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八章 神鼎炼天

第八章 神鼎炼天

时间:2015/1/6 11:49:05  点击:690 次
  朝阳看着炼神鼎内破天暴怒的样子,发出不屑的冷笑。

  破天听到,厉声道:“小子,你笑什么?从来没有人可以嗤笑老夫!虽然我被封禁在炼神鼎内,可要杀你,也是易如反掌!”朝阳毫不畏惧地道:“我在笑你在做无谓的挣扎,要是你发怒可以离开这里,早就打翻这炼神鼎,离开了这里,又何须等到今天?”破天冷笑道:“你以为离开这里很容易么?从老夫战败那一天到现在,不知想了多少办法,都毫无用处。这无以数计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么?难道连老夫发怒一下都不行?”朝阳道:“如果发怒可以解决问题,那你就尽管发怒吧,没有人会拦着你!”“小子,难道你有什么办法让我离开这里?”破天反问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朝阳道:“没有,但若我是你,决不会像你一样做那些毫无用处的事情。天下间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解决办法的,只是有没有想到而已。”破天道:“真是天真无知!你可知这炼神鼎、赤晶寒紫链、玄冰冷玉索、玄冰寒铁柱都被梵天与冥天集两人之力,施以封禁魔法,一遇到力的抗挣,便马上对我的元神进行摧毁,若非我战心不死,只怕早已魂飞魄散了,哪还能在今天见到你?”朝阳道:“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么?”“有!”破天道:“除非找到比梵天、冥天合起来还要强大的力量解开封禁,但这是不可能的,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人的存在!就算有,这里是天地阴阳倒转之地,任何武功、魔法、精神力都会失效。”“那你呢?为何你的元神所拥有的力量没有失去?”朝阳道。

  破天道:“因为我是战神破天!我的元神不灭,力量就不会消失,这是创世之神赋予战神的荣耀,否则我早就魂飞魄散了!”朝阳道:“难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么?”破天道:“当然有,除非梵天和冥天亲自为我解除封禁,但你认为这有可能么?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倒宁愿永世被困在这里,也不愿接受他们的施舍和怜悯。”朝阳道:“这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梵天已被我所杀,他的元神已经永远自这个世间消失。”破天听得一惊,道:“小子,你杀了梵天?”显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朝阳轻淡地道:“是的,是我亲手杀了他!”“为什么?”破天显得极为不可思议,一时之间倒忘了其它。

  朝阳的眼神一下子显得很悠远,冷然道:“因为当年他说,如果我要成为幻魔大陆最强的人,就必须舍弃所有感情。我第一关要过的,就是杀了他!我听了他的话,所以他死在了圣魔剑下。”破天忙道:“那你有没有成为幻魔大陆最强的人?”朝阳道:“我成为了幻魔大陆最强的人,但却忘记了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他说要我舍弃所有感情,但我成为幻魔大陆最强的人是为了得到一份感情,所以,最后我又失败了,在我失败的那一天,我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被人控制的,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一种安排。因此,一千年后我又活了过来,就是为了与’他’战!”破天一笑,道:“原来我们都是想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但你为何又因为一个女人来到这天地阴阳倒转之地?看来你没有真正地彻悟,放下一切。”朝阳并未否认,道:“我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但我终究还是没有做到。我想了七天,想了万千种应对策略,最后却还是作了最愚蠢的选择。但又有谁说,要战胜’他’就必须放下一切?我便不信!我既要战胜’他’,还要拥有一切!”破天道:“你想拥有,便有弱点,便有破绽,这样的你漏洞百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朝阳厉眼望向炼神鼎,道:“连你都这样认为?”破天道:“’他’能够掌握人的命运,就是利用人的弱点。当年我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我对权势的欲望太强,我以为我可以用自身强大的力量改变自己的命运,但终究还是失败了。”语气显得极为失落。

  朝阳不禁冷笑,道:“这就是昔日闻名遐迩的战神破天么?我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出自你口中!”破天哈哈大笑,道:“这话当然不是出自我之口,只是它时而跳出来想侵扰我的意志而已,我又岂会上当?我战神破天一身求战,一生为战!要的不是宿命,而是战胜一切,包括命运!”朝阳道:“但你却被封禁在这里。”“小子,你为何老是往别人的痛处戳?”破天暴喝道。

  朝阳道:“我只是觉得,你一辈子都被封禁在这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每天承受闪电烈火的煎熬,那拥有可战天下的力量又怎样?只是用来挣扎,发出痛苦的悲鸣而已。”炼神鼎突然一阵剧烈震动,接着赤晶寒紫链颤动起来,三味真火熊熊燃起,破天元神化成的虚像自炼神鼎内一下窜出,拉扯着赤晶寒紫链,倏地逼到朝阳面前。

  朝阳只感灼热的气浪化成缕缕热气,从每一个毛孔往身体里钻,体内烫如火炉,就算黑白战袍也无法抵挡这强霸的热劲。

  只见破天扭曲了的虚像紧逼着朝阳,凶狠地道:“小子,难道你嫌自己的命太长不成?老夫可是随时都能要你的命的!”朝阳镇定自若,微笑着道:“我知道,但我来到这里,生与死对我又有什么区别?”破天哈哈大笑,道:“那好,既然生与死对你没有什么区别,那你就去死吧!”一股强大无匹的劲风迎面扑来,朝阳顿感身上的黑白战袍一下子飞了起来,眼前一片黑暗,强大死亡的恐惧瞬间便蔓延全身,一道黑色旋流陡地涌了起来,将他吞噬。

  “不——”朝阳大喊道,随即思维一滞,一切停止……

  △△△△△△△△△

  月色当空。

  影子搀扶着黑玄来到了一片竹林,竹林绵绵,竹叶凋落,一副颓败之景。竹林中有一条小河平静南去,曲折流过,河水上间或飘浮着黄色竹叶,随着流水,往夜的更深处飘去。

  在河的左边,是一条细石铺就的小路,竹叶零落,无人清扫。

  黑玄指着这细石小路道:“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很快便可见到你想见的长老会之人。”言语中含有轻快的欣喜。

  自看到那祭天台禁区冲天而起的红光及红光中张牙舞爪的怒龙,黑玄的心情显得异常雀跃,脸上含着忍俊不住的笑意。

  影子已猜到,那冲天而起的赤红之光是由圣魔剑所发出的,在云霓古国的天坛太庙,圣魔剑首次出现的时候,朝阳便使圣魔剑发出那冲天的赤焰之光,只是那次没有怒龙出现。影子知道,黑玄之所以显得如此高兴,他一定认为,只有战神破天才可以召唤出圣魔剑的剑灵,而这也说明,战神破天——他们的战主——还活着!

  影子并不太关心战神破天是否还活着,他心中想到的是朝阳与紫霞,圣魔剑在朝阳的手中,战神破天得到圣魔剑,绽放出圣魔剑灵,说明是朝阳将圣魔剑给了破天,而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朝阳没有死,至少是在将圣魔剑给破天之前。如果是这样,那么紫霞很可能也没有死,还活着,这让影子在对他们的生死感到茫然之后,又更加确定了进入祭天台禁区救出紫霞的决心。

  河水悠悠,泛着清冷的月光,影子搀扶黑玄沿着细石小路往北行去,夜鸟时而从林中惊起飞窜,身边河水清澈见底,卵石遍布,偶尔有黑尾白须金鳞的龙鱼悠然游弋。

  影子知道这种龙鱼是一种极富观赏性的鱼,幻魔大陆的皇宫贵族都以拥有这种龙鱼为骄傲,但却很少有人能够真正拥有,却不想在这妖人部落联盟见到。

  思忖之间,却听黑玄道:“到了。”影子抬头一看,在河边竹林的一片空旷之地,有一间竹屋,柔和的灯光从竹屋的缝隙间透出,在空旷的地上投下一束一束的光线。

  影子望向黑玄,黑玄一笑,然后大声道:“几个死老鬼,你们猜对了,我败了,哈哈哈……”“那你就带他进来吧。”竹楼内传出一个人淡淡的声音。

  黑玄神情为之一愕,他自是听出了这淡淡声音中所含的忧虑。“难道是因为自己带这小子来?似乎并不是,早在自己去之前,他们已经猜到这个结果,已做好了准备,难道是因为……”黑玄想到了祭天台禁区内所发生的事,他看到了,这几个死老鬼自然也已经看到了,他们所担心的难道与这事有关?但到底担心的是什么呢?黑玄似乎并不太明白。

  影子看着黑玄脸上表情瞬息之间出现的多种变化,想起刚才竹楼内之人说话的语气,大概也有所猜测到,黑玄脸色瞬息间出现多种变化的原因。他本是一个敏感细心之人,黑玄仅从一句话的语气中便如此错愕,显然并非事出无因,那是因为多年的默契所形成的。

  黑玄定了定神,对影子道:“走吧,我们进去。”影子跟着黑玄走进了那竹楼,在他进入竹楼之前,已经感应到里面有四人,其中三人真气内敛,深不可测,而另一人空空荡荡,似有若无。影子感到奇怪,为何不是九人,而是四人?昔日战神破天共有十大战将,黑玄是其中之一,应该还有九人才对。

  走进竹楼,影子看到竹楼质朴简单,所有物什井然有序,一尘不染,四个人坐在竹制椅子上,齐齐向他望来。

  坐在最中间的是一个独臂老人,白素左袖空空荡荡,头发斑白,脸型削瘦,眼神平和,俨然是一个温和的老人。那若有似无的气息正是从此人身上传出,影子与之目光对视,仿佛看到的是平静无波的大海,无边无际,无始无终。

  在他的左侧是一个红衫妇人,坐在灯光的阴影之中,面色苍白,相貌却是极美,身上裹着一件厚厚的黑色皮毛的大衣,整个人缩在里面,仿佛正生着一场大病。

  在他旁边临窗处坐着一个身形矮胖的男子,满脸堆笑,双眼却有一只不能视物,也不见包裹,空空洞洞的,深陷入内。在他的对面是一个身形高大、一身紫衣、看上去很年轻的人,俊美的脸上,有一道刀疤从左上额到右耳垂,如一条红色的蚯蚓爬在脸上。

  另外,还有一张空椅子,显然是黑玄的。

  独臂老人望向那脸上有一道刀疤的人道:“千毅,去将你四哥扶到座位。”那人也不作声,站了起来,走到影子身旁,将黑玄搀扶着坐到那张空椅子上,接着,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一声不吭。

  黑玄心中本有许多话要说,但见四人所表现出的多年不见的森然面色,将所有的话都缩回了肚子里。

  那独臂老人望向影子,道:“你就是那个要见我们之人?”语气是惯有的平淡,显然刚才说话的正是此人。

  影子收敛了一下心神,道:“是的,正是我要见你们,我想进祭天台禁区。”独臂老人道:“但我们是负责守护祭天台禁区的,命运之神说过,没有得到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擅入祭天台禁区。”影子一笑,道:“听说祭天台禁区里面关着神族的战神破天,不知是也不是?”独臂老人毫不犹豫地道:“是!”影子继续道:“如果我所猜没错的话,你们几位应该都是昔日他手下十大战将之一。”说着,眼光缓缓扫视着其他四人。

  独臂老人淡淡地道:“不错。”影子道:“如此说来,你们是在替’他’看守着你们昔日的战主——破天?”说完,影子眼睛再度扫视其他四人,四人的表情平静,但眼神在一刹那间都凝视着眼前,一动不动,显然影子的话已经拨动了他们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弦。

  黑玄眼睛望向影子,示意他不要再说。

  影子淡淡一笑,重又将目光投到独臂老人身上,道:“不知是也不是?”独臂老人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们确是替命运之神看守着被封禁于祭天台禁区的战神破天。”影子道:“那你能够告诉我为什么吗?”独臂老人道:“因为他是失败者,他是囚犯,而我们是奉了命运之神之命。”此话一出,其他四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独臂老人,显然对独臂老人说出这样的话感到意外,但这又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影子微笑道:“好一句奉了’命运之神之命’,怪不得战神破天会败!”黑玄终于忍不住喝道:“小子,住口!”影子望向黑玄,道:“难道我说错了么?你们确实是在做一件令人为你们感到羞耻的事,你们败了,便成了替别人看守家门的狗!”四人双目化作四道电光同时射向影子,空气顿时充盈着令人窒息的气息,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只有那独臂老人显得很平静。

  影子毫不在意,继续道:“难道我说错了么?你们与一只看门狗又有什么区……”“别”字尚未说出,那刚才被独臂老人称作千毅之人已经对影子发动了狂暴的进攻。

  他的身形倏地从竹椅上消失,如离弦之箭般射向影子。

  影子顿时感到有若巨山压顶的压力迫至,胸口承受了万斤巨石,呼吸不畅。

  影子真气运走全身,正欲以月光刃破空挥出之时,所站之地突然一下子裂开,双脚往下直坠。

  影子真气灌往双脚,正欲腾空跃起,可破裂的地面突然爆涨,形成高高的土墙,层层叠加,顿将影子的下半身掩埋土中,而土却迅速转化为石头,将影子的下半身嵌于石缝中。

  这时,似离弦之箭的千毅右手化成手刀,已经接触到影子的胸前,即将破胸而入……

  而就在这一刹那,影子体内一股强大的真气透过胸前,顿时化解了千毅破胸而入的力量,并进入千毅手中。千毅见状,全身功力强行运于右手,欲强行突破,逼出进入手中的真气,但令千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股真气齐齐相撞于手腕处,“咔嚓……”一声脆响,千毅的手腕顿时折断。

  千毅没想到影子体内真气竟是如此强横可怕,反应是如此之快,一招大意,竟折了手腕,连忙飞身后退。

  而这时,那将整个身子藏于皮毛大衣内的女子与那独眼之人倏地横空飞起,一上一下同时对影子发动强攻,他们没有想到千毅一招之下便铩羽而归。

  影子面对两人的攻击,却见两人强大的气机在急速进攻中已浑然融为一体,仿佛是由一人所发一般,整个人仿佛面对着狂风怒吼的大海掀起的涛天巨浪。两人的杀势在这“涛天巨浪”面前,顿时变得无所不在,全身都置于攻击之下,没有一处可以隐藏。

  刚才,他之所以面对千毅突变迅捷的攻势能够将千毅手腕折断,全然是靠体内天脉与月能合二为一的真气,在遇到外力入侵之时,自行激发,强大的能量聚于胸前,才有这个结果。当时,影子的思维根本就没有跟上突变的速度。

  此时,面对两人的攻击,影子下半身已被岩化的石头所制,根本不能有所行动。两人皆为昔日战神破天部下十大战将之一,两人合二为一的攻势,自然不能让影子有丝毫的侥幸。

  影子犀利的目光紧紧锁定横空掠至的两人,真气齐聚于下半身。

  当两人掠至影子身前一丈之时,汇聚双腿的真气急剧膨胀散开。

  “轰……”一声巨响,细石乱飞。

  那岩化而成的石头如万千石雨般齐齐迎向上下攻击的两人。

  两人似乎早有准备,那矮小的独眼之人双手闪电挥击,划圆运转,形成一股强大的气流。

 

 
分享到: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古代接生手段多可怕:产妇要靠鞭打分娩
国王山努亚和他的一千零一夜
鬼门关3
李鸿章一生最耻辱时刻 白挨日本人一枪还遭国人骂
狼和狐狸1
中国古代官职揭秘 爵到里胥共分四十四级
揭秘《聊斋志异》手稿为什么只剩半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