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赖天子 >> 第二十五章 初战魔宗

第二十五章 初战魔宗

时间:2015/1/7 14:41:43  点击:1524 次
  林渺自赵胜的口中得知,竟陵大族,有卫杜两家,另外便是醉留居比较可疑,单凭他们不受战争影响的运作能力也不能不让人起疑。若没有一股强大的实力支持着醉留居,它还能立于战乱之中而无恙吗?

  所以,林渺便想来看看这醉留居,看看那倾城的美人杜月娘!

  “告诉小姐,有位公子想见她!”老鸨上到小阁楼,对守在楼前的一名小丫头道。

  那小丫头望了林渺一眼,有些不屑地转身行入阁楼之中。

  林渺心中微恼,望了老鸨一眼,淡淡地道:“妈妈心意已到,你可以先去忙你的了。”老鸨望了林渺一眼,不由得不好意思地道:“我这女儿脾气就是有些大,让公子在楼外相候,实在不好意思。”“呵呵……”林渺洒脱地笑了笑道:“事实上,这只是男人捧出来的,我们不能不承认,越是有架子的女人,就越能勾起男人的好奇心和欲望!”老鸨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讶色,没有回答,却笑了,道:“公子说话真有趣,也很直率!”“这个世上虚伪的人太多了,做一个直率的人,会显得与众不同,才会显出自己独特的个性!也许,这便是人格魅力,不是吗?”林渺笑着反问道。

  老鸨眸子里闪过一丝迷醉之色,由衷地道:“难怪公子这么自信能见到我这女儿,确因公子有着与众不同的独特思想!”“小姐说今天不想见客!”那小婢很快便行了出来,冷冷地道。

  老鸨微微错愕,望着那小婢正欲说话,却被林渺阻住了。

  林渺淡淡一笑道:“妈妈先去忙吧,这里便交给我!”说完并不理会小婢,大步向阁楼之中行去。

  “你要干什么?”小婢大惊,忙伸手相阻。

  林渺哪会在意,伸手轻拨,那小婢哪能阻住?

  老鸨也大为愕然,急忙呼道:“公子!”但是林渺根本就不听她的呼唤,更不理会那小婢的阻拦,直接进入阁楼,似乎他已经下定决心,不见杜月娘势不罢休!

  老鸨和小婢大急,可是这根本就没有用。

  “小姐……”小婢见阻不住林渺,不由得委屈地急呼。

  “让他进来!”阁楼之中传出一声极为庸懒而甜美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奈。

  林渺扭头望了小婢一眼,露出胜利的一笑,老鸨也无可奈何地笑了,却看到了林渺丢给她的鬼脸。

  那小婢直气得翻白眼,但却拿林渺没办法,试问她哪是林渺的对手?

  林渺掀窗进入内阁,却见灯光之下,一美人正倚在太师椅边翻看着竹简,一小婢以小扇为其驱暑,淡淡的檀香味使得整个内阁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情调。

  林渺微呆,只见那美人身着薄纱罗裙,秀发如瀑散泻于肩头身后,罗裙在臂间轻绕几圈,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和洒脱,玉面粉颈,以及那深具立体感的五官,确可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

  林渺心中暗赞,此女之美与梁心仪的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与小晴相比,更胜几分清丽和风情,虽不比白玉兰那种超凡脱俗,但却多了白玉兰所欠缺的妩媚和女人味。

  杜月娘没有将目光自简椟之上移开,只是慵懒地问道:“公子强行入内,不觉得唐突吗?”林渺没想到对方一开始便立刻兴师问罪,但他仅是淡淡一笑,道:“难道这个罪名小姐不应该承担一些吗?”“公子惊扰他人休息,难道有理?”杜月娘缓缓收起简椟,抬头望向林渺。

  林渺心神再震,只是因为杜月娘那清冷而略带忧郁明澈的眼神,这是让任何男人都会为之心碎的眼神。自眼神之中,仿佛可以让人读到一则凄美而伤感的故事。

  杜月娘也微微怔了一下,同样是因为林渺的眼神,这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眼神——深邃、野性、傲然、直率而又不含半点杂念,这与往日那些男人急色的眼神绝不相同。

  “惊扰他人休息自是不该,但是小姐这样对待你的仰慕者,难道不也是一种错误吗?当然,如果小姐要拒所有仰慕者于门外,那又何必要艳名远播,累人千里相追呢?”林渺不答反问道。

  杜月娘一怔,倒没料到林渺居然扯出这样一个歪理。

  “如果每个仰慕者都能得见小姐,你当小姐是什么人?”刚才那阻止林渺进入的小婢怒气未消地反问道。

  杜月娘没有说话,显然想看看林渺如何回答。

  “我听闻小姐有倾城之美,今日一见果然非虚,我想小姐既问我之罪,当非不识书礼之庸俗之辈,既有仰慕者来访,何以拒于千里之外?当然,这位姑娘所说也是,小姐分身乏术,不能如众愿,可小姐也不应厚此薄彼,我们并非乞求小姐走出深闺安抚众生,只想小姐对真心慕名而来之人不以闭门之礼相待便可,难道小姐认为我有错?”顿了顿,林渺又道:“强入小姐深闺是不对,但小姐应看在我一片赤诚之心的份上,不要怪我鲁莽之罪,若要怪,小姐也应承担一些责任才是!”林渺的滔滔之辞,只让两个小婢哑然无语,便是杜月娘也怔住了,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在她面前如此激烈言词,几乎所有的男人都是卑颜曲膝讨她欢心,对她的兴师问罪更是诚惶诚恐,可是林渺却反过来问她的罪。

  “如果小姐仍心中不快,那我林渺只好调头而去,从此死心了!”林渺耸耸肩,对视着杜月娘,似乎有些无辜和失望地道。

  “还不给林公子备座倒茶?”杜月娘回过神来,向那气鼓鼓的小婢吩咐道。

  “谢谢小姐不责之恩!”林渺悠然笑道。

  “公子教训得对,月娘确有不是之处,还请公子海涵!”杜月娘起身极为真诚地向林渺行了一礼。

  林渺慌忙还礼道:“我信口胡诌之语,只是想为自己开脱罪名罢了,小姐万勿当真!”杜月娘一愣,不由得莞尔一笑,那立在她身边的小婢也忍禁不住笑了。

  “公子快人快语,真乃性情中人。”杜月娘由衷地道。

  “小姐过奖了,我只是喜欢率性而活,有时难免冒失犯错,幸稍有小聪明,急智挽救,这才不至于酿成大错。若说性情中人,倒也非全是如此!”林渺接过那小婢板着脸孔递来的茶,不好意思地笑道。

  杜月娘又有笑意,确实觉得眼前之人说话很有意思,虽然话风粗俗,但措词却又雅致。乍听,似乎深具痞性,可细品却又觉得其儒雅过人,倒像是一个兼具雅俗的智者,不像一些儒生们那般咬文嚼字,也不像痞子一样粗痞不文。加上林渺那鲜活的表情,竟形成一种独特的魅力,即使是杜月娘见过的人物无数,但还是第一次接触林渺这种风格之人。

  “林公子是自外乡而来吗?”杜月娘淡然问道。

  林渺并不否认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公子仙乡何处呢?”杜月娘又问道。

  “宛城,不知小姐到过否?”林渺也问道。

  “只闻棘阳燕子楼中曾莺莺和谢宛儿两位姐姐艳冠当世,才艺天下莫有能比,不知公子可否见过?”林渺笑了笑道:“在没有见到小姐之前,我也这么认为,不过现在嘛,艳冠当世也不见得了,我觉得与小姐相比,各有胜长,难分轩轾。至于才艺,尚未得逢,实为遗憾,但想来今日小姐不会让我千里抱憾而返吧?”杜月娘不由得笑了,有若万花齐放,只让林渺看得有些晕眩。

  “公子真会说话,如果今日真将公子拒之门外,只怕会是月娘今生之憾事了。”“小姐过奖了,我也只是想千里觅知音,幸好我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一般来说,这种遗憾是不会发生的!”林渺耸耸肩,悠然笑道。

  杜月娘以无限娇媚的眼神望了林渺一眼,笑意盎然地柔声道:“月娘很少有今日这般高兴过,既然公子千里觅知音,那月娘也不怕献丑为公子奉上一曲,看公子觉得可是知音否?”林渺大乐,喜道:“洗耳恭听!”杜月娘莲步轻移,至一古琴之旁悠然坐下,才扭头向林渺嫣然一笑。

  林渺顿时魂为之消,今日之局,实有些出他意料。

  “铮……咚……”杜月娘玉指轻拨,一阵弦音悠然而起,如自九霄之外缓飘而过,直入人心头。

  琴音柔缓而飘渺,空灵而清越。

  “将伸子今,无渝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将钟子今……畏我诸兄……”在琴音飘渺之际,杜月娘轻声而歌,歌声轻恻,缠绵激荡,若九月莺啼,与琴音相合,绕梁不绝,时而悠扬仿自九霄天外而还,时而低婉仿飘自幽谷冥界……

  林渺不由听得痴了,整个心神完全融入了歌声琴声之中,浑然忘却了身外的世界。

  琴音歌声绝去良久,林渺才缓缓回过神来,不由得赞道:“此曲只有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得听此曲,死亦无憾也!月娘此曲此歌,只怕曾莺莺和谢宛儿听了也会从此闭口不开,弃琴不用了!”杜月娘得到赞赏,神情极是欢悦,喜滋滋地道:“公子的称赞是月娘听到最动听的。”“那我的呢?”一个冷冷的声音带着一股浓浓的醋意飘了进来。

  门帘掀开,一年轻人大步跨入。

  “卫公子!”杜月娘惊呼。

  林渺扭头斜眼望了望步入的年轻人,却并不怎么在意,他知道此人定是老鸨口中所说的卫家大少爷卫政。

  “卫公子……”老鸨也气喘吁吁、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望了林渺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卫政并不搭理老鸨,扫了杜月娘一眼,随即目光又落到林渺的身上,犹如欲择人而噬的猛兽,低声略带嘶哑地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林渺心中大为恼怒,忖道:“此人好生无礼,老子就不理你这副嘴脸,看你咋地?!”想着不由得扭头先向杜月娘洒脱地笑了笑道:“这或许是美好回忆之中的一个污点,不过仅只月娘的歌声和琴音就够我品味一生,多一点污渍也无伤大雅,是吗?”杜月娘的脸色有些难看,倒没想到林渺如此轻松自若,老鸨也为林渺担心起来。

  卫政大怒,吼道:“你究竟是什么人?”“过客!小寄萍踪,闲戏游云清风,你说我是谁?”林渺浅呷了一口香茗,悠闲自若地回应道,意态有种说不出的潇洒,便是一旁本来紧张兮兮的小婢也露出沉醉之色。

  杜月娘眸子里也闪过一抹温柔,林渺的答话依然是那么特别,总会给人一种新鲜的启示。

  老鸨的眼里亦闪过一丝惊讶,林渺出口不凡,颇有诗韵,加上声音铿锵有力,极为悦耳。

  “敢对本公子油腔滑调,你找死!”卫政大怒。

  “公子,不要!”杜月娘大惊呼道,但她还没来得及呼出口,卫政的剑已出鞘,化成一道弧光直奔林渺的咽喉。

  “好狠的剑!”林渺低呼了一声,同时左手在背上一探,背上的刀连鞘横移。

  “当……”卫政的剑被林渺的刀身准确无比地截在空中。

  卫政的剑身因击出力道过大,曲成弓状,而后弹直。

  “蹬蹬蹬……”卫政连退三步,才稳住身子,林渺却依然好整以暇地端着茶杯,背上的刀仍然斜插着,仿佛没有一点异动。

  卫政的脸色苍白,双眼之中差点都快喷出火来,但林渺似乎毫不为之所动。

  老鸨和杜月娘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这里只谈风月,本公子不想血染香闺,如果你愿意畅谈风月,我十分欢迎,如果想卖弄手段,便是你乃当朝太子,我也奉陪到底!”林渺轻啜了一口香茗,傲然冷声道,语调之中透着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

  卫政的长剑斜指,剑尖不停地颤鸣着,显然在心上人面前丢了脸,使他本就嫉妒如狂的心更怒,几乎丧失了理智。

  “卫公子!”老鸨还真怕弄出事情来。

  “卫公子何必动气?有话好好说呀!”老鸨又急声道。

  杜月娘也大为生气,恼道:“卫公子,他是我的客人,如果你尊重我的话,就应该尊重我的客人,我当你是好朋友,难道你对我最起码的一点尊重也没有吗?”卫政听杜月娘这番责备,又是窝囊又是羞愧,平日趾高气扬的他哪里受过这等鸟气?但是他又不敢真个惹怒杜月娘,若杜月娘因此而恼他,那他会更为痛苦,但叫他咽下这口窝囊气,却又是不可能。

  想到刚才杜月娘为林渺奏曲高歌,卫政内心不由得妒火如狂,不由得道:“难道月娘不记得我们今日之约吗?”“对不起,今天我心情不好,不想赴任何约,公子请回吧!”杜月娘冷然回应道。

  “月娘!”老鸨微急,欲说情。

  “妈妈,帮我送送卫公子!”杜月娘并不理老鸨的话,立刻下了逐客令,显然对卫政的无理动了真怒。

  老鸨有些不无奈何地望了卫政一眼。

  “不用你送,我自己会走!”卫政一拂袖,狠狠地瞪了林渺一眼,眸子里充满了无限的杀机。

  林渺却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虽然他知道在竟陵卫家并不好惹,但却根本就不将之放在心上,因为他明天就要离开竟陵,深入云梦泽,自不用再在意竟陵卫家。

  老鸨无辜地望了杜月娘一眼,又有些担心地对林渺道:“我看公子……”林渺打断老鸨的话,笑了笑道:“妈妈不用担心,宵小之辈,见得多了!”“公子,竟陵卫家的人很多,公子虽勇,只怕也双拳难敌四手!公子还是尽快离开为妙,请妈妈领公子自后门出去!”杜月娘也担心地道。

  林渺不由得笑了,来到醉留居,没探到魔宗之人的消息,倒惹了卫家这个麻烦,确也好笑。不过,见到这才貌双绝的名媛,也算是一种意外的收获,或者算是一种意外的艳遇,若不是卫政这小子搅和,说不定今晚便可一亲芳泽了。林渺心中不由得暗恨,旋又一想,不由为自己的念头汗颜,人家当自己是知己,而自己却只想着一亲芳泽。

  “公子不用担心,后门不远处有条小河,只要到了河边,就有船,便是卫家的人来了,也不会找到公子!”杜月娘见林渺脸色微变,以为他在担心,不由得安慰道,她哪知林渺是在为自己的念头惭愧。

  林渺听杜月娘如此一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小姐多虑了,我还从未怕过谁,我只是担心今日一别,何日才能一睹故人芳容,听得那天籁之音!”杜月娘见林渺此刻仍如此自若,还有心情说笑,心中大为钦佩,对林渺的依恋甚为心喜。但谈到分别,也微微黯然,皆因林渺的一举一动让她心中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她也不想这么快便与林渺别过,听林渺说话,她心中有种从未有过的快乐。

  “世事难料,只要公子有心,可常来看月娘,我便心满意足了。”杜月娘黯然伤感地道。

  老鸨和两个小婢大为讶然,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们,这位平时眼高于顶的绝代佳人,对这仅相聚不到一个时辰的男人动了情。

  “林渺一定会的!有佳人相候,便是身在天涯,也会归心似箭,重逢之日不会遥远!”林渺也是相别依依地道。

  “如果公子不弃的话,请收下月娘此物,睹物思人,公子便不会忘记竟陵有位弱女子的一颗盼君重聚之心!”说完杜月娘自脖上取下一块玉佩,缓缓递了过来。

  林渺不由得大为感动,握着尚有余温的玉佩,心中涌起千般滋味,同时也自怀中摸出一锭金子,用力一捏,竟在金子之上留下四个指印,递给杜月娘道:“我身上无甚东西可赠,便将这略带铜臭味的东西送给月娘,还望不弃。”杜月娘和老鸨望着被林渺轻松捏扁的金子,不由得大感骇然,但杜月娘却欣喜地接在手中。

  林渺捧起杜月娘的双手,温柔地吻了一下,然后在杜月娘的激动和老鸨的愕然之中转身便向阁外行去,心中更涌起了强大的斗志。

  杜月娘从激动中回过神来,林渺已经走出了门外,不由得急呼道:“公子保重!”“我会的,为了美人之约,我也会好好保重自己!”林渺自信的笑声自门外传了进来。

  老鸨急忙赶了出去。

  林渺才出阁楼,便觉两旁风声大起,不由得微惊,疾退一步,眼角余光却见两柄长剑自两个方位斜刺而至。

  “找死!”林渺冷哼一声,背上刀背一翻,横掠而出。

  “当……”左边袭来的剑竟应声而折,林渺整个人如弹丸般撞出,那剑手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时,林渺的拳头已贯上了他的胸部,然后他便听到自己体内的骨裂之声,身体不由自主地倒飞而出,在空中洒下一蓬热血。

  右边袭来的剑因林渺身子突进而斩空,那剑手欲变招之际,顿觉剑身仿佛嵌入了磐石一般,待他看清之时,却只发现林渺那冷杀的眼神,原来他的剑被林渺以两指相夹。

  老鸨奔出来之时,正是那人惨嚎着捧腹跪下,整个身子变成了虾公状。

  “不自量力!”林渺并没有理会老鸨,只是自两个剑手的中间悠然穿了过去,仿佛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般。

  老鸨都看呆了。

  林渺下楼,一步一顿,手扶栅栏,神刀连鞘扛于肩头,有种说不出的惬意与轻松。

  楼下出现了一些骚动,数人向林渺极速奔来,显然正是卫府之人,而卫政却不知去了哪里。

  林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依然不紧不慢地下楼,而卫府的八名家将守在楼梯口。

  “卫政呢?”林渺立在楼道中间,冷然问道。

  “小子,想撒野也不看看地方,纳命来吧!”一名卫府家将怒叱道,同时飞身扑上。

  林渺悠然一笑,这人的动作在他的眼中看来简直慢得犹如老牛拉破车,漏洞百出。

  “去死吧!”那人大喝。

  老鸨和围观之人皆惊,眼看利剑便要刺穿林渺的咽喉,林渺却突地出脚。

  “砰……”林渺的脚后发而先至,那人的剑距林渺咽喉还有三寸之时,已惨哼着身子倒飞而出,直撞向另外七名围守楼梯口的卫府家将。

  那七人大惊,慌忙散开,而林渺的身形已如风般自他们之间逸过,待他们发现之时,林渺悠然行于两丈开外,背对着那七人,仿佛根本就不惧这几人的偷袭。

  那七名家将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大吼一声,向林渺扑到。

  林渺仿似未觉,依然信步而行,有种说不出的优雅和坦然。

  “小心!”老鸨急忙呼道,眼看七件兵刃全都即将斩上林渺的身子,蓦地暗影一闪,那七名家丁手中兵刃尽数而落,捂着手腕惨嚎不已。原来在他们每人握兵刃的手上,各插着半根筷子,筷子透过手背,这才使他们连握兵刃的力气都没有。

  众人的目光全都向筷子飞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两位中年汉子正搂着两名极为清丽的女人在喝酒,桌上的四双筷子少了两双,但却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如何出手的。

  这两人正是苏弃和金田义,林渺大步行向两人,依然是笑得很灿烂,只不过耸了耸肩,无奈地道:“只怕我惹祸了!”苏弃和金田义也不由得笑了,多倒了一杯酒,递给林渺。

  林渺也不客气地接过,与苏弃和金田义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祸是我们三个人闯下的!”苏弃也喝了酒,笑道。

  “好了,玩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也该走了!”金田义推开身边的女人,立身而起,悠然道。

  苏弃也不多恋,整了整衣衫,道:“好吧!”林渺又摸出两块碎银放到桌上,道:“这是两位姑娘的!”说完扫了那几名惨哼着的卫府家丁一眼,这群人只是望着林渺却不敢再攻击,何况他们已经无力出手了。

  林渺再扫视了一下四周,却并没有发现卫政,他也不想见到这个人,于是大步向门外行去,苏弃与金田义紧随其后。

  夜风微有些凉意,此季已经入秋,远处江风吹来,带着微潮的气息,使人感到无比的轻爽。

  天上的繁星灿烂,宁静而神秘,浩瀚而广袤,月光如水,光华流泄于地,颇有几分朦胧的诗情。

  长街肃静,战乱后的长街,多了七分萧条,三分冷意。不过,此刻林渺却只感受到三分萧条,七分杀意。

  是七分杀意,肃杀而宁静,林渺不会觉得自己的判断失误,事实上他并没猜错。

  长街的尽头,横列着十名杀气腾腾的神秘人物,十人一体,杀意浓于烈酒。

  林渺止步,苏弃和金田义也止步,他们并不是不想前行,而是不能前行。前行的路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杀机,他们不得不审视自己是否有力闯的实力。

  林渺有些惊讶,直觉告诉他,这群人全都是好手,难道这些人全是卫府之人?

  “卫政难道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回府调来这么多高手?”林渺心中忖道,可是旋即一想,这是不可能的事,卫府在城南,而这里是城东,一来一去,绝不可能这么快,也不可能一时找到这么多的高手。那么,这些人又是哪一路人马呢?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

  苏弃和林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惊诧。

  “前面是哪路朋友?”金田义喝问道。

  “是敌人,而不是朋友!”长街之旁的屋顶之上突地响起了一声冷哼。

  林渺和金田义诸人的脸色再变,对方已经如此肯定地回答了,不用问也知道是冲着自己而来的,也并非卫府之人,可是他们却想不起来在竟陵除了刚结下梁子的卫府之人,还会有什么敌人。

  林渺心头一动,脱口道:“原来是魔宗的人,我们正在到处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却自己送上门来了,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十位神秘人的杀气波动了一下,屋顶上的神秘人物不由得笑了起来,不屑地冷问道:“是吗?那倒是一件好事,不知你找我们做什么?”苏弃和金田义也吃了一惊,立刻知道林渺所猜没错,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魔宗之人竟会这么快便找到了这里,不免大感意外。

  “他们便在前面,不要让那小子溜了!”一阵急促的呼声自长街之后传来,伴随着一阵马蹄之声。

  林渺一听,大喜,这才是竟陵卫府的追兵,只不过他们姗姗来迟,竟自后面追了上来。

  火把的光亮映亮了整条长街,只怕这次卫府出动的人数不下四十之众,声势非小。

  林渺忖道:“来得好,来得越多越好!”苏弃和金田义不由得相视望了一眼,林渺却低喝道:“退!”魔宗的杀手先是一愕,不明白怎么回事,还以为是官兵来了,但见苏弃和金田义随在林渺之后转身便向那火把光亮之处飞退而去,这才意识到林渺想溜。

  卫府的家将乘马而来,来势极快,冲在前面的几人本来是追林渺而来,却忽见林渺等人迎面扑至,而在其身后还有十余名杀气冲天的人。

  林渺也感到那股杀气越来越浓,魔宗杀手,绝不想让他活着离开,是以必定会自后方追来。不过,他并不急,而是拔刀高喝:“卫政,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兄弟们,给我杀!”卫府家将人数众多,一时又不明所以,见林渺扑了上来,自然尽皆挺枪而刺。

  魔宗杀手本以为林渺要逃,杀意凛然地高喝:“小子,你跑不了!”但是见林渺杀入卫府家将之中,方知这群人也是林渺的敌人,正欲停步观战,卫府的家将却已驱骑杀了过来。

  卫府家将哪里会知道这群魔宗杀手是来杀林渺的?见这群人追着林渺而来,而林渺又高呼:“兄弟们给我杀!”还以为这群人也是林渺的同党,是以自不会留情,挺枪便杀。

  苏弃和金田义大喜,此刻他们才明白林渺让他们后退杀入卫府家将之中的用意了,不由暗赞林渺急智。

  林渺此刻自不会对卫府家将手下留情,神刀锐不可挡,但他仅只想夺下健马。

  苏弃和金田义与林渺心思一致,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先夺战马为上。

  长街虽宽,但数十匹战马相驰,也显得有些拥挤,林渺连劈三人,翻身上马之际,倏觉头顶劲风响起,却是那在屋顶上的魔宗杀手居高临下地杀到。

  林渺无奈,此刻四面皆是敌人,他只好弃马,滑至马腹就地滚落。

  “嗥……”战马一阵惨嘶,竟被拦腰斩断。

  那杀手欲再追林渺,却被卫府的三名家将给缠住了,这群卫府家将也够凶狠的,急速冲杀之下,那群杀手想不还手都不行,欲解释更没有机会,在乱枪之下,竟被宰了两人,而卫府家将也折损了十余人。

  卫府家将都杀红了眼,在这长街之上,不是卫府的人,都杀!

  林渺险险避过蹄践之危,又飞身将一名卫府家将撞落马上,夺马便向长街的另一端冲去,金田义和苏弃也不恋战,奔马便逃。

  冲出卫府家将的包围圈,林渺仍不忘回头高呼道:“兄弟们,你们撑一会儿,我去搬救兵!”只把那群魔宗杀手气得差点晕眩过去。

  金田义和苏弃更是“哈哈哈……”大笑,策马扬长而去,并快速甩掉几个追来的卫府家将,仅留下那群杀手与卫府家将狗咬狗地大斗一番。

  在竟陵城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义军也管不了这么多,主要还是因为王常不想与当地的豪族发生冲突,这就形成了一种法纪的空白,使得当地豪族为所欲为,只要不惹怒义军,在城中杀人放火也不会有人管。这便是乱世,谁强谁就是老子!

  金田义和苏弃都受了些轻伤,林渺的肩头也被刺了一枪,不过伤得不深,仅是一些皮肉之伤而已,能够摆脱那群魔宗杀手的伏击,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何况还耍了对方这么一手。

  回到翠微堂,夜已很深,四下寂静,不过,杨叔房中的灯火依然亮着。

  林渺将夺回的马儿拴在院中的杨树之上,他也该休息了,不过他不知能否安枕。

  “吱吖……”杨叔的房门突地打开,探头道:“三位回来了?”林渺和苏弃三人微讶,问道:“杨先生还未休息?”“在等你们,此际正值多事之秋,三位出去,只怕魔宗之人会趁机下手,分散击之,见到你们回来,确实让人高兴。”杨叔淡然道。

  “杨先生的猜测真准,我们确实与魔宗的杀手遭遇过!”金田义淡淡一笑道。

  杨叔吃了一惊,讶然自语道:“好快,竟能这么快便掌握了我们的行踪,那三位可有与他们交过手?”“没有!”林渺摇了摇头道:“如果交上手,只怕我们已经无法回来见你了,这群人确实很可怕!”苏弃并不否认林渺的话,若是他们真的与对方交手,以他三人之力要对付对方十一名杀手,鹿死谁手确实难以预料。但可以肯定的是,想这样轻松回来,绝没可能。

  “进来坐吧,我为几位准备了竟陵美酒!”杨叔道。

  林渺和苏弃、金田义三人相互望了一眼,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也不客气,全都挤入杨叔的房间之中。

  “希聿聿……”几声马嘶惊扰了林渺和杨叔诸人的谈话。

  林渺抓起刀伸手便捻灭了灯光,反应之快,连苏弃也为之佩服。此刻他也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得到湖阳世家的看重并非无因,仅看其面对魔宗杀手的那种急智和眼下的这份机警,就可知其非同一般。

  苏弃和杨叔诸人极速散开,倚墙而立。

  林渺轻轻在窗子之上捅出一个小洞,透过小洞,借着月色却见院子之中横列着一排黑衣人,有若幽灵一般。

  林渺心忖:“好快,居然这么快便追来了!”杨叔的脸色也显得有些难看,不用问他也知道这群人便是刚才林渺口中所说的魔宗杀手,没想到这些人竟会如此之快地找上门来,显然是不将竟陵的湖阳世家人杀尽绝不罢休。

  林渺也有些疑惑,湖阳世家与魔宗有如此大的仇恨吗?用得着做得如此之绝吗?不过事实总不能凭个人的猜断而定,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要来的终究会来,要面对的终究必须面对。

  苏弃欲出去,但却被金田义拉住了,林渺也不想贸然出去,只想静观其变。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尚没有看到白庆作何反应,如果小晴所说不假,白庆与魔宗之人有关系,他倒想看看白庆如何应付这种场面。

  “白总管在吗?”林渺低声向杨叔询问道。

  杨叔摇了摇头,也小声地回应道:“他去了王常将军府!”“什么?”林渺大愕,他还以为白庆会在翠微堂内,却没想到白庆竟不在,那这一切是不是一个巧合呢?

  “他说他去准备明天早晨的船只,是以带了钟先生及一名家将便去了。”杨叔解释道。

  林渺为之头大,不过此刻他已经无从知道白庆的行动是不是去准备船只,抑或是准备其它的什么。眼下白庆不在,应付这群杀手,便只有靠自己几人了,此刻他倒有些相信小晴所说的是事实了。白庆并不是个好东西,可是知道又有什么用呢?没有证据不会有人相信他所说的话,毕竟白庆在湖阳世家的身分非同小可。

  魔宗杀手们似乎并不想掩饰自己的行踪,足音在静夜之中极响,一静一动,使屋内的每个人心情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嗖嗖嗖……”几支怒箭自西面几扇窗子之中奔射而出,直逼那群杀手。

  “叮叮,呀……”几声轻响之中伴着两声闷哼,显然有人中了这突如其来的暗箭。

  林渺知道,西边的厢房是那六名家将所居之所,而钟破虏也是住在西边,只不过此刻钟破虏也随白庆而去,西边厢房只有五名家将,是他们率先发起攻势的。

  “嗖嗖……”又是一轮弩箭破空,那二十余名魔宗杀手这次已有防备,极速避开,并无伤亡,但却有几人小心地向西厢房逼去。

  杨叔大感欣喜,金田义也顺手摘下墙上的大弓,以远攻的形式出击是一种不错的办法,至少可以让对方心里多一些压力。

  “嗖嗖……”金田义怒箭信手而出,其去势之疾,那些魔宗杀手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机会,抑或是他们疏忽大意了,没想到除西厢之外,还伏有箭手。

  “给我点火!”杀手中一人冷喝道。

  林渺等人吃了一惊,如果对方以火攻,那时他们便再也难借房屋藏身了。

  “哧……”黑衣杀手立刻点燃了一团东西,也不知是何玩意儿,一擦便着,迅速抛向杨叔等人所在的房子和西厢房。

  “嗖……嗖……”西厢房借火光之便又射出两轮怒箭,那群黑衣杀手由黑暗突然处于光亮之中,眼前一时没适应,立刻又有三人中箭而倒。

  房子一接触那火球状的东西,立刻便燃了起来。

  林渺知道再也不能呆在屋子之中,“哗……”地踹开窗子,便掠了出去,并将身上的衣袍一抖,“呼……”地便掩在那刚燃起的火头之上。

  那火焰像是突然之间遭遇强力挤压,顿时熄灭。

  魔宗杀手们似也吃了一惊,林渺竟如此轻巧地便将那燃起的火苗灭去,实让他们有些意外。

  “哪里来的宵小之辈,竟敢来翠微堂撒野!”林渺既已出来,自不能退缩,不由得冷喝道。

  “呵呵……”有人冷笑,却并没有人回答林渺的话,仿佛那只是不值得回答的问题。但他们却紧紧逼向林渺,他们所要做的,并不是说话、聊天,而是杀人!


 

 
分享到:
秦始皇如何在无数暗杀中保住老命
感遇·其一 张九龄2
小猪画狐狸的故事1
明朝巨富沈万三发家史揭秘
诸葛亮识人用人的七种方法揭秘
中国历史上惟一曾做过两国皇后的女人
牡丹花仙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