主果然快人快语,上次我来找你是因为一块‘三老令’,但今日前来找你,却是因为另一样东西。”幽冥蝠王道。

  林渺心知肚明,上次樊祟亲自出手,现在樊祟没时间,幽冥蝠王便来了,或是逄安也跟着来了,这两人皆是樊祟身边的不世高手,可是樊祟确实对他很重视。

  “不知道蝠王要的是何物呢?”林渺故作不知地反问道。

  “琅邪鬼叟交给你的另外一样东西。”幽冥蝠王吸了口气,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林渺含笑道。

  “鬼叟前辈只交给了我一样东西,但是我已经交给你了,还会有什么东西?”林渺故作不解地道。

  “城主真会演戏,我们经过调查,那东西鬼叟已经拿出来了,但后来失踪了,他死之前只见过你一个人,所以除了你之外不可能会有别人拿!”“哦,鬼叟前辈还将他的毕生所学‘鬼影劫’给了我,莫非蝠王也想学这绝世身法?”林渺笑问道。



 

 
分享到:
揭秘中国历史上的十大草包将军
揭秘第一个挺武则天为皇后的人是谁
三字经45
刘邦建国后最危险的一次遭遇 差点死在韩信之手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3
聪明的农夫女儿2
小熊睡不着4
武则天像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