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五章 武技魔法

第五章 武技魔法

时间:2015/1/4 14:03:04  点击:1455 次
  影子这才猜到,一定是有一个长相长得极像自己之人在冒充自己,否则,以落日、法诗蔺、褒姒公主三人的智慧与眼力,是没有什么人可以骗过此三人的。只是影子显得有些不解,为何这么快就有人冒充自己?难道也是为了成名?这个人一定不是普通之人,否则也不会能骗过落日等三人,更不会趁自己还在帝都的时候如此做,因为这样做的风险系数实在太大了,就算是影子自己也不太敢有这种想法。

  这个人所拥有的智慧绝对不亚于影子。

  影子对着那名禁军一笑,道:“几位大人,刚才我说漏了嘴。我的意思是说,我进城是为了见朝阳,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扬名天下,实在是让我羡慕不已,所以想在五人聚首之时,一睹他的绝世风采。刚才,我只是太想见到朝阳,一路上也老在想着朝阳,所以没有仔细留意几位大人的问话,顺口便说出了朝阳,其实并不是指我,我的名字叫影子,是一名刚刚开始游历的游剑士,怎么敢冒充现在如日中天的朝阳呢?我这岂不是找死吗?”那名禁军看着影子,疑惑地道:“你是在骗我吧?我刚才明明听你说自己叫朝阳。”影子陪笑道:“那是我没有说清楚,害得大人误会了。不信你问她,她知道我的话并没有撒谎。”影子指着身边的可瑞斯汀道。

  可瑞斯汀连忙点头,信誓旦旦地道:“我可以作证,他的名字确实叫影子,我们两人是一起在各地游历的,只是近日听到朝阳大名,所以想趁此机会一睹他的风采。”可瑞斯汀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两颗硕大的紫晶石,悄悄地放在了那名禁军可视、却又不容易被他人所见的地方。这些晶石正是她上次一不小心所赢来的。

  却不想那名禁军严厉地道:“请你将这些晶石收回去,天衣大人有令:所有禁军,若有收受贿赂者,斩立决。你难道想害死我么?”影子没想到这种万试万灵的法子在这些禁军面前碰了壁,不由得暗暗佩服天衣的统领才能,若没有绝对的威严和纪律,是绝对不能训练出这样的禁军的。

  可瑞斯汀吓得连忙将那两颗紫晶石收了回来,影子忙道:“对不起大人,她年纪小不懂规矩,还请大人见谅,放我们进城。”那名禁军又看了看影子,道:“我看你们也不像是想闹事的坏人,不过你们应该记住,天衣大人手下的兵没有谁不守规矩,下次若是再发生这等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还不快走?”两人进了城,可瑞斯汀叹道:“想不到这个天衣这么厉害。”影子道:“但那个冒犯我之人更是厉害。”可瑞斯汀也想起了此事,正色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要做的事便是回驿馆睡觉,算起来,至少有三天没睡了。”影子说着打了一个哈欠。

  可瑞斯汀道:“难道你不想去见见那个冒充你之人到底是谁?”影子道:“急什么?见面的机会有的是,况且人家现在正春风得意,把酒言欢,岂可扫了人家的兴?那样便显得太没有风度了。”说完,便往剑士驿馆所在的方向走去。

  可瑞斯汀不知道这个男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向有着自己的主张,便也只好跟着他回剑士驿馆……

  △△△△△△△△△

  当小蓝看到影子与可瑞斯汀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殿……哥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小蓝激动之下差点说漏了嘴。

  影子笑道:“你觉得我应该什么时候回来?”“你不是刚去赴约了么?”“赴约?赴什么约?我刚从幽域幻谷回来。”“刚从幽域幻谷回来?你昨天晚上不是已经回来了么?”听到此言,小蓝更是吃惊。

  影子笑而不答。

  小蓝的眼睛这时又转向可瑞斯汀,道:“你不是已经死在幽域幻谷里了么?”可瑞斯汀听得此言,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只得道:“你现在不是见我活在你面前吗?难道还会大变活人不成?你被骗了,你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是假朝阳,他是冒充的。”小蓝不敢相信地道:“这怎么可能?他不论长相还是语气,抑或说话神态,简直和哥哥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影子道:“那你说我像你心中的哥哥,还是那个人?”小蓝仔细地看了看影子,却是不能够分辨出来,无论是眼前的,还是昨天回来的完全没有什么区别,她越看越是糊涂,拍着自己的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可瑞斯汀看着小蓝,也是疑惑不解。她不敢相信,那冒充之人竟然让身为妹妹的小蓝也不能够分清楚。

  影子早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既然这人可以骗过落日、褒姒、法诗蔺,就完全可以骗过小蓝。影子道:“小蓝不用再分了,你应该记得’姐姐’曾经跟你说过什么。”“’姐姐’?难道你真是朝阳哥哥?”小蓝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她知道只有真正的影子才知道“姐姐”。

  影子继续道:“你告诉我,他是怎么回来的?”小蓝道:“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当我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今天早上在这个房间里,他一眼便认出了我,并且叫出了我的名字。我问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说是昨天晚上,我又问有没有见到可瑞斯汀,他说根本就没有见到。最后他说可瑞斯汀很可能迷失在了幽域幻谷,也可能死了,因为他也在幽域幻谷迷失了自己,是一个朋友将他救出来的。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神态与语气完全与哥哥一样,说到可瑞斯汀很可能死在幽域幻谷时,也显得十分痛苦……”“好了,你不用说这些。”影子打断小蓝的话,然后道:“他有没有说是什么人将他从幽域幻谷里救出来的?”小蓝道:“没有,他只是说是一个朋友,哥哥知道我一向不多问的。”影子知道小蓝不会过多地问自己的事情,他也从不喜欢向别人讲自己的事情,他不想让别人介入到自己的世界中去。

  影子从坐的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向天香阁所在的方向望去,道:“他们那里现在一定很热闹。”小蓝问道:“哥哥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做?”影子回过头来,然后将窗户关好,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现在我要睡觉了。”小蓝与可瑞斯汀只得无奈地走出了影子的房间,她们知道影子已经有了主意。既然他不愿意说,她们也不敢多问。这些天来,她们对此已经习惯了,尽管她们很想知道影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她们知道,只能等待着结果的出现。

  待她们离开了房间,影子躺在床上思索着,他不想让她们打扰,更不想让她们担心。他只是静静地想着一些事情,想着莫西多,想着幽域幻谷,想着惊天,想着这个冒充自己之人,还有那张写着“要想见可瑞斯汀,来幽域幻谷”的纸条。

  这其间是否有着某种联系?如果有,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抑或,这些只是一种偶然,并没有什么内在的联系。问题很多,也越往复杂迷离的方向发展。

  他又想到了自己,想到了真正的古斯特,想到了圣摩特五世,想到了影,想到了歌盈,想到了小蓝,他找不到一种准确的定位。

  他知道,自从来到这里,他的命运就一直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便是在与操纵自己命运的人相抗争。

  他之所以要迅速成名,就是与操纵自己命运的人抗争的一种手段。

  现在,他要做的便是让形势越往繁杂的方向发展越好,等到了别人不能够驾驭的时候,该出现的人,该出现的事情就自然会出现。

  他与暗魔宗魔主之所以有了那个协定,一方面是为了可瑞斯汀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借助于魔族的力量,在争取圣魔剑与黑白战袍的时候使局势变得更乱。

  只有乱才对他有利,他才能够看到幕后那只无形的手。

  他又想起了那个刚出现的称为“傻剑”之人,“傻剑”到底是一个什么的人?他是否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他为什么要宴请落日、法诗蔺、褒姒以及自己呢?抑或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剑士,只是出于英雄美女相惜的情怀?

  △△△△△△△△△

  天黑了,影子等待的就是天黑的到来。

  他离开了剑士驿馆,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他要去的是他的“家”,是大皇子府。

  大皇子府显得很冷清,没有什么人,除了几个侍卫之外。

  影子看了看高达上十米的院墙,他的脑海中立时出现了腾跃飞升的姿势,一种很自然的条件反射。这些东西是他原先所没有的,是那个梦所赋予他的,也是梦中的“那个自己”给他的,影子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影子有心想试一试自己是否已经得到了那所谓的足以傲视天下的武技魔法,他的意念动了动,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要飞上那墙头。”于是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与空气同等的质量,随即又感到自己像锋利的刀一般划破了空气的阻力,脱离了空气对他的束缚。

  结果是,当他的意念指令发完,他的人也就站在了墙头上,眼前是他所熟悉的大皇子府的布局。

  “那个自己”没有骗他,而他却有负“那个自己”的托付,画卷毁了,他不能够实现对“自己”的承诺。

  影子没有让自己多想,他望向罗霞所在的房间,此时里面正亮着灯。

  意念一动,他的身子便凌空虚渡,向罗霞的房间掠去。

  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又关上。

  影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隔着屏风,在里面,传来水哗哗的声音,罗霞在洗澡。

  影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很悠然地端起,正准备喝上一口的时候,一柄剑贴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他不能动弹分毫。

  而此时,里面仍有着洗澡时发出的水声。

  影子显得有些无奈,道:“就算要杀我,也该让我将这杯茶喝完,罗侍卫长真是没有一点女人的温柔。”在影子的身后,确实是用浴巾并没有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的罗霞,春光乍泄,颗颗水珠在柔滑如凝脂般的肌肤上闪着动人的光彩,浑身洋溢着氤氲的水气。她手里握着的,正是顶在影子脖子上的利剑,寒气逼人。

  罗霞听到这声音,立时想起声音的主人,也顾不得自己是否已经穿戴整齐,是否会给某些人占便宜,从身后转到了影子的面前,惊讶地道:“殿下怎么这时候会来这里?”手中的剑也早已离开了影子的脖子。

  影子并不回答她,而是很惬意地喝了一口香茗,看到罗霞充满弹性的肌肤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彩,双峰随着娇喘起伏不定,不由得由衷地道:“想不到罗侍卫长不穿劲装,线条体型竟是如此流畅,特别是沐浴之后,更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美感,真是难得,难得!”罗霞听得影子之言,也没有娇做之态,只是没好气地道:“到底男人都一样,跟那好色的古斯特一点区别都没有。”心里却有着无限的甜蜜,每一个女人都喜欢被别人夸赞,特别这种夸赞是来自心爱的男人之口。

  影子一下子将罗霞拉到自己的怀里,在她半遮半掩的双峰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陶醉地道:“真香!我就是喜欢你身上的这股气息,既有女人的天然之气,又散发着一种刚强的个性。”罗霞感受着影子带给她的特别愉悦,道:“在天香阁你难道还没有闻够?那可是整个幻魔大陆最出色的两大美女。而且,法诗蔺不是你一向所最钟爱的人么?”影子用手捏着罗霞的小脸蛋,道:“你是不是吃醋了?”罗霞道:“我哪有闲心吃你的干醋?而我又是你什么人?不过是一个跟班而已。”影子一笑,道:“看来我的罗侍卫长是真的吃醋了。”罗霞突然狠狠地在影子肩膀上咬了一口,然后道:“没有一个女人是不吃醋的,只是看她怎样表现出来而已,我才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小肚量,我知道我是谁。”影子知道,罗霞最大的特点是她独立自我的个性,有着足够的刚强,这是其他任何一个女子所不能比拟的,这也是影子喜欢她的原因。先前,影子从她身上看到影的影子,就是她的这种刚强表现出来的另一种温柔,十分类同于影在生活中对他细致入微的关怀。

  影子由衷地道:“你是一个好女人,只要你愿意,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说完,紧紧地搂着罗霞。

  罗霞将影子的手从自己腹部拿开,道:“我才不会做你的女人,我只是做我喜欢做的事,现在喜欢你也不代表一辈子喜欢你。而且,你不会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影子感到有些失落,依罗霞的个性,这些是她最本真的话,是她性格的体现。影子知道自己并不能够给她真正所需要的,有时候,他自己都不属于自己,又岂能完完全全地属于一个女人呢?影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如果哪一天你觉得累了,想找一个人谈谈心,就来找我。”说完这话,影子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又不是生离死别,干嘛说这种话?但这些话却又是来自他心底最真实的声音,不知为何这个时候却说了出来,不由懊悔不已。

  罗霞似乎能够明白影子话中的意思,她道:“如果哪一天我真的累了的话,我只会找一个谁也不认识的普通人嫁掉,就算是耕田种地的也好。”影子苦笑一声,道:“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一种失败。”罗霞这时咯咯一笑,道:“逗着你玩的,傻瓜,搞得人神经兮兮的样子。”影子大叫:“好啊,你竟敢戏弄于我,看我这一次又怎么惩罚你!”“又惩罚?”罗霞装作花容失色的样子,但转而却又毫不畏惧地道:“来啊,来啊,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本小姐可不是吃素的!”“啪……”桌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一场激情的表演在房间里已经开始上演。

  昏红的灯光忽明忽暗地摇晃着,迷离而又温馨……

  待激情过后,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影子与罗霞静静地躺在床上,相互依偎着。

  罗霞闭着眼睛,满脸幸福地道:“殿下这次回来,一定是又有什么事情吧?”“是。”影子道。

  “有什么事殿下就吩咐吧。”影子这时道:“你知道我是谁么?”罗霞对这个问题感到有些意外,但她懒洋洋的眼睛又懒得睁开,只是道:“殿下不是古斯特么?要么就是另一个空间的杀手影子,抑或是闻名幻魔大陆的游剑士朝阳。总之,你喜欢自己是谁,你便是谁。”影子道:“只是可惜,我现在不能够想是谁便是谁。”罗霞听出影子话中有话,她睁开了眼睛,道:“殿下想说什么?”“我是说现在有一个人成了我,而我是一个多余的人,或者说是一个不该存在的人。”影子道。

  罗霞听出事情有些严重,而她却又不明白影子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抬头望着影子的眼睛,等待着影子的进一步说明。

 

 
分享到:
玉蟾1
一代名妓陈圆圆---不过如此
山雀和熊
唐伯虎深受的秋香竟是金陵名妓
1野天鹅
小猪学喷水的故事1
每天我都了解到一些关于小王子的星球2
揭秘在梁山上混饭吃的十个庸才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