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四章 霸杀之气

第十四章 霸杀之气

时间:2015/1/5 15:32:08  点击:961 次
  强盛的剑芒一下子将莫西多吞没,随即剑也刺中了莫西多。

  就在这一刹那,一股黑气将隐含金黄之光的剑芒吞没。

  整个天坛上空也由于这股突然出现的黑气而变得一片漆黑。

  紧接着,黑暗之中便发出金属断裂之声,随即,便是重拳击中实物的沉闷声响。

  “轰……”短暂的漆黑又恢复成原样,而莫西多与圣摩特五世同时重重地被轰在地上。

  圣摩特五世肥胖的脸忽青忽白,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在他的胸前的一片衣衫已然消失不见,露出的胸口如同黑碳。

  而莫西多的胸前又是中了一剑,但幸好不是要命部位,可他的经脉却被像光一样渗进的皇者霸杀的剑气所切断数处,使他的左手和右腿已经完全瘫痪,不能够再运功行动。

  莫西多不能够找到破解圣摩特五世的攻击,只得将全身的功力凝聚于一拳,重轰向圣摩特五世,这是他惟一的办法,所以,两人皆受到重创,彼此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

  众人没有想到,两人竟以这种方式进行着决战,但似乎也透露出了两人间你死我亡的决心。

  惊天的眼神微带着笑意,似乎这种局面才是他希望看到的,并不为莫西多的受伤而露出一丝关切之意。

  而一直在暗暗关注着惊天的褒姒却显得有些不解。

  天坛广场很静,都在等待着两人接下来的决战。而天坛外,激战依旧,厮杀之声不断传到里面。

  两种不同的厮杀让文武百官、天下英雄之心有种惶惶、无所依傍之感,他们不知道自己会遇上什么样的结果。

  圣摩特五世又咳出了一大口乌黑的鲜血,用剑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而莫西多则倚着通往太庙的台阶,用一只脚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站了起来。

  圣摩特五世拖着剑,缓慢地移动着双脚,向莫西多靠去。

  众人的心也随着圣摩特五世的双脚移动着。

  当圣摩特五世拖着剑站在莫西多面前时,莫西多又笑了,连眼角都因为笑而流出了眼泪。

  圣摩特五世道:“你笑什么?”莫西多道:“我笑你已经老了,一拳就把你打成这样,你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打我么?”圣摩特五世道:“我已经没有你这样大逆不道的儿子了,我为何还要记起那些事?我只恨当初没有将你打死!”莫西多又笑了,道:“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在我五岁的时候,与大皇兄古斯特、二皇兄卡西一起玩捉迷藏的游戏,要是谁被抓的次数最多,谁就算输,而输的人则奉赢者为王,惟命是从。结果两位皇兄都输给了我,于是他们便奉我为王,我坐在高高在上的座位上,两位皇兄朝我行君臣大礼……这一幕恰巧被你发现,于是你就把我吊在了树上,用皮鞭抽打我,并一天不给我饭吃,说我反纲乱常,要我记住,云霓古国历来是立长子为君的!只有大皇兄才是云霓古国未来的君主,只有我向他行臣子之礼,绝对不能违反了皇规,并要我永远都记住这件事!我记得当时皮鞭抽打在我身上很痛,就算皮肉与骨头分离一般的痛,我当时不解这是为什么,为何要打我,我并没有犯什么错,我们只是在玩游戏而已。既然大皇兄输了,他就应该遵守当初设定好的游戏规则,这有什么错?后来,在我被吊在树上的一天中,在我又饥又渴的时候,我想明白了,因为我不是未来的君王,只有我成为君王,才没有人敢打我,别人才会听我的!才会朝我下跪,行君臣大礼!于是,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成为云霓古国,乃至整个幻魔大陆的王者。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很小心,不犯任何错。因为我知道,在我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我必须忍!那一年我只有五岁,五岁的年纪已经懂得了这个年龄不该懂得的事情,这一切全拜父皇对我的一顿打!”圣摩特五世听得震惊,道:“所以你就谋害大皇兄,杀死二皇兄,如今又要杀死父皇?”莫西多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坚毅,道:“对!一切源自你对一个年仅五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孩的责罚,是你破坏了他美好的童年生活,是你让他认识到了权力的重要性,是你逼他走上这样一条路……一切的后果都是由你造成的!”“是我?!”圣摩特五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身形站立不稳,显得有些恍惚地道:“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我造成的么?”而在这时,莫西多脸上露出了凶残的笑意,大喝一声:“去死吧!”他的右拳挟起一道黑色的飓风,整个人向圣摩特五世飞速撞去。

  莫西多利用了圣摩特五世心中的感情。

  莫西多的这一拳又狠狠地击中了圣摩特五世,只听圣摩特五世身上的骨头不断地发出断裂粉碎的声音。

  这是莫西多蓄势已久的必杀一拳,从第一轮的交锋中,他知道很难杀死圣摩特五世,虽然两者伤势相当,但论外在影响,废掉一腿一手的莫西多比体内受到重创的圣摩特五世更处劣势,所以他必须动脑子取胜,于是他就用眼泪和笑来赢得这样一个契机,再用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打动圣摩特五世心中的感情。

  正如众人事前所预料,莫西多会赢,却没想到圣摩特五世是这样败的。

  但莫西多这一拳并没有让圣摩特五世立即死去,虽然圣摩特五世的身体已经瘫痪,如同一堆烂泥,但他的双手仍然有力。他紧紧抓住莫西多的肩头,手指如铁爪一般深深掐入了莫西多的锁骨,望着莫西多的眼睛,道:“真的……是因为……我,才让你变成这样……吗?”莫西多忍着钻心剧痛,右手重新聚起力量,一拳击在了圣摩特五世的头颅上。

  圣摩特五世的头颅顿时粉碎,鲜血脑浆四溅,他的身体也受力飞了出去,但双手仍紧紧抓住莫西多的锁骨。

  莫西多看着紧抓住自己不放的两只手,心中恼怒到了极点,骂道:“你这老不死的,连死了还与我纠缠不清!”说话声中,他猛地抓起一只手臂,用力一扯,接着又抓起另一只手臂用劲扯开。

  手臂被扯掉了,但莫西多的两根锁骨也因为他愤怒时的用力过猛,而被生生扯断。

  等莫西多意识到这一点时,钻心的剧痛感席卷了他全身每一个细胞。

  那只右脚也不再能够保持他身体的平衡,轰然倒在了地上,惨叫声撕云裂帛,直穿长空。

  断了锁骨的莫西多,整个头就像乌龟的头一样,缩在了脖子里面。

  不知何时,假法诗蔺将昏迷不醒的影子的头抱在了怀里,她在轻声地对着影子的耳朵说着话,说些只有她自己才可以听见的话。

  而此时,影子也醒了。

  影子记得朝阳对他说过,每次当莫西多对朝阳的心进行控制的时候,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便会醒来,以影子对时间的把握,他应该已经昏了正好半个时辰,所以他必须醒。

  影子听着假法诗蔺在耳边说着话,他睁开了眼睛,心里有着莫名的感动。

  “也许她是假的,但她与真的法诗蔺又有什么区别呢?这难道是她的过错?就像自己与朝阳一样,都是受害者。”影子思忖着,他轻轻地在假法诗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假法诗蔺惊讶地道:“你醒了?”影子微微一笑。

  此时的莫西多仍显得剧痛难当,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有鲜血不停流出,刚才连续三次运起全身的功力对圣摩特五世进行猛击,已让他的体内被剑气切断的经脉出现爆裂,全身的经脉突出于表皮之外,像是条条树根,恐怖至极。

  众人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圣摩特五世死了,莫西多变成这样,而那十名黑衣人又对莫西多不闻不问,天下英雄及文武百官心里拿不定这十名黑衣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来历。

  惊天看了一眼痛苦不堪的莫西多,对着身旁的灵空道:“你去帮帮他。”“是!”灵空的样子显得十分恭敬。

  灵空过去抱起莫西多的头,莫西多痛苦万分地道:“快……救……我……”灵空对着莫西多的耳朵道:“主人让我告诉你,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了,他叫你好好上路。”莫西多道:“不……不会……的,主……人……明明答……应……过……我,会……帮……我……登……上……皇……位,不……会……的。”灵空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主人说,按照云霓古国的规矩,只有长子才可登上皇位,他不可以破坏这个规矩。况且,你已经杀了圣摩特五世,天下英雄与文武百官是不会接受你这样一个人成为云霓古国新的帝君的。”“可……可主……人答应……过……”莫西多话没说完,就停止了所有的声音,还有知觉。

  灵空用手将莫西多死不瞑目的眼睛闭上,对着莫西多道:“你还是好好上路吧,话太多了只会增加你的痛苦。”惊天看了一眼死去的莫西多,又望向醒过来的影子,微微一笑,道:“你还记得我们曾经有过的赌约吗?”影子站了起来,道:“当然记得。”惊天道:“记得就好,我想它现在仍然有效。”影子道:“从开始到现在,它从来就有效。”惊天道:“我很高兴听到你这样的话,我想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影子含笑道:“我也这样认为,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赢定了。”“哦?你如此自信?”惊天道。

  影子道:“因为我遇上的是暗魔宗的魔主惊天!”此言一出,整个天坛广场沸腾起来,显得异常恐慌。

  记忆中魔族所带来的恐惧感,让每一个人的心弦都绷得特别紧。更何况,来者是魔族三大魔主之一的惊天,是陪同圣魔大帝征战天下的惊天!

  惊天对着众人道:“你们怕我吗?很好!但你们今晚无须怕我,因为你们今晚将会毫发无损地离开此地,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人受到丝毫的伤害!”没有人相信惊天的话,因为没有人会相信魔族之人所说的话,魔族与人族从来都是不共戴天,魔族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做一件事,如今圣摩特五世死了,他们又岂会错失这样的大好良机?也许整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魔族策划的。

  惊天知道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他也没有必要向众人作过多的解释。他让众人安静了下来,然后道:“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我的话,但你可以相信他。”惊天把自己的手指向了影子,众人的目光也纷纷投到影子身上,惊天接道:“他是云霓古国的大皇子古斯特,也是云霓古国的储君,现在圣摩特五世死了,想篡位的莫西多也死了,只有他才能够带领你们,重振云霓古国!”众人不知惊天有着怎样的阴谋,他们只是等待着影子的反应。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越他们的承受能力了。

  褒姒、月战、残空及假法诗蔺都望向影子,傻剑、落日、斯维特也都看着影子。

  被圣摩特五世赐死的大皇子又重新站在了众人面前,这本来就是一件难以接受之事,况且魔族暗魔宗魔主惊天推荐他成为云霓古国新一代的君主!

  影子看了一眼惊天,又看了看褒姒、月战,还有假法诗蔺,最后将目光投向了天坛广场上的文武百官及天下英雄,道:“你们希望我成为云霓古国的新一代君主吗?”众人沉默没有声音。

  影子一笑,道:“我知道,你们对我以及我的身分缺乏信任,但你们觉得现在还有选择吗?你们听听外面的厮斗声,应该可以感觉得到死的是什么人。另外,天衣的八千禁军,我想差不多已经快完了吧,你们的生命安全已没有了任何保障,现在惟一的机会就是奉我为云霓古国的君主,或许,还能给你们带来一线生机!”就在影子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魔法神院弟子所防守的天坛入口被冲开了。

  进来的是伊雷斯所带领的铁甲骑兵,此时已是不足五百人,可见这支号称幻魔大陆第一的骑兵团在与魔法神院弟子的战斗中,死了多少人。

  伊雷斯进来大声喝道:“所有人都不要乱动,我乃镇守北疆的怒哈大将军之子伊雷斯,特来缉拿叛贼,如今整个帝都都被铁甲骑兵所控制,若有违抗者,杀无赦!”众人又是一阵骚动,却不知怒哈又怎么扯进这件事当中,现在情形是越来越复杂了。

  惊天一声冷笑,身形陡地从原地消失,笑容出现在伊雷斯的眼前,天坛广场一百多米的距离一眨眼间便被他所跨越。

  惊天道:“你说谁是叛贼?是说你自己吗?”他的大手将骑在马背上的伊雷斯瘦弱的身子提了起来,高高举起。他高大的身形竟然不比骑在马上的伊雷斯低!

  所有铁甲骑兵将弯刀对准了惊天,却不敢轻举妄动。

  伊雷斯已是吓得要命,惊恐地道:“你……你是谁?三皇子莫西多呢?”惊天道:“我告诉你我是谁,我是魔族暗魔宗魔主惊天,那个曾经陪圣魔大帝征战天下的惊天!而你所说的三皇子莫西多,已经陪同圣摩特五世死去!”“什么?你是惊……惊天?”伊雷斯已是变得口舌打结,也顾不得莫西多为何而死。

  惊天冷笑道:“你害怕了,害怕了就让所有人都退出去!”“退……你们退出……去。”面对惊天,伊雷斯已是吓破了胆,岂敢有半点违逆之意?

  那刚冲进天坛的铁甲骑兵只得又退出天坛外。

  惊天提着身形瘦小的伊雷斯,就像提着一只小鸟,自众人头顶飞掠而过,重新出现在举行婚典的众人前面。

  惊天放下伊雷斯,对着众人道:“我惊天今天来此,并不是要与你们人族作对,而是为了两件圣器。因为,当圣器出现,圣魔大帝也会重现降临于世。据测算,圣魔大帝将会在今晚降临于云霓古国帝都,我惊天是为了保护圣魔大帝而来!”“圣魔大帝?圣魔大帝会在今晚出现?!谁会是圣魔大帝的转世之身……”众人纷纷猜测着,心中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因为圣魔大帝是幻魔大陆有史以来最伟大、也是惟一的人、神、魔三族共同的皇者,无论是人族、神族,还是魔族,都对圣魔大帝有着无比的崇敬之心。圣魔大帝在云霓古国出现,将会意味着什么?云霓古国会成为幻魔大陆的翘楚,这也说明,圣魔大帝会是人族之人。

  “那谁才会是圣魔大帝呢?难道是大皇子古斯特?”众人把心中的猜测,转化为专注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影子。

  褒姒也望向了影子,心里念道:“难道他就是自己一直苦苦期盼的人?”她的眼中竟然泛动着泪花。

  月战、残空等也对惊天的话半信半疑,惊天的话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惊天这时又道:“我知道你们心中的猜测,我心中的猜测也与你们一样,但要证明大皇子古斯特是不是圣魔大帝的转世之身,只有身穿黑白战袍,手持圣魔剑方可证实一切。只有真正的圣魔大帝才有资格拥有这两件圣器,也只有圣魔大帝才会拥有这两件圣器的巨大战能!因此,现在只有等待举行祭祀仪式,再取出两件圣器才能解诸位心中之惑!”

  △△△△△△△△△

  太庙位于天坛的最中央,正对东方,开有一扇大门,大门的上方是一条苍龙。

  此时的明月,正好照在苍龙身上。

  太庙之门被缓缓推开了,月光透过门扉投入了太庙内。

  长明灯因受外面空气的侵进,显出不安的闪动,而浓重的檀香气息则溢出了门外。



 

 
分享到:
渔翁、魔鬼和四色鱼的故事
月下独酌
小红帽3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2
连环画“打乾隆”
揭秘三国时最著名的一起桃色绯闻
全球最受瞩目的两具木乃伊
牡丹花仙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