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八章 冤家路窄

第八章 冤家路窄

时间:2015/1/9 12:11:09  点击:1491 次
  汇仁行,在小长安集只避了数日,当义军控制了城外之时,汇仁行的生意又立刻活跃了起来,因为这次能够击败严尤的大军,汇仁行可以说是立下了大功。

  刘玄、王常、刘寅对汇仁行的事业可谓是支持之极,更是大力嘉奖汇仁行,其自然是风光无限。

  姜万宝更是除小刀六之外最为红火的人,生意场上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过,不能做宛城之内的生意却是个遗憾。当然,其粮食和私盐生意却可以明目张胆地与义军交易,而此刻他们的生意网络已经建起来了,根本就不必再去烦恼。现在小刀六已经不只是拥有汇仁行了,其产业已扩张到许多行业,而且手下人才济济,主持一方的人物也多,是以做什么事都变得轻松。

  小刀六回到南阳,却开始将许多物资向北方暗中调运,并介绍了林渺在北方的发展情况,这让姜万宝和虎头帮的弟子皆欣喜万分,许多人都愿意去北方,不过小刀六却希望留下一批人帮姜万宝在南方发展。

  南方的生意网络便全由姜万宝主持,而小刀六则去北方再打基础,待扎稳了根,再将南方的资产移去北方。

  事实上,他们生意的发展本就是放眼天下,而不只是局限于某城。因此,在南阳留下姜万宝也是战略上的需要。

  天虎寨的那群秘密强化训练的兵马暂时尚留在天虎寨,也是作为姜万宝巩固南方生意之用,而此刻与绿林军的关系,许多事情都不用发愁。

  惟一的问题,只是刘玄想让天虎寨也加入到绿林军中,想要拒绝都有些难,于是刑风只好将天虎寨的寨众分散到各地,协助做生意,也好堵绿林军之口。如果天虎寨只想经商,绿林军自不好强逼其加入。人各有志,只要天虎寨不拖他们的后腿就行了。

  △△△△△△△△△

  “前面是郑口镇,天色将晚,不若我们先到镇上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吧!”许平生提议道。

  “一切就由长老安排吧!”林渺点了点头道。他们已离开枭城近两日了,倒没有遇上什么麻烦,一路平静,倒是见到了许多难民,各地战乱不止,百姓皆跟着遭殃。

  巨鹿的马适求与高湖军也是素有不睦,常会大动干戈,是以清河巨鹿的百姓多往邯郸和信都之地跑,这也是路上见到这许多难民的原因。

  郑口镇,乃是赵、齐交界之处,临德和武城,距高湖军和重连军活动之处也不太远,是以,镇上居民并不多,但商旅却是极多。

  郑口镇,土地虽然肥沃,平坦一片,无险可守,是以非兵家重镇,但却易遭流匪贼寇洗劫。镇中之人极好武风,加之赵齐之地民风豪爽,这使得郑口镇也是三教九流汇集,帮派众多。

  当然,这些帮会只是小小的带有地方保护色彩的组织,以联合抗击流匪贼寇之用,并不能与高湖、重连这等义军相比,不过这镇上居民极复杂,民情也复杂,因四临皆有强大的势力存在,这镇上的三教九流又难免与那些大势力挂钩,以图不受欺辱。

  便是在这种派系混杂的镇子之中,各种交易也极为盛行。因为这里是数股势力的中心,如德州和武城这样的地方,因仍受到朝廷限制,不能放开手脚,但如郑口镇这样的所在却是谁也管不了的地方,相互交易,直接而无顾虑。是以,人们乐得在此作中转,而无须担心对方耍什么诡计。

  林渺一群人自然引起了镇上人的注意,只看这一队人坐下的骏马,便知其来头不小,是以镇上的酒楼客栈都盯好了这块香馍馍。

  “客爷,你里面请!”店小二也是势利之人,见这群人的气派,便不敢怠慢。

  “有多少间客房?我全包了!”许平生冷然道。

  店小二吃了一惊,问道:“大爷你要包下所有的客房?”“别啰嗦,先去给我们准备三桌酒菜!”许平生沉声道,微有些不耐烦。

  店小二哪敢自讨没趣?这一行二十余人,人人气势逼人,瞎子也知不好惹,忙应声退了下去。

  掌柜哪里还敢闲着?亲自打点一切。

  “这是预付的订金,这里的每一间客房我都包了,听好,不许再有外人住在里面!”许平生掏出一锭黄金沉声道。

  掌柜也吃了一惊,一锭金子的订金确不是个小数目,他哪里敢说不?不看金子面子上,也不能得罪这些人呀,谁知这些人是什么来头?

  “是,是,小人这就去给大爷准备!”掌柜唯唯诺诺地道。

  “记住,好好照看我们的马匹,以最上好的草料喂它们!”“小的明白!小的明白!”掌柜应声而退。

  林渺诸人坐定,立刻又有人推门而入,高呼:“小二,给我们备一桌酒菜!”说话间几人悠然坐在离林渺不远处的一桌坐下,目光斜瞟了瞟迟昭平。

  “这几人沿途跟了我们一天!”林渺拿着筷子轻轻地敲了敲,小声道。

  迟昭平不由得微微讶然地打量了那坐定的六人,果见皆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又望了望林渺,讶问道:“阿渺是怎么知道的?”“感觉,在信都之时,好像曾错肩而过!”林渺低声道,眉目之间却泛起了一丝冷笑。

  迟昭平也冷然一笑,鲁青却道:“让属下去试试他们的来历!”“不用,我倒要看看他们能使出什么花招来!”林渺伸手阻止道。

  “客爷,你要的酒菜,这是本店最有名的红鲤跃龙门和翡翠金丝鸡;这酒乃是敝店所酿二十载陈年老酒,还有菜慢慢上来,请诸位慢用!”掌柜一边含笑介绍一边将酒菜摆好。

  “好不好,吃过才知道!”铁头不耐烦地道。

  “是,是,吃过才知道,那请大爷先品尝吧!”掌柜赔笑道。

  “你去忙吧,记得快些把菜送上来就是。”林渺挥了挥手道。

  另两桌的黄河帮弟子此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坛,这一路急赶,确也有些累了,而且此时虽是初春,但却寒意未减,一路的风霜,自然要借酒暖身,而且听说这酒是埋了二十载的陈年老酒,对于北方好酒之人来说,其本身就是一种诱惑力。

  “好酒,果然好酒……”黄河帮的弟子张口便饮,不由得赞道。

  铁头也掀开泥封,开坛便闻到一股扑鼻的酒香,不由得赞道:“好酒!”林渺也是好酒之人,铁头自然先给他斟上一碗,这才给傍他而坐的迟昭平斟酒,随后是鬼医铁静。

  林渺也受不住诱惑,先品了一口,不由得赞道:“果然是好酒,不过……”“酒有毒!”鬼医也轻呷了一口,蓦地伸手夺下迟昭平手中的酒碗,低喝道。

  “啊……”鬼医这一呼,顿时将所有人都惊住了,尤其是那些喝了酒的黄河帮众。

  许平生和鲁青的手停在空中,那杯酒也便顿在虚空。

  “你喝进去了?”迟昭平吃惊地望着林渺。

  铁头长身而起,直扑向屋内的厨房。

  黄河帮众只在片刻之间便皆软倒于地,口吐白沫。

  “快给他们服了!”鬼医迅速自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递给鲁青,又道:“一人两颗!”“哈哈,迟昭平,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那临桌的六人突地起身,掀翻桌子,身形迅速向店外掠去。

  “想走?”林渺冷哼一声,手掌轻拍桌面,三双筷子如利箭般弹射而出。

  “噗噗……”六只筷子穿透那被掀起的桌子,准确无比地钉入六人的膝内。

  那六人本欲破门而出,但感脚下一麻,顿时软倒在地,竟无法动弹。

  许平生袍袖一拂,那飞撞而来的桌子顿在空中,却骇然发现桌面之上整整齐齐地列着六个深圆的小孔,显然是那六只筷子的杰作。

  林渺端起桌上酒杯仰脖又大灌一口,这才在迟昭平和许平生骇然之中立身而起,大步逼向那倒地的六人。

  “哚哚……”铁头刚冲出后门,便迎面狂射来一簇劲箭,吓得他又倒退而回。

  “主公,外面有很多伏兵!”铁头恼道。

  迟昭平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来到窗边,轻轻地推开窗子,果见院外和街道之上都是人,强弩硬弓都指向酒楼之内。

  “是高湖军的人!”迟昭平吃了一惊道。

  “高湖军的人?”林渺眸子里闪过一缕寒光逼视着那在地上呻吟的六人,冷冷地问道:“是什么人派你们来的?”“杀了我们吧,反正你们也活不了!”一人顽固地道。

  “杀你?很好,那我就杀你吧!”林渺一脚踏下,那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踏断了脖子,另外五人全都怔住了。

  “饶了我们吧,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这些都不关我们的事!”“这酒楼是不是你们高湖军的?”林渺冷冷地问道。

  “是,是,掌柜是我们龙头的亲戚。”一人受不了林渺那锋锐目光的逼视,忙答道。

  “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林渺充满杀机地问道。

  “这个,这个……”“这个什么?不想死就快说!”林渺脚下一动,踩上那人胸膛,沉声道。

  “三百,不,不,五百人!”“到底是三百还是五百?”林渺脚下一用力,那人胸前肋骨顿时发出一阵异响。

  “是五百人,别杀我!”那人惨呼。

  “你很不老实,明明是八百人,为什么要分开来说?”林渺冷哼道。

  “饶命,饶命,是啊,是八百人,我是说这里只有五百人!”“那另外三百人呢?”林渺再次喝问道。

  “那三百人伏在镇外,以防你们逃出重围。”许平生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高湖竟调出八百人来截杀他们,也可看出高湖对他们的重视,及势在必得之心,先在酒中下毒,再出大军,此计不可谓不毒。

  “我们该怎么办?”鲁青望着那一地中毒的黄河帮高手,有些微急地问道。

  “他们服了我的解毒丹,暂时不会有事,但此毒在酒中泡了二十载之久,却不是一时可以调理好的,虽然他们性命无忧,却也无战斗力,只怕……”鬼医有些担忧地道。

  店中的另外几位客人已经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他们也意识到所遇何事了。

  “让我出去杀他个落花流水。”铁头擎出大铁桨,有些不耐烦地道。

  “高湖军中也有高手,先不要太急,让我们看看情况再说。咱们先把厨房中烧好的菜全部端上来,在这里好好吃一顿再说,天黑了,该是他们急而不是我们急!”林渺淡然道。

  “主公说的极是!”鲁青喜道。

  “你们立刻去把后门堵上,不要让他们从后门进来了!”林渺吸了口气道。

  鲁青迅速领命而去,他的身法极快,对于那些射来的流矢并不怎么在意。

  “若他们敢来,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天机弩的威力好了!”铁头这才想起自己身边带了几张威力无比的天机弩,对方不过五百人而已,己方又全是高手,谅对方不能拿自己怎样。

  “迟昭平,识相的,便出来束手就缚!否则,我们放火烧死你们!”店外传来一阵高呼。

  “铁先生,许长老,快换衣服!”林渺扒下那六名高湖军探子的衣服。

  许平生微愕,但林渺既然有此吩咐,自然照办。

  林渺迅速掏出工具,很快将自己化妆成那六人中的其中一人,这才迅速又为鬼医铁静化妆。

  林渺并没太仔细描画,只是稍描个大概,是以很轻松地将许平生与鬼医改头换面,倒有六分像那六名高湖军探子之一。

  “那就只好对不起你们了!”林渺顺手捏死五人,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呼道:“是我,别放箭,迟昭平已经中毒了!”林渺呼完这才小心翼翼地开门。

  外面的高湖战士一见,果然是自己人打扮,也有几人认出林渺的样子,喊道:“辛相,你没说谎?”“自然没说谎,你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林渺装作一脸无辜地道。

  “真是的,你们还不相信我们兄弟吗?”鬼医也插口道。

  外面的伏兵见又是自己人,顿时心中暗松了口气,林渺却大步行出酒楼,向高湖军问道:“龙头亲自来了吗?”“哼,凭这黄毛丫头,还用得着劳动龙头?”一名高湖军的小头目道。

  “那倒也是!你们进去收拾残局吧,我的任务完成了!”林渺行入那距酒楼大门三丈许的高湖义军中,邪邪地笑了笑道。

  “这次你可是大功一件,要不是你探到这臭婆娘的行踪,我们又怎能这么容易得手?回去后,龙头定不会亏待你!”那小头目拍拍林渺的肩头道。

  林渺肩头一缩,反掌斩出。

  那小头目冷哼一声,在拍向林渺肩头的那一掌落空之时,已疾退三步,喝道:“拿下!”“想不到高湖军中还有这样的高手!”林渺冷笑间,滑步已斜撞入侧面扑来的两名高湖战士的怀中。

  “砰……砰……”那两人如两块巨石般横撞而出,带起两股血雾。

  “呀……哗……”那两人的躯体带着林渺的气劲竟然撞倒了一堆人。

  “锵……”林渺的刀化成一抹亮丽的异彩,乍放间,身子已化成了一抹云彩般斜斜地挤入人堆。

  “呀……”高湖军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抗拒龙腾刀的神锋,刃折人亡,如斩瓜切菜般狂滚而出。

  鬼医和许平生哪会再犹豫?如入羊群的猛虎,见人就杀,但却迅速被高湖军中的高手缠住。

  高湖军此次显然有备而来,在战士之中夹有许多好手,但能挡住林渺这三大高手者却没有。

  “嗖……”酒楼之中窗门大开,数十支怒箭以洞金穿石之威射出。

  “呀……”高湖军基本上已经成了靶子,那些执盾的战士也无法保护自己,箭矢居然破盾而入,直透入体内,而且劲箭的冲击力之强,带得那些人连人带盾飞跌而出,那些未执盾之人则更是没半点生机,利箭不仅穿透其体,更破入其身后之人的体内。

  这帮高湖战士皆吓得纷纷走避,找寻可以掩护的地方,他们确实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劲箭,而街道之上并无太多的掩护,只好都跳到街对面的屋内。

  前门的两百余人迅速走空,只剩下那些缠斗林渺和鬼医之人,地上却有七八十具尸体。只有在这种时候,他们才发现这群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事实上,高湖这次的安排,根本就不是欲让这数百人与迟昭平硬拼的,而是要这些人将中毒的迟昭平活捉,平安送回高湖军中。但遗憾的却是,仍有这几人并未中毒,而且这几人武功更是出乎他们意料的可怕。

  林渺的可怕并只是他的武功,更是其削铁如泥的刀,几无可与之相匹的兵刃,一击则断。是以,他的身上几乎全沾满了血腥,那些高湖军见到他则纷纷走避。

  迟昭平也破窗杀出,四大高手,有如斩瓜切菜般,高湖军中之人,几乎全无抗拒之力,这区区数百人根本就不够打。

  事实上,高湖军经受两轮冲击之后,已经斗志大丧,哪有心情再战?

  “撤!”那小头目似乎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人多,并不能真个解决什么,在这几大高手面前,人多反而成了累赘。不过,林渺或多或少也受了一些伤,那钩、枪、戟、剑,样样都有,而且这些人一起攻来,林渺动作虽快,却也无法完全照看住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是以,他身上也多出了几道并无大碍的伤口。

  战局很快便结束了,惟大街之上遍横着狼藉不堪的尸体,地面之上有若血洗一般,羽箭更是洒得满地都是,让人触目惊心。大街附近的人在这群高湖军一来之时,便已极知趣地避得远远的。

  在这种战乱纷起的年代,对于血腥,人们已经见得多了,早已麻木,不过对于热闹,仍有人喜欢看。

  铁头与鲁青冲入后院大杀一气,但却被陷入了重围之中。他们虽也有万夫莫挡之勇,却只有两人,被高湖军中的好手缠住了根本就脱不开身。不过,所幸铁头铜皮铁骨,普通刀剑根本就无法伤其皮肉。鲁青则身形小巧灵动,在人堆之中四处窜走,虽然不会被那几名好手缠住,但却也没有太大的作为,直到林渺诸人赶来,才迅速将这群高湖军杀退,更宰掉其中几名高手。

  交战并不是太激烈,倒是有些残酷,这之中本就有些失衡的地方,双方所存在人数与实力并不成比例。

  “高湖不会善罢甘休的!”许平生一边包扎自己的伤口,一边道。

  “与他们的较量总会开始的,我们截了他们那么多的物资,他们自然极欲除掉我这颗眼中钉,否则他们只会寝食难安!”迟昭平满不在乎地道。

  “这里到平原还有一天的路程,除非高湖亲自来,否则,就凭这群乌合之众,根本就不足为患。依我看,高湖军之所以抓昭平,是因为他现在正与马适求战得不可开交,怕昭平自背后拖其后腿,是以才会想先下手为强,先稳住黄河帮,这才派人在此下毒!”林渺淡淡地道。

  “如果这次不是铁先生,只怕真的着了这狗贼的道!”迟昭平有些心悸地道。

  “这叫吉人自有天相,活该高湖倒霉!”鲁青插口道。

  “这毒确实让人防不胜防,其无色无味,因在酒中泡了二十载,其性更缓,其味也化酒味,若非老夫遍用百毒,早对任何毒物有特殊的感应,只怕也无法知道这酒中有毒!”鬼医吸了口气道。

  “我看,我们还是连夜赶路吧,否则只怕会再生变故!”许平生想了想道。

  “可是这些兄弟的毒性未去,岂能丢下他们?”迟昭平指了指地上诸人。

  “这个倒不用担心,可以将他们先寄于郑口镇,留下一人来照看他们。高湖军在乎的是昭平而不是这些人,知道昭平离此而去,自然不会再在此镇上搜寻,他们也是安全的。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群中了毒的人没死,又怎会在意呢?待他们毒性去了之后,再让他们自己返回平原,这不就行了?”林渺淡然道。

  “可是这镇上可能已经布满了高湖军的眼线,自然会暴露这些人的行踪!”迟昭平仍有点不放心。

  “这个放心!”林渺向鲁青道:“立刻去镇上找两名可靠的大夫与一帮拆房子搬家之人,还要选好一处安全之所!”“呆会儿我们便让人把这酒楼里的家当全部搬走,然后一把火烧掉,而他们也可夹在箱柜之中搬走,那就只好为这恶毒的酒家省点东西了,一切账待下次一起与他算。至于这些东西搬到它处后,就可再及时转移柜中之人,若高湖军再要这些东西,也让他要去!”林渺解释道。

  “还是城主急智,此法也是惟一可行之法了!”许平生赞道。他也知道,这些人若一起走的话,只会拖了后腿,高湖军在镇外尚伏有大批人马,虽不知是否属实,但总不能因这些人而拿迟昭平的安危作赌注。到时候照顾不了这些人,反而真的害了他们,还引得迟昭平暴露行踪,人多有时候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是以他赞同林渺的观点。

  迟昭平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来,虽林渺的方式仍失稳妥,却非不可行之策,她惟有点头同意了,只要她回到了平原,便再去找高湖算账。

  △△△△△△△△△

  “什么人?”夺命书生以极速掠出房间,月光下,却见一蒙面人静立于窗外的杏树之下,不由得低喝。

  “朋友,既然来了何用藏头露尾?”夺命书生只觉得那透过蒙面巾的眸子亮得让人有点心寒,不由道。

  “不是你的朋友!”那蒙面人冷冷地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夺命书生身子轻晃,自袖间弹出一柄玉骨折扇。

  “叮……”蒙面人一旋,当腰扭过半圈之际,腰间的剑自鞘中蹦出两尺,刚好横截住刺来的玉骨折扇。

  夺命书生微惊变招,可他才变招,那柄尚未出鞘的剑已连鞘一起捅入他的扇招之中,风雷隐隐,剑意滔滔。

  夺命书生大骇,疾速暴退,这蒙面人的剑招之快、之怪,确让他吃惊。

  夺命书生退,但那连鞘之剑却如影随形,不疾不离,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迹,玄奇之极。

  夺命书生一连转换了七十余种身法,却没有一种能摆脱连鞘剑的追袭。

  “铮……”蓦地虚空横掠出一支铁笔。

  蒙面人的连鞘剑在空中弹了一弹,斜挑而出,如一柄开锋之刀,杀意如潮横截向横空杀出的妙笔生花柴鹏举。

  “铮铮铮……”蒙面人振臂间,竟击出了七十八剑之多,剑依然是连鞘而动。

  柴鹏举挡了七十八剑,却被逼退至墙角。

  “好个妙笔生花,看我这一剑!”蒙面人冷哼了一声,剑鞘内缩,斜划半圆,如长鲸吸水般颤出无数点小花,在月光之下,泛起一层银色的漩涡。

  柴鹏举骇然,他只感到全身的气劲似乎一刹那之间被吸干,一切都是空荡荡的,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地袒露在对方的剑下。

  “天下间还有如此奇招,真是让药罐子开眼界了!”一声低笑。

  蒙面人的剑未出,一道身影已闪入其中,一奇形的锤状物倒撞向蒙面人的前胸。

  蒙面人的剑微斜,那锤状物顿时方向尽失,撞向剑鞘。

  “当……”蒙面人轻震,袖微拂,扫出一股沛然气劲。

  那自称药罐子的老头微退一小步,伸手倒抓住反弹而回的锤状物,也同时出拳。

  “轰……”两股气劲在虚空中相交,蒙面人疾退三步,药罐子却反撞上了柴鹏举的身上。

  蒙面人身形微顿之际,夺命书生的玉骨折扇已疾点而至,但夺命书生却点空了,蒙面人如风影般倒旋至夺命书生之后。

  蒙面人没有再出手,只是拄着连鞘剑静立于杏树之下,森然冷漠,却带着无法抹杀的霸气。

  小院之中风声骤起,数道人影飘落其中,火光顿亮,但蒙面人却好整以暇地悠然而立。

  夺命书生与妙笔生花诸人却惊出了一身冷汗,这蒙面人的武功确实出乎他们意料,而且,刚才连剑都不曾出,只是以剑鞘对敌,如果此人要伤夺命书生,并不是一件难事,但他却中途住手了。

  “不知施主深夜驾临所为何事?”一声道号响过,松鹤道长排开众人而出,平静地道。

  蒙面人淡淡一笑道:“只是想试试诸位是否有击杀那人魔的能力!”说完,蒙面人却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什么人魔?”众人皆精神一整,急问道。

  “便是那半人半魔的怪物,你们不是一直在追查这怪物的下落吗?”蒙面人冷然道。

  “施主知道他的下落?”松鹤大喜问道。

  蒙面人吸了口气道:“便是告诉你们,也没什么用处,以你们的武功,仍然不可能对付得了他!”“朋友未免也太长他人志气了吧?”药罐子有些恼道,刚才他在蒙面人手中输了一招,以他的身分和在正道中的地位,被这许多人看到了,确实有些难看,是以他立刻提出反驳。

  “这位想必是崆峒松鹤道长了,道长追踪了这人魔如此久,应该知道我所说不假,要想杀这人魔,除非你们之中有三位如松鹤道长这样的高手,再加上你们这些人或许还有可能!”蒙面人转向松鹤直言不讳地道。

  蒙面人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听了都不服气,便是以松鹤的修为,也起了一丝不忿之念,道:“施主此话只怕言过其实,我与那人魔并非未曾交过手!”“这样的话,那更不用我解释了,相信道长应该知道,如果此人想不战而走,天下间只怕是没有人能够留得住他,不是吗?”蒙面人淡然反问道。

  松鹤顿时哑口无言,蒙面人说的确实没错,如果这人魔想不战而走,天下间确实没有人能够真的将之留住,这是肯定的,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满天下追了月余,却仍未有任何结果的原因。

  这些人此刻也明白蒙面人话中的意思,如果只是与这人魔一战,或许力量还可以,但是如果要杀此人却是一件极难之事,他们这一路追寻了数千里,却总是赶在这人魔的尾后,仍无法阻止这人魔四处杀人。不过,这几天似乎并没有这人魔的踪迹一般,在茫无头绪之中,他们也庆幸这人魔没乱杀无辜,也觉得有些丧气,这些日子的追踪全都白费了。

  “敢问施主可知这人魔的下落?”松鹤转了口气,极为客气地道。他刚才见过这蒙面人奇诡的剑法,便是他也不识来路,知道此人武功绝非庸俗,刚才以一人之力敌三位江湖成名高手,却游刃有余,足见此人来头不小,只是为何要蒙面而行,却是他不能猜到的。不过,对方不愿以真面目示人,自然有理由,他也不想逼人太甚。

  “我确实知道他的下落,还知道此人日魔夜人。白天会魔性大发,晚上却能恢复本性,而且,他还在寻找一个人!”蒙面人悠然道。

  “寻找一个人?”松鹤讶然问道。

  群豪也为之动容,这蒙面人所说的确实有些骇人听闻,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人魔的秘密,却没料到会是日魔夜人。

  “他在寻找什么人?”柴鹏举不由得问道。

  “天魔门的门主!也便是当年与刘正秘密约战于泰山绝巅之人!”蒙面人悠然道。

  “什么?”包括松鹤在内的所有白道高手皆失声惊呼。

  “施主怎知天魔门门主就是当年与刘正秘密约战于泰山绝巅之人呢?”松鹤神色变得有些难看地问道。

  “这事怎么又扯上了天魔门……?”群豪顿时小声地议论起来,显然他们都听说过天魔门的存在,甚至有些人知道天魔门的厉害。

  “朋友说的便是近二十年来江湖中最神秘的组织天魔门吗?”崔叫化子不由得问道。

  “不错,天下间,天魔门只有一个,但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天魔门的门主是谁,而那人魔便是极少知道天魔门主的人之一!”蒙面人淡然道。

  “那施主是知道人魔身分的人了,不知这人魔究竟是什么人?”药罐子不由得问道。

  “这个恕在下无可奉告,如果你们幸运的话,或可以自己查出此人的来历!”蒙面人淡漠地道。

  “这人魔定是二十年前泰山之战绝迹江湖的武林皇帝刘正,所以他才会要再去找当年的对手一决高下!”松鹤肯定地道。

  蒙面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反问道:“如果他是昔日武林皇帝,你们是不是害怕了?”“哼,即使是昔日的武林皇帝,如此乱杀无辜,也是我们正道所不容,又有何惧之有?”松鹤义正严辞地道。

  “很好,道长果然是我们正道的代表,我可以告诉诸位,此人此刻正在南一百里的赤练峰幽泉洞中,如果你们想找他,便在白天前去,因为白天他皆将自己锁于石壁之上,以防自己魔性发作去杀人。晚上则有人为他打开锁链,你们根本就找不到他的人!”蒙面人诡秘地笑了笑道。

  “他将自己锁在石壁之内?”众人不由得皆大愕反问道。

  “不错,这只是白天,晚上,他则四处探查天魔门的消息……!”“如此说来,他并无意为祸天下,既有心将自己锁于石壁之内,我们若仍杀他……”“道长,我们怎可有妇人之仁?对这样的人魔,说不定哪天,那铁链根本就锁不住,其为祸江湖,只怕我们根本就制止不了,往后想要找他也变得极为渺茫了!”“是啊,如果不杀此魔,我们这一个多月来的奔波岂不是白费了?我们又如何向武林同道交代呢?是以,还请道长定夺!”松鹤顿时也眉头大皱,确实是让他有些为难,如果说这人真是当年武林皇帝刘正,此刻变得这般模样,实在可惜,也是正道最大的损失,而且此刻他已经锁住自己,不让自己乱杀无辜,可见其心性仍未泯灭,如果真杀死了他,只怕天魔门的门主将会无人能制。近年来天魔门行事诡秘,但却为祸武林,他一直都没能查出什么,如果让这人魔去对付天魔门也是一件极好的事,只是现在若不除此人,他也很难向江湖同道交代。

  “好了,我的任务已完成了,也该走了,剩下的由你们决定吧!”蒙面人淡漠地道。

  “敢问施主尊姓大名?”松鹤突地问道。

  “山野粗人,不足挂齿!”蒙面人说完,如冲天之鹤破霄而起,瞬间没入夜空,惟留下院中众正道高手呆立于夜色之中。

  △△△△△△△△△

  林渺诸人趁夜色赶出郑口镇,只有这几人,高湖军即使有千军万马也难以在夜色之中拦截住他们,何况,高湖军根本就抽不出这许多的人力来对付迟昭平。

  当然,这次,高湖只是算漏了林渺和鬼医的存在,如果不是这两人的存在,迟昭平确实便会栽在郑口镇上。但这两人却助迟昭平转危为安了,这是高湖始料不及的。

  郑中镇距平原并不远,若连夜赶路,第二天上午便可抵达平原郡境内,那里便是黄河帮的地盘,只要到了那里,高湖自是无法可想。

  林渺本不欲取道平原,但却无法让迟昭平放心,他也知道,这一次很有可能是生离死别。是以,他也不太想让迟昭平失望,这才取道平原,再自平原乘船至东郡,或是直接走陆路,先回南阳,再自水路至云梦泽。

  当然,如果自信都走官道,要经邯郸,走王郎的地盘,一切都会不太方便,王郎此刻正想对付他,而且迟昭平也担心他会在邯郸惹事,而任光也赞同走平原,就这样,他就一路送迟昭平回平原了。

  林渺明白任光的心意,在感情之上,白玉兰的事几乎让林渺颓丧。是以,任光才想以枭城转移林渺的注意力,更激起林渺的斗志,以枭城之事使林渺受伤的心得到调节,甚至淡忘白玉兰的事,这番好意,林渺乃是聪明人,又怎会不知呢?是以,他也不好违拗任光的意思,取道平原。

  而拥有这样好的兄弟朋友,他也没有理由不好好地活下去,不好好珍惜剩下的时光,更暗自发誓,不辜负这些人的期望。是以,哪怕只有一个月的生命,他也绝不会放弃和绝望。

 

 
分享到:
唐代半娼女道士边做法事边供人玩弄
老干妈辣椒酱的成功创业故事3
秦始皇尸体背后的不解之谜
丑小鸭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5
高祖兴 汉业建 至孝平 王莽篡66
小青蛙3
梅花鹿和冬眠熊先生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