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二章 纠缠千年

第十二章 纠缠千年

时间:2015/1/6 12:17:06  点击:1545 次
  辽城。

  在颜卿离开大将军府后不久,大将军府又迎来了一位客人。

  他穿着一件黑色斗篷,头上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让人无法看清其脸容。

  他站在大将军府门前,顿时给门前的侍卫以强烈的压抑感,仿佛胸中有一口气无法舒出,手更是不自觉握紧了腰间的佩剑。

  还未等他们出口相询,只听来者沉声道:“就说阴魔宗隐风魔使求见安心魔主。”两名侍卫闻言,相互对视一眼,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其中一名侍卫十分郑重地道:“请稍等。”随即转身入内通报。

  来者的眼角微微抬起,望向大门,露出的侧脸赫然是属于已被褒姒和月战杀死的轨风的脸!

  脸上刻着的是一如继往的冷傲。

  片刻,进去通报的侍卫急步而出,躬身施礼道:“魔主有请!”轨风跟随着侍卫来到阴魔宗魔主安心的房间门前,那侍卫不作言语便欠身退下。

  轨风掀开头上的帽子,解开黑色斗篷,露出里面如烈焰焚燃的火红战袍。

  他打量着门前,这是一间东南朝向的房间,面对着花苑的一座假山。轨风并没有立即出声相报,而是有着片刻的迟疑,然后沉声道:“你不是安心魔主!”里面传出声音道:“是的,我不是安心魔主,我是无语。”声音赫然是属于无语的!有着一惯的通彻世事的淡然。

  “无——语——大——师?”轨风冷然道。

  “正是无语,安心魔主有事不在大将军府,是以无语代之接见魔使。”轨风眼中乍现一丝精光,迟疑一下,推门进了房中。

  房间内一切布置甚为简洁,只有一床一桌一凳一灯。

  灯是那种很古老的燃油灯,细小的灯芯跳动着豆大的光亮,整个房间的窗户紧闭。

  这正是安心惯有的生活作风。

  无语此时便坐在那惟有的一条凳子上。

  轨风随手将房门关上,房内顿时一片阴暗。他走到桌前,略为躬身道:“轨风见过大师。”无语道:“隐风魔使不用客气,安心魔主在离开前曾提到过魔使这些时日会到,所以无语一直都在等魔使的到来。”轨风道:“魔主为何事外出?”无语道:“他去了妖人部落联盟,因为圣主出了事。”轨风诧异,他没想到无语如此直言不讳地告诉他这些,忙又问道:“圣主出了什么事?”无语道:“圣主被关在了妖人部落联盟的祭天台禁区,现在生死不明。”轨风表情一惊,道:“怎么会这样?”无语淡然道:“这是圣主必要经过的一劫,圣主能否突破千年前的自我,全在此劫。”轨风不解地道:“轨风不明白大师的意思。”无语道:“因为圣主此次进入祭天台禁区,既有可能是有去无回,也有可能获得足以与天战的力量,一切尚是未知,而圣主又不能不冒此险,所以,一切全在此劫。”轨风又道:“那魔主前去妖人部落联盟又是所为何事?难道有什么办法可救圣主么?”无语望向轨风的脸,道:“轨风大人似乎急于想知道一切。”轨风心中一紧,不知不觉中他竟被无语牵着鼻子走,而且是如此的不露痕迹。他连忙收摄心神,冷冷地道:“大师这是在怀疑轨风?圣主身系整个魔族,轨风只是担心圣主的安危而已。”无语淡然道:“原来如此,是无语言之有误。”转而又道:“魔使此次前来辽城,是否带有重要的消息?”轨风郑重地道:“轨风奉魔主之命,潜身于西罗帝国,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为魔族的光复做出贡献。此次,轨风率领西罗帝国的百万大军已达西罗帝国的南方边境,只等圣主一声令下,便可与圣主的大军合二为一,反杀回西罗帝国,实现圣主一统幻魔大陆的夙愿!”无语皱了皱眉头,道:“可圣主现在生死未卜。”轨风道:“以大师未卜先知之能,难道不能占卜到圣主是否有事么?”无语道:“安心魔主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我现在惟一知道的答案是等。”“等?”轨风道。

  “等。”“如果等不到呢?”无语的眼神中露出茫然之色,道:“等不到?”顿了一下,又道:“也许,每一个人都只有回到自己的来处。”轨风道:“难道真的连一点拯救的办法都没有么?”无语摇了摇头。

  轨风想了想又道:“如果圣主能够平安回来呢?到时圣主会有什么打算?”无语淡淡地道:“一切只有待圣主回来后才知道。”轨风突然语气一变,道:“可如果等不到圣主回来呢?”无语抬眼望向轨风,轨风的眼睛瞬间变得诡异异常,仿佛两泓深不可测的潭水,潭水静静的,一层涟漪缓缓荡开。他望着轨风的眼睛,所有意识渐渐变得模糊,眼睛慢慢合上……

  一个时辰之后,两名看守大将军府门前的侍卫看到无语送轨风离开了大将军府。

  △△△△△△△△△

  紫霞在甬道内来回走着,等待着,但她永远不知道自己等待的是什么,是朝阳获得破天的力量,破禁而出吗?还是等待着朝阳的元神与破天一样,被封禁于炼神鼎内?

  她的心里很矛盾,也许她一直都这样矛盾着。她选择了影子,就真的代表她希望朝阳毁灭么?也许原来是,但现在,她不能够确定了。

  她清楚地听到朝阳自己承认,他来此的目的是为了获得破天的力量。也就是说,在他前来妖人部落联盟之前,便已经想到了可能发生的一切。她不知道他冒险而来,到底有几分是为了自己,抑或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她只不过是他很好的一个掩饰借口。

  而她来到这天地阴阳倒转之地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呢?如果朝阳成功获得破天的力量,破禁而出,她最初的意义就没有了,剩下的是她与朝阳在这里度过的一段经历,一段若即若离、痛苦而又甜蜜的经历。而在这段经历中,又有几分是真实的呢?她所获得的又是什么?

  前面甬道内的烈焰一浪强过一浪,隐隐可闻闪电的炸响声连绵不绝,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震怒。

  紫霞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有着无尽的落寞,她的心无依无靠,找不到停泊的港湾。

  她原以为,只要作出了选择,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矛盾和痛苦。可选择后的结果并没有让她解脱,她仍摆脱不了千年前那痛苦无奈的纠缠。时间变了,其它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么?越想摆脱,只能让人更痛苦。

  “轰……”一声巨响传出,整个山洞剧烈地颤抖,细小的石块四溅震落,那狂暴的烈焰竟向紫霞所在的甬道疯狂扑来。

  紫霞心中陡然涌起无限的凄楚,心道:“这样也好,就这样去了,再也不会有痛苦了。”竟然闭上了眼睛,站立不动,任凭那疯狂的烈焰迎面扑来。

  与此同时,山洞内的炼神鼎一道赤红的电光爆射,穿透头顶的石壁。

  六条赤晶寒紫链不断收缩,道道闪电通过玄冰寒铁柱,流过赤晶寒紫链,汇聚于炼神鼎,霹雳炸响不断。

  “哈哈哈……”破天元神的虚像倏地自炼神鼎窜出,六根赤晶寒紫链的拉扯和玄冰冷玉索的收缩让虚像的变形到了极度夸张的地步。

  只听破天狂啸道:“战心不死,战意不灭!我战天虽然元神消失,但幻魔空间将永存着战神不死的战脉!冥天,你等着瞧!哈哈哈……”“轰……”巨响声中,破天的元神化为缕缕火光消散于山洞内。

  又是一声巨响,六根赤晶寒紫链同时断开,紧接着,炼神鼎爆破飞碎。

  烈焰中,朝阳手持圣魔剑,缓缓地站了起来,他身上的肌肤在烈焰中煅烧成赤红色,眼睛如同两团不灭的烈焰,头发在烈焰中飞散飘扬,竟然不燃。

  一声长啸,圣魔剑挥劈而出,圣魔剑灵化作怒龙疯狂窜出。剑光闪过,山洞的壁顶从中被一分为二,随即,整个山洞轰然坍塌。

  那即将将紫霞吞噬的烈焰随着一声巨响,停止不再向前,甬道不断被坍塌下来的巨石所掩埋。

  这时,紫霞头顶的甬道一阵剧震,随即,一块巨大的岩石迎头砸下。

  就在巨石即将紫霞压碎的一刹那,一条赤红的怒龙猛然撞向那巨石,巨石顿时化为齑粉。

  粉雾弥漫中,朝阳飞身将紫霞抱住。

  圣魔剑破空刺出,头顶岩石开裂,朝阳挟着紫霞冲天而出。

  而就在破空冲出的一刹那,天上数道闪电向朝阳疾劈而下。

  朝阳圣魔剑灵猛地释放窜出,怒龙飞舞腾跃,迎上那数道闪电。

  “轰……”巨响声中,气浪翻天覆地,红白电光交相辉映,虚空一片迷茫。

  这时,朝阳所在的空间缓缓倾斜,倏地,天和地一下子倒转了过来……

  △△△△△△△△△

  晴朗的天空下,妖人部落联盟上空惊雷阵阵,闪电耀舞。

  祭天台禁区内烈火越烧越旺,直冲虚空。

  三座祭天台上,旌旗飘扬。

  祭天台禁区外,独臂老人及另外九名长老站在一起,影子、泫澈、澜蝶立于一旁。

  独臂老人面对着凤泉等九人道:“各位长老,事情紧迫,烦请各位立即开启三座祭天台的’封神阴阳印’,组成’祭天封神阵’,将祭天台禁区永远封禁,以绝后患!而我身为昔日战神破天的战将,且有四位弟妹之事,为避免嫌疑,不方便入内,望各位不要辜负神主所托之重任。身为长老会大长老,老朽在此先行谢过。”说罢,深深地向九人鞠了一躬。

  其中一身材高大之长老道:“大长老的良苦用心,我等心中自是明了,如此大礼,实是折煞我等。况且,封禁破天是我们义不容辞之事!”其他几位长老同声附和,惟有站在身后的凤泉尚在想着有何处不妥,但看他的样子,显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独臂老人双手一拱,施礼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各位长老了。”言毕,九人分作三组,飞身赶往三座祭天台。

  凤泉及另外两位长老走进禁区,沿着盘旋的石阶往神族祭天台攀去。他们所攀的祭天台,也是离影子及独臂老人最近的祭天台。

  泫澈、澜蝶、独臂老人望着凤泉三人一步步往祭天台攀去,而影子却把目光放在了独臂老人身上。他迈动脚步,向独臂老人靠去。

  独臂老人似也感到了影子向他走来,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望向影子,平静地道:“你一定想知道我对黑玄、千毅、纤雨、哲野四人动手的原因吧?”影子在独臂老人身前站定,微笑着摇了摇头。

  “哦?”独臂老人
 

 
分享到:
狼和七只小山羊
23 弃官寻母    朱寿昌,  宋代天长人,七岁时,生母刘氏被嫡母(父亲的正妻)嫉妒,不得不改嫁他人,五十年母子音信不通。神宗时,朱寿昌在朝做官,曾经刺血书写《金刚经》,行四方寻找生母,得到线索后,决心弃官到陕西寻找生母,发誓不见母亲永不返回。终于在陕州遇到生母和两个弟弟,母子欢聚,一起返回,这时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
三字经99
三字经100
西游记中唯一被贼人玷污的女人
乌鸦1
慈禧罕见老照片1
农夫和蛇的故事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