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四章 月灵神主

第十四章 月灵神主

时间:2015/1/6 10:53:40  点击:949 次
  月魔点了点头,然后道:“我们先不要说话好吗?我好冷,只有在你怀里,我才感到温暖,我每天在这里,都要经受一次极寒地气和地心烈焰的炼化,我从来没有忍受过这等痛苦!”月魔说着,使劲往影子怀里钻,恨不得永远与影子在一起,永远不再分开。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影子吼道,月魔的样子让他的情绪无法控制,他心中有种欲毁灭一切的冲动。

  “因为我是神族的叛逆,这是我应得的惩罚。”月魔的脑海里似乎想起了一些遥远的事情……

  “你不是告诉我,你是月魔一族,不属于人、神、魔任何一族么?”影子道。

  “是的,我是这样说过,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和罗霞、墨青、月影及地下城市那些被封禁的人,其实都是来自月灵神殿。”月魔道。

  “月灵神殿?”影子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是的,我们都来自月灵神殿。月灵神殿是神族的四大神殿之一,和星咒神殿、日之神殿、死亡地殿共同维护着神族对整个幻魔空间的统治。我们当初之所以被诅咒,是因为命运之神对我们的惩罚,而并非我告诉你的有人偷走月石,利用月石对我们施以魔咒。我要你帮我寻回月石,也并非是月石被人偷走,而是月石本属于月灵神殿,是我们盗取来重新又被月灵神殿取回。我之所以要你帮我们夺回月石,因为只有月石才可以帮我们解开封禁。”月魔一五一十地向影子道出。

  影子早知道月魔所说之话并非完全属实,但没料到事情竟是这样,而且整个幻魔空间除了星咒神殿之外,还有月灵神殿、日之神殿和死亡地殿,而他所知的只是星咒神殿和死亡地殿。死亡地殿的存在是漠告诉他的。

  影子道:“那你为何要背叛月灵神殿?”月魔想了想,眼中露出复杂的神情。

  影子看着她的眼睛,似乎也猜到了事情的不平常,而月魔的这种眼神,让影子的心中充满了无限怜爱。他不能容忍其她女人对他的欺骗,包括法诗蔺(紫霞),但月魔的欺骗却让他感到的是更为真实可爱的月魔,没有丝毫责备之意。

  这时,只听月魔道:“月灵神殿的主宰者是月灵神,和星咒神殿一样,月灵神殿也同样主宰着一片大陆,加上日之神殿、死亡地殿,整个幻魔空间由四块大陆共同组成。与星咒神殿的占星术一样,月灵神殿掌握着强大的月的能量。”顿了一顿,月魔又接着道:“一直以来,所有人都知道月灵神主宰着月灵神殿,但没有人知道月灵神是怎样一个人,只知月灵神有两种性格:白天性情好动,宽容大气,富于正义;夜晚则性情怪癖,喜怒无常,经常一个人站在月灵神殿最高处,对月狂笑不已,或是独自舞弄月影。月灵神殿之人皆认为是月的嬗变才让月灵神有着同样的性格,殊不知,月灵神本是一对双胞的姐妹,姐姐掌管着白天,而妹妹则属于夜晚的月灵神殿。就这样,一直相安无事地相处。”忽然,影子看到月魔神情一变,只听月魔道:“直到有一天,一个男人出现在了月灵神殿,这个男人谈吐高雅,性情风流,相处之中,姐姐很快便爱上了这个男人,并为这个男人而疏远了妹妹。妹妹本就性情怪癖、喜怒无常,姐姐为了一个男人对她的疏远让她不能忍受,她认为月灵神一族是世上最高贵的,姐姐对男人的亲近无疑是对月灵一族最纯正血统的一种破坏,玷污了整个月灵一族。所以她执意反对姐姐和那男人在一起,而姐姐为了那男人,自是不将妹妹的话放在心中。日积月累,两姐妹之间的争执不断加剧,意见分歧也越来越大,于是有一天,妹妹对姐姐说:’如果你要继续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就必须离开月灵神殿,我决不容许有人玷污月灵一族的纯正血统!’姐姐自是不愿意离开那个男人,更不愿离开月灵神殿,于是姐妹俩大战一场,结果是不分胜负。夜间,妹妹气极,她知道一切的祸端皆因那个男人而起,于是取来拥有强大能量的月石,将那男人杀死,并且将其元神彻底毁灭,让其永不能超生。姐姐知道所爱之人被妹妹杀死,痛不欲生,与妹妹再度相战。但妹妹拥有月石的相助,错手之下,竟然将一心想着报仇的姐姐杀死。妹妹知道闯了祸,知道命运之神必会对她进行惩罚,于是带领月灵一族离开月灵神殿,来到幻魔大陆,隐身于幻城的地下,并改月灵一族为月魔一族,自称月魔。可终究还是无法逃脱命运之神的惩罚,月魔一族遭到命运之神的诅咒,而被封禁,月魔每千年才能苏醒一次。命运之神取走了月石,连曾经一度繁荣的幻城也因为诅咒而被殃及,成为如今的一片荒漠。”影子没有想到月魔竟是月灵神,更没想到这其中竟有这般曲折的故事。他从月魔的诉说中,看到了她对姐姐的愧疚,也看到了月魔作出这种选择背叛神族的无奈,更有着对族人的歉疚。而如今的月魔也似乎不再似先前那般性情怪戾。影子终于明白,现在的月魔看上去的妩媚动人竟都是装出来的,她为的就是能够找到一个人,帮她寻找月石,解开族人的封禁。而对一个率性而为的人来说,这是何其大的无奈和悲苦啊!

  影子道:“那水析是怎么回事?月石又怎么会在他的手中?”月魔一下子仿佛没有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影子的话问过半天,才听到月魔道:“后来我才知道,姐姐中剑之后并没有立即死,直到后来生下一个孩子才死去。如果我所猜没错的话,水析应该是姐姐的后人。”“那他现在岂不是月灵神殿的主宰者?”影子问道。

  月魔点了点头,道:“他拥有月石便说明了这一点。”“既然他是月灵神殿的主宰者,为何还要到月魔一族所在地补充月能?月石不是属于月灵神殿么?”影子又问道。

  “因为这个世上只有一棵生命之树,月石也只有一颗,是我将生命之树从月灵神殿移到幻城地下的。”月魔解释道。

  影子终于弄明白了这一切,他抚摸着月魔的秀发,更紧地将月魔抱在怀中。

  月魔紧紧依偎在影子怀中,温暖地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何姐姐当初执意要与那个男人在一起。一个人一辈子能够喜欢一个人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说着,却又掉下了眼泪。

  影子这时道:“我知道你这一辈子最大的心愿是为你的族人解开封禁,消除诅咒,我曾经答应过你,就一定会帮你找到月石,并将你救出这里。”月魔诚恳地道:“我当初要你帮我,是我用了媚术,知道并非你所愿。如果你现在反悔,我是不会怪你的,你也不用哄我开心,这是我的心里话,也是我要见你的原因。”影子知道月魔所说之话并非矫情之辞,道:“傻瓜,我知道你所说的是真心话,但我也要告诉你,我所说的话一定会算数,我一定会帮你找到月石救出族人,而且一定会将你救离这里,谁叫我的体内也流着冰蓝色的血呢?”月魔的脸上展出灿烂的笑,还有什么比这样的话更让一个女人感动呢?即使这些全都是欺骗之言!

  月魔的脸紧贴着影子的胸口,听着影子强有力的心跳,她从来都没有觉得离一个人的心是如此之近。有这样一个人,这样一颗心,就算是受再多的苦又如何?

  而影子这时已暗暗下了决心,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救出月魔,让她少受一点苦!

  正在这时,传来咒星神那男人的声音:“你们好了么?我想你们该说的话已经说够了。”影子回头望去,却不知咒星神何时站在了他的背后,虽然他对咒星神的实力有所认识,但仍免不了心里一惊。

  而月魔这时恢复得很镇定,她望向咒星神道:“谢谢你让我们相见,我们最后还有一句话要说。”咒星神道:“那你们赶快将那一句话说完,我不想让命运之神知道,我曾经让你们相见过。”月魔这时将嘴凑近影子耳朵说了些什么,影子听得一震,他的目光望向咒星神,而咒星神也正好望着他。

  交错的目光中,仿佛两柄犀利之剑,彼此想洞穿些什么……

  忽地,咒星神一笑,道:“既然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那我们便走吧。”说罢,转过身往前走去,虚空之中又有道门从中启开,咒星神走了进去。

  影子望向怀中的月魔,眼中含有不舍。

  月魔却闭上了眼睛,道:“让我在你怀中再呆一会儿好吗?”话说完不过十秒钟,她的眼睛又睁开了,自影子的怀中离开,道:“去吧,直到再次见到你之前,我不会有事的。我等着你。”影子伸手捧起月魔的脸,道:“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尽快地将你救出去。”说完,转身走进那开启的门。

  门消失,月魔的眼中又滑落两行泪水。

  这时,澎湃的火焰汹涌扑至,一下子将月魔吞没其中。

  火焰中传来深入骨髓的痛苦之声……

  △△△△△△△△△

  星咒神殿。

  咒星神依然坐在那王座之上,意态慵懒。

  影子依然站在下面,与她相隔二十丈的距离。

  咒星神道:“你有什么话想说么?”眼睛却是不看影子。

  “是的。”影子答道。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星咒神殿并不限制你说话的自由。”咒星神慵懒地道。

  “你想不想知道刚才月魔最后对我说了什么?”咒星神略为一愣,她望向影子,道:“你愿意说么?但我要提醒你的是,不要跟我谈任何条件。”“她跟我说的是有关月灵神殿的秘密。”影子道。

  咒星神却是不屑地一笑,道:“在我眼中没有什么秘密……”“而且这个秘密与你有关。”咒星神望着影子,道:“你在吊我的胃口么?”“如果你有胃口的话。”咒星神望着影子半天不语。

  而影子却显得很自信,毫不避让地与咒星神的目光对视着。他知道,咒星神的“胃口”已经被他吊了起来。

  “哈哈哈……”咒星神突然大笑,笑声在星咒神殿每一寸空间来回激荡,却又凝结成一片片飘动洒落的雪花。

  影子顿感到大脑中都是来回响彻的笑声,让他的脑袋有一种欲裂开的疼痛。

  影子想运功以拒,却发现全身的功力尽数涣散。那些笑声凝成的雪花不断地钻进他的身体内,随着他的经脉和血液运行,连手脚都不能动弹。

  渐渐地,影子眼前看到的事物开始模糊起来,只有咒星神那倾国倾城的笑容,如同春风一样,在他眼前不断蔓延,深入到他的大脑,又像涟漪一样在大脑中一层层扩散,永无止境。

  影子的意志在一点点涣散,这时,他听到咒星神道:“即使我不杀你,也没有人可以对我进行挑衅!这个世间不仅仅需要依靠的是智慧,更重要的是实力!你就忍受一下什么叫做’咒星咒’的生不如死吧!哈哈哈……”笑声不断传来,整个星咒神殿都是无穷无尽的笑声。影子感到整个天地仿佛都倒了过来,身体在漫无目的地旋转……咒星神不断扩散的笑声,让他体验到如同有万千只老鼠在一点点啃噬着。

  这种痛楚比千刀万剐还要让人不能忍受,影子甚至想到一头撞死,无奈身体却是动也不能动。

  就在影子即将彻底崩溃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浩然之气从他的背心传到身体各处,而丹田处被“咒星咒”化成的雪花所封禁的真气也破禁而出,行遍全身。

  咒星咒所带来的痛楚顿时消散,影子犀利的目光重新投向咒星神。

  咒星神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怎么可以……”可话尚未说完,她就停住了,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原因,更因为她看到了漠,或是空悟至空。

  空悟至空的头缓缓从影子的身后移了过来,完全出现在咒星神的眼前,脸上是淡淡的笑意,“我终于找到你了。”空悟至空的出现显然比影子破除咒星咒更让咒星神感到吃惊,或者说,她根本就未曾想到空悟至空可以从结界内冲破而出找到自己。

  世间万物的一切运行法则,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是咒星神对铭剑所说的话,现在,没有谁比她对这句话更有深切体会了。

  咒星神道:“你是怎么突破那个结界而找到我的?”空悟至空笑了笑,道:“因为我终于知道了,是无限的思想大,还是无限的世界大!”咒星神显得茫然,她望着空悟至空,不知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空悟至空却没有理睬咒星神茫然的眼神,而是拍了拍影子的肩膀,笑着道:“看到你再次活过来,我很高兴。”影子亦笑着道:“如果我活不过来,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因为是你出主意让我死的。”空悟至空道:“如果你活不过来,那我就只好陪你一起死,去另一个世界,我可不想孤伶伶地一个人呆在幻魔大陆。”影子道:“所以,我们谁也不可以离开谁。”空悟至空笑道:“这话怎么像一对小情人说的?听在耳朵里好不肉麻。”影子笑道:“如果你想当我的’小情人’也未尝不可。”“等等。”空悟至空忙道:“我可没有那个嗜好!”“你们说够了没有?”咒星神这时出言喝止道,她明知两人是故意而为之,但她不能容忍两人忽视自己的存在。

  空悟至空道:“我们兄弟说话,外人少插嘴。”咒星神冷笑一声,道:“你们别忘了这是在什么地方。”空悟至空轻慢地道:“我当然知道这是主宰着幻魔大陆的星咒神殿。”却是看也不看咒星神一眼。

  咒星神又是一声冷笑,道:“是的,我忘了你来星咒神殿是为了干什么的。”空悟至空扭头望向咒星神,道:“你也忘了我们之间有个赌约,而我却赢了。”咒星神完美绝伦的脸庞颤动着,却没有说什么。

  空悟至空又道:“我曾听你说过,如果我赢了,你会回答我所有的问题。难道你想杀了我么?如果那样,或许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曾经发生过。”咒星神自牙缝中挤出七个字:“你以为你赢了么?”空悟至空反问道:“难道我现在找到的不是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咒星神主神?”“当然是!”咒星神道。

  空悟至空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意,道:“那我就显得有些不明白了。”咒星神道:“你根本就未曾赢过我!只是,你能够突破那片雪花内的世界,对我已经是一种极大的震撼,尽管我早知会出现这种结果。”说完,咒星神轻淡地一笑。

  空悟至空却毫不在意地道:“你这是欺骗自己,还是安慰自己?虽然我早知道,所有神族的人都自视甚高,是不会向被他们认为低级智慧之人认输的,但也不会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如果你还以为你没输的话,我也毫不介意,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咒星神似乎知道这是空悟至空的故意中伤之言,其目的是在惹她不能保持心绪平静。她道:“你也不用再白费口舌了,其实你已经知道你已输了,我们的赌约是一天的时间,而现在,你知道是什么时辰么?第二天已经过了一半。”空悟至空仿佛一下子泄了气,对于这个结果他显然早已知道,他只不过是想讨些嘴上的快慰而已,不由叹息道:“是的,是我输了。”咒星神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道:“但我却不知道你是怎样突破结界找到我的。”空悟至空道:“因为我已知道,相对于无限大的思想,你所缔造结界内的世界只是一座小城而已,只要我的思想比你的思想更大,便能突破你所缔造结界内的世界。”咒星神刚才略带笑意的脸渐渐变得有些凝重,低沉地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空悟至空看着咒星神在笑,道:“你明白的,没有谁比你更清楚怎样突破雪花内的世界。你以一片微不足道的雪花内的世界禁锢我,是想让我认识到这个世界的任何存在都是值得敬畏的!就连一片雪花,它的存在,也有着平常人无法想象的内在世界。你想让我知道,连一片雪花我都无法突破,这偌大的幻魔空间,又怎可能随意改变?这天地间任何一物的存在,都在其内在奥理。一沙一世界,一片雪花也有着内在的世界。整个幻魔空间之所以能够存在,整个世界之所以能够维持这种现状,都是有其存在的道理的,不是人所能够改变的。但你可曾知道,我之所以选择这样一条路,并不是想改变这个世界,而只是想知道,这个世界为何以现在这种方式存在?是否还有第二种存在的可能?我只是想弄明白一些事情而已。”咒星神道:“看来是我错了,以一片雪花的世界确实不能禁锢你的思想,你的思想远比一片雪花内的世界更大。”“不。”空悟至空道:“我的思想并不比一片雪花的内在世界大,任何人都不敢这样说!只是一片雪花的内在世界是人的思想永远无法控制的,而控制一片雪花的你思想却是有限的!我的思想比你的思想更深,所以才能突破一片雪花内的世界,突破你的禁锢。”咒星神脸上的表情一时阴晴不定,良久,她才道:“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何能够背叛死亡地殿,而历经数千载仍存于这个世间。你的存在远不只是一个有限的形体,而是一种不灭的叛逆思想,这种’思想’也并非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它代表的是所有与你有着同样思想的人!你远比我想象的要可怕!”

  空悟至空脸上不禁露出了笑意,他道:“谢谢你的夸奖,没有什么比一个对手的肯定更让人感到高兴了。”咒星神道:“但你别忘了,你终究是输了!”空悟至空笑着道:“我没有忘,我接受你的任何处置。”半晌没有出声的影子这时终于出声了,他望着咒星神道:“你很想知道月魔最后对我说了一句什么话对吧?”




 

 
分享到:
揭秘中国最危险的时刻 全国只剩140万人
东汉明帝马皇后的为妻之道
古代江湖术士的秘药是怎么制成的
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2
武则天
9.帅气潇洒的,嫌没素质
木兰辞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