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六章 大帝重现

第十六章 大帝重现

时间:2015/1/5 15:37:04  点击:988 次
  安心与惊天飞身跃了起来,再次站在了朝阳面前。

  朝阳不屑地道:“你们还要打么?”安心道:“你以为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么?”朝阳道:“不过也对,但你们这次将不会像刚才那么幸运,圣魔剑已经一千年没有饮血噬肉了,我想今天是让它见血开光的的时候了。”说完望着手中赤红如血、透着诡异的圣魔剑。

  惊天大声道:“来吧,何必如此多废话?谁输谁赢还未为可知。”朝阳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道:“那你们就再来试试,我也想知道这一千年来,到底让你们长了多少斤两。”惊天与安心对视一眼,身形再次骤动。

  已有第一次的教训,他们并不像刚才那般施以拼命的绝杀。

  两人前后夹攻,似虚还实,以双脚牵动的虚无气劲攻击朝阳。

  而他们的身形飘忽于虚空中,让人根本就辨不清其真实所在,只觉有两团不断交错的幻影挟起巨大的力量。

  层层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由惊天与安心或手或脚不断地攻向朝阳。

  朝阳神情自若,微笑以待,他的人动也未动,而那攻向他的排山倒海般的虚无力量,还未近身一尺,便莫名地化为虚无。

  众人不知为何,而惊天与安心并不气馁,或者说,他们早已知道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因为他们知道,就像上一轮进攻在众人视线中出现两个朝阳一样,朝阳纯粹是以无形的意念来化解惊天与安心的合力攻势。

  两人的攻势越来越紧,越来越快,攻向朝阳的力量如若狂风暴雨,不曾有片刻的间断,但一个人的招式变化无论如何都无法快过人的意念之动。

  朝阳定如渊亭,稳如泰山,惊天两人的无俦攻势不曾对他有丝毫的影响。

  转瞬之间,惊天与安心对朝阳的攻击已不下千招,整个天坛上空,杂乱无章的劲气四处横飞,整个天坛广场上的人如同置身于暴风的最中间,惟有运功以抗,方可保证身体不受这无形气劲的袭击。

  朝阳对两人这毫无意义的进攻极为反感,道:“这难道就是你们这千年来的修为所得?简直让我失望透顶!”话声刚毕,朝阳左手幻动,顿时在虚空中形成一个极大的漩涡,手臂一振,漩涡便如狂龙一般将安心与惊天在虚空中幻动的身形吞噬。

  众人一阵惊愕!

  安心与惊天不见,但在空中飞旋的漩涡,旋转的速度则在不断的加快,以席卷天地之势,将一切可以移动之物皆纳入其中,变成了一个不断涨大的黑色暴风团。

  众人这时感到所供呼吸的空气也被这暴风团所吸走,呼吸亦感到极为困难。

  更为可怕的是,不断剧增的暴风团更吸引九天夜空之云,大自然蛰伏之风,电转如钻。

  一时之间,风起云涌,天地变色,如坠阿鼻地狱。

  朝阳亦感到了一丝诧异,忖道:“原来他们一直是在利用我出手,不断地积蓄着我出手的力量,再聚合他们两人自身的力量,融合天地间的力量,四种合而为一。看来他们的智慧与修为又进了一个等级。”不过,这对于刚刚获得巨大能量的朝阳来说,也是他对自己实力印证的一次绝好机会,他又岂能错过?

  “阴暗魔神朝天破!”暴喝声中,惊天与安心合二为一,电转如风,将虚空中的暴风团以一道黑电为牵引,向朝阳狂轰而下,立时天地变色!无俦劲力尚未击实,已将地面所有人强硬震开!

  惟有受了重创的影子从地上站了起来,顶着这骇世飓风,保持着身形的平稳,不曾移动半分。

  假法诗蔺及众人不由大感惊讶,不知影子此举却是为何。

  杀招逼近眼前,朝阳毫无惧色,浑身散发着丝丝黑气,这些黑气受到飓风的席卷,竟然凝而不散,而朝阳的身形和面目却开始变得异常高大,如伫立天地间的皇者,凛然不可侵犯。

  突然,朝阳从原地弹射而起,手中圣魔剑暴绽出凄艳的血红之光,朝安心与惊天所牵引下的黑电最中心、最具毁灭性的地方刺去。

  他俨然是要以自己的功力硬撼安心与惊天的心灵宿主——阴魔神与暗魔神合二为一的“阴暗魔神朝天破”!

  他仿佛要以此来证明自己是天地间的最强者!

  血红之光与黑电交接一起!

  狂暴的虚空有着片刻的静止,接着虚空被无数的惊电撕得粉碎,狂雷不止。

  “轰……”天地一片凄迷,整个天坛如发地震般地颤栗,以巨形青石铺就的地面全部震裂。

  而圣魔剑与黑电交接的最中央更生出一道电光,直射地面。

  天坛地面又发出了第二次爆炸声,无数青石化为石屑飞溅而起,更为可怕的是整个天坛竟然开裂为一道巨大的沟壑。

  众人躲避不及,纷纷跌落沟壑。

  而这时的虚空中,朝阳赤红的圣魔剑穿过那道黑色惊电,从黑色暴风团的另一端穿透而出。

  天坛上空又发出第三次爆裂,黑色暴风团尚未完全释放的能量使虚空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急骤的膨胀。

  整个虚空被一种似烈焰般燃烧的黑气点燃,灼热难当。更有人无法承受这巨大能量对身体的侵噬,全身爆裂而亡。

  一击三重破坏力,谁都不敢想象,这是人力所导致的结果。

  惊天与安心似流星般从虚空中坠下,重重地摔在地上。

  朝阳的身形也飘然自空中落下。

  三人之间的胜负,已从双方落地的姿势得出了结论。

  惊天与安心脸色显得异常苍白,血,更从两人的胸前不断溢出。刚才一击,圣魔剑已经穿透了两人的身体。

  朝阳望着两人道:“你们服输么?”惊天道:“既然败了,我们已经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朝阳道:“很好,我现在不会杀你们,待今天过后,我自然会用族规对你们进行处置。四位长老,将他们带下去。”风、云、玄、月四大长老领命将惊天与安心带下。

  朝阳面对着众人道:“今天是魔族复兴的日子,所有族人都必须记住今天这个日子,我将会带领你们扫平整个幻魔大陆,让人族与神族都向魔族称臣!”“圣主神威!圣主神威!圣主神威……”魔族所属群情激奋,齐声唱道。

  朝阳手势一挥,所有声音又静了下来,他继续道:“今晚这里的人族子民,统统不要放过,给我全部杀死,以祭奠我们族人千年来所受的苦难!不过,她们例外。”朝阳的手指向了褒姒与假法诗蔺。

  人族之人听得震惊,纷纷躁动,他们以为是圣魔大帝重新转世,没想到朝阳竟然会对人族大加杀戮。

  可瑞斯汀听得此言,也不由得一阵惊愕,她也没想到朝阳会这样做……

  而魔族子民激奋之情比先前更盛,千年来所受的屈辱,终于有了让他们发泄的机会,手中的武器纷纷举起,在夜空中辉映着,形成万分森杀的光芒,不断地呼唤着。

  影子这时却道:“也许你忘了问我是不是同意。”他的声音很低,也很平静,但天坛所有人都听见了,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望向影子。这个处于朝阳与惊天、安心交战中央,不曾离开半步的人,一直都没有让人忽视过。

  这样的人也不会让人忽视,现在终于等到他出声了,仿佛众人都在等待他的出声。

  但这个连朝阳普普通通一脚都无法避过之人,又拿什么与朝阳相斗?抑或他只是送死而已。

  朝阳不屑地望向影子,道:“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你现在有这个能力说这样的话么?哈哈哈……你现在就是不出声,我也不会留你存于这个世上,因为你,将会是我在幻魔大陆最大的敌人,我必须让你死,这样我才能顺利地一统天下!”影子道:“我是不会死的,宿命注定我是不会这么容易便死去的。”“宿命?你也相信宿命?早在一千年前,宿命已经不能够将我包括在内了。千年前我付出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得到,我今生所要做的,就是逆天而行!”朝阳狂暴地呐喊道,声音撕云裂帛,直上九霄,久久回响不绝,仿佛是在向天地宣誓。

  影子道:“你可以逆天而行,但你终究逃不过命!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我们共同的命。”朝阳道:“笑话,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宿命了?自从我从你的心里分离之后,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更不喜欢你的处事风格。”影子道:“因为,你是我心黑暗的一半,它们的分离,就是正义与邪恶的分离,我们已经不再是同时拥有两种不同性格之人,而是重新变成了两个很纯粹的人,有着全新的不同性格和价值取向!”朝阳冷冷一笑,道:“你倒是很清楚我们的心分离后所带来的结果。”影子道:“因为我一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被一分为二?为什么你我可以同时存在这个世上?其实我今天来此,最终的目的是为了等待你,我早已相信你会出现!”可瑞斯汀听得影子与朝阳的对话,一下子懵了:“难道被自己开启天脉的是用灵魂复制出来的朝阳?而眼前这个才是真实的本体?那一年后岂不是……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问题到底出在哪儿?自己怎么会将两个人弄错呢?怎么会弄错呢……”可瑞斯汀不敢继续往下想,她只感到天旋地转,难道这是上天的捉弄?抑或是命运有意的一种安排?

  朝阳道:“我也知道你会出现,我们的心是可以彼此感应到对方的,毕竟我们曾经是一体。但知道了又能怎样?你可以阻挡我么?现在天衣的八千禁军已经全部被阴魔军和暗魔军所歼杀,整个帝都已经是我魔族的天下,如果有宿命这种说法的话,今晚注定是为魔族准备的夜晚,是我们魔族重新光复的一天。就算还有尚未出现的四大执事,或是神族之人的相助,那又能怎样?他们能挡过我魔族五千将士手中的利剑么?一切皆在我的掌握之中!”影子道:“至少还有我,我会用我的生命来阻止你。”朝阳没有再说什么,他把自己的眼睛望向天,看着寂静的夜空。在原来的空间里,每次杀人之前,他都会望向天,很长时间。人来源于宇宙,总是要回归宇宙,在某个不曾看到的世界里,或许有他们的归宿。现在,他是在寻找自己心的另一半的归宿,他希望能看到什么,和以往一样,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他总是信奉心灵的回归,却又不知道怎样才是一种回归。

  此刻的朝阳是这样想着,影子也是这样想着。

  也许,对他们来说,与自己成为对手,与自己的另一半成为对手,才是此刻最真实最简单的一种回归。

  两人都在沉默中读懂了对方的心。

  突然,朝阳笑了起来,是那种大笑,那种很大很大的笑,他竟然发现还保留着那愚昧可笑的感伤,这不是他所需要的,也不是现在的他所应该拥有的。他的眼睛变得凛冽万分,像在黑暗的夜里闪着寒光的刀子。他对着影子道:“如果你想死,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影子抬起头,迎上朝阳的目光,他的人向前走去,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然后他的步伐渐渐快了起来,直到眼睛分不清是左脚还是右脚在移动……

  影子手中的剑拔了出来,并快速地削了出去。

  剑刃上出现如天上月光一般沉沉的光芒,很快,便接触到了朝阳的身体。

  但仅仅只是千分之一秒接触的时间,尚未对朝阳的身体造成伤害,尚未划破朝阳的皮肤,一只脚重重地踢在影子身上。

  影子飞了起来,又重重地摔下,但他很快又站了起来,他的剑和脚再次向朝阳奔去,速度比前一次更快,可结果仍如前一次一样,刚用剑接触到朝阳,他又飞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

  朝阳冷笑地看着影子,道:“你想用这种方式来杀我么?你杀人的技巧未免太乏味了!”影子没有言语,第三次挺剑向朝阳刺去,速度又比上一次更快。

  但第三次的结果与前两次并没有什么区别。

  朝阳道:“好,你想玩,那我便陪你玩,看你到底能够承受我多少脚!”此时,影子嘴角有着止不住的鲜血在往外溢出,他用剑支撑着身体,第四次站了起来,再度挺剑刺向朝阳,速度却比前三次还要快。

  第五次……

  第六次……

  第七次……

  第八次……

  第九次……

  影子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他的伤也一次比一次重,但他的剑仍只是接触到朝阳的皮肤,便不能再挺进分毫,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伤到朝阳。

  但他的意志却让每一个人都吃惊,众人都在看着影子能不能第十次站起来,都在等待着他的剑可不可以比前九次更快,没有人能够明白,为何影子受的伤愈重,他出剑的速度反而愈快。

  朝阳只是冷冷地看着影子,脸上的表情全是不屑,如果要找出一个人解释影子这样做的目的,没有人能够比朝阳更清楚。影子是想要利用他心中的疑惑,在不可能的时候,创造一种可能,因为影子知道自己的实力面对他没有一点胜算。

  但影子面对的是朝阳,他的心中所想怎么可能骗得了朝阳呢?他的这种做法难道会有结果吗?

  第十次,影子艰难地站了起来,在他的剑的支撑下,身体仍摇晃得如风中树叶,体内狂涌着鲜血,通过他的嘴喷射而出。

  可瑞斯汀看在眼里,有一种隐隐的痛,这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第十次,影子的剑刺向了朝阳,但很明显,他的剑已经没有第九次快,也没有以前任何一次快,以他所拥有的能力,似乎已经到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他的脚步踉踉跄跄,剑随着脚步而左右晃动。此时,只要是一个小孩伸出一只脚,都有可能让影子再也站不起来。

  影子和手中的剑终于艰难地靠近了朝阳。

  朝阳道:“面对我,你觉得你心里的打算会有得逞的机会吗?你这可怜的人,你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第十次,朝阳的脚踢向了影子,他的脚带着凛冽的劲风,这一脚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重,朝阳意在彻底击溃影子再次站起来的可能。

  而就在朝阳的脚踢中影子的一刹那,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影子的手竟然托起了朝阳这充满霸杀之意的一脚。

  所有人惊愕,朝阳亦为之错愕。

  而就在这时,影子另一只手中的剑暴绽出浓烈的杀意,刺向了朝阳。

  但,朝阳既然早已识破了影子的意图,他又怎么能让影子的打算得逞呢?

  剑,并没有刺中朝阳,剑停在了朝阳的两根手指之间,寸进不得。

  朝阳不屑地道:“面对我,你制造不了任何可能!”影子道:“是么?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朝阳心中一紧,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影子微微一笑道:“你可以不信。”就在这时,朝阳听到虚空中有尖锐的破空之声,他望了过去,以风、水、火、光四种元素魔法缔结而成的结界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朝阳看到了控制这魔法结界的魔法神院四大执事,以自己的元神融入了这结界之中,四种元素飞速流转,彼此相辅。


 

 
分享到:
神医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真相
朝鲜前领导人为何禁止女性穿裤子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5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5
南北朝汉人战败后妇女被俘数万人成生子机器
穷女人和她的小金丝鸟
因嫁给同性恋而含羞自杀的薄命皇后
武则天身边四大酷吏的下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