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二章 绝尘之酒

第二章 绝尘之酒

时间:2015/1/6 15:47:45  点击:1034 次
  当影子酒醉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昨晚的酒、昨晚的欢笑还历历在目。

  酒楼里,颜卿及那六位老者已离去,落日、天衣、漓渚、残空尚在沉睡着。

  “的确是人生中难得一次的醉。”影子心里想着。

  他站了起来,面向窗外,远处是幻魔大陆大大小小的城池——站于星咒神山之巅,将幻魔大陆所有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这时,颜卿上了楼,看到影子站在窗口,道:“昨晚看你喝得太多,故没有打扰,就让你睡在了这里。抱歉!”影子回过头来,道:“无须客气,这是我睡得最好的一次,应该我说’谢谢’才对。”颜卿笑了笑,道:“你也客气起来了,在幻魔大陆历练之时,虽然听说过你,却没有见过你,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影子饶有兴趣地道:“什么样一个人?”颜卿想了想,却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词,道:“其实我也并不太清楚你是怎样一个人,只是你昨晚喝醉酒的时候很可爱。”影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我似乎有着十八种性格,不知你信不信?”“十八种性格?!”颜卿张大了嘴巴,显得匪夷所思。

  影子道:“是啊,十八种。”颜卿略有所悟,道:“你开玩笑吧?”影子道:“是啊,不知为什么,醉了一场后,突然心情变好了。”说着,若有所思。

  颜卿没有接着影子的话说什么,却道:“你昨晚真的不怕我们会对你采取行动?”影子道:“你是说我喝得这么醉吧。如果你们对我们采取行动,你现在将会看到另外一种局面。”颜卿道:“难道你昨晚没醉?”影子道:“醉了。”颜卿不明白道:“那为什么?”影子道:“不为什么,不同的事情将会有不同的结果。”颜卿虽然听到影子同是以轻松调侃的语调与自己说话,却发现他在说话的时候确实有两种以上的性格存在,只是压得很深,不由忖道:“他喝了绝尘酒,却仍没有隔断以前的一切,看来并没有成为真正的神!他为什么表现出已经成为了神的样子?难道……”“你在想什么?”影子突然打断了颜卿的思索,眼神似笑非笑,显得有些犀利。

  颜卿看着影子的眼神,这样重大的发现不禁让他有些慌张,道:“没……没什么。”影子似笑非笑地道:“你说话有些紧张。”“是吗?我怎么没发现?”颜卿道。

  影子道:“但我知道你在想着什么。”说话之间,影子的手突然闪电探出。

  颜卿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脖颈已被影子的手掐住,只要影子稍微再用点力,颜卿的脖颈便会被掐断。

  影子道:“说,昨晚你们给我喝的是什么酒?”颜卿这时反而显得很平静,道:“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改变,喝的是绝尘酒,任何想隐埋的东西,都会在醉酒之后表露出来,比如你深藏的真正属于你的性格,都会在不经意间表露出来——你不是神,并没有真正忘记你自己!”影子冷笑道:“既然你知道了,就惟有死!”“死”字音落,只听“咔嚓……”一声,颜卿的脖颈便被影子捏断了。

  天衣、落日、残空、漓渚这时正好醒来,也便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不解,只是此时的影子让他们感到陌生。

  影子松开手,颜卿便掉在了地上,死去。

  落日忙问道:“王,发生了什么事?”影子嘴角浮出一丝冷笑,一字一顿道:“血——洗——星——咒——神——山!”四人同时一惊,只见这时影子手中那断了的圣魔剑已经拔出,圣魔剑灵怒射,赤红的血光直冲虚空。

  四人顿时产生一种错觉,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影子,而是朝阳。

  就在影子手中圣魔剑拔出的一刹那,六条白影分别自六个方向向影子疾冲而至。

  影子冷哼一声,道:“凭你们也想阻我?”圣魔剑绕身划出圆弧——赤红的电芒如波浪般荡漾开来,只是不知比波浪快多少倍。

  眨眼之间,圣魔剑回收,而空中,那向影子疾冲而至的六人拦腰斩断,变成十二截落在了楼板上。

  正是昨晚陪他们畅快喝酒,畅快大笑的六位老者,他们向影子冲掠的速度不谓不快,修为不谓不高,但面对影子,他们根本无招架之功,鲜血洒满一地。

  而这时,整个酒楼已被手持武器之人围得水泄不通,每个人都有着尘世中人无法比拟的修为,身着占星袍。

  如此快的时间就将酒楼围住,显然早已有了准备,虽然他们刚才看到影子一眨眼间便将颜卿及那六位老者击杀,但眼中并没有丝毫惧意。

  落日、天衣、残空、漓渚四人此时也已全神戒备,昨晚对占星家族的好感荡然无存,任何事情都不是表面看来那么简单!

  影子哈哈大笑道:“来得正好,免得我四处寻找,就一齐解决吧。”话音落下,酒楼的上半截突然倒塌,那是被影子刚才杀死六人的剑芒余芒所切断,此时经由影子的笑声震动,便随声倒塌。

  而在酒楼倒塌之声,那些身着占星袍、将酒楼围得水泄不通之人,一齐奋勇向影子及落日、漓渚、天衣、残空五人冲至。

  手中兵器划过一道道寒芒,织成密密的杀网,欲将影子五人搅碎。

  没有人会怀疑,如此杀势,整座酒楼必会化成齑粉。

  而在这时,突然响起一声暴喝:“慢着!”接着,一阵疾风自酒楼上空爆开,那密密织成的杀网顿时溃散。那些占星家族之人,被突然爆开的疾风冲得四分五裂,散作一地。

  声音是从空中的星咒神殿传出的,那团爆炸的疾风正是星咒神所为。

  此时,空中的星咒神殿已经现出,伟大的星咒神站在星咒神殿的大殿门口,一条通往星咒神殿的台阶从大殿门口延伸到星咒神山。

  影子与落日、天衣、残空、漓渚五人从倒塌的酒楼飞身冲掠而出,落定。

  落日、天衣、漓渚、残空四人见到空中的星咒神,皆感诧异,明明说话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但在星咒神殿的却是一个女子模样之人,他们怀疑自己的眼睛看花了,抑或,眼前之人并不是星咒神。

  但影子这时却道:“星咒神,算你还够聪明。”星咒神道:“你不就是想突破星咒神殿么?何必杀那么多人?”星咒神道,若他没有及时制止,那些人此刻必定已死在圣魔剑下。

  影子道:“若不杀人,你会如此痛快将星咒神殿之门打开么?”星咒神否决道:“不,你是因为被颜卿识破恼羞成怒,才一怒之下杀人。你其实并不是影子,而是朝阳!那场决战,事实上是你赢了,而你,却借着影子的身体假装失败——若非让你喝了绝尘酒,差一点连我也被骗了。”落日、天衣、残空、漓渚听得惊骇,他们尚未肯定眼前这女人模样、拥有绝世容颜的人是星咒神,却又听到了另一个更让他们吃惊的消息,四人的目光齐齐射向“影子”。

  影子,不!是朝阳。朝阳对四人异样的目光毫不理睬,只是看着空中的星咒神,道:“你们不是想让影子胜么?那我就如你们所愿,看你们到底想玩什么花样!但是可惜,你们没有玩这个游戏的耐心,早早就给戳穿了,真是让人大失所望,哈哈哈……”朝阳发出震天的狂笑。

  落日四人听到朝阳的回答,顿时傻了眼,他们是亲眼看到朝阳败在影子之手的,看到朝阳的形体灰飞烟灭,可结果为何是影子败了呢?他们一时之间理不清头绪,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但朝阳的承认……

  “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落日不由得问道,虽然他知道现在问这个问题并不是时候,但还是忍不住问了。

  朝阳止住笑,以睥睨天下的眼神看着四人,道:“事实就是影子已经死去,我才是真正的胜者!因为我拥有战胜天下的力量,所谓’无我道’,在我眼中,狗屁不值!”“可是,王……”落日仍不敢轻易相信这是事实,可是仔细回想起来,眼前的“王”与他们以前所认识的王有许多令人费解的地方。

  天衣、残空、漓渚皆是一时之间与落日有着同样的想法。有些事情是他们亲眼目睹的,并不是几句话就可以推翻的,况且,这也可能是王所采取的战术……

  朝阳不再理会四人,他的目标是突破四大神殿,而眼前的星咒神才是他的阻碍。他的脚踏上了星咒神殿伸展下来的台阶,一步一步朝虚空中的星咒神殿走去,黑白战袍随风而动。

  占星家族的人虽然生活在星咒神山,但星咒神现身眼前,他们尚是第一次看到。

  那些刚才被星咒神从朝阳手下解救之人及所有占星家族所属连忙跪伏于地,齐声道:“神恩占星一族,神恩占星一族……”星咒神看着一步一步向星咒神殿踏来的朝阳,脸上的笑容荡漾开来,倾国倾城。

  事情正朝她所认定的法则进展着:万物皆是在行动之中,既在意料中,又在意料外,她可以占破天机,却还是被朝阳骗了。不过,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再无后顾之忧——她要将这狂傲之人永远地留在星咒神殿。

  转过身,星咒神往星咒神殿内走去。

  人虽离去,但那倾国倾城的笑容犹自凝于空中,久久不能离去。

  漓渚见“影子”已经往星咒神殿走去,回望天衣、落日、残空三人,道:“我们是否要跟去?”落日、天衣一时之间也没有定论,这时却听残空断然道:“我们既然来到了这里,不论事情怎么样,已再无退路,我们必须去星咒神殿!”说完,也不管三人是否同意,随’影子’之后,第一个踏上了那通往星咒神殿的台阶。

  落日、天衣、漓渚三人还没有下定决心,残空的举动让他们大感意外,平时不太爱发表意见的残空自从来到这里后,对迟疑中的事情往往有着他们所未有的果断。

  事实上残空说得没错,他们已没有退路!

  三人相继踏上了通往星咒神殿的台阶……

  △△△△△△△△△

  五人站在星咒神殿的殿门口,身后的台阶已然消失,隔断了它与尘世间仅有的一点联系。

  里面,星咒神的声音传来:“星咒神殿无一处不藏着另外一个世界,那是成千上万结界的叠加,一棵树、一株草、一片雪花、一粒沙尘……都有它自己的世界,你们可要小心啊,哈哈哈哈哈……”星咒神的笑声很自傲,刚听之时,仿佛就在眼前,但话音落下,已经相隔了几万里。

  无须星咒神提醒,朝阳已经感到了星咒神殿内每一处所在潜藏的危险,这是他迟迟没有进去的原因。那些无数叠加的结界内,都是另外一个世界,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着什么,若是无法突破,就将永远困于这里,直到死去。

  残空这时走到朝阳面前,道:“王,让我先进去。”说完,也不待朝阳说话,便率先冲进了星咒神殿内。

  虽然,残空知道眼前之人的身分尚没有确认,但他仍以“王”相称。这个世界上,许多事情无须想得那么复杂,正如他一生对剑的追求,眼中惟有剑!无论眼前之人是不是影子,既然他们一起来到星咒神殿,就必须同心协力突破它,其它事情以后再作定论。

  落日、天衣、漓渚见到残空的举动,先是一惊,但旋即便明白了——残空这是在以自己的行动做给他们看!

  落日、天衣、残空三人同时来到朝阳面前,道:“王,我们去了。”转而,三人冲进了星咒神殿。

  无论眼前之人是不是影子,此刻,他们都把他当成了心目中的“王”。

  朝阳的眼中闪过一丝感动,他也迈开双脚,往星咒神殿内走去……

  △△△△△△△△△

  当残空冲进星咒神殿之时,从门口处所见到的殿宇已然消失。就在他冲进星咒神殿的一刹那,已经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而在这个世界中,惟一的存在是一个人——星咒神殿的天狼护法!其它的则是一片黑暗的虚无,双脚如同踏在虚空中。

  天狼护法身着银白色的天狼战甲,头盔上有着明显的天狼徵记,俊美无俦的脸显得很冷酷,有一种天生的让人不能接近之感。

  “欢迎你来到天狼星宫,我是天狼星宫的护法!”残空道:“星咒神殿的天狼星宫?”“不错,要想突破星咒神殿,必须首先突破天狼星宫。”天狼护法冷傲地道。

  残空眼中余光扫过四周,并没有感到自己的所在是一座星宫,除了虚无,感觉到的是彻骨的寒意。

  天狼护法似乎明白残空心中所想,道:“你现在所处,是天狼星内的世界,除了寒冷,你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惟有你战胜我,才可以突破天狼星宫。不过,你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天狼星宫内的所有力量都由我支配。”残空淡淡地道:“是么?”显得并不在意,但当他暗暗将自己的功力向外延伸时,其力量根本就找不到依附点,也就是说,他并不能像平常一样,以自己的功力,借取虚空中的力量以形成强大的气势。他所拥有的力量是单薄和孤立的!心中不由暗暗一惊。

  天狼护法早已察觉残空暗下的举动,他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在骗你么?不妨告诉你,我甚至能控制你所发出的力量。”话音刚落,残空顿时感到身边有着风在绕着自己旋动,那正是他刚才暗中所发动的力量转化而成。

  是的,天狼护法说得没错,这里是他的世界,他确实可以支配这里所有的力量。

  残空并没有感到气馁,淡淡地道:“这又如何?”天狼护法孤傲地道:“这注定你会败!”残空道:“我一生求剑,是一个用剑说话的人。而以剑说话的人只尊重事实,而且,我今天必须突破天狼星宫!”说话之间,残空缓缓找出了自己的剑,在这一片虚无的空间里,剑闪动着如水般淡淡的光。没有因功力催发而产生的剑芒,但握在残空手中,却有着无限可能性。

  天狼护法不屑地道:“你的剑没有生气,却想以它来胜我,我为你感到绝望!那我就让你在死之前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剑!”一片虚无之中,天狼护法骈指成剑。

  剑出,如一道天光将虚空划破,惊芒乍现,以剑尖为牵引,整个空间的虚无,瞬间化成有形,所有力量不断向剑汇聚。剑一出,牵动整个空间存在的力量,形成澎湃无匹的绝世一剑,气势震彻天地,剑势凛冽狂暴。

  整个空间的力量都被这一剑牵动,在残空眼中,天地间只剩一剑,惟有一剑!整个空间都以剑的形式存在。

  残空深谙于剑,也可以,这个世上已没有人比他更懂剑。能在虚无之中将整个空间的力量转化为一剑,这是残空第一次所见,这也是残空所见最为狂猛爆烈的一剑!更重要的是,这一剑所蕴藏的力量若是爆发,必将毁天灭地!

  天狼护法说得没错,天狼星宫的力量都是以他为中心,只要他的力量一动,整个空间的力量便动。他就是天狼星宫,天狼星宫也是他,天狼星宫内的力量就是他身体力量的一部分。要想在天狼星宫战胜天狼护法,这比在其它的地方战胜十个天狼护法都要困难。

  因为这里是他的世界!

  整个天狼星宫的力量都凝于这一剑向残空逼近,他的心不断地收缩!

  面对这样的一剑,他所拥有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之抗衡,而在天狼星宫,他的任何一点异动,都无法逃过天狼护法的察觉,如同是被握在天狼护法手中的一只蚂蚁,所有的一举一动都无法逃离其手掌心。

  所以,任何的避让对他来说都是无用的,他惟一可以做的是凭借自己的单薄力量,直面承受的这一剑。

  就像手脚被缚的蚂蚁,迎接重重砸下的铁锤!

  残空手中的剑缓缓扬起,眼神全力聚于一点,凝视着那不断逼近的剑之锋芒最盛处。

  就在那骈指成的剑逼近残空周身一米范围之内时,残空手中的剑突然动了……
 

 
分享到: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5
红楼梦中受性丑闻困扰抑郁而亡的美女
努尔哈赤仓促迁都之谜 要保大清龙脉
三字经8
25岁创办途牛旅游网的于敦德1
三字经26
风流女皇武则天长寿秘笈 养面首采阳补阴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