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二章 主宰地狱

第十二章 主宰地狱

时间:2015/1/6 16:19:56  点击:904 次
  死亡地殿。

  那些失去生命的灵魂将在这里开始全新的一段生命,投入另一种生活。

  传说中的死亡地殿有十八层,而在往下延伸的第十八层是一个谁也不曾到达的地方,那里住着这个世界的主宰者——黑暗之神,那个传说中只会给这世界带来死亡和灾难的四大护法神之一。而他,也是除了命运之神冥天之外,最深居简出的一个神。而这样的一个神,无疑是最为神秘和不为人所了解的。

  当朝阳以他的力量打开空间之门,来到死亡地殿大门时,漓焰已在等着他和落日两人的到来。

  “你们终于来了。”漓焰说道。

  朝阳道:“你在等我们?”“是的,是主神让我在此等候你们。”漓焰答道。

  压抑沉郁的黑暗气息通过殿门不断涌出。

  朝阳只道了声“好”,便随着漓焰走进了死亡地殿的大门。

  门关上,殿内一片漆黑,殿门关上时的回响声此起彼伏,久久不绝。并且,声音有一种向无尽的地底传送的感觉,越来越遥远,直到最后的消失——这是一个大得可怕的地方!

  而事实上,死亡地殿并不是一座普通意义上能理解的殿宇。从上至下,是巨大的空间直贯地心,它的尽头,是熔岩汹涌的烈火之湖,它的面积相当于幻魔大陆西罗帝国帝都阿斯腓亚这么大,这也是这个地下空洞的直径,而在这近百里长的洞壁上,从底层的烈火湖往上共有十七层,而在第十八层,烈火湖的下面,才是黑暗之神所在的地方。

  漓焰的手中点了一盏灯,那豆大的光亮在巨大的黑暗中闪灭着,也成了这个世界惟一的光亮。

  朝阳与落日跟在漓焰后面,三人的脚步声在巨大的黑暗中回响着。

  他们沿着洞壁,一层一层往下穿行着,而每经一层,在光亮所及的范围之外,他们时时感到邪恶气息的疯狂扑至,然后便又退缩,似乎因这微弱光亮的原因,那些拥有邪恶灵魂的生灵没有扑上来,将他们撕碎。

  一路上,十七层,那些拥有邪恶灵魂的生灵隐藏在黑暗中,紧随在他们的周围。朝阳与落日就这样穿行于死亡与黑暗的边缘。

  等到了十八层,那扇紧闭的铁铸大门前,那些邪恶和死亡的威胁才离他们远去,而他们也停下了脚步。这巨大的门,看起来才像殿宇所拥有的门。

  漓焰道:“到了,主神就在里面等候你们。”朝阳道:“你不进去么?”漓焰道:“这里是属于主神的地方,不是其他人所能轻易进去的。”朝阳问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来到死亡地殿的目的,为何你们却没有丝毫的阻拦?”漓焰道:“这是主神的旨意,我们只是依命行事。”想了想,又接道:“抑或,你们已经来到了死亡之境,杀你们岂不是多此一举?”朝阳、落日心中同时一惊。

  这时,那扇巨大的铁铸门自行开启了。

  漓焰道:“祝你们好运。”说完,举着手中那微弱的灯光,转身离去。

  落日这时突然道:“等一等!”漓焰转过身来,道:“什么事?”落日道:“为什么你要我们相助王突破四大神殿?”这是一直藏在落日心头的疑问,现在,他终于有机会问出来了。

  漓焰道:“这是你们四人的使命。”落日道:“难道死亡地殿不是四大神殿之一吗?你既要我们突破,现在却又要阻止我们!”漓焰道:“这是你们的使命,孩子,没有人能够回答你。”“孩子?”落日心中一阵剧痛,他记得在曾经的一片花海中,他看到过漓焰的这张脸,他用十年的时间游历幻魔大陆,就是为了能够再次见到这张脸,见到这张脸的主人,现在,她居然称自己为“孩子”。

  漓焰看着落日失魂落魄的样子,微笑道:“你似乎仍没有忘记你应该忘记的东西,看来你的重生并不是很彻底。”说完,转身重新离去。

  “等一等!”落日再次喊道。

  漓焰转过身来,微笑着道:“还有什么事?我的孩子。”落日强忍着心中的剧痛,道:“你到底有没有在一片花海中出现过?”漓焰道:“这很重要吗?”落日道:“是的,很重要!”漓焰道:“没有。”她的回答十分干脆。

  “没有?”落日怔在了那里。

  漓焰道:“你见到的只是海市蜃楼,那并不真实。好好保重自己,别忘了你的使命。”说完,漓焰举着灯的背影渐渐远去。

  此时,那巨大的铁铸门已经完全洞开。

  朝阳将手放在了落日肩上,道:“走吧。”随即便走进了死亡地殿的第十八层……

  △△△△△△△△△

  朝阳、落日走进了死亡地殿的第十八层,这里看起来才像是殿宇,殿宇两边各排有十九尊神态各异的魔神雕像,张牙露齿,穷凶极恶……不一而足。在最上面的尊位上,端坐的是一尊满目赤红、口中吐出长长獠牙、头上长有犄角、头发是蛇的雕像。

  那就是传说中的黑暗之神!

  在这巨大的殿宇内,朝阳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却有着人酣睡时发出的呼噜声,而且似打雷般十分响亮,整个殿宇仿佛都随着这呼噜声而震动。

  黑暗之神似乎已经睡着了!

  随着这呼噜声所传来的方向,朝阳看到了一个人面目朝下、趴在最上端那座雕像的基座下酣睡,而且四肢张开,睡姿十分不雅。

  朝阳与落日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在他们的印象中,黑暗之神应该浑身散发着黑暗与死亡的气息,但这人却显得如此滑稽。若不是漓焰带领他们来到此处,他们甚至会怀疑走错了地方。

  落日似乎已从刚才的失魂落魄中恢复了过来,他不敢相信地道:“王,他就是传说中的黑暗之神么?”朝阳看着那睡在地上的人,没有回答落日的话,只是沉声道:“你不用再装了。”声音不是很响,但相信处于这殿宇内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听到。

  可那睡着的黑暗之神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如打雷般的呼噜声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连绵不绝。

  落日不由得好奇心大起,道:“王,他似乎没有听见,要不要我去给他一剑?”朝阳没有反对。

  落日于是拔出了那柄乌黑之剑,向酣睡的黑暗之神走去,边走边抖了抖手中的剑,嘿嘿笑了两声,道:“我倒也想求证一下,有没有人在被刺一剑后还能够不醒。”落日走到了黑暗之神的面前,侧头看了看那趴在地面上的脸,却只看到半边。他想了想,道:“我这一剑刺在哪个部位比较合适呢?是头上,还是屁股上?抑或刺在他的心脏——这样便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黑暗之神,突破死亡地殿了。但是,这一举动若被传出,那我的名声就不好听了,别人会说我落日趁人之危。”落日拿着手中的剑,左右比划了一下,却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对了。”落日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地方,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黑暗之神双腿之间,胯下的根部,脸上露出邪邪的笑,他道:“没有一个地方会比这个地方更适合刺上一剑了。”说着,落日手中的剑便刺了下去。

  剑一寸一寸地朝目标推进,呼噜之声一阵一阵地起伏,两者配成了和协的乐章。

  正当剑即将刺中目标之时,那酣睡的身体却刚好翻了一下身,变趴为侧。

  剑刺中了大腿之上!

  酣睡的人立即被强烈的疼痛惊醒,身子猛地弹跳坐起,赫然是空悟至空!

  “怎么回事?刚才梦中怎么有人用剑刺我?”空悟至空自言自语般道。

  落日赶紧将剑拔了出来,满脸堆笑道:“做梦嘛,又不是真的。”空悟至空“哦”了一声,随即伸手往疼痛处摸了一下,却发现满手是血。他望着满是鲜血的手,奇怪地道:“咦,怎么做梦被刺中还会流血?”落日道:“当然做梦刺中会流血,你看过做梦刺中不流血的人吗?”空悟至空想了想,却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做过被剑刺中的梦,道:“好像没有。”落日道:“这就对了,上次我做梦被剑刺中,也是流了血的。”“是吗?”空悟至空将信将疑地望向落日。

  落日道:“当然是真的。”空悟至空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死亡地殿的吗?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落日回答道:“我是落日,不是死亡地殿的人,是漓焰刚才领我们来到这里的,说黑暗之神要见我们。见你睡得正香,没敢打扰你。”空悟至空盯着落日的脸看了半天,而落日却显出一副真诚的样子,看上去并没有丝毫的欺骗。

  空悟至空摸着被刺伤的大腿,站了起来,忽然伸手拍了一下落日的头,道:“你这小鬼真的以为我是冤大头,连被人用剑刺了都不知道?还想骗我!”说罢,绕过落日,向落日身后的朝阳走去,非常高兴地道:“老朋友,我已经等你很久了。”说着,张开双臂,紧紧抱着朝阳。

  朝阳的双手藏在黑白战袍内,神情肃然,并没有丝毫热情的反应。

  过了半晌,朝阳才道:“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所认为的那个人。”空悟至空却道:“你不用开玩笑了,我难道连你都认不出来了么?如果是这样,我更愿意相信认不得的人是自己。”朝阳没有再说什么,眼前之人显然把他当成了影子,而影子与眼前之人定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朝阳就这样没有丝毫的举动,任由空悟至空紧紧地抱着。

  旁边的落日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心想:“难道王有那个倾向?我怎么平时没有发现……?”空悟至空这时道:“你知道吗?从星咒神殿一别之后,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星咒神让我回到了死亡地殿,而不是她所说的无间炼狱……”朝阳打断他的话道:“而你也成了死亡地殿的黑暗之神。”空悟至空这时才松开了紧抱朝阳的双手,陌生地看着“影子”,道:“你不是我所熟悉的影子。”朝阳道:“你也不是我所熟悉的漠。”空悟至空重新打量着眼前之人,道:“你是圣主。”朝阳道:“是不是让黑翼魔使大失所望?”空悟至空的心神稍定,道:“我以为来的是影子,这的确让我大失所望。”朝阳道:“而黑翼魔使却是让我感到惊喜,竟然成了死亡地殿的黑暗之神。”空悟至空仿佛这时才想起了自己的身分,那个不愿意面对的身分。曾经,他极力想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想看到另一个世界的出现,重置天地间的一切,但他现在却成了死亡地殿的黑暗之神,那个他所逃避的、拥有无限黑暗力量的神。

  他笑了笑道:“是的,现在我是主宰死亡地殿的黑暗之神。”朝阳道:“你用两千年的时间追寻着自己的梦想,但你现在却放弃了。”空悟至空道:“因为我知道,就算再过两千年,我依然什么也得不到。所谓的梦想,只是不切实际的虚幻,是伸出手就会破灭的泡沫,我永远都看不到那一天。”他的眼神显得极为悠远,在想着曾经的自己,想着曾经经历的人和事,但那一切,现在都离他远去了,比他刚才做的梦还要遥远,仿佛,那是另一个他。

  朝阳看在眼里,他知道空悟至空是痛苦的,是放弃的痛苦。一个人执着于梦想,执着于心中的信念,虽然不能实现,但他在追寻着,他的心是充实的;如果一个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那他的生命中还剩下什么?什么都没有,他的生之意义已被架空,找不到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这种痛苦比梦想不能实现所带来的痛苦还要强大千百倍!

  朝阳很想知道,是什么让空悟至空、让执着于信念两千年的人最终将之放弃,究竟有什么东西比让他先去自我更重要呢?

  朝阳道:“到底是什么让你改变了?”空悟至空的脸上露出微笑,双脚向后退着,拉开与朝阳之间的距离。他张开双臂,转动着身形,看着殿宇内的一切,道:“你看,我现在已是黑暗之神了,主宰着死亡地殿,拥有着除命运之神外最强大的黑暗力量。我是死亡空间的王者,所有一切死去的生灵都在我的掌控中,我可以让任何一个人生,也可以让任何一个人死——我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难道不好么?又还要苛求其它的什么?”朝阳道:“但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以前你总是思考着这个世界,思考着世界上的一草一木,思考着这个世间的秩序,但你最终却放弃了自己的梦想。”空悟至空微笑道:“那是因为我以前太笨了,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这个世间的秩序是什么样的与我何干?我只须关心下一顿应该吃什么,吃不吃得饱,合不合胃口,吃完之后可不可以好好地睡一觉,睡的时候可不可以做一个好梦。难道人活着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吗?其它一切虚妄的追求,只不过是给自己徒增烦恼而已。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做幸福,去他妈的梦想吧!”随着所说的话,空悟至空脸上洋溢着满足和幸福。

  朝阳知道这“幸福”中的虚假,他道:“你在欺骗着自己!以往,与无语大师一样,你是惟一两个值得我尊重之人,现在我只会为你感到可惜。”空悟至空显得并不在意,道:“你尽管可惜吧,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痴迷于梦中,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我一样看得透彻。如果不能及时抽身,等到后悔之时,什么都已经晚了。”朝阳没有再说什么,空悟至空心中藏着巨大的痛苦这是肯定的。这样一个人,是绝对不会轻易背弃自己的梦想的,但这,并不是此刻的朝阳所应该关心的,从他来到这里,看到空悟至空,就注定了他们已经是对手,他们之间只有一个胜利者!而朝阳知道,自己绝对不应该是那个失败者,所以,眼前的空悟至空是他必须除去之人!

  朝阳拔出了手中的圣魔剑,剑刃上泛动着凄艳的赤红,道:“出招吧!”空悟至空回过头来,他看着朝阳手中已断了一半的圣魔剑,笑了笑,道:“这个世界有太多奇妙的事,很多事情不能事先去揣度,就像我们之间这一场不可避免的决斗,在开始之前,谁也不知最后谁胜谁败。我想说的是,这里是死亡地殿,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死了的人……”他把头转向落日,续道:“就像他一样!”落日道:“我早已死了,只是获得了重生而已。”空悟至空的眼睛又投向朝阳,道:“那你有没有发现,你也已经死了?”朝阳心中一震,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种话,平静地道:“你觉得有必要说这毫无意义的话么?我自己的事,自己最清楚,没有人可以蛊惑我!”空悟至空微笑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但你不妨用手触摸一下自己身体,看你的手是否能触摸到任何有实质的东西。”朝阳依言照做,竟发现自己的手穿透身体而过,身体竟然没有任何实质,尽管看上去与平时并没有任何异样。他的脸色剧变,不解地道:“怎么会这样?”



 

 
分享到:
宋徽宗夜访李师师
10.心理变态的,只能做姐妹
21 哭竹生笋    孟宗,  三国时江夏人,少年时父亡,母亲年老病重,医生嘱用鲜竹笋做汤。适值严冬,没有鲜笋,孟宗无计可施,独自一人跑到竹林里,扶竹哭泣。少顷,他忽然听到地裂声,只见地上长出数茎嫩笋。孟宗大喜,采回做汤,母亲喝了后果然病愈。后来他官至司空。
望天门山
魏忠贤
史上第一个因不会说普通话被废的皇后
三字经94
揭秘中国历史上的十大绝版美男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