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四章 姬雪公主

第四章 姬雪公主

时间:2015/1/5 16:53:24  点击:1409 次
  影子正在客栈睡觉,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是姬雪公主。

  姬雪公主道:“天下师父让我带你去见她。”影子道:“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姬雪公主固执地道:“但天下师父让我一定带你去见她。”她看上去是一副傲然不可一世的样子。

  影子一笑,不可否认,姬雪公主骄傲的样子是十分动人的。

  姬雪怒嗔道:“你在笑我?”影子道:“公主有什么可以让我笑的么?”姬雪道:“我知道你在笑我,没有人敢当着本公主之面笑我!”她的手突然伸出,朝影子的脸上扇去,但尚未落到脸上,却给影子的手抓住。

  影子望着姬雪洁白如玉的纤手,道:“如此漂亮的手,实在是不应该用来打人。”言语中充满了怜惜之意。

  姬雪双颊顿时变得绯红,内心狂跳不止,厉声斥道:“放开我!”影子又转而望向姬雪的脸,道:“如此漂亮的手,我又怎么舍得放下呢?”姬雪的脸变得更红了,斥道:“下流!”影子抚摸着姬雪那只被抓住的纤纤玉手,道:“能够拥有这样的一只手,被骂作下流又有何妨?在我们那里曾经有过这样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知姬雪公主认为这句话是否有失偏颇?”姬雪何曾听过这样的话?这简直是一种无赖的勾当,她的另一只手猛地向影子击去,骂道:“那你就去死吧!”可这一只手又未达到目的,被影子给抓住了。

  影子抚摸着新送来的手,啧啧叹道:“看来姬雪公主是喜欢下流之人的,否则,又怎会将另一只手也送给我?”姬雪何曾受过如此轻薄?此时,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没想到这个男人竟是如此之“坏”。她不容再说什么,飞起一脚跟向影子的小腹。

  可脚刚接触到影子的小腹,不知怎地一滑,从影子的身侧踢过。

  影子这时道:“既然姬雪公主不喜欢我握着你的手,那我就放了吧。”说着,双手一松。

  姬雪一脚踢空,双手又被影子陡然放开,重心顿失,身子不禁要往后跌倒。

  情急之下,姬雪竟慌不择言地道:“快拉住我!”影子一笑,手伸了出去,搂住姬雪的腰,不让她跌倒,道:“原来公主是喜欢我对你无礼的。”姬雪自知失言,可悔之晚矣,一切都是影子预先设计好的圈套,只等着自己往里钻,心里气极,用力掰开影子搂住自己纤腰的手,她宁愿自己跌倒,也不愿再听到这个“坏”男人的轻薄无礼之言。

  于是,“砰……”地一声,姬雪的身子重重地跌在地上。

  影子看着跌在地上的姬雪,无限惋惜地道:“原来我会错了意,姬雪公主是不喜欢无礼轻薄之人的。”姬雪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影子戏弄,心中恼怒至极,原先对影子产生的好感早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更忘了今天来此的目的,她厉声喝道:“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倏地从地上弹跳而起,双手幻起两道幻影,如蝶舞穿花地向影子发动连环攻击。

  姬雪自从答应姐姐褒姒照顾天下之后,曾得天下的指点,修为自是不弱,幻动攻击的手俨然是拥有千只手一般,无所不在地向影子攻去。

  手,充满了每一寸空间。

  可姬雪连环攻击不少于上万次,竟连影子的衣襟都没有碰到。

  每一次攻击都是擦身而过,差之毫厘。虽然她的攻击仿佛是由千只手在同时进行,将影子周围的每一寸空间都填满了,但影子的躯体实是与虚空同在,似乎他本人就是空气,攻击的手若风一动,人就被吹攻了,简直让姬雪感到匪夷所思。

  但越是不能攻击得手,就越发激起姬雪的傲气。以她不服输的性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双手的攻击,似涛涛江水般连绵不绝。

  虚空之中,只见袂影飘飘,幻作一团,不再看到有人与手的存在。

  终于,姬雪的手再也抬不起来了,浑身几近虚脱,没有一点力气。她用手撑着膝盖,不让身子倒下,大口大口地喘着娇气。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沾到影子的衣襟半丝,更遑论能够攻击到影子了。

  影子这时又道:“公主累了么?要不要休息一下再来?”姬雪抬起头,看着影子,无处发泄的怒火经过刚才的连番失手,更积蓄得无比深厚。待一口气喘过,怒声吼道:“我杀了你!”连人带身子,猛地向影子撞去。

  影子毫不避让,任凭姬雪迎身撞来。

  可姬雪向影子撞去的身子只行了一半,偏偏再也没有一点力气支撑她撞到影子,双腿一软,身子便倒了下去。

  影子再一次搂住了她的腰,没有让她的身子跌落地上,可此时的姬雪连张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哪还有能力掰开影子的手?只是眼睛仍充盈着无处发泄的怒气。

  影子道:“公主要不要我将手放开?”姬雪喘着娇气,没有说任何话。

  影子又道:“既然公主不开口说话,那我便当公主不拒绝我的好意,喜欢我这样搂着你了。”说罢,微微一笑,将姬雪的身子往自己一靠,让两人的身体紧紧接触在一起。

  影子帮姬雪理了理有些零乱的银白长发,让自己的双唇轻贴着姬雪的耳际,道:“公主知道吗?你生气的样子比任何女人都好看,让人不禁生起怜惜疼爱之感。”姬雪顿时感到耳际有一种酥痒之感传遍全身,她从未与男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上次曾经有过的异样美好的感觉又泛上心间,心中的怒意不禁去了大半。她想出声斥责,却又不知从何骂起,只是嘴唇动了动。

  影子这时在她耳垂上轻吻了一下,道:“公主现在还生气么?”姬雪似乎中了魔法,不由自主地道:“我……我……”可思绪仍十分混乱,不知该如何回答。

  影子道:“既然公主不生气了,那就请公主告诉我,天下有何事又要见我?”姬雪陡然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混乱的思绪顿时清醒,刚才对他还满含怒意,恨不得杀了他,转眼之间却被他弄得情难自制。想起自己还在他怀中,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影子推开,她的身子踉踉跄跄几步,勉强没有摔倒,然后厉声斥道:“你刚才使用了什么魔法?”影子笑道:“公主以为我刚才使用了什么魔法?”姬雪缓过了一口气,身上又有了一些力气,又斥道:“我怎么知道?若知道就不会问你了!”影子却道:“公主以为刚才是我在对你使用魔法么?还是公主自己在对自己使用魔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姬雪陡然想起了什么,声音一下子变得很小,脸一下子又变得绯红。

  影子道:“公主的脸红了,难道不是你心里喜欢我,才让自己情不自禁么?”姬雪斥道:“你胡说!我怎么会喜欢你?你以为你是谁!”说到后面,竟有些底气不足。

  影子道:“我只是一个有些下流的男人,不是有句话说:女人都喜欢坏的男人么?我想公主也是这样吧?”姬雪情急之下道:“我才不喜欢坏的男人!”话语中竟带了一丝嗔意。

  影子一笑,道:“公主这是在骗自己。”“我为什么要骗自己?不喜欢坏男人就是不喜欢坏男人!”语气中嗔意更甚。

  影子一下子紧逼着姬雪的眼睛,肃然道:“难道公主真的不喜欢我么?”姬雪心中狂跳不止,想把眼睛别过,却听到影子喝止道:“不准将眼睛偏向一旁!”姬雪无奈地只得对视着影子犀利的目光,但闪烁的眼神无疑背叛了她所说的话。

  影子得意地笑道:“看来姬雪公主是真的喜欢我。”姬雪完全被战败了,面对影子,她的傲气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完全没有了昔日的自我。她不得不默然地承认自己喜欢影子的这一事实。

  可忽然,姬雪眼中陡然充满了勇气,她道:“那你喜欢我么?天下师父说我不能喜欢你,那你喜欢我么?”影子没有直接回答,却问道:“天下为何说你不能喜欢我?”姬雪道:“她说你是属于姐姐的,我不可能得到你,喜欢你只能让我得到痛苦!”影子道:“那你痛苦么?”姬雪的眼中不禁有泪水在打转,她道:“我只知道,不喜欢你让我更痛苦。”说完,眼泪便滚了下来。

  影子突然感到自己很卑鄙,他居然想利用姬雪对自己的喜欢来了解天下,了解西罗帝国。自从来到西罗帝国后,惟一让他感到真实的便是姬雪了,而他却想利用这个惟一让他感到真实的人。

  姬雪这时充满企盼地道:“你回答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也许,在影子没有看到姬雪的眼泪之前,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喜欢”,可如此真实的姬雪他忍心利用么?

  影子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姬雪这时又道:“你说啊,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影子正欲开口说话,姬雪却又神色黯然地道:“我知道你是不会喜欢我的,我早知道你只是戏弄我而已,可我却还抱着这不切实际的幻想,我这是自己欺骗自己。我真傻,明知不会有结果,却还固执地问这个问题……”正当姬雪感到无比失落,不断自责的时候,却听得影子大声道:“我喜欢你,正如你喜欢我一样,我会用我的一生来保护你!”姬雪仿佛一下子从无底深渊又跃了起来,满怀激动地道:“真的么?你说的是真的么?”影子点了点头,左手指天,道:“我可以发誓,我像姬雪公主喜欢我一样喜欢姬雪公主!”姬雪颤声道:“真的?”“真的,我已经指天发过誓!”影子道。

  姬雪道:“我很高兴你说这样的话,但我知道你是在骗我。从你的眼中,我已经知道,你心中早已有了喜欢的女人,不是我,也不是姐姐褒姒。但你能够说这样的话骗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影子心中一阵阵痛,他知道自己不该骗姬雪,但他必须骗她,他必须见到那个设定他命运的人,他必须救出月魔。为了达到目的,人有时不得不伤害一些本不该伤害的人。

  影子道:“是的,以前我是喜欢过其他的女人,而且不只一个,但我既然已经发过誓,就决不会骗你!”姬雪望着影子,良久方道:“我相信你。”影子一把将姬雪的腰搂了过来,让她的身体紧贴着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抚摸着姬雪银白的长发,道:“你知道吗?你的头发是我见到过最漂亮的。”而他的眼前出现的却是法诗蔺与月魔的音容笑貌。

  姬雪将头甜蜜地埋进影子怀里,寻求着她想要的温暖,然后道:“不管怎么样,无论你最终是否属于姬雪,姬雪都会永远爱你!”

  △△△△△△△△△

  一道强光从漠的头顶猛烈照下,漠倏地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巨大的殿宇当中,有一人坐在殿宇的最上方,强烈的光芒让他看不清那人的面目。

  漠看着周围的场景,一切似乎显得陌生而又熟悉,仿佛曾经在哪里见过一般,却又记不起来了。

  在他的记忆中,他还停留在西罗帝国阿斯腓亚客栈的屋顶,想着漓焰所说的话,他不知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而漓焰又去了哪里。

  坐在殿宇最上方的人道:“漠,你悟了么?”漠道:“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要悟?”那声音没有回答,却道:“你曾经质疑这个世间所存在的一切,说过要重新投世,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历经世事,重新订立这个世间的价值标准,你做到了么?”漠想了想,忽然明白了一些什么,道:“我正在做,相信不久便会有结果。”那人道:“看来你还是执迷不悟,现有的世界秩序存在着,而你偏要去打破,重新建立一种秩序,你认为你真的可以做到么?”漠道:“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这个世界不会只有一种秩序,我相信总有一个人会以全新的价值观给这个世界定下秩序。”那人道:“可千年前你已经失败了一次,圣魔大帝并没有给你带来你想要的。”“所以我又等了一千年。”漠道。

  “可这一千年照样不会有什么结果。”那人道。

  “会的,会有结果的,这个世界将会有一个全新的局面出现,不再由某一个人决定着其他所有人的命运,所有人的命运都会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漠充满了自信。

  那人摇了摇头,道:“你不会等到那一天的,从幻魔大陆存在的那一天起,这个世界便订立好了所有的秩序,已经经历了十几万年,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今后也不会发生改变。”漠道:“那是有人在害怕着它改变,他怕改变之后,人们知道一些本不该让他们知道的东西,他担心改变之后自己便一无所有,变得什么都不是,所以在竭力阻止着人们的改变。他在害怕!”“不是害怕,是有些事情你们本不该知道。这个世界人、神、魔共存,有着良好的秩序,为什么你要试图着改变它?所有人不都生活得很幸福么?”“那是你们眼中的良好,你们眼中的幸福,他们只是无力反抗,苟且偷生而已。我要看到人们都有着来自心底的快乐,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把握着属于自己的命运,恢复着属于最为本真的人性!”漠大声说道。

  那人发出一声叹息,道:“这只不过是你心中的理想,永远成不了事实,若是人人由着自己的本性生活着,那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秩序,幻魔大陆很快便会消亡。”漠道:“这只不过是你们害怕改变的一种借口,你们把人性看得太险恶,不允许有人背叛你们,不允许人得到自由……”“假如我给你自由,给你想要的一切呢?”那人突然道。

  漠心中一动,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投到了他的心底,把情绪激溅上来,先是咸的,再是涩的,然后又是苦的,这些年所经历的事,所遇到的人,一一在他脑海中浮现,还有自己一千年来面对着神像静默的悲苦,一个人呆望着星空时心底的哭泣,一切都想起来了……他更想起了自己的身分,想起了自己是谁,想起了这殿宇是什么地方,想起了那高高在上的又是何人……一千年、二千年的经历恍如隔世,又仿佛是弹指一瞬间。

  “哈哈哈……”他突然狂笑不止,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么?要给的你早给了,我只会是神族的叛徒,我永远都悟不空!什么他妈的空悟至空!”那人无限唏嘘道:“看来你是自愿走上一条永远不可能回头的离经叛道之路,我也救不了你。”漠道:“你今天才知道啊?来吧,今天无非是想杀我,何须那么多废话?我不会怕你的,也不会怕他!”漠身上的气机陡然疯涨,四溢的劲气将他身上洁白的啸雪兽风衣高高扬起,乌黑的头发随风扬动,双目积蓄着无穷的战意。

  他的右手伸出,张开,大殿兵器架上飞出一柄剑,落在他手上。

  漠剑指那高高在上之人,一道强大无匹的剑气脱鞘而出,撕破虚空,朝那无法看清面目之人飞刺而去。




 

 
分享到:
中国历史上最妖艳的一个女人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1
弟子规
末代皇后婉容两个情人的最终结局
三字经13
揭秘古代妓女从良后的人生归宿
聪明的农夫女儿6
朱元璋为何痛恨罗贯中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